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产跑到加拿大“拾荒度日” 到底是图什么?(图)

大鱼新闻 移民 3 days, 18 hours

从北京来多伦多读书两个多月了,我学到的最重要的生存技能莫过于“省钱”:

如何花尽可能少的钱,甚至不花钱“购得”必要的生活物资,是我在研究生学习之外最重要的课题。



用一位90年代初的“老移民”的话说--

“在这里,开源是不可能开源的,只能想尽一切办法节流。”

而对于那些想要“低龄留学”陪读的家长们而言,准备多少钱在学业上暂且不论,但就这飞升的物价、房租和消费税来说,生活该如何操持都要仔细掂量一番。一位陪读家长就曾无奈地说:

“本来0.99两把葱,现在1.99一把,这日子可怎么过。”

到底是硬着头皮留下来,还是趁早回国?看完这篇文章,或许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在没有抵达加拿大之前,我就已经对这里的“贵”有了很清晰的概念。

一家三口住在市中心,房租基本上要2000加元起(50平米左右的开间或小两居)。



因为加拿大法律对租房者有保护,房屋一旦出租不可随意涨价且不能驱赶房客,所以很多房东会对没有任何信用记录的“外国人”采取收取一年房租的“霸王条款”,就这,还有很多人争先恐后地“竞价求房”,等房子的offer比等大学的offer难多了。

当然也可以不住在市中心,远郊地区的房屋也不见得就便宜。

我的一位住在离学校8站地铁远的同学表示,为了孩子能够在好一点的学区读小学,她租了一套月租近三千的两居室,一次性要先押半年房租,为了周转只好临时卖掉国内一套房。

据LowestRates.ca统计--在多伦多租房者每月至少要花费3400加元才能维持生计,比2021年增加了400加元。这是因为房主本人的生活成本较2021年足足上涨了38%,而租房者也同比增长了了14%。

尽管多伦多已然成为全球买房、盖房或租住费用最高的城市之一,但人们依然前赴后继地涌向这里。那么薪资水平如何呢?

超过一半的加拿大人表示,财务方面跟不上节奏。

七成以上的加拿大人表示在所有物价都急剧上涨的情况下,为自己的经济状况感到焦虑。

在一轮轮的罢工潮后,10月1日,加拿大才将最低工资做了一次调整,多伦多所在的安省的最低时薪从15加币涨到15.5加币,在各省中处于中上游。

相比而言,加拿大全国的通胀率已经是1991年以来的最高点,达到了5.1%。食品价格、电费、燃气费上涨尤其明显,燃气费用较去年这个时候激增了31%。

这也是为什么在入冬后,安省的教育系统职工组织了一场超大规模的罢工,别人过冬要钱,这里过冬要命。

△安大略省教育系统职员罢工,数百所中小学停课或改上网课

我的另一位孩子在公立学校读书的同学在朋友圈感慨--

“昨天被班主任通知从今天起,因为全省老师罢工,所以小朋友没学上了,什么时候开学另行通知。真的可以这么撂挑子不干的吗?真的可以!”



既然生活成本这么高,我们是怎么应对的呢?无他,唯“省”尔。

在来加拿大之前,我就做了很多功课。

例如,住在学校提供的“家庭宿舍”(family housing)可以以相对低廉的房租享受便利的生活,不仅位于市中心,距离学校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距离,而且水、电、燃气全包。



△从宿舍的阳台能看到多伦多最“贵”的一条街,没安装鸽子网前这里是鸽子“栖息地”

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因为不到4岁没有办法上免费的公立学校,我们只能就近上Day Care。

一开始,我还在焦虑Day Care没有位置,要排很久的队,但一旦有了名额就更焦虑学费。一个月的开销在1500到2000加币不等,家长需要全职工作或读书,并成为税务居民后才能享受“低收入”群体的政府津贴(最多可以全覆盖)。



△这所Daycare已经有60多年历史,有的老师在这里工作了30年以上

说实话,这个学费在北京也不过是一所普通私立幼儿园的价格,我们是负担得起的,但在当下无收入、高支出的情况下,我们还是选择谨慎。

在上了半个月Day Care之后,我们还是做出了暂时退学的决定,一方面为了省钱,另一方面也让孩子和大人有更充分的缓冲和适应。

此外,为了减少生活开销,我们还考察了方圆3公里内的超市,并且订阅了各大超市的价格周报,并且尽量在学生折扣日才去采买。

我先生甚至一度因为新鲜蔬菜价格太贵,只买冷冻果蔬,直至遭到我和孩子的强烈反对才收手。

△爸爸烤的大块牛肉,味美多汁已“封神”

当然这边的肉制品和奶制品确实价格不贵,所以我们家的伙食经常看起来很“豪横”,烤猪排、炖肘子、烤大块牛肉是常有的,蔬菜虽然贵但品质确实过硬,间接地“治好了”孩子挑食的毛病。

