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男法拉盛当街遭爆头 长岛华商被控买凶杀人(组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1 week

周四(9月21日),三年多前发生在纽约华人社区的一起骇人听闻的枪杀案有了新的进展,被控买凶杀人的嫌犯、长岛牡蛎湾(Oyster Bay)居民余清明(Qing Ming Yu,音译,下同)以500万美元保释金申请保释,被法官以他有潜逃及危害社会的风险为由驳回。2019年2月,华裔商人顾鑫(Xin Gu)在法拉盛街头遭处决式枪杀。警方经过长达三年的调查后,于2022年5月10日逮捕了余清明在内的四名涉案嫌疑人,并以雇佣谋杀和共谋犯罪的指控起诉他们。



案发时监控录像截图。

$500万求保释,因有潜逃及危害风险被驳回

2019年2月12日凌晨,在皇后区法拉盛福勒街(Fowler Street)附近的一家KTV门口,31岁的华人男子顾鑫遭到一名蒙面枪手袭击,连中六枪身亡。



监控视频中拍到的枪手图像(上)以及警方找到的凶器(下)。

警方在经过三年的调查后认为,顾鑫被杀是因为他与前雇主、54岁的余清明发生了商业纠纷。今年5月10日,余清明被控雇他的外甥尤佑(You You)谋杀了顾鑫,当时法官认为余有潜逃可能,且对社区构成威胁,命令将其收押在监。



余清明的律师于8月29日提出动议,申请以七名担保人和六处总价值370万美元财产、共计500万美元对余进行保释,并表示在保释期间,余可以交出自己和家人的护照,限制使用手机,配戴电子脚镣,在监视下居家候审。

负责此案的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认为,没有什么保释金计划能够合理地保证余出庭,并消除他对社区构成的危险,因此要求不予保释。

检方表示,雇凶谋杀是极其严重的罪行,因此被告人将面临严厉的刑罚,而“严厉的判决⋯⋯往往会增加(嫌犯)逃跑的风险”。

检察官再次强调,余与中国的家人联系紧密,而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约。虽然余清明是美国公民,但仍有家人在中国,在2010年至2018年间回中国至少八次;他本人还曾帮助一名外籍人士获得中国签证。

检方说,执法人员曾在余清明的家里和办公室搜出30万至50万美元现金,并且余在纽约就有至少四处房产,因此他有足够的财力潜逃。

此外,警方从余清明家中搜到并没收了两把手枪、两支半自动步枪和两支霰弹枪,这表明他完全具备获取和使用枪支的经验与能力。因此检方认为,如果让余保释出狱,与检方合作的证人会有人身安全担忧。

检方还对余提出的七名担保人和六处总价值370万美元财产担保提出质疑。七名担保人年收入均低于5万美元,有三人年收入低于1.5万美元,“相对于逃避终身监禁的刑罚来说,这些财产仅是较小的代价”。

出庭的Carol Bagley Amon法官表示认同检方的意见,最终驳回了余清明的保释申请,将其押送还监。

被控买凶杀人,长岛豪宅被捕

根据法庭文件,嫌疑人余清明、尤佑(You You)、张哲(Zhe Zhang)和安东尼·阿布瑞尤(Antony Abreu)分别在布鲁克林联邦法院被起诉,罪名是在法拉盛的一家卡拉OK外对31岁的顾鑫进行了袭击和谋杀。



法庭文件截图。

根据法庭文件,顾鑫在2015年至2018年间在余清明位于曼哈顿的一家地产及工程装修公司上班。在离开余清明的公司后,顾鑫创办了自己的工程装修公司,并吸引了几名前工作单位的客户和同事。

检方表示,余清明的公司最终在2018年底倒闭,于是他雇用了自己的外甥、34岁的尤佑来谋杀顾鑫。根据联邦当局的说法,尤佑招募了同为34岁的阿布瑞尤和张哲来帮助完成这次谋杀。据称尤佑和张哲分别从余那里获得16.5万美元和3万美元酬金。

