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存储、京东方被加入iPhone14供应商名单(组图)

6Park 生活 2 months, 3 weeks

【文/观察者网 吕栋】

近些年,中国企业在苹果供应链中大多扮演的是组装加工的角色,利润率较低。但随着苹果最新旗舰iPhone14即将发布,有韩媒曝出长江存储、京东方等生产存储芯片和面板的中企已被苹果加入供应商名单。

这其中固然有苹果“多供应商”策略的作用,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企开始走向更高价值的供应链。

“iPhone14在制造设计、扬声器和电池等方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中国工程师,这意味着iPhone已经从一个“加州设计、中国制造”的产品,成为了中美共同创造的产品。” 《纽约时报》的报道称。

第三方数据显示,十多年前,中国供应商仅贡献了iPhone手机价值的3.6%;如今,中国供应商对iPhone手机价值的贡献比例大幅增加,已达到25%以上。



日媒拆解苹果手机

长江存储被传打入果链

9月6日,韩媒“BusinessKorea”报道称,苹果公司已将中国闪存芯片厂商长江存储加入即将发布的iPhone14系列的供应商名单中。



BusinessKorea报道截图

不过,这家韩媒并未披露消息来源。观察者网就此事联系长江存储,对方暂未置评。

闪存是一种非易失性存储器,即使断电数据也不会丢失,是最常见的存储芯片。简单来说,手机参数8G+128G中的128G指的就是闪存容量,电脑固态硬盘(SSD)中也会用到闪存芯片。

在整个手机的成本构成中,闪存芯片的价值并不算太高。例如,在iPhone12机型中,闪存的价格为19.2美元,不到OLED面板价格的三分之一,约为A14处理器价格的一半。

但这种负责储存信息的芯片,仍然拥有很高的技术壁垒。

借助先发优势,三星、铠侠、SK海力士、西部数据、美光、英特尔等美日韩厂商长期在闪存市场占据主导地位,苹果、华为、小米等手机企业之前也都是从这些厂商采购闪存芯片。

例如,据日本媒体拆解,苹果iPhone12和华为Mate40E的闪存来自韩国三星,Mate30和iPhone13 Pro Max的闪存则来自日本铠侠。

CFM闪存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四季度,美日韩六家闪存厂商占据整个市场97%的份额。

长江存储的出现,则让这个高度集中的市场多出一个中国大陆玩家。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总部位于武汉,是一家专注于3D NAND闪存设计制造一体化的IDM集成电路企业。

从芯片结构来看,闪存的层数越多,单位空间存储密度就越大,总存储容量越容易提升。成立六年来,长江存储已先后实现64层和128层闪存的量产。



长江存储128层闪存产品

今年8月,长江存储在美国加州的2022全球闪存峰会上发布了基于晶栈(Xtacking)3.0技术的第四代TLC三维闪存,该产品的堆叠层数已达232层,紧追行业一线大厂。

目前在国际厂商中,美光已宣布将于2022年底量产全球首款232层3D闪存芯片,而三星将在2022年底或2023年上半年推出200层以上的3D NAND芯片,并在2023年上半年开始量产。

从技术上看,长江存储与国际厂商的差距已明显缩小。

2020年11月,长江存储CEO杨士宁在一场公开活动上透露,该公司用3年时间实现从32层到64层再到128层的跨越,这是国际厂商6年时间才走完的路,并且该公司产品已打入国内某知名手机厂商的供应链。

从市场规模来看,不说全球,仅中国就有广阔的存储芯片市场。

第三方数据显示,在国产替代和消费电子需求快速增长的背景下,2016年到2021年中国存储芯片市场规模从1514亿元增长至3383亿元,平均年复合增长率约为20.57%。

因此长江存储当务之急应迅速扩产,抢占市场。CFM闪存市场数据显示,经历过去两年的增长,长江存储的全球市场份额由不足1%增长到超过2%,但与三星34%的份额仍有巨大差距。

“如果长江存储能够打入苹果供应链,意味着中国闪存技术的发展已经受到国际上的认可与肯定。2022年,或将是长江存储代表中国闪存技术突破并站上国际高端产品供应链的元年。”CINNO Research半导体事业部总经理Elvis Hsu向观察者网表示。

“BusinessKorea”援引的行业观察人士则表示,苹果与长江存储合作的目的是通过“多供应商策略”来降低闪存的价格。最重要的是,苹果需要向中国市场表现出友好姿态,以促进其产品在中国市场的销售。

京东方能抢到多少份额?