因为住市中心,消费水平明显较高,每天上学路上必经爱马仕、香奈儿、LV,因此附近的超市也大多都是精品店,同样一种面包价格是平价超市的两倍不止。

然而,对价格敏感的绝不仅仅是我们,住在楼下的印度同学表示尽管她先生已经在加拿大工作十年,但他们依然感到焦虑,他们是绝对不会去餐厅吃饭的,一切食物都在家中完成。

△玩具、衣服、靴子、家电……均购自二手商店

新东西太贵,二手店就很流行。这也是加拿大人非常崇尚的一种生活方式——Thrifting。

简而言之,就是鼓励捐赠出不需要的东西,再以极低的价格买入其他必需品。

我在一些Thrift 商店里买到了各种有趣且实用的东西,包括过冬的毛衣,孩子的玩具,多士炉,咖啡机,绘本架等等,基本上很少有超过10块钱的,唯一一件“奢侈品”是一双Coach的铆钉靴,斥资95加币。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不花钱的“招”,比如“拾荒”。

△这辆童车功能非常强大,几乎能装搬个家进去,无论去哪里都会带着它

有一次我们在拜访了一位家住优质社区的朋友后,在找公交车站的时候惊讶地发现有人将一辆完好的Graco童车和很多玩具“丢”在家门口。

当时我们刚好想要换童车,在确认了确实是丢弃不要后,我们就果断地捡了回去。

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我们所在的宿舍楼有一间供大家“互通有无”的Free store,每周开放。

我在这里捡到过地毯、童装、餐具,甚至还“捡”过未开封的早餐麦片(并非临期),这其中,我最喜欢的“战利品”是一本超可爱的《爱丽丝漫游仙境》立体书。



社区组建的Facebook group里也经常会有人发布免费置换的信息,比如--

我们曾发帖借一个安全座椅用两天,直接就有一个同学送了一个旧的给我;

感恩节那天还有人发帖说他在门口放了一打啤酒,可以随意自取,我拿了两听后放了一瓶大窑表示感谢(希望他能喝的惯)。

其实,在我看来,“拾荒”的生活非但不丢人,反而很有趣。

人们会很自然地从自己的小生活过渡到社区,开始考虑到别人的处境,我们也决定等毕业搬家的时候,把所有从这里拿来的东西都还回去,甚至还要“还”更多。



在加拿大带孩子读书的中国同学有一个小小的微信群,交流最多的就是如何“薅羊毛”,从政府补助,到免费的教育资源一应俱全。

最让我感到欣慰的,就是多伦多读书的氛围真的很浓。

在多伦多公共图书馆就有100所,在市中心无论向那个方向出发都会遇到大大小小的公共图书馆以及往来的读者,如果你想借的书不在最近的馆,还可以发动网上预订功能,图书会邮寄到离你最近的馆。

△目前已经打卡了安大略皇家博物馆和艺术馆

不久前,公共图书馆还重启了“博物馆、艺术馆通行卡服务(Museum+Art Pass,简称MAP)”,基本上可以拿着MAP卡畅玩所有的博物馆、艺术馆、水族馆、动物园、科技馆……



△一组泡沫积木是从图书馆借来的,下面的皮沙发是捡来的

△有一次在街上看到了骑马的巡警,孩子回来就搭了一个“骑马的人”


此外,我所在的多伦多大学也有大大小小40个图书馆。

其中,教育学院自己的图书馆藏有海量的儿童书籍和玩具,有一点童书版本库的意思。每次我上课之前都要去图书馆三楼借上十来本书和玩具,以至于小朋友心目中最有趣的地方非图书馆莫属。






无论公共图书馆、学校图书馆还是各大博物馆、艺术馆、科技馆都会定期举办各种亲子活动,只要家长够勤快,这里不花钱能够学到、玩到的绝对不会少。

另外一个很好玩的,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点就是亲近自然,多伦多虽然是加拿大第一大都市,但到处都是树林和绿地,打开地图,每片绿地都是儿童友好的公园,随便去都不会出错。

在一些公园里,还有大大小小的儿童游乐设施,看得出来都有专门的维护,一些危险系数较高的设施下面都铺满了软软的松木,摔倒了也不疼。

△这条Humber river就是三文鱼洄游的必经之路



△家附近大大小小的公园,可以每天不重样地玩


三文鱼洄游的季节,我们只要做20分钟的地铁就能在城市里的“郊野公园”看到溯回产卵的三文鱼,还有老鹰在林间盘旋……

相比在北京需要开一个多小时车才能去潮白河玩水,在这里生活的孩子要“野”得多。

我记得,当时有一只蝴蝶飞过去,我惊讶地说“看,蝴蝶!”而我身边的小孩则淡定地说“Yeah,a monarch butterfly.(是的,一只帝王蝶)。”

其实,如果非要玩玩具,也不必自己准备。宿舍楼就有一个很大的Drop-in Center,每天开放,不仅有海量玩具,还有4名老师专职辅导。

社区不远的Early on也提供类似的亲子课堂,临走的时候还必需得打包一份Snack带回去,更不用说这里也有供家长互通有无的二手衣服交换。



“一说都不好,劝退都不回”,这是很多人对海外生活者的“揶揄”。身处其中我自然也很感慨。

很难说当下和在北京的生活,哪一个质量更高,哪一个才是最优的选择。我们最常用来安慰自己的话术是--

“人生就是一场体验,何必非要论个输赢。”

就像在多伦多最繁忙的地铁站里,经常能够看到“草原省”张贴的巨幅海报“更低的税,更大的房,请来阿尔伯塔”,然而就像我的一位土耳其朋友所言,“去了那里,就真的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吗?”

只能说,面对现实的各种困境,每个人也都必须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