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中的韩军:凶残懦弱,能战不善战,擅长跑(图)

6Park 时事 3 days, 13 hours

前言: 在中美军队眼中,韩国军队就如同豆腐一样不堪一击,李奇微将韩军称为“一支我们甚至不敢称之为军队的相当可怜的部队”,他在回忆录中写道:韩军像潮水一样逃窜,他们扔掉所有武器,他们只有一个目标,跑到离中国人越远越好,在朝鲜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和美军是战场的主角,而兵力最多,伤亡最大的韩国军队就是一个陪衬,以至于志愿军都懒得提及韩军的作用,至多只在提一下被歼灭的韩军番号和数量,那么,韩军战斗力到底如何呢?

一:朝鲜战争前的韩军




1946年1月,韩国将原日伪军和警察组建成统卫部警备队和海岸警备队,军官基本是原日伪军和伪满洲国成员,这些伪军军官只是把军队当作以权谋私的避风港,1948年7月17日,韩国国会公布宪法,统卫部改名为“国防部”,8月15日,韩国政府成立,警备队和海岸警备队分别改编为韩国陆军和海军,国防部下设陆军本部和海军本部,第一任国防部长是李范奭,李范奭提出以陆军为主,军官优先录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生,并在1948年末进行了一次大规模肃军,拔除了渗透到军内的北方势力,还成了常备预备役的“护国军”和由各级中学生组成的“学生护国团”,但是李范奭下台后,护国军解散,设在各地区的征兵部也解散了。

韩国军队成立时,陆军共有5个个旅,共5万人,到1949年1月扩建成六个旅,二十三个团,5月旅又升格为师,这只是架子师,不是正规步兵师,大多韩国士兵都是从街头或田里强征的文盲,上层腐败无能,下层思想懈怠,偷窃、贿赂、勒索屡见不鲜,1949年3月,美国驻韩军事顾问团组长威廉.林恩.罗伯茨将军就向参联会详细汇报了韩军糟糕的现状,另一位美国军事顾问认为“韩国军队除了爱国热情外就没有什么的了,驻顾问团代理团长贝尔德大校向美国政府写报告频韩国军队人员比装备还多,但参谋长联席会议要求麦克阿瑟尽早撤军,但要留下一个战斗群,1949年1月,美军24师主力全部撤到日本,只有32团、48炮兵营、一个工兵连和第七装甲侦察队编成第五战斗群留驻在韩国。



麦克阿瑟则认为韩国不会有机会成为独立国家,迟早会被北方侵略,美国不能留承担军事支援义务的借口,因此杜鲁门总统决定第五战斗群分四个阶段撤出,1949年6月驻韩美军全部撤回夏威夷,只留下归大使管辖的驻韩美军事顾问团,美军撤军前,性能较好的火炮调换下来带回美国,然后将10万支步枪,5000万发子弹,1900具M9式反坦克火箭筒,140门M1式57毫米无坐力炮,32门37毫米反坦克炮,57门105毫米榴弹炮、若干门迫击炮,7万发炮弹,27辆装甲侦察车,4万辆汽车,以总价值5600万美元作价1亿1千万美元交给了韩国军队,这些装备都是二战争中使用过的陈旧装备,堪用的极少,还有20%是日本造的三八大盖,韩国军队没有坦克,只有二十架轻型通信飞机,步枪只够装备70%的步兵师,弹药只够两天战斗。

朝鲜战争爆发时,韩军共有9.8万人,编成1、2、3、5、6、7、8和首都师共8个师,1、2、6、7师基本上只有个架子,只编有2个团,只有第3、5、8师和首都师是满员的,训练没达到一支正规军的最低水平,前方各师分成小部队分散在宽大正面上警戒,后方各师忙于讨伐游击队,根本无法进行训练,朝鲜战争爆发时仅有50%的连队完成连级战术训练,只有首都师三个团,第七师两个团,第八师一个营完成营级战术训练,军官普遍是白丁起家,得到任命主要是政治原因而不是因为军事水平,部队中即没有经验丰富的老兵,也没有能说英语的军官,美军在指导训练韩军官兵时许多战术术语都无法翻译成朝鲜语,而且韩国军官受日本军队风气影响,很难接受比自已军衔低的美国顾问的意见。

