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大火 38人遇难 谁该负责?有人留下3个孩子(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1 week

11月22日,河南通报安阳“11·21”火灾事故原因,初步判定该起事故是因企业人员违规操作,电焊引发火灾。



据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政府稍早前通报,11月21日16时22分,河南省安阳市消防救援支队接群众报警称:安阳市文峰区(高新区)宝莲寺镇平原路凯信达商贸有限公司发生火灾。

接到报警后,市消防救援支队立即调派力量赶赴现场处置,公安、应急、市政、供电等联勤联动单位同时赶赴现场开展应急处置和救援工作。20时许,现场火势基本被控制;23时许,现场明火已被彻底扑灭。公安部门已控制相关犯罪嫌疑人。



官方消息称,截至11月22日上午10:00,火灾搜救工作基本结束。经核查38人不幸遇难(包括此前失联的2人)。目前遇难者善后、家属抚慰等工作正有序进行。

事故发生后,国务院安委会副主任、应急管理部部长王祥喜率工作组紧急赶赴河南安阳火灾现场指导应急处置工作,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宋元明、部消防救援局局长琼色一同前往。

22日上午,河南省委、省政府在安阳召开全省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省委书记楼阳生作出批示,省委副书记、省长王凯在会上要求,要深刻汲取安阳“11·21”火灾事故教训,全面排查存在的问题和薄弱环节,切实守住守牢安全生产底线。

企查查显示,安阳市凯信达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12月,所属行业为批发业,经营范围包含五金产品批发;机械设备销售;金属链条及其他金属制品销售;专用化学产品销售(不含危险化学品);建筑材料销售;建筑防水卷材产品销售;建筑砌块销售;消防器材销售;家具销售;门窗销售;服装服饰批发;鞋帽批发等。

据新华社22日下午报道,涉事企业主要从事针织服装生产,车间一楼为仓库,二楼为生产车间,近期正在加工棉衣棉裤。

安阳市应急管理局一位负责人表示,“据初步掌握的情况,事故原因系一楼仓库内电焊作业时,有棉絮飘过并着火,引燃了车间内堆放的大量布料,浓烟导致二楼部分工人窒息,来不及逃生后遇难。”

事故发生后,新京报刊发评论称,面对如此大的伤亡,公众的疑问不可回避:事故到底是如何引发的?是偶然的因素导致,还是长期的安全隐患积累所致?

评论认为,毫无疑问,安阳火灾事故敲响了沉重的警钟,所有消防安全的主体,从个人到企业、监管部门都不应心存侥幸。

河南通报火灾事故原因后,北京楷汇律师事务所主任潘利勇律师向“法度law”表示:根据指挥部通报,经初步判定,该起事故是因企业人员违规操作,电焊引发火灾。如果不出意外,正式的鉴定意见不会有本质变化。因此也基本排除了人为故意纵火的刑事案件可能。那么公安机关大概率就是以重大责任事故罪立案,违规操作的电焊工肯定是跑不了的,是否还有其他的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被追责,目前不清楚。

根据刑法规定重大责任事故罪,最高刑是7年有期徒刑。所以很多人就会有疑问,造成如此众多伤亡的案件,量刑为什么这么轻。这确实是个问题,也许这也是为什么重大伤亡案事件时有发生的原因之一。事故发生后,有关部门、单位总是会说吸取教训,但问题是时间一久,还是有人会放松警惕麻痹大意。

回归到这个事件本身,电焊引发火灾,却造成几十人伤亡。究竟燃烧物是什么?火势是一下蔓延至很大,还是由于救火不及时?这么多被害人为何没能脱逃?厂房消防通道、灭火设施是否符合要求等等,都需要调查组及时公布结果,以回应广大群众的关切。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邓千秋律师向“法度law”表示:如果火灾系企业工人违规操作电焊引发属实,相关责任人员已经涉嫌触犯重大责任事故罪,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造成死亡三人以上或者重伤十人以上、负事故主要责任的,或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伍佰万元以上,负事故主要责任的,即属于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应当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在此之外,涉事企业还应当对受害者本人或者在受害者死亡的情形下对受害者的近亲属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冯沁涓律师向“法度law”表示:本案操作人员在生产过程中违规操作,电焊引发火灾属于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典型情形。他的行为后果造成38人遇难,给三十八个家庭造成难以弥补的精神损害,属于情节特别恶劣,应当从重处罚。

