警察群殴富士康工人引热议 富士康道歉 苹果派人驻厂

6Park 时事 2 days, 20 hours


中国河南郑州富士康代工厂举行抗议示威的工人与身穿防护服的安保人员对峙。(2022年11月23日)


华盛顿 — 据多家媒体报道和网络视频显示,郑州富士康工人周三(11月23日)因奖金被取消而与厂方以及前来维稳的警察爆发冲突。观察人士与专家批评中国当局不维护工人权益,并呼吁富士康最大的客户之一苹果公司发声谴责此事。

一段视频显示工人们面对武装警察高喊“付我们工资!”也有视频显示工人们挪开隔离路障,警察做好使用催泪弹的准备。有工人抱怨说,他们被迫与病毒检测阳性的工友住在同一个宿舍。

富士康周三发表声明称,公司对工人津贴一向按合约执行,并会持续与相关员工进行沟通。

另一段视频捕捉到警察追打工人的画面。一群身着白色和黑色服装的警察手持棍棒和盾牌,追打一名身穿半红半黑棉夹克的工人。画面上可以看到,这名工人头部受伤流血,周围的工人在怒骂警察。

康奈尔大学工业和劳工关系教授伊莱·弗里曼(Eli Friedman)在推特上写道:“郑州富士康的起义可能是多年来中国最重要的一场工人反抗。”

研究威权主义的纽约大学历史学教授鲁斯·本-吉亚特(Ruth Ben-Ghiat)评论说:“也许共产主义威权国家的确不是工人的天堂!在剥削和压迫每个人上,它就像是法西斯威权主义。”

10月底,郑州富士康的许多员工因担心新冠疫情,徒步逃离拥有20多万人的园区。

郑州富士康是美国苹果公司的苹果手机的最大组装商。出走事件后不久,苹果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引发的减产问题,新款iPhone 14系列手机的供应将受到影响。

周三的抗议事件在网络上掀起讨论后,不少观察人士将目光看向尚未发声的苹果,批评其不帮助保护工人权益。

中国问题专家利明璋问道:“苹果发声明请警察不要殴打制造他们产品的工人了吗?”

美国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研究与倡议事务协调员倪伟平(William Nee)写道:“苹果必须立刻调查,采取人权方面的应尽职责,与《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保持一致,评估可能导致这次事件的劳工权益受侵犯风险,包括强制劳动。”

密歇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高敏(Mary Gallagher)也写道:“也许我们并不迫切地需要新手机?记得就在几周前,河南官员到各村庄里招募工人。需要就此负责的包括富士康、苹果和中国政府。”

《纽约时报》此前的报道说,为避免节日季节到来前的供货延迟,富士康与河南当地政府部门一起努力为富士康招聘员工,以巩固生产。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权益受侵犯的工人中或许有不少来自中国体制内。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教授高树超(Henry Gao)指出:“如果结合《纽约时报》记者Chang Che之前报道说很多新工人是当地政府雇来的军队退伍军人和共产党员的话,那就很有意思了。”

富士康向员工道歉 苹果派人驻厂

发生暴力冲突一天后,富士康发声明承认发生了与薪酬有关的“技术性错误”,并向员工道歉。该集团还表示尊重想辞职的新员工意愿。苹果表示已派人赴往郑州园区。


富士康本周四(11月24日)表示,郑州园区招聘新员工时,发生了一个与薪酬有关的“技术性错误”,并向员工道歉。

在此前一天,富士康郑州园区发生暴力事件,大批工人试图冲出工厂园区,当局调来大量特警。双方发生冲突。

路透社报道,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表示:“我们的团队正在调查此事,发现在入职的过程中出现一个技术性错误。” 该集团还表示:“对于电脑系统的输入错误,我方深感歉意,保证实际薪酬与官方招聘海报一致。”

冲突发生后,鸿海集团昨天发布的声明说,郑州园区部分新进同仁因对工作津贴认知疑虑提出诉求,公司强调对于津贴一向按合约内容履行。

知情人士向路透社报道透露,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已经平息,公司正在与小型抗议的员工进行沟通,富士康已与员工达成初步协议,生产正在继续。

富士康表示,尊重想辞职的新员工意愿,并将为他们提供“补贴”。富士康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补贴金额为每名工人10000元人民币。

郑州园区大约有20万名员工,园区配有宿舍餐厅、篮球场和一个足球场。富士康是苹果最大的iPhone制造商,占全球iPhone出货量的70%。苹果公司表示,已派员工在该园区与富士康进行密切合作,确保富士康员工的关切得到解决。

鸿海旗下的富士康郑州园区11月22日晚间惊传发生严重暴动。经过法新社核实的新浪微博和推特视频显示,数百名工人行进在一条路上,遭到防暴警察和“大白”阻拦。据德新社报道,警员手持警棍和塑料盾牌,试图把工人推回去,这一过程中双方发生了冲突,一些工人受伤躺在地上。有网民爆料称,郑州富士康从各地新招聘的员工认为被公司欺骗,担心薪资被拖欠、待遇被砍,同时也担心遭染疫的老员工感染。

人权观察中国项目主任王亚秋,指出当局信息不透明引发担忧情绪,她告诉德国之声:“中国当局对信息的严格控制在工人中造成了错误的印象,即如果他们感染了新冠病毒,后果会很严重,这种想法在许多工人心中种下了恐惧的种子“。她还指出: “由于工厂的目的是赚钱,管理层并不关心工人医疗或饮食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他们想赚钱,另一方面,他们必须遵守政府的防疫措施。这使得工人成为最终的受害者。”

10月底,因爆发疫情及隔离条件差、员工担心染疫等原因,郑州富士康大批员工逃离厂区,徒步返乡,致使工厂陷入缺工困境,产能大减。郑州富士康继而高薪招工,河南省还传出地方政府动员号召退役军人和基层干部到郑州富士康工作的消息。

目前任教于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院的中国法律学者滕彪认为,中国严格的清零政策尤其给依靠打零工谋生的人带来影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他表示:“有些人失去了收入和生活来源,没有钱买足够的食物来维持生计,还有很多人被强制隔离……对于富士康这样的大企业来说,他们必须在经济利益和员工的基本权利之间做出选择。" 他还补充指出,鉴于中国的政治和商业环境,他们很可能不得不优先考虑牺牲员工的利益:“当公司的利益与当局的政治要求发生冲突时,公司几乎没有选择的自由。“

目前还不清楚工人的抗议活动给公司带来多大影响。有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富士康不会在11月底之前全面恢复生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