余清明和尤佑在纽约被捕,其中余清明在他位于长岛牡蛎湾(Oyster Bay)的八居室豪宅中被警察铐起来带走,两人已在纽约东区联邦法院过堂;张哲在加州被捕,将在位于洛杉矶的加州中区联邦法院过堂;被三人雇来杀人的杀手阿布瑞尤在密西西比州因串谋分发可卡因毒品,已于2021年8月被定罪,目前正在服刑。



余清明的长岛住宅。

据悉,余清明虽已加入美籍,但仍有家人在中国,且频繁往返中美,尤佑和张哲都是中国公民,联邦检察官认为他们潜逃回中国的风险很大,因此要求不得保释。

根据法庭文件,这些嫌疑人均面临雇佣谋杀罪和共谋指控。根据联邦法,四位被告罪成将判终身监禁或死刑。

轰动华社的法拉盛街头“行刑式”枪杀案

2019年2月12日凌晨2点30分左右,顾鑫在法拉盛福勒大道的Grand Slam KTV庆贺完年会后,正准备搭乘一辆优步车(Uber)离开。

这时,戴着口罩和蓝色外科手套的阿布瑞尤从顾鑫的身边走过,然后迅速转身,拔出枪,从背后冲向他,对他的后脑勺近距离开了一枪。

顾鑫中枪后倒在地上,枪手站在他身边,对着他的身体又开了几枪。

据联邦调查局透露,在行凶过程中,张哲担任司机,尤佑负责放哨,在完成袭击后,张哲驾驶一辆假车牌的本田雅阁接走了阿布瑞尤。

顾鑫被紧急送往纽约皇后区长老会医院(New 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Queens),但没能获救。

顾鑫被枪杀现场监控视频。

检察官皮斯(Peace)说:“正如所指控的那样,被告冷酷无情地使用枪支暴力来解决商业纠纷,将一个人的生命价值降低到一个美元数字,给社区带来了创伤和哀悼。”

在顾鑫遇难后,依靠把儿子公司继续经营下去来作为支撑的父亲顾长军表示,“苍天有眼,终于等到这一天。”

根据顾长军的回忆,2001年,顾长军带着儿子从江苏南通来到美国,当时他一边留学一边在亲戚家的餐馆打工,案发当晚,顾长军也在KTV同儿子一起庆祝年会,但提前离开回家,第二天一早,警察敲响他长岛家的门,他才得知儿子已经遇害。

顾长军表示,顾欣在余清明公司成长迅速,但回报与付出不成正比,待遇问题也始终得不到改善,因此决定自立门户。他称儿子和善,亲切,对谁都是一脸的笑容,而且非常勤奋,“每日早出晚归,一人带着100多个工人在不停地工地忙活”。

买凶案牵出华人黑帮往事

根据房地产记录,余清明在纽约市有至少四处房产,其被捕时所在的八居室住宅市场估值超过200万美元。

尤佑似乎也获得了大笔美元现钞,例如在2019年全年,尤佑在新泽西州大西洋赌城购买超过67.5万美元筹码赌博,输掉了10多万美元。

根据房地产市场数据,张哲自2020年6月以来在洛杉矶的阿凯迪亚租用的六居室目前估计价值逾500万美元,他每月租金就达9000美元。他还有奔驰豪华休旅、宾利,劳力士等。

检察官寻求刑事没收他们的财产。

检察官说,据余清明公司的多名员工描述,尤佑在他舅舅余清明的公司打工期间,曾对其他员工进行人身攻击,甚至威胁要同事的命,显示他有暴力和报复倾向;此外,仅今年前四个月,尤佑就收到二十多张未付停车费的罚单。

至于张哲,缉毒署在2019年10月曾搜过他在贝赛的家,发现30磅大麻和约2万美元现金,此外还有毒品用具和点钞机,当时张哲自称在卖大麻。2020年张哲在社交媒体上还和阿布瑞尤讨论过销售大麻的事。

此外,据多名目击者称,尤佑和张哲在2000年代初至中期,是皇后区一个名为MMP(也称无名帮)的帮派成员,该帮派起源于曼哈顿唐人街,主要成员都是华裔,那段时间MMP成员主要与分发毒品、抢劫、收保护费和收债有关。



华人老板$16万买凶杀人,不得保释!