如果操作人员违规操作系服从第三人安排,那么该第三人也涉嫌强令、组织他人违章冒险作业罪。《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或者明知存在重大事故隐患而不排除,仍冒险组织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该罪行为主体包括对生产、作业负有组织、指挥或者管理职责的负责人、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等,也包括直接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

这起恶劣事件凸显安全生产的重要性。安全生产,是指在生产过程中人身及财产的安全。安全生产关系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它应当像树根牢牢深入到每个生产者的意识里,像果实一样落到实处!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必须尽最大的能力防止伤亡事故、设备事故及各种灾害的发生,保障员工的安全与健康,保障企业生产的正常进行。

女子被安阳大火吞噬:死后留下3个孩子 疑因老板之子违规操作焊货架导致


河南安阳大火过去整整一天后,赵强还是不相信妻子就这么走了。

11月22日晚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自己还不知道该如何向三个未成年的孩子解释。这一天下来,三个孩子丝毫没有感觉到异常,他们在家看着电视,等着妈妈回来。

但妈妈永远不会回来了。

按照应急管理部11月22日上午的通报,发生在11月21日下午4时22分的这场火灾已致38人死亡,2人轻微伤送医救治。赵强的妻子袁丽丽就是其中一位遇难者。

安阳是地级市,位于河南省最北部,地处河南、山西、河北三省交界处。去年,当地完成地区生产总值2435.5亿元,居全省12位。在安阳众多产业中,纺织业是当地的传统优势产业,自1903年豫北棉纺织厂建立至今已有100多年发展历史。业界有个说法——“中国纺织名城看安阳,童装服装名镇看柏庄”。

而此次遭遇大火的企业,就主要从事针织服装生意,近期正在加工棉衣棉裤,厂房内多为女性工人。赵强透露,妻子在这家企业工作了两年多,经常“一周得上7天班”。



火灾现场周边。消息人士供图

“你老婆上班的地方着大火了”

11月21日,安阳下了一整天的雨,天气阴冷到让人不舒服。

这天下午4时22分,位于安阳市文峰区宝莲寺镇平原路上的凯信达商贸有限公司(简称凯信达公司)着火时,正是袁丽丽的上班时间。

赵强说,妻子上班的地方有三层楼。第一层为凯信达公司的仓库,里面堆放着大量电动工具、五金材料等;二楼则是一家内衣厂,平时主要做内衣,偶尔也做其他衣物。至于三楼做什么,他并不知情。

另据其他信源透露,这栋楼是凯信达公司老板盖的,平时大多租了出去:“老板只在一楼留了几间自用。”

发生火灾时,赵强并不知道现场状况。附近的人也只是远远看到浓浓黑烟,烧焦的气味儿很快飘向四方,消防车、救护车随即呼啸而来。

大火着了快两个小时后,赵强突然接到朋友电话说,“你老婆上班的地方着大火了。”这个消息吓坏了他,他赶紧拿出手机,发现朋友圈和微信群的消息已经铺天盖地了。



事发后,很多人在现场周边围观。消息人士供图

赵强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大约在晚上7点左右去了火灾现场外围,几个朋友也很快赶了过去。赵强记得,他到的时候,大火还没扑灭,偶尔还能听到爆炸声,“声音不大,应该是锂电瓶在爆炸。”