二:朝鲜战争初期韩军的表现




和韩军相比,朝鲜人民军拥有13.5万人,不仅人数上占优势,而且许多士兵是实战经验丰富的抗日老兵和朝鲜籍的解放军老兵,战斗素质极高,装备上也占优势,朝鲜人民军拥有150辆T-34坦克和米格-15战斗机,苏制122毫米加农炮射程达12公里,还大量装备了120毫米迫击炮,1950年6月24日,正当约三分之一的韩国军队在休假,美国军事顾问团长罗伯特正在回国途中,顾问团临时团长怀特在东京休假,韩国军队所有将领都在汉城为军官俱乐部开幕举行盛大舞会的同时,9万朝鲜人民军和130辆T-34坦克已经准备好代号“暴风行动”的所有准备,1950年6月25日凌晨4时,在火炮和坦克的支援下,朝鲜人民军分为开城、瓮津、春川和江陵四个方向发动突袭,

仓促应战的韩军在发现其装备的所有反坦克火器打在T-34坦克上都象乒乓球一样弹起毫无作用时,士气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仅3小时,韩军开始逃亡,溃退的士兵到处惊恐高喊可怕的坦克开过来了,朝鲜人民军迅速直逼汉城北部35公里的议政府,6月27日7时,李承晚总统和内阁成员带着家人仓促逃离了汉城,逃到大邱后又觉得逃的太远了又北返回大田,韩国国防部担心汉城人民知道总统后也会出逃阻塞公路、铁路和汉江大桥,所以李承逃离汉城三个小时后还通过广播说谎称总统仍然在汉城,敦促市民不要恐慌,然后在6月28日上午2时30分突然把汉江大桥炸断,把正在过桥的数百名士兵和平民炸上了天,受伤的人就有美国军事顾问团临时团长怀特和纽约先驱论坛报的记者玛格丽特-希金斯,数以万计的韩军士兵和第一师师长白善烨都被迫乘小船过河逃跑。



而美军第24师师长迪安少将没逃掉成了俘虏。当韩军逃到釜山后,韩军第2、5、7师被解散,残余人员被补充到第1、6、8师和首都师为美军“打下手”,由于美军地面部队不足,还有大量韩国人直接划归美军序列,第1、6、8师和首都师虽然不在美军序列,但由美军指挥,差点被撵下大海的美军在仁川登陆成功后,韩军又随着美军快速北进,首都师甚至到了鸭绿江边,当韩军于10月1日越过三八线,中国就发出明确的警告,只是美国高层并不会相信中国会出兵,麦克阿瑟信心十足的认为中国将是一场大规模屠杀,美国赢定了,但麦克阿瑟错了,1950年10月19日,志愿军第38军、39军、40军、42军在夜间同时跨过鸭绿江,虽然严格保密,但美国还是知道了,可麦克阿瑟排斥这些信息,从而使韩军对此一无所知,在乐观的气氛中争先恐后涌向鸭绿江边。

1950年10月23日,韩军第2军团第6师就占领位于清川江下游的温井,这里是少数能通往鸭绿江的山地走廊关口之一,距离离鸭绿江还有80公里,距离云山还有16公里,这种地形难以掩护侧翼,是绝佳的伏击地点,10月25日,韩军第6师第2团第3营作为前卫从温井开赴北镇,在温井以北的两水洞与已抵达北镇志愿军40军第118师侦察连不期而遇,韩军刚开始还不以为然,以为是朝鲜人民军的小股部队,但118师354团和353团居高临下展开左右包抄拦头,截尾、斩腰,韩军刚一交手就四散溃败,当天下午凌晨志愿军第40军就占领温井,3100人的韩军第6师第2团就有2700人不战而逃回温井,韩军第6师第7团也被围困在古场洞,前来救援的第6师第19团和第8师第10团和在温井以南围点打援的志愿军119师和120师刚一交手就瞬间瓦解,跑得比免子还快,战斗力比国民党杂牌部队还要差劲。