54岁的纽约居民余清明(Qingming Yu,音译),三年前涉嫌以逾16万美金,在法拉盛通过外甥买凶杀人,日前以500万美金的财产抵押与六名亲友的担保等申请保释,如获释,他愿意配戴电子脚镣在长岛牡蛎湾一栋八居室的家中监禁候审。但因他财力雄厚且与中国关系密切,有潜逃的疑虑并对社区有危险,此动议周三(21日)遭法官否决。



2019年2月12日凌晨,31岁的华人男子顾鑫在皇后区法拉盛一家KTV门口,遭一名蒙面枪手伏击,连中六枪身亡。

今年5月10日,顾鑫的前雇主余清明被控雇用他的外甥尤佑(You You,音译)杀人,当日抓捕、过堂时,法官下令将疑犯收押,认为其有逃跑风险、对社区构成威胁。



余清明的律师在8月29日提出,由七名担保人和六处总价值370万美元财产担保的500万美元保释金计划,说余清明愿意交出他和家人的护照,限制用手机,居家监视取保候审。负责此案的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认为,没有什么保释金计划可以合理地保证余出庭,以及解除他对社区构成的危险,要求不得保释他。

检控官表示,顾鑫从余的公司辞职“自立门户”成为余的竞争对手,并夺走余的两个利润丰厚的客户。



顾鑫

而余通过他的外甥尤佑雇用张哲(Zhe Zhang,音译)和非裔枪手阿布雷乌(Antony Abreu)跟踪顾,阿布雷乌最终在KTV外开枪打死顾。尤佑和张哲据称分别从余那里获得16.5万美元和3万美元。

检控官说,任何谋杀都是极其严重的罪行,而雇凶谋杀尤其令人发指,证明被告对人生命的蓄意无视。更重要的是,国会也认识到雇凶谋杀罪的严重性,相应规定了最低限度的终身监禁。结果,巡回法院往往发现“严厉的判决⋯⋯会增加(嫌犯)逃跑的风险”。

余的律师在动议中辩称,没有证据表明余与尤佑、张哲两人直接接触。检控官反驳说,根据尤佑给张的短信,余策划并定期检查进度,例如尤写道“我的舅舅询问⋯⋯”“我刚遇到舅舅,得知(顾)的确切方位。”另外的信息表明,余可能在谋杀前在KTV与张碰头,谋杀后曾两次在佛教寺庙与外甥会面。

余辩称,他在短信发送前的几个月里一直住院,而且他那时已经民事起诉顾,他不可能策划谋杀。检方反驳说,计划犯罪与住院治病或正在打官司,这三者间并不相互排斥,这个论点没有说服力。

最后,政府提供的证据还包括余在谋杀案发生后向尤佑、张哲两人汇款的证据。余辩称这笔钱和房地产投资有关,政府不同意,指出没有证据说明两人有何商业关系,相反,尤佑最终把钱花在赌博和购买奢侈品上,而不是房地产投资上。



尤佑

检察官再次强调,余与中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而中国与美国没有签订引渡条约。

虽然余清明已加入美籍,但仍有家人在中国,他从2010年至2018年至少回中国八次,他妻子在中国有两套公寓;他本人可能与中领馆或中国政府机构也有联系,包括先前他帮一名外籍人士获得中国签证。

执法人员曾在余家和办公室搜到大量现金,据称有30万至50万美元,房地产记录也显示,余清明在纽约市有至少四处房产。

检方说,余似乎有足够的财力逃离,加上如果被定罪后逃避无期徒刑的强大动机,增加了他逃跑的风险。如果让他取保候审,检方的合作证人恐有安全风险。虽然余清明的两把手枪、两支半自动步枪和两支霰弹枪已被没收,但他的枪支经验表明,“如果他想武装自己,他可以获得武器”。

针对余提出的七名担保人和六处总价值370万美元财产担保,检方也都一一提出疑点。例如没有一个担保人年收入超过5万美元,包括余的妻子和侄女在内的三人年收入均低于1.5万美元。因此“放弃这些财产似乎是避免终身监禁的小代价”。即便他交出护照,他在多米尼加共和国还有亲戚,近年来经常去那里旅行。

法官Carol Bagley Amon听取了检方意见,最后否决了余清明的保释申请,余随后还押监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