当晚8点左右,大火被扑灭;深夜11点多,其他零星小火也彻底熄灭。但袁丽丽一直没有出来。其间,赵强疯狂打妻子的电话,对方一直关机。

一直抱有幻想的赵强意识到,妻子真的离开了。

彼时厂里到底死了多少人,赵强不知道。他也是后期从新闻中看到,官方先是说死了36人,后来又增至38人。

官方消息还称,“有2人轻微伤送医救治”。至于这两人是谁,记者几经努力未能获得官方证实。但据其他信源透露,这两人是兄妹俩,均在厂里上班,“事发前一刻,哥哥在外面抽烟,看到厂子冒烟后,冲进去把妹妹拉了出来。于是,他俩活了下来。”

袁丽丽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022年11月21日。而在这个月初,安阳市的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动,刚刚通过省级实地考核验收。



遇难者袁丽丽的家。消息人士供图

留下三个未成年孩子

袁丽丽生于1989年,今年34岁,身高1米63,体重55公斤,头发不算长,刚刚过肩。在丈夫赵强眼中,妻子性格很好,虽然两人偶尔也会拌嘴,但夫妻关系总体和谐。

他和妻子是在2010年结的婚,这12年,妻子生了三个孩子——大儿子今年12岁、二儿子9岁、小女儿才4岁。

出事后,只有大儿子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知道妈妈可能不在了,另外两个孩子还蒙在鼓里。“以后慢慢再说吧,不能接受也得接受。”赵强说。妻子的离开,意味着照顾三个孩子的重担,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袁丽丽在制衣行业待的时间不短了,两年前,她和几个朋友,一起到了事发企业。在这家厂子里,袁丽丽没有底薪,平时的薪水都是“计件制”。

“干多少,挣多少。”赵强说,“有时一件能挣几毛钱,有时才挣几分钱,就是个辛苦活儿。”凭着这份辛苦,袁丽丽每月大约能挣到五六千元。

袁丽丽家位于安阳市文峰区宝莲寺镇二十里铺村,距事发地点有5公里左右。平时,她都是骑电车上班,早上7点多出门,晚上才下班。赵强说,关于下班时间,厂子里没有具体规定,有时晚上六点,有时上到七八点,“出事那天,我老婆原本会在晚上八点多下班。”



其中一位受害者所在的村子。消息人士供图

事发企业的工人多是宝莲寺镇的,遇难者除了有二十里铺的人外,还有北马庄,以及小营等其他地方的。而起火地就属于宝莲寺镇小营社区管辖。知情人说:“这个地方的遇难者可能最多,那一片又叫小营工业区,里面有不少中小企业”。

面对突然而至的变故,赵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从11月21日晚间至今,他几乎没有合眼。他不明白的是,下午4点开始着火,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出不来。后来,各方信息告诉赵强,厂子里本来有两个门,但有一个不知什么原因堵死了。对于这种说法,他难辨真假。

至于起火的原因,官方信息是,“一楼仓库内电焊作业时,有棉絮飘过并着火,引燃了车间内堆放的大量布料,浓烟导致二楼部分工人窒息,来不及逃生后遇难。”

记者从可靠信源处获悉,这个进行电焊作业的人,疑似凯信达公司老板的儿子,“他违规操作电焊焊货架,造成的火灾,相当于二楼工人给一楼当‘炮灰’了。”

对于这些事情,赵强现在没有精力去思考,他只能等待处理结果。



远处是被大火烧过后的厂房。消息人士供图

想到妻子,他总觉得她太亏了:“这辈子也没什么爱好,就是上班、下班、做饭、洗衣服、干家务、带孩子。”

眼下,事故现场及周边布满了参与处理事故的人员,外人极难再看到现场。有人想通过无人机航拍现场,但无人机很快被击落。一位安阳文化界人士就在事故现场不远处办公。平日里,他从窗户望出去,眼前的那些高高低低的楼房再普通不过了。事发后,他再望过去时,不远处成了黑黢黢的厂房,而这里刚刚有38人遇难。

(文中赵强、袁丽丽为化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