10月24日晚志愿军38军112师334团在熙川外围的战斗中第一次交火就抓了一百多名俘虏,连全套美械装备同立即送到团部,334团的人一看好家伙,这是“美械师’,按解放战争的经验这应该是难啃的硬骨头,但实际比豆腐还轻,一审问才明白原来温井的韩军惨败使熙川的韩军第8师成了惊弓之鸟,正逃走之中,这一百多名韩军是担任后卫,第一个被审问的朴正男说前面跑得快的没影了,我们就被抓住了,审问人员调侃说你们是名不虚传的纸老虎,朴正男反驳说:毛泽东说美国是纸老虎,不是我们,审问人员接着问:“你们不是纸老虎?,和美国有什么不同?,朴正男道:美国人说了算,我们就算是纸老虎,也是牛皮纸的,当场逗笑了很多人,11月3日开始,志愿军开始全线后退,把这些韩国俘虏都释放,让他们回家看父母去了。

由于韩军一触即溃,使得美第8集团军右翼完全暴露,志愿军立即抓住这个战机,从这个缺口迁回美第8集团军侧后,对朝鲜北部的交通枢纽云山发起攻势,这时美第8集团军正把美军第1骑兵师从平壤北调云山,11月1日15时30分,志愿军39军发现美骑兵第1师第8团在和韩军第1师第12团正在换防,误以为其在撒退,果断提前4小时发起进攻,16时40分,39军八个团冲进云山,116师346团4连穿过云山直扑三滩川大桥,守桥美军误为是韩军而放4连过了桥,4连沿公路北进至美军骑1师8团3营营部才发起攻击,把美军3营营长奥德蒙德少校炸成重伤,战至11月3日黄昏,云山战斗结束,美军骑1师8团和韩军15团大部被全歼,“开国元勋师“遭志愿军重创,迫使第8集团军开始向清川江以南撤退。



三:朝鲜战争中期韩军的表现

随着志愿军入朝作战开始,美韩军败退到了“38度线”以南,韩军各师基本都被重创,逃兵不计其数,往往战斗一开始韩国士兵就消失,这些被列为阵亡或失踪的人战斗后又回来了,只是手中的武器丢失了,由于士兵消耗严重,韩军无暇训练新兵,征到兵就立即补充,这种做法很难提升战斗力,1950年12月下旬,韩军重新编成,韩军首都师、第1师、第2师、第3师、第5师、第6师、第8师、第9师从临津江南岸到沿三八线南侧一线协助美第24师、第25师占领阵地防御志愿军南下,1951年1月,美军发动反攻,至2月9日,韩国第8、第5师进抵横城以北,韩第7、第9师及首都师进占大美山、下珍富里、江陵一线,第3师两个团向横城东北推进,形成突出之势,志愿军决定发动横城反击战。

除夕天黑不久,军号声和手榴弹爆炸声瞬间突进整个战线,首当其冲的韩第1师第一线的支撑点和第二线的支撑点几乎同时溃退,仅一个晚上志愿军就突破了临津江。志愿军39军第117师趁着夜色,迅速向30公里外河谷里猛插,于12日晨截断韩军第8师的退路,11日黄昏开始,在横城方圆百余公里的地域里,志愿军踏着半尺厚的积雪向横城冲去,从横城败退下来的韩军第8师和美2师9团全部被刚刚构筑好简易工事的117师堵在新村至大谷约6公里公路上,据守在横城的美军也出城接应,猛攻坚守公路以东高地的351团2营阵地,2营4连打到只剩下指导员、通信员、炊事员仍顽强守住了阵地,坚守公路西侧的351团1营也挡住了韩8师两个营的猛攻,全营打得仅剩100余人,营长也牺牲了。



