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非法移民要免费送富人岛 背后细节令人惊讶(图)

大鱼新闻 移民 6 days, 5 hours

上周三,美国马萨诸塞州的马萨葡萄园岛出了件怪事。

马萨葡萄园岛是一个以白人居民为主的富裕小岛,很多美国名流政客在这里购置豪宅。知名的居住者包括克林顿希拉里、奥巴马一家、肯尼迪家族、奥普拉、比尔·盖茨等。



从名单可以看出来,他们大多属于有钱的自由派。

因为岛上的文艺和精英气息,这座岛屿也成为一个季节性度假胜地,每年夏天,十几万游客来到这里观赏海滩、灯塔和艺术画廊。



人们在这里看惯了富有的白人,然而上周三,一群特别的客人意外闯进来了。

他们是48个来自委内瑞拉的非法移民,手里提着大包小包,满脸兴奋地走进葡萄园社区服务中心。

“我们今晚住在哪里呢?” 移民们问中心负责人,“食物、房子、家具在哪里领?还有,什么时候给我们做职业培训?”



中心负责人伊丽莎白·福尔卡雷利(Elizabeth Folcarelli)懵逼了,小岛也要接待非法移民?没听说过呀?

移民们告诉她,是好心人把他们送过来的,一路上的待遇很好!

前不久,他们跨越美墨边境,进入美国德克萨斯州,在圣安东尼市的拉丁裔避难所安顿下。

刚刚来美国,缺衣少食,日子过得并不算好。但有一天,一个拉丁裔女子找到他们,说会帮他们在大城市找工作,不收一分钱。



这个名叫佩拉(Perla)的大善人说,她在华盛顿、纽约、费城和波士顿有资源,可以安排他们快速入职,还能提供三个月的免费住宿。

她也精通法律,能处理移民文件,提供法律咨询,帮他们搞定身份。

佩拉似乎很有钱,她把移民们安排进条件更好的拉昆塔连锁酒店,每天带着食物和礼品卡去看望他们。

住了几天后,等酒店里的委内瑞拉移民数量接近50人,佩拉说时间到了,可以出发了。



出发的方式仍然财大气粗,佩拉竟然准备了两架私人飞机,要把所有人送到波士顿。

带着对未来的期盼,移民们兴高采烈地上飞机了。

然而,飞到一半时,佩拉说计划有变,他们不去波士顿了,改去马萨葡萄园岛。

额……那是什么地方?

移民们没听说过什么葡萄什么岛,感觉不像是个大城市,但人已经在半空中了,只能继续飞。



落地后,佩拉给每人塞了一本《马萨诸塞州难民福利》,这小册子看上去非常正式,像是政府印的,里面写着:

“……在难民抵达马萨诸塞州后的头90天,我们的‘重新安置机构’会提供基本的支持,包括住房援助、家具、食物、衣服和其他必需品。机构还会安排汽车接送,帮难民前往面试地点和工作培训地。”

佩拉说里面的福利都是州政府承诺提供的,他们一到目的地就有。

移民们乐呵呵地信了,他们坐上大巴车,来到葡萄园社区服务中心。

然后发现,什么都没有。



佩拉下飞机后不久就消失了,没人知道她在哪。中心负责人伊丽莎白搜索了半天,发现《马萨诸塞州难民福利》是伪造的,州政府根本没有公布过它。

而且,这手册上说的是“难民”,不是“移民”,移民不可能有这些福利。

伊丽莎白向当地警方报警,警察很快确定他们是被骗了。因为岛上没有足够的房间,伊丽莎白把移民们安排到小教堂里住,现实和幻想的落差还挺大。



第二天,有人宣布对此骗局负责。

不是佩拉,也不是恶作剧视频博主,而是……

佛罗里达州的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



德桑蒂斯说,他这么做是为了让民主党看清楚,非法移民有多麻烦。

住在马萨葡萄园岛上的都是民主党高层,这个小岛不受移民困扰,但德桑蒂斯管辖的州深受其害。

德桑蒂斯认为民主党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站在道德高地上要求所有人接纳移民,但自己一点力都不出。

现在,他把非法移民送到民主党的家门口了,如果他们愿意,可以把人邀请进自家大门。



……从结果上看,没人这么做。周五,48个移民被送到了科德角附近的一个军事基地里。

不过,他们说岛上居民还是挺友善的,彼此都没有恶感。



此事上新闻后,拉丁美洲公民联盟主席多明戈·加西亚(Domingo Garcia)谴责德桑蒂斯的行为“不人道”。

“这是我见过最残忍的政治噱头之一,简直是把人像垃圾一样倒在路边。”

