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大中国留学生被曝考试作弊 代写案例激增400%(图)

大鱼新闻 移民 2 months, 3 weeks

日前,一封匿名发送给墨尔本大学学生用于征集证据的邮件,揭开了疫情期间中国留学生集体作弊的冰山一角。

疫情期间,学术不端行为暴增。考试作弊,作业代写!



01 匿名信征集作弊证据,吁严查学术不端收到这封邮件的小A(化名)告诉记者,他亦得知个中内情,而这封信给了他将不端行为公之于众的勇气。

他称,“作为一名留学生,我觉得很羞耻,就是他们这类人坏了留学生的名声,丢华人的脸。”

这封邮件以一名普通学生的口吻写就,并指出,

“当我们听说存在舞弊行为时,我们迷惘了。后来,我们听到更多与她相关的舞弊事件,逐步意识到这是习惯之举。如果学校不实施整顿,如何在今后确保对所有学生的公平公正?”

信中提及一个涉嫌舞弊的人名,以及与之一同作弊的名字清单。

呼吁知情者提供线索,向学校提供证据以协助调查。

记者得知,这封信出自一名华人学生之手,被广为发送。

恰好,小A便是写信人所寻找的“知情者”之一。



小A告诉记者,疫情期间,墨大的考试通常线上进行,监考措施十分有限。

考试时不要求开摄像头,学生只需在规定时间内答题完毕并上传即可。

“(考试过程中)拉个微信群,跟别人聊天沟通,也不会被发现。”

据他讲述,部分中国留学生利用微信群聊作弊,或甚至直接在线下聚集参考。

他们通常会从学习较好的同学处获得答案,或将考题分配下去,分工整理答案再共享。

02 名校案例暴增!“坏了留学生的名声,丢华人的脸!”令他难以接受的是,这些学生非但不感到羞愧,甚至还有人拿出来炫耀。

此外,她亦批评学校处理不够严厉,间接助长了作弊者的气焰。

“我知道有人答案抄得一模一样,学校召开了听证会,但通过中介帮忙申诉,最终不了了之。”

小A决定曝光此事,一方面希望提醒留学生莫走歧途,也希望引起学校重视,避免学术不公现象的发生。



据澳媒报道,澳洲高校疫情期间作弊现象急趋严峻。以新南威尔士大学为例,与前一年相比,严重抄袭案件数量暴增了71%,经查实的就有至少769件。

“不太严重”的抄袭案件数量增加了66%,达到1376起。



《悉尼晨锋报》也曾报道,自疫情开始以来,该校经证实的代写案例激增400%,

大流行期间教学和考试被迫转移线上是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

小A告诉记者,他曾联络校方,并提供作弊学生的群聊截图证据,此举获得校方鼓励和支持。

不过,因涉及隐私问题,校方不会与之更新后续的调查结果,这让他感到遗憾。

03 澳“枪手”曝光中国公司代写内幕!多数客户为中国留学生《每日邮报》报道称,一名为澳洲大学生代写的“枪手”曝光了该行业的内幕。根据该“枪手”的说法,一些留学生从未自己完成过作业,多所知名大学的学生都是自己的客户。



这名“枪手”被称为“肯尼亚人”,已经代写了数千份作业,任职中国公司Assignment Joy。

该公司为国际学生代写论文,每千字只需149澳元。

这位“学术作家”将澳洲的教育系统称为“骗局”,并说他对一些医科学生感到担忧,因为后者在攻读学位期间从未独立完成过作业。

“肯尼亚人”说,代写市场上60%的客户是阔绰的中国留学生,涉及护理、健康科学、教育、心理学和商业管理等本科和硕士课程。



《澳大利亚人报》获得的文件显示,一些顶尖大学的学生也是代写行业的客户,比如悉尼大学、墨尔本大学和昆士兰大学。

《每日邮报》报道称,这家公司的办公地址位于江苏,并声称在悉尼也有站点提供“澳洲论文代写”,其定价基于评分等级。

《每日邮报》称,一名“枪手”在微信的安全验证引导下,登陆了一名悉尼大学的学生账户,并完成了一篇题为《健康与运动的饮食与营养》论文。



这篇2500字的论文通过电子邮件提交,Assignment Joy公司收取了133澳元。

悉尼大学表示,自2019年以来,代写行为有所增加,学校正在努力“保障其教育项目的完整性。”



该大学还称,所有学术作弊行为都会被提交接受调查,处罚从停课到开除不等。

诚信考试,是对自己负责的体现,澳洲考试季马上就要到来,合理安排复习时间,拒绝学术造假,用真材实料,考出让自己满意的成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