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六记酸辣粉被张兰卖爆 但赢麻的是这家公司(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2 days, 21 hours

汪小菲因为家庭事务引发舆论关注的同时,在其母亲张兰的直播间里,麻六记酸辣粉销量破了记录。

11月22日事件开始发酵的一天之内,麻六记和张兰的直播间数据一跃霸占抖音食品饮料品类直播榜前5名中两个位置。而根据电商平台的数据,截止11月24日,张兰直播间内的酸辣粉销售额已超7千万。

目前,4桶39.9元的酸辣粉在抖音直播间已经售罄,如果购买最早要到12月8日发货。这个酸辣粉是汪小菲新餐厅品牌“麻六记”所推出的半成品菜之一,除了酸辣粉,直播间里还售卖麻六记小黄鱼、麻六记大骨高汤酸辣粉等。



酸辣粉之所以冲到榜单前面,也和这个品类最近成为爆款有关。

这背后是整个方便食品所享受的疫情红利,除了传统的方便面产品,螺蛳粉、酸辣粉、自热锅等产品几乎都成为电商平台的速食爆款。

根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消费大数据发布的《2021方便速食行业洞察报告》,在 MAT2020 天猫方便速食品类增长最快类目统计中,方便粉丝、米线位居第一,增长速度达到26倍;在方便速食夜宵排行榜中,方便粉丝、米线位居第二。其中,方便粉丝以酸辣粉为主,方便米线以螺蛳粉、牛肉粉、新疆炒米粉为主。

而酸辣粉之所以一时间引爆出这么多品牌,背后离不开一家叫做“阿宽食品”的代工企业。

阿宽食品主体公司全称为四川白家阿宽食品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由广告人陈朝晖于2016年创立,主营新型方便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类型包括方便面、方便粉丝、方便米线、自热食品,其中酸辣粉属于第二大类。

而麻六记的酸辣粉也是出自这家公司。

因疫情红利,加上广告人出身的营销策划,阿宽食品的红油面皮、酸辣粉、新疆炒米粉、螺蛳粉等产品迅速在线上渠道被卖爆。2020年2月,阿宽食品获得1.1亿元A轮融资;2020年6月1日,再获得2亿元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高瓴创投、茅台建信、壹叁资本等。

资本的到来火速将阿宽食品推向资本市场,2021年,阿宽首次披露招股书,根据2022年更新的招股书数据,2021年阿宽食品的营收为12.14亿元,是2019年水平的2倍。

光大证券研究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2021年,该公司销售额市占率由0.6%提升至2.1%,同期增速位居业内第一。

事实上,不止是麻六记这样的餐饮品牌看好酸辣粉这个品类,那些主打家庭零食或便利消费场景的品牌,也纷纷进入这一细分市场。

休闲食品品牌的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百草味,辣条零食企业卫龙食品和海底捞都推出酸辣粉产品。但它们也还是绕不开阿宽食品。

三只松鼠、百草味等零食品牌跨界推出的酸辣粉产品均来自阿宽的代工。此外,阿宽食品代工贴牌客户还包括李子柒、网易严选。2021年,阿宽食品定制销售金额达1.4亿元,占总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2%。



除了这些你我较为熟知的品牌,在酸辣粉更重要生产地河南,也有一些“隐性冠军”的存在。

河南省食品工业协会统计显示,由于红薯粉原料的产地优势,全国80%以上酸辣粉是“河南造”,目前河南以酸辣粉为主导的食品企业50多家,其中较为知名的两家为成立于2017年的“食族人”和成立于2018年的“嗨吃家”。

根据河南媒体《大河报》报道,食族人在2020年获数千万元A轮融资,目前年销售额近10亿元,这样的销售额有赖于新兴的直播带货销售渠道,李佳琦、交个朋友、东方甄选等热门直播间几乎都能看到食族人、麻六记等产品的身影。

事实上,酸辣粉这一细分领域已经充满了竞争。而这也让酸辣粉玩家们需要花费更多的营销费用冲业绩。

例如,阿宽食品的销售费用中的推广服务费和广告宣传费,在2019年时合计为5339.94万元,到了2021年两者合计1.04亿元,但这显得有些赔本赚吆喝,在2021年阿宽食品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招股书披露,其2021年净利润5896.69万元,较2020年的7626.49万元下滑了22.68%。

当然,如果品牌有一些话题度自然可以带来一波短期内的销量暴涨,如麻六记那般。

不过在线下传统终端,没有流量的方便食品品类热度并不高。

一名北方连锁超市主管告诉界面新闻,酸辣粉最火的时间是2020年,到今年热度其实已经下降了,据他观察,酸辣粉的受众主体以年轻人为主,他们更喜欢去抖音直播下单购买。

而线上渠道销售的风险在于,一旦出现食品安全事件,品牌极易受损。今年2月,有网友称在阿宽红油面皮塑封膜内发现疑似老鼠肉的消息,@白家阿宽官方微博随后发布调查结果称,经三方在场鉴定确认,面饼内没有异物,更没有老鼠。

尽管这是一起食品因不当存放而产生的乌龙事件,彼时的热搜仍然引发了消费者的不信任感。在黑猫投诉平台,界面新闻分别以“阿宽”、“食族人”为关键字搜索,分别出现349条、154投诉,除了发货问题外,多数与产品质量安全问题相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