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智库:现在是对中国动用经济武器的时候了(图)

大鱼新闻 科技 2 months, 2 weeks



美国纽约布鲁克林新建造的一座纳米电子制造中心组装的半导体芯片

在美中两国在新兴尖端技术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之际,美国正在采取一系列更为严厉的投资和技术出口管制措施。观察人士指出,目前正值这场较量进入关键时期,美国应乘中国仍依赖西方、厚积蓄势但尚未后来居上之际,祭出更加严厉的管制和限制措施,确保美国最先进的技术不至落入中国之手。

几天来,有关美国收紧对中国技术限制的消息一直不绝于耳。路透社星期天援引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报道说,美国即将在下个月扩大禁止向中国出口高端芯片和芯片制造设备的规管范围。作为不久前刚刚通过的《2022年芯片和科技法案》的后续措施,拜登政府此前已宣布,接受过联邦政府资金支持的美国科技公司在10年之内不得在中国建设拥有“先进技术”的工厂,而且芯片公司英伟达(NVIDIA)和超威(AMD)都已收到通知,停止向中国出口几款高级芯片。

《华尔街日报》上星期五也报道说,拜登政府正考虑颁布一项行政命令,审查美国在华技术投资。而彭博新闻和新媒体公司Semafor也分别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报道说,白宫正在着手采取措施限制美国企业对中国科技产业进行投资,目前正与国会讨论,并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以行政命令形式签署这条规定。

新的法案将要求美国公司在进行投资前事先披露可能投资哪些中国产业,同时在政府内部建立一个体系,赋予美国政府直接阻止投资的权力。Semafor的报道说,除了签署一项可能会大幅限制美国投资的行政命令之外,总统还在考虑至少另外两项行政命令,一项是限制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收集美国公民数据,另一个则旨在缩小可以出售给中国客户的技术种类。

最新的迹象显示,激烈的科技竞争也已延烧到生物科技领域。美国总统拜登星期一(9月12日)签署行政命令,启动国家生物技术和生物制造倡议。一位白宫资深官员在背景简报会上说,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对美国的领导力和竞争力构成风险。他说:“所以,底线是:这项倡议无疑是总统议程的关键组成部分,以确保美国在这场技术革命中处于领先地位。”

在中国,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最近再次强调要强化中国的科技力量,呼吁中国要“在若干重要领域形成竞争优势、赢得战略主动。”习近平上星期主持召开一次深化改革会议,要求中国要“健全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重点研发具有先发优势的关键技术和引领未来发展的基础前沿技术。

美国尚未动用大量严厉手段


美国近年来对中国实施了一系列强硬的贸易制裁措施,除了加征关税以外,还有数百家中国公司因各种原因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尽管如此,观察人士指出,美国还有很多制裁和出口管制措施目前尚未动用,中国仍在大量受益于美国技术。

美国《华尔街日报》上个月的一篇报道说,美国虽然已将与中国视为头号国家安全威胁,但一份贸易数据分析显示,美国的对华技术出口的程序“批准了几乎所有申请”,一些特别重要的技术的出口甚至还出现了增长。在对2020年和2021年两年的商务部数据进行分析后,报道指出,结果是美国继续向中国运送一系列半导体、航空零部件、人工智能技术和其他产品。

美国有相对强大而完善的出口管制体系,从1996年的《赫尔姆斯-伯顿法》和《托马斯法》,到近年来的《澄清合法使用境外数据法案》等等都被认为是赋予了美国有关机构可以对域外公司和个人执行法律制裁权。美国商务部下设的产业与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BIS”)是政府行政部门最主要的主管部门,包括华为、海康威视等中国大型科技公司都在不同时期被该部门列入实体名单。

美国最具杀伤力的制裁工具被认为是其管制力几乎覆盖全球的金融系统,世界上任何国家只要用了美元就难逃美国的法律监管,但到目前为止,除了2020年通过的《香港自治法案》以外,美国基本上尚未真正大范围动用金融制裁。

《香港自治法案》除了取消美国对香港的特殊待遇外,还授权美国政府部门以金融等制裁手段惩罚有侵蚀、损害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员和实体。

在拜登政府正考虑颁布一项行政命令,审查并可能限制美国在中国的尖端技术开发进行投资之前,国会曾试图通过类似的立法。今年六月,国会一个跨党派小组表示已就一份有关议案达成共识。该立法曾作为520亿美元芯片法的一部分。该条款被认为有可能重写美国企业境外投资的规则。

英国资本市场研究机构“推介誊录”(PitchBook)今年5月份的一篇报告说,美中两国的半导体初创企业一直倍受风险投资者的青睐,但在这一关乎未来芯片技术的领域,中国似乎占到了上风。该机构举例说,去年全球风险投资对半导体公司的投资曾创下新的记录,但第一季度多达70%的资金流向了中国公司。