与351团背靠背的349团2营连续打退横城美军的进攻,坚守303高地的5连虽然减员大半,但越打越勇,连炊事班也投入了战斗,还抓了数名俘虏,在志愿军顽强阻击下,两面之敌均陷人困境,12日下午,被压缩在一个狭窄地段的韩8师残部1000余人狗急跳墙,命地向351团发起冲击,351团4连2排全部阵亡后,4连炊事员、通信员、司号员、文书发动反击夺回了阵地,当夜色降临时,2000余韩美军及100多辆汽车在十余辆坦克的引导下拼最后一口气沿公路向南冲去。

349团1营和3营全线出击,四面八方发起冲锋,冲锋号和喊杀声回荡在山谷之中,韩美军自相践踏,溃不成军,上百辆汽车拥成—团堵塞了公路,12日午夜,战斗结束,117师毙伤敌850余人,俘敌2500余人;击毁和缴获坦克、汽车200余辆、火炮100余门。担任预备队的350团1营本来预置在琴垡里,韩8师后续部队见沿公路南逃无望,于是翻过山梁从琴垡里方向逃窜,350团副团长王秀法发现一群敌人黑压压冲下山来,立即组织1营占领了唯一的制高点,待敌走近猛烈开火,惊弓之鸟的韩军纷纷举手投降,一下子俘敌上千名。



1951年4月22日,志愿军发动第五次战役,5月16日黄昏,临津江上风雨交加,江雾弥漫,志愿军开始了一小时的炮火准备,步兵还没有开始冲击,守卫昭阳江正面的韩第七师炮兵就开始逃跑了,负责支援韩第七师第五、第八两个团的16门105毫米榴弹炮下子就撤退了13公里,火炮射程不够打不到前沿,韩第七师完全失去了炮火压制能力,志愿军士兵徒涉水深1米的昭阳江,不到一个小时就突破了韩第五团的阵地,韩第七师师长金炯一见势不妙,打算命令预备队三团向前靠拢准备堵缺口,但掩护步兵的团迫击炮连逃跑了,五团团指挥所遭到袭击,各营都在一片混乱中向南逃跑,金炯一下达的一系列命令无人执行,八团也开始了混乱的大逃亡。

三团还没有赶到所峙里就临时变成收容队,不断地在路上收容逃下来的散兵,但每一处收容站刚设立,就立即被失控的士兵冲垮了,最后三团也卷入了南逃的洪流中。韩第七师在三个小时内就迅速溃败后,韩第三军团的侧翼成了缺口,让第三、第九两个师开始心慌,第三军团军团长刘载兴少将很不相信两个师的志愿军怎么能够在地形不熟悉的情况下夜间三个小时行军29公里,除非第七师根本没有抵抗或者中国军长了翅膀,作战参谋向建议赶快向南撤退,刘载兴立即同意,,但刚刚正式接替麦克阿瑟将军出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李奇威坚持不准后退,韩第九师师长崔锡得知唯一的补给和撤退要点的后方公路要点五马峙丢失后,就开始了拼命的撤退,五马峙高地卡在公路边,志愿军占领了高地,控制了公路,顽强的阻击向南逃命的韩第九师三十团。



凌晨3时,韩军绝望情绪到达了极限,不少士兵丢下装备脱离部队往深山中逃散,刘载兴亲自乘飞机飞到县里督战,严厉命令下第九师三十团无论如何也要突围出去,但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负责攻击的三个营只有三营开始了战斗,另两个营根本没进攻,而是静悄悄绕过五马峙山峰往南逃跑了,刘载兴大怒,质问崔锡谁下的命令,崔锡说他根本没下过逃跑命令,这时志愿军大部队距离拥挤在公路上的韩军越来越近,迫击炮弹落在公路上来了,公路上的韩军车队开始出现混乱,士兵们开始自作主张破坏车辆后弃车逃命,到处是韩军士兵擅自烧毁各种装备的火光。

