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月超700家企业破产,欧洲经济火车头扛不住了?(图)

大鱼新闻 财经 5 days

昔日的欧洲经济火车头,如今正摇摇欲坠地站在衰退的边缘。

9月19日,德意志联邦银行(德国央行)发布的月度报告预测,受能源危机影响,德国经济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第一季度可能出现萎缩。

这份报告表示,受天然气供应短缺等因素影响,德国国内生产总值本季度或将停止增长,第四季度和明年第一季度下降的可能性大增。

另据德国经济研究机构(IWH)的数据,就在8月,约有718家德国实体宣告破产,同比增加了26%。IWH警告称,秋季将出现更多的破产申请,预计9月将增加25%左右,10月增加33%。

百年企业破产

秋天来了,德国人发现,他们熟悉的卫生纸品牌Hakle,要和大家说再见了。

Hakle创建于1928年,是德国家喻户晓的日用品品牌。疫情期间,Hakle牌卫生纸一度德国超市最受欢迎的商品。



德国最大的卫生纸制造商之一Hakle已申请破产(图源:Hakle官网)

然而,挺过了两年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Hakle,却没能挺过这个秋天。Hakle表示,受天然气价格上涨冲击以及原料成本飙涨,公司生产出现困难,不得不申请自我管理破产程序。

另一家有着近百年历史的施耐德博士集团,也已向德国地方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

施耐德博士集团成立于1927年,是一家汽车内饰供应商,主要生产汽车内饰部件,如面板和通风系统。其主要客户有奥迪、宝马、路虎、兰博基尼、奔驰、保时捷和劳斯莱斯等豪华品牌,也有福特、通用、斯柯达、丰田等知名汽车品牌。

就在2021年,施耐德博士集团的营收还能保持4.51亿欧元左右(约合人民币31亿元),今年8月份,施耐德博士集团仍表示订单情况良好,但也在控制成本,寻找投资者。到了9月份,该集团最终表示,资金没有得到改善,经营难以为继,只能申请破产。



图源:施耐德博士集团官网


那些没有破产的企业,日子也不太好过。有媒体认为,部分公司可能会永久关闭其在德国的工厂,德国只会成为这些企业的行政中心,企业的生产活动将永久性地移向国外。

这样的猜测不是空穴来风。老牌汽车零部件供应商Bögra就表示,如果德国的能源价格依旧居高不下,它将跑路。

Bögra公司负责人称,目前能源价格还在涨,而且从10月起将上涨5倍,公司接下来几周根本承受不了,只能停产。

Bögra方面还抱怨称,由于公司签订了长期供应合同,价格不可以调整,很难将成本转移给客户。而德国财政部对能源密集型企业的补贴几乎落不到他们手里。

目前Bögra正在考虑搬离德国,与捷克的工厂进行合作,并向一家印度公司谋求战略合作。

在俄罗斯削减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后,像Hakle和施耐德博士集团这样的能源密集型企业特别容易受到影响。

Hakle营销负责人Karen Jung表示,“电价和天然气价格在极短的时间内暴涨,我们难以应对,也无法短时间内将成本转嫁给我们的客户上。”

分析认为,目前德国还称不上企业破产的高峰期,但数家企业的破产带来的影响相当恶劣。这些企业中,不少都是拥有近百年历史的家族企业,它们是德国经济的重要引擎,一旦这些企业陷入危机,德国制造业也难以顺利生产与发展。

据德国工业联合会( BDI) 在8月中旬至9月初对593家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58%的公司称正面临重大挑战,34%的公司担心存续问题,25%的企业打算迁移部分业务。这份调查还指出,已经有十分之一的公司减少甚至中断了生产。

对此,德国中小企业协会(DMB)的专家指出,德国的企业现在很没有安全感,它们想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情况,以及它们还有什么选择。

增长不容乐观

制造业堪忧的情况下,多家研究机构和智库对德国的经济前景表示悲观。

“一场经济雪崩正袭向德国,”IWH副所长、景气研究部负责人科特斯表示,“首当其冲的是能源密集型产业和与消费相关的经济部门。”



德国(图源:图虫创意)


根据IWH报告,德国2022年和2023年的能源进口费用将分别增加1230亿和1360亿欧元,国内消费缺失相应资金,并吞噬能源密集型企业利润率。由此,德国经济力将弱化,

报告还指出,德国私人家庭购买力将下降4.1%,降幅为1990年来最大。

在通货膨胀方面,8月份的德国的通胀率已高达7.9%,但是这可能还没到顶。德国商业银行的经济学家预计,9月的通胀率很有可能超过10%。

这并不是一家之言,德国央行也认同这个预期,并表示,通胀率应该“在未来几个月内升至两位百分数范围”。

另一家德国智库ZEW研究所表示,9月份,德国投资者预期指标从8月的-55.3降至-61.9,低于预期的-60.0。一般来说,这一指标低于零的水平表明悲观,而高于零的水平则表明乐观。

ZEW研究所指出,因预期冬季能源短缺,德国大部分行业对前景的看法越来越消极。

德国经济部的报告也指出,德国前景“急剧恶化”,经济可能在下半年停滞或收缩。

面对能源带来的危机,德国政府正在想方设法自救。

消息人士称,最新的举措是, 德国将设立一项基金为陷入困境的能源企业提供贷款担保。据悉,德国将通过德国复兴信贷银行对这一基金进行监督,可提供的贷款担保额度将达到约67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667亿元)。

同时,德国总理朔尔茨公开表示,德国将实施电价上限,“政府正以极快的速度推动该项工作,这样就可以减轻消费者和企业在电价方面的负担。”他还透露,政府还在研究降低取暖费用和天然气价格的方式。

但高成本、高通胀对信心的打击,并非一朝一夕。

美国媒体毫不客气地指出,德国经济已将近5年没有增长,从新冠肺炎疫情中复苏的力度也比不上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若不改善这种情况,未来连能否满足自身能源需求,都将画上问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