联盟已经在圣安东尼市张贴通缉令,希望能找到为虎作伥的佩拉。

代表移民的律师告诉媒体,德桑蒂斯欺骗了他的客户们,已经提起上诉。



“他们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免受帮派暴力、警察暴力和政治压迫来到美国,结果德桑蒂斯操纵他们,剥夺他们的尊严和自由,让他们经历糟糕的体验。这一切,只为了宣传自己的政治议程,干涉联邦政府对移民的政策。”

拜登在上周四也抨击德桑蒂斯:“共和党人在玩政治把戏,把普通人当作棋子。他们的行为是完全错误的,不符合道德,也很鲁莽!”



德州警方开始调查德桑蒂斯,拉丁美洲公民联盟也在查他有没有花纳税人的钱租私人飞机。

这两天,德桑蒂斯说他也是为了移民好,把他们从资源稀少的圣安东尼市拯救出来,“送往草坪更绿的地方”。

把非法移民送到民主党的家门口,听上去很离谱,

但这不是德桑蒂斯的首创,他是模仿德克萨斯州和亚利桑那州的州长。

德州和墨西哥接壤,因此也是非法移民最多的。从今年4月起,德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一直在把州内的非法移民运到民主党负责的城市。



上周,他甚至送了几车移民到哈里斯的家门口,也就是副总统的官方府邸“天文台环路一号”。



前前后后,阿博特已经用大巴送了上万移民,其中8000人运到华盛顿,2200人运到纽约,300人运到芝加哥,还有100人到哈里斯的家。

每次送人,他都不提前打招呼,搞得民主党手忙脚乱。

民主党议员们批判阿博特的行为太不尊重人,而且纯属添乱。

阿博特让自己的发言人这么回应:“民主党的伪君子们应该呼吁拜登做好他的工作,确保边境安全,而不是抱怨自己必须维护好城市。”



亚利桑那州的州长道格·杜西(Doug Ducey)送了1800人到华盛顿,不过他要稍微地道一点,每次都会把人员名单和到达时间告诉对方。



美国媒体统计后发现,德州、佛州和亚利桑那州已经花费数百万美元把非法移民运到各地,甚至动用了抗疫资金。

如此高调行事,是为了让民主党难堪,争取中期选举的胜算。

而莫名其妙被送来送去的移民们,在这些政客眼中,似乎只是用来左右互搏的棋子……



相关报道:大巴运送入境无证客,背后细节或让你惊讶

据CNN 9月16日报道  共和党州长们正在进行一场玩世不恭的竞争,他们用大巴把入境者从美国边境送到纽约、华盛顿特区、芝加哥,现在又乘飞机送到玛莎葡萄园岛。

上周三晚上,两架载有大约50名入境者的包机突然降落在马萨诸塞州富裕的海滨飞地,这让当地人感到惊讶。

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声称对此次行为负责。奇怪的是,他是将入境者从德克萨斯州而不是他的佛州带走,之后让这群人茫然地走上了街头。玛莎葡萄园岛是个度假胜地,夏天结束后临时工作的机会也会跟着消失,岛上的教会正在匆忙安置包括儿童在内的这批入境者。

德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早在4月份就开始向华盛顿特区运送入境者大巴,最近,他把寻求庇护者留在了美国海军天文台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房子外面。她周日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会见媒体》(Meet the Press)节目中表示,她对边境是“安全的”有信心,因此受到入境者鹰派人士的强烈批评。

许多人正确地指出,这些州长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不惜以牺牲那些弱势的入境者为代价——但背后的一些细节可能会让你感到惊讶。首先,许多入境者都很感激这趟旅程。

这些人在美国是非法的吗?

共和党州长们的这些噱头是建立在入境者非法入境的错误观念上的。严格来说,那些乘坐公共汽车和飞机的人是寻求庇护的人,他们已经得到了联邦移民当局的处理,下一步是等待出庭。

他们来自哪里?