原本指望开路的第十八、第三十团不成建制地漫山遍野乱逃,军官们不是站出来指挥秩序,而是摘下军衔标志扔了,随着溃兵向各自认为可以活命的方向跑,基本分为三个群,一群由副军团长姜英勋带头向苍村里方向跑,到了苍村里四处逃散,第二群向三巨里方向跑,第三群向桂芳山方向跑,不少饿死在深山中。最倒霉的是执行进攻五马峙高地命令的第九师三十团三营,他们本来是奉命占领一侧阵地掩护另两个营进攻,结果全军溃逃后,战场平静了,才发现友邻部队已没有人影,无线电呼叫没人应答,派人到团指挥所才知道全军都跑光了,于是全营立即逃亡,奔跑了一夜之后发现少了一个十连,这个连因为实在走不动了,途中找个高地休息一下,本来布置了哨兵,结果哨兵也睡着了,等睁开眼睛时已全部被俘。



第8,第9师和第7师一个团一口气向南逃了跑113公里,连收容都收容不起来。清晨,从汉城驱车前往前线的李奇微将军才走几公里就遇见了潮水一般退却的韩国军队,所有的走廊、山涧和道路都挤满人流,卡车上站得满满的眼睛发呆韩国士兵,他们只有一个念头,离中国军队越远越好,李奇微从吉普车上跳下来,叉开双腿站在道路中间边挥手边喊企图把韩军赶回前线,但没人理他,愤怒的李奇威下令解散韩国第三军团,撤销建制,将军团长刘载兴少将撤职,他认为认为如此无能的军队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这让韩国军队感到耻辱,一支本土军队在本土作战被“协助他们作战”的外国军队解散了,这是世界战争史中最稀奇古怪的事了。

以至于几十年后韩国国防部编撰的《朝鲜战争》一书依然愤愤不平认为美军没有宽宏大量的态度,他们认为韩军失败是美军的溃败造成的,要解散也得先解散美军,第九师在作战上配属于美第三师,应该撤美第三师师长的职,第九师师长崔锡说让美第十军负责守卫五马峙是美第八集团军的错误,第三师师长金钟五说:美军没有坚守五马峙是失败的原因,刘载兴说:失败是美第十军军长的固执和指挥失误,5月15日,志愿军拿下了清平川大桥,三面包围了汉城,李承晚和李奇微挤在一架帆布的联络机中逃到了议政府。

四:朝鲜战争最一后战中韩军的表现



五次战役后,双方进入阵地作战相持阶段,韩军开始扩编,到战争后期达到65万人,上甘岭战役后,美军不再发动大规模进攻,防御任务交给韩军去完成,由于双方都开始修筑坚固的防御工事,想突破防线都比较困难,韩军有了不少实战经验,阵地战也很难逃跑,所以韩军战斗力有了较明显的提高,还总结了一套迅速补充兵力的办法,兵力补充速度非常快,随打随补,甚至3~7天即可整连整营补充,但面对志愿军,多次失利使韩军官兵对志愿军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敬畏情绪,志愿军的主要打击目标还是韩军,认为韩军没有什么战斗力,1953年6月,李承晚公然破坏停战协定,志愿军上下都希望能再打韩军一顿,克拉克也希望“让中国人教训一下韩国人。

6月21日,志愿军决定立即发起金城战役,杨勇指挥的20兵团准备了五个军,1094门火炮,炮弹70余万发,于7月13日夜在东起北汉江,西至牙沈里发起抗美援朝中规模最大的炮火准备,半小时内向韩首都师、3师、6师、8师倾泻了1900吨炮弹,炮击刚一结束,志愿军士兵就在瓢泼的大雨中发起了排山倒海般的猛攻,只用一个小时就冲破韩军阵地,被吹嘘为愿军强硬对手的韩首都师首当其冲,韩军历史最悠久的“白虎团”右翼2营一开战就崩溃了,2营逃到第二防御地带,谁知志愿军又从2营、1营结合部冲进来,分割包围了2营5、6、7连,端掉了营指挥所,上千人的2营只剩下280人逃了回后方,团长崔喜寅急令团预备队前往增援,才出发就被火打掉了一半,另一半逃得干干净净。



