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再次激进加息拖累全球!中国跑出独立表现(图)

大鱼新闻 财经 4 days, 4 hours

加息75个基点。

伴随着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公布最新利率决议,美元“非暴力加息”再度梦碎。

当地时间9月21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宣布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75个基点到3%至3.25%之间。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第五次加息,也是连续第三次加息75个基点。美联储此次加息已经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至2008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平。



“美联储加息,预示未来将走更激进的道路”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面对通胀问题,美联储此前已经加息4次,加息幅度也从最初的25个基点跃升到75个基点,加息力度几乎是空前的。即便祭出了激进加息的“猛药”,但距离通胀“退烧”美国仍需更多时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三在发言中强调,美联储将继续坚持将通胀率降至2%的目标,这也暗示着美联储明年不太可能降息。

可痛苦的是,美国内外已经伤痕累累。

在美国国内,激进加息导致消费和投资受到打击,股市下跌,经济衰退风险难以避免;在世界各地,美元一家独大,汇率高歌猛进,多国债务和金融风险抬升,不仅仅是新兴市场,日本和欧洲等主要经济体也都在遭受巨大的痛苦。

不过,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政策显然是更加独立的,我们也更有定力。目前我国真实利率略低于潜在实际经济增速,处于较为合理水平,我国的经济增长、物价水平、就业状况、国际收支平衡等货币政策调控目标也均运行在合理区间。

美国通胀为何如此顽固?美联储加息为何让全世界都感受到了剧痛?为何中国可以在逆风中显示出自己的独立性、韧性和定力?通过与专家们的对话,观察者网试图提供一些解读此次美国利率决议的角度。



预测中位值显示,明年利率预期为4.6%,高于之前市场预计峰值4.5% 图源美联储

连续三次加息75个基点,美联储正在疯狂“补作业”

美联储此轮加息75个基点,基本符合市场之前的预判。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利率观察工具FedWatch显示,市场完全排除了加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交易员们预计:本周美联储会议结束时,加息0.75个百分点的可能性为82%,加息1个百分点的可能性为18%。

在市场看来,美联储持续激进加息,早已是不言自明的事实。



据预测美联储本周加息75个基点的概率为82% CME Group网站截图


症结还是在通胀身上。

9月13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通胀数据显示,8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经季调后环比上涨0.1%,预期值为下降0.1%;同比上涨8.3%,高于预期值8.0%。

惠誉评级首席经济师布莱恩·库尔顿(Brian Coulton)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表示:核心通胀,尤其是服务通胀和住房通胀继续高位运行,令美联储感到担忧,后者意识到通胀根深蒂固、深入系统的风险真实存在,需要采取激进的措施。



“没有迹象表明美联储会放缓加息脚步” 福克斯报道截图


美国通胀如此顽固,难道是“加息”工具失灵了?

21日下午,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对观察者网表示,美国当前通胀和加息问题涉及两方面:其一,从“紧缩、加息”到“通胀率下行”,有一个必然的“时滞”;其二,就美国自身而言,美联储去年对通胀形势进行的错误判断和今年初的迟缓行动,这也给美联储带来了决策压力。

滕泰指出,中国自2000年以来遭遇了三轮通胀,从中国经验来看,控制一轮通胀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应对通胀的手段要比欧美丰富很多。除了收紧货币、加息等货币政策,我们还可以通过审慎土地审批,控制投资过热等一系列工具“多管齐下”,科学、有序地引导通货膨胀走向合理区间。

“与中国相比,美国控制通胀的手段比较单一,基本只有缩表和加息。所以见效没有那么快。”



中国近20年曾数次出现通胀,但都被有力控制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第二个症结在于,即使现在美联储加息的货币手段有用,它也有一个滞后期。美联储采取加息这一应对措施是在今年3月,但是美国CPI去年4月份就突破了4%。在应对通胀问题上,美联储的决策失误和行动延误,导致通胀问题更加顽劣。