虽然大多数入境者是从墨西哥边境进入美国,但现在这当中的墨西哥人已经很少了,他们主要是为了逃离中美洲本国的贫穷经济和危险局势,越来越多的人是为了逃离南美洲。在越过边境并申请庇护后,他们会在美国被释放,等待对他们的庇护申请的听证会。

45岁的莱昂内尔(Leonel)离开马萨诸塞州,向《纽约时报》讲述了他从委内瑞拉经过哥伦比亚和中美洲三个月的旅程。他曾多次试图穿越美墨边境,随后被拘留,之后在圣安东尼奥被释放。

就在那里,有人找到他,问他是否想去马萨诸塞州。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知道自己要去的是一个对这些人的到来毫无准备的富裕的岛屿社区,但他说,他很感激当地人送给他一双新鞋。

他们是被强迫上大巴和飞机的吗?不,他们不是

人们对这些噱头的愤怒,在一定程度上也源于人们是被赶上大巴的想法。但CNN记者加里·塔奇曼今年8月访问德州伊格帕斯(Eagle Pass)的一家收容所时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在这当中,一些寻求庇护者已经计划坐大巴时中途下车,投靠分散在美国各地的家人和朋友。但也有些人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他们对能免费旅行感到高兴。

谁会为此感到高兴?这些人有着不可思议的故事

塔奇曼采访了一位名叫菲格罗阿(Genesis Figueroa)的28岁女子,她来自委内瑞拉,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步行、乘公共汽车和乘船,和丈夫一起来到了德州的伊格帕斯。

“我累极了。我的腿疼,我生病了,”她用西班牙语告诉塔奇曼。“我得了肺炎。在危地马拉时我住了三天院。”

塔奇曼还和从委内瑞拉来的一家人交谈;其中一人的兄弟在他们穿越格兰德河时溺水身亡。

据CNN报道,自2021年10月以来,已有近750名入境者死在南部边境。

塔奇曼还采访了一个叫路易斯·普利多的男子,他用西班牙语说:“我们离开是为了寻找梦想,但现在情况非常艰难。”他准备登上一辆开往华盛顿特区的大巴,希望在肯塔基州下车与亲戚见面,然后再前往芝加哥。

被送走之后会发生什么?

巴士旅行一周后,普利多和他的表兄在芝加哥会合,他们在当地联系上了更多亲戚,住在一间合租的小公寓里,正在一家餐馆找工作。根据美国公民与入境者服务局网站公布的规定,他们可能至少在180天内不能合法工作,获得工作许可可能需要长达一年的时间。

普利多和他的表兄已经接受了他们与移民当局的第一次预约,但主要是处理行政方面的细节,他们正在等待下一次出庭。

CNN的记者还在布鲁克林的一个避难所遇到了一对来自委内瑞拉的年轻夫妇,他们正在寻求庇护。

他们给他看了手机视频记载的两个月的穿越记录,从秘鲁出发,经过10个国家,经常是步行,穿过哥伦比亚的丛林和连接中南美洲的达连峡,一路上还要照顾他们6岁和9岁的孩子,以及他们的狗。

解决一个庇护案需要多长时间?

需要好几年的时间。雪城大学的数据显示,完成一个入境庇护案件的平均时间为1110天。在此期间,入境者和寻求庇护者已经在美国生活。

有多少人会得到庇护?

雪城大学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只有不到一半的庇护申请获得批准。

在川普政府期间,拒绝率超过70%,但在拜登政府的第一年,批准率增长到近40%。

为什么这么多人来自委内瑞拉?

逃离这个南美洲国家的人数与饱受战争蹂躏的乌克兰一样多。这个国家多年来一直遭受政治压迫和经济动荡。全世界大约有680万委内瑞拉难民和移民,不断恶化的经济状况、食品短缺和获得医疗保健的机会有限正越来越多地迫使委内瑞拉人离开,而美国日益壮大的委内瑞拉社区也是一个吸引力。

为什么官员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纽约市、伊利诺斯州和华盛顿特区的官员已经宣布采取紧急措施来应对这些巴士,他们抱怨说,他们不知道巴士会在何时何地到达,他们希望德州、亚利桑那州和现在的佛州在运人之前先给点警告。

德州已经花费了1200多万美元,用巴士将大约9000名入境者运到北部。

总体而言,大巴和飞机已经运送了数千名入境者,但这只是司法系统中缓慢处理的近70万份待审庇护申请的一小部分。

这些故事都是独一无二的,但它们中的很多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在逃离一个没有机会的家园后,从边境被运到美国境内,这段旅程相对来说是快乐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