1营长与3营长带着30多人躲进一个地下掩体,被志愿军一根爆破筒全部被炸死,只有1营长幸存,1营两个连长战死,副营长和4个排长失踪,基本全营覆灭了。左翼的26团也顷刻崩溃,士兵死的死,散得散,26团1营长看见志愿军士兵就杀到营部,立即收拢全营仓皇逃跑,26团两个营前来增援,一交手就稀里哗啦地溃散了,只剩下一百来人,师长崔昌颜立刻命令机甲团一个营赶往增援,志愿军607团侦察连副排长杨育才带领12名侦察兵和一个朝鲜向导从一条四周全是悬崖绝壁的小路一路蒙过韩军巡逻队于凌晨两点到达离前线20多公里的二青洞“白虎团”团部,在一名稀里糊涂成为俘虏的韩军上尉带领下通过了一个坦克连和一个装甲连的防线,冲进了团部大门,一顿手雷就将正在开紧急作战会议的几十名军官干掉一大半,崔喜寅和副师长林益醇跳窗逃跑了。

杨育才还一口气干掉了附近的油库、弹药库,拥有0多辆坦克、20多辆装甲车和几百个士兵的团部警卫部也乱成一团,四处逃窜,杨育才等人共毙敌223人,自己竟无一伤亡,林益醇、崔喜寅逃跑后迷失方向,相互失散,林益醇坐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休息时被68军204师志愿军士兵活捉,这是韩军最高级俘虏,林益醇被活捉时,装甲团团长陆根洙也钻进了伏击圈被当场击毙,天亮后云浓雨大,志愿军打破常规从东、中、西三个方向发动白天攻击,到14日晚推进了9.5公里,志愿军180师锐不可当,一马当先南渡金城川,兵锋已直指汉城,



韩军四个师遭到毁灭性打击,美国人骂韩国人无能,韩国人骂美军见死不救,美军还是匆忙赶到金城反攻,但,韩军第5、7、9、11师及第3、6、8师余部和美军第3师整整10天也攻不破志愿军阵地,表明了美韩军又无法攻取上甘岭的志愿军坑道工事,又无法守住金城的坑道工事,陷入了攻不能取,守也守不住的境地,金城战役后李承晚也一声不吭了,美国迅速签署了停战协定,全面停战。

五:结语:

韩国军队在整个朝鲜战争中共损失98.84万人,是参战各国损失最惨重的,尽管彭德怀认为“伪军就是好打的”的论断是正确的,但伪军也是非常凶残的,韩国军队虽然打不过志愿军,但对平民百姓战斗力还是相当强的,在跨过三八线后,韩国军队对亲北方平民是非常凶残的,在对付在南方的游击队战术非常有效,得到过李奇微的夸奖。1965年5月,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派”空军1号”专机来汉城接独裁统治者朴正熙往华盛顿,要求朴正熙出兵越南,条件是提供近31.7亿美元军事援助以及每年3亿美元参战酬金,朴正熙立即同意,1965年10月9日,柴明顺少将指挥的海军陆战队第2师就踏上越南领土,1965年10月21日,首都师和第9步兵师也入越充当美军“爪牙",执行针对游击队的“绥靖”作战,



到1973年韩军队撤离时,共进行了1170多次营一级作战和155.6万次小规模作战,累计伤亡1.5万人,其中阵亡4889人。韩军以残忍而闻名越南,美军的傀儡军中,韩军最凶暴,海军陆战队第2师,更是屠杀平民的“佼佼者”,一打败仗,必定会屠杀平民”,在越南这个到处都是敌人,却又到处找不到敌人的地方,韩军屡屡受挫。在倍受打击却又经常找不到越军的情况下就怨气就发泄到了普通百姓身上。



韩军得到的命令是“眼里见到的全部视为越共”,“宁可错杀,不可放过”,韩军的罪行有机枪扫射平民、用刺刀刺杀孕妇、砍断小孩头颅或切断四肢并投进火堆等,1966年初,韩军对平安村发动了15次扫荡,留下6处集中埋葬尸体的土坑,先后残杀了1003名村民,韩军还在富安省化梅台村一天内杀了170村民,在1966年12月22日、24日和26日3天内在广义省平化村就杀害了403名无辜村民,韩军宣称在战斗打死4.41万越军,其中很多是把屠杀的平民也算进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