美国CPI当月同比有所回落,但仍居高不下 数据来源美国劳工部

在滕泰看来,在通胀面前,美联储不仅仅是判断失误的问题。“去年11月美联储调整了自己的判断,但是行动迟缓。判断失误加上行动迟缓,美联储控制通胀的实际措施不但没有任何前瞻性,反而滞后了差不多一年时间。”



美国财长耶伦6月1承认:之前的“暂时通胀论”错了 NPR截图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拖欠作业的美国开始急了。

今年3月加息25个基点,5月加息50个基点,6月和7月加息75个基点。在本月之前,美国年内已经累计加息达到225个基点。美国《华尔街日报》称,这是美联储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最激进的加息步伐,年内四次加息的幅度已与其2015年至2018年间的加息幅度相当。

本月加息75个基点,美联储无疑是继续疯狂“补作业”。在滕泰看来,本次大幅度加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现在通胀依然很高,需要大力度的货币紧缩。以前的错误判断和行动滞后导致美联储不得不“矫枉过正”,给经济下猛药。

美联储激进加息,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通胀正在伤害美国的企业和消费者。

考虑到社会舆论压力和国内政治正确,美国不得不铁着头去抑制通胀,甚至不惜忍受一定程度上的经济衰退为代价。激进加息,利率上行,最终可以说必然造成股市下跌,打击消费和投资,为明年带来更多的经济衰退风险。



今年以来,标普500表现堪忧 图片转引自《华尔街日报》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只要通胀不降温,美国货币政策就难以掉头。

美国的通胀还会持续多久?

滕泰曾在《全球通胀与衰退》一书中谈论了这个问题。在此前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他也指出,据预测这是一轮持续三年的通胀,乐观预计要到2024年上半年,美国通胀才能恢复正常水平。

滕泰21日下午对观察者网表示,这轮通胀除了需求过剩的原因,还有供给侧冲击的原因——长期因素是双碳排放,短期因素是俄乌战争。此外新冠疫情以来的劳动力缺口,工资-物价的螺旋式上升,集装箱运输成本上升等供应链压力,行业垄断和头部化趋势加速、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都让此轮通胀变得棘手。

激进加息固然是一剂猛药,但是对于现在的美国而言,几乎是不可能药到病除的。

“现在来看,美联储加息是可以让需求降温。但是对于能源供给冲击、工资-物价螺旋式上涨、供应链成本上升,垄断格局和贸易保护主义等问题,加息是没有用的。”

美元高歌猛进“坑”了全世界,日本等多国痛入骨髓


通过加息平抑通胀,美国的未来可期“还在路上”。可美联储加息推动利率上升,推动美元高歌猛进,引起汇率波动。在美元一家独大的格局下,叠加美元单方面走强,全球多国的“苦日子”已在眼前。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很多经济体被美联储激进加息的操作“坑惨了”。

美元强势上行,年内升值幅度超14%,连美国《华尔街日报》自己都忍不住发出警告:作为全球贸易和金融的主导货币,美元的波动将对全球经济造成广泛影响。尽管美元走强有利于缓解本国通胀,但同时也将削弱美国商品在海外竞争。

“对更广泛的全球经济而言,其飙升态势不仅可能进一步压制全球经济增长,还将加剧全球央行面临的通胀难题,特别是给新兴市场乃至发展中经济体造成持久伤害……在欧洲创纪录的通胀水平、日本爆炸性的贸易赤字以及斯里兰卡的食品、燃料短缺中,我们都能感受到美元的强势。”



“请救救斯里兰卡,救救这里的未来” 美联社报道截图


美元对其他货币走强,美国人的相对购买力提升,但是欧元、英镑、日元等货币大幅度贬值,这些国家的民众苦不堪言。与此同时,埃及镑、匈牙利福林、南非兰特也对美元呈现跌势,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的人们,正在美元走强过程中度日为艰。

更深一层的影响在于:美联储激进加息,意味着从固定收益角度上来看,美债会变得越来越划算。以前投资者们会在全球配置资产,现在流动性难免要集体掉头涌向美国。对于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而言,金融和债务压力骤增,本就不堪一击的经济体系将更加脆弱,最终还是苦了普通百姓和企业。