中国商务部的数据说,2022年上半年,美国对中国的实际投资大幅增长26.1%。此外,中国的科技产业似乎也仍然被外资相当看好。中国官方的数据显示,今年1到7月,总的外资对高技术制造业投资也增长了33%。

“今天在我看来,你并没有一定看到任何形式的快速远离中国的运动。”投资硬件和制造业初创企业的Eclipse风险资本的合伙人艾丹·马迪根-柯蒂斯(Aidan Madigan-Curtis)表示。她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技术产业仍令投资者颇感兴趣,人们注意到了北京和华盛顿的东西,但是“我个人没有听说过那些,你认识的那些投资者关门大吉或类似的事情。”

Semafor的报道说,据与美国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士透露,今年3月,有关一家中国风险公司已开始筹集80亿美元的新基金用于投资中国技术产业的报道让政府官员尤其感到震惊。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约翰·李(John Lee)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国现在应该做的是更加有力地阻止中国对美国科技公司的投资以及美国在中国参与合作企业。他说:“美国应该更加坚定地阻止中国获得优势,因为我们知道当中国确实拥有优势时会发生什么。他们的计划是获得技术优势,排挤这些领域的所有其他竞争对手,并主导全球市场。那样的话,我认为这将应该是不可接受的。”

美国机不可失


对美国来说,近年来涉及国家前途最为紧迫的一大问题是:中国是否会很快在科技领域领先美国。很多颇具影响力的看法在这个问题上颇为悲观,其中包括哈佛大学贝尔福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去年就美中“技术大比拼”的一篇研究报告。报告的答案是:是的。在21世纪的每一项基础技术领域,从人工智能,到量子科学,新一代移动网络等等,中国都有可能很快成为全球领导者。在某些领域,或已然是世界第一。

令很多观察人士担心的是,虽然中国总体来说毫无疑问地仍与美国及其盟国伙伴有相当的差距,但是差距正在迅速缩小,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两位中国问题专家、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布兰兹(Hal Brands)和塔夫茨大学的贝克利(Michael Beckley)曾在颇具影响力的《危险地带:即将来临的中国冲突》(Danger Zone: the Coming Conflict with China)一书中指出,美中博弈并非以百年马拉松式的竞争展开,而是如短跑冲刺赛。

哈德逊研究所的约翰·李说,美中技术竞争目前正值关键时期。他说:“之所以现在是关键时期,是因为中国仍然是这些技术的净进口国。中国在这些先进领域对外国特别是美国技术的依赖比我们对中国还多,所以我们现在不行动,等中国能够获得优势和影响力后就会变得更加困难,更不可能了,所以我们现在需要这样做。”

他说,如果美国现在不采取措施,那么中国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主导全球市场,美国的前车之鉴就是中国控制太阳能电池板的模式,在从美国欧洲公司那里获得并窃取了相关技术之后,就通过国家资本向公司投钱,排挤美国和欧洲公司,导致了中国现在主导着世界太阳能电池板的供应,目前中国在几乎所有的高价值和高科技领域都正在急起直追。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欧文·施特尔泽(Irwin Stelzer)最近指出,美国目前已经采取的经济措施不足以改变中国的行为。他上星期在《泰晤士报》网站上撰文说,“随着中国经济陷入经济困境——中国年轻人的失业率为19.9%——现在是认真动用现有经济武器和发展新经济武器的时候了。”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安德森预测中心经济学教授俞伟雄说,美中现在在科技领域处于一种全面竞争、对立的状态,美国别无选择。他说:“以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考量来讲,美国必须要做的,就是要来防堵中国未来能够在比如说高科技、在非常重要的国际安全资源的晶片(芯片)方面在来接近美国的实力,这些方面已经在做了,我觉得就是未来会有延续各个层面方面的一些禁令。”

哈德逊研究所的约翰·李说,美国虽然也出台了不少管制措施,而且也越来越多,但是缺乏系统性,许多人会将其描述为一种游戏机上锤打鼹鼠的策略,即当某种技术引起注意时,美国采取行动,但到那时可能为时已晚,因为一些实质性的技术已经转移到中国。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俞伟雄教授说,美国是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场体系,对中国的制裁也会不可避免地打击到美国芯片厂商,但是,由于这是一个牵扯到国家安全的问题,所以美国最终还会以国家安全为重作出平衡的决定。

他说:“要以一个超出一般企业、个别企业利润的商业模式的考量,要以整个国家全体的地缘政治的更高的目标来综合考量。毕竟很多东西牵扯很广,美国的国安部门、国务院等各个部门也都在做一些评估,这个网是在一步步地在收,然后还留有一些余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