闪存之外,显示屏是手机中的另一大关键部件。据日媒拆解,iPhone13 Pro Max的OLED显示面板的成本约为105美元,是这款手机中最贵的零部件,占总成本比重达到24%。

与存储芯片一样,全球面板市场长期由韩企主导。在京东方、华星光电等中国企业的低价攻势下,三星、LG等企业逐步退出液晶面板(LCD)市场,但仍在更高端的OLED市场占据主要地位。

而据“BusinessKorea”报道,苹果已选择京东方作为iPhone 14的显示面板供应商之一,并称这是为了降低对三星的依赖,一同供应iPhone14的还有韩企LG。

观察者网就此事联系京东方媒体部门,对方暂未确认上述信息。

不过有产业链人士告诉观察者网,京东方的确已通过苹果认证。虽然国产OLED面板正逐渐获得国际一线客户认可,但在供应量上与韩企仍有不小的差距,目前苹果高端机型仍由三星主供。

国内市场调研机构“洛图科技”的报告指出,2022年,苹果将为iPhone 14采购共约9000万片以上的柔性AMOLED面板。根据业界估计,三星显示(SDC)将供应6000万片,LGD供应2500万片,京东方供应500万片以上。其中,京东方供应的是iPhone 14标准款。



图源:洛图科技

这并不是京东方首次供货苹果,该公司从iPhone 12开始就已成为苹果手机供应商。

今年5月曾有韩媒报道,在发现京东方未经允许擅自更改设定的屏幕规格后,苹果正考虑取消授予京东方的多达3000万块iPhone 14 OLED屏幕订单。但随后有京东方内部工作人员向观察者网否认了该消息。

此外,还有产业链观察人士告诉观察者网,京东方还是刚发布的华为Mate50手机屏幕的供应商之一,另一个供应商是国内企业维信诺。

从上述消息不难看出,国产面板厂商正逐步走向高端供应链。但从市场格局来看,韩企仍然是AMOLED面板出货的主力军。

CINNO Research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三星占据全球AMOLED智能手机面板市场70.1%的份额,京东方以10.3%的份额位居第二,LG份额为6.4%;维信诺市场份额为5.9%。

“三星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在供应链资源上,都具备显著的先发优势,并且针对客户,三星具备很强的资源捆绑和议价能力。京东方要与其争夺市场,一方面要在新技术上持续投入进行追赶,另一方面也要在材料、设备、IC等相关领域强化供应链。”分析师向观察者网表示。

苹果高利润主要依赖品牌

根据《日经亚洲评论》的拆解,iPhone13 Pro Max还有一家名叫欣旺达的中国供应商,该公司不仅为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生产电池,还为汽车供应电池。

“苹果继续依赖中国制造的产品,中国制造商具有成本竞争力。”日媒称。

据《福布斯》报道,截至2021年,共有51家中国企业向苹果提供零部件,中国大陆已取代中国台湾成为苹果最大的供应商所在地。

大部分零部件都依赖中日韩,那iPhone中有多少技术是苹果自研的?

《日经亚洲评论》的报道提到,苹果自研的技术主要有手机处理器、电源管理芯片,该公司还斥资收购了英特尔的基带业务,正在自研5G手机基带,用于处理手机信号。

根据拆解,iPhone零部件的成本在过去10年中急剧上升。当iPhone 4s十年前问世时,其零部件总成本大约相当于该设备售价的23%。相比之下,iPhone13 Pro Max的零部件成本比例已升至36-40%。



iPhone各机型零部件成本占售价的比例

这反映出苹果在其高端设备中使用最新、最先进零部件的战略。例如,iPhone13 Pro Max的相机零件总成本是iPhone 4的10倍以上。

尽管iPhone 13 Pro Max的成本占售价的比例已升至36.5%,但仍低于三星高端机的39.4%、华为的51.0%、小米的38.5%、索尼的37.9%和谷歌的44.9%。

“这表明苹果的盈利能力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其品牌实力。”日媒表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