不久前,巴基斯坦遭受了历史性洪灾,外汇储备也已降至仅能维持一个月进口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8月29日宣布批准向巴基斯坦提供约11.7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塞尔维亚近期也就财政援助与IMF展开谈判。这些迹象都显示,美联储加息,美元上涨,全球各国正在遭受剧痛。



《华尔街日报》刊文:美元走强给全世界招来麻烦 网站截图


在路透社等媒体看来,美元升值大潮中,日元可以说是“最大的输家”。日本长期拒绝在“零利率”政策上让步,这使得日元在美元走强的过程中“首当其冲”。1980年代资产泡沫破裂后,日本经济陷入长期停滞状态,如今日本更是雪上加霜。

《日本经济新闻》文章指出,以美元计价的日本GDP正倒退回30年前——若按1美元兑140日元汇率计算,预计2022年日本的名义GDP将时隔约30年首次低于4万亿美元(约560万亿日元),基本与第4位的德国持平。



物价上涨,低收入的日本民众生活艰难 日本经济新闻网页截图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陈洋21日下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美联储计划加息抑制通胀的背景下,日本央行仍旧选择维持当前的金融宽松政策,这就导致日本央行与美联储之间的利率差不断扩大,由此造成日元兑美元的不断贬值。日本如今正面对贸易逆差、海外投资萎缩、收支盈余减少等情况,美元持续加息,会加大日元抛售压力。

“我注意到,当前日元兑美元一度达到1美元兑144日元的高值,但也有日本媒体和经济学家预测,在今年年底之间很有可能出现1美元兑150日元的高值。结合当前日美两国央行的金融政策来看,这样的结果是很有可能出现的——当然,日元贬值是否会一直持续,日本央行的政策在未来是否会出现调整,我认为还有待观察。”

陈洋指出,美元持续加息带来的日元压力、日元贬值,确实助推了日本企业的出口,但也带来原材料和食品价格高涨等问题。日本民众对生活成本和生活压力的不满情绪提升,并转化为对岸田文雄内阁的“反对”。出于维护政权稳定运转的考虑,不排除岸田政府通过某种方式“干预”日元贬值的可能,比如通过国家补贴、对特定领域进行减税降费等等。

中国货币政策更加独立,面对外部变局也更有定力

美联储激进加息,美元一路走强,中国需要担心吗?

不难发现,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更加独立,也更有韧性和定力。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资深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冶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斌此前对观察者网表示,美联储当前进入加息周期,非美元货币在不同程度上兑美元都有一些贬值,不过相对而言人民币贬值幅度不算大。

张斌指出,中国贸易顺差很大,国际收支基本面是健康的,即使遭遇冲击也不会大幅度贬值;同时,人民币汇率也不存在被高估的问题,因此中国不会出现货币的过度贬值。“破了7也没什么大不了”。面对汇率的双向波动,中国的适应力已经有所提高。“长远来看,对人民币我们应该保持信心。”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正日益受到青睐,图为青岛港集装箱码头一景


滕泰也表示,中国会根据自身情况来制定政策,而不是像某些国家那样,过多地受到海外市场的影响。美国高通胀,所以它要加息;中国的压力是经济增速下行,那我们当然可以“对症下药”,选择降息,提振需求和消费,不必被人牵着鼻子走。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政策显然是更加独立的,我们也更有定力。

“一个大国要平衡内部经济指标和外部经济指标的关系。对于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开放经济体来说,汇率的影响要大于利率;但是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开放经济体,利率影响几乎所有的经济主体,而汇率只影响一部分。所以中国、美国这样的大国决策,肯定是把国内经济放在第一位,在利率目标和汇率变化之间,中国肯定以面向所有经济主体的变量(利率)为主。”

微信公众号“中国人民银行”20日曾发布《深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一文。文章称,目前我国定期存款利率约为1%至2%,贷款利率约为4%至5%,真实利率略低于潜在实际经济增速,处于较为合理水平,是留有空间的最优策略。当前我国的经济增长、物价水平、就业状况、国际收支平衡等货币政策调控目标均运行在合理区间,从实际效果上也充分验证了我国当前的利率水平总体上处于合理区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