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45年称霸太空?专家:美国苏醒后势不可挡(图)

大鱼新闻 科技 3 months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推迟星期一发射宇宙发射系统火箭的计划( 2022年8月29日)

在美国登月计划最近因技术问题遭到推迟之际,有研究报告警告中国可能会在大约10年或20年内主导太空。一些太空专家认为,美国亟需联合商业和国际伙伴赢得面向未来的太空竞赛,它不仅局限于科学技术,也涉及道德和价值观之争,国际社会不希望目睹中国在新疆、香港和台湾的压迫以及对人类尊严和文明的践踏继续在太空疆域上演。

2022年度《太空工业基础现状》报告由美国国防部国防创新部门(DIU)、美国太空部队(USSF)、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AFRL)多部门人员共同撰写,汇总了参与相关专题讨论会的业界人士意见。

报告显示,中国致力于到2045年在经济、外交和军事层面上取代美国,成为在太空占据主导地位的大国;如果美国安于现状、缺乏紧急行动,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内或者2032年之前失去对中国的太空优势。

报告建议,美国亟需建立一个持久的“北极星”太空远景(U.S. North Star Vision for Space),作为中国宏大战略或“太空梦”替代方案;启用关键空间系统的许可证/环境许可的国家安全优先处理;提升太空商务办公室(OSC)地位,直接向商务部长报告;国防部需要快速获取和构建商业来源能力的过程;加快推进强化太空工业基础的过程等等。

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空军上将约翰·雷蒙德(John W.Raymond)8月31日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举办的会议上指出,中国对美国构成步步进逼的挑战(pacing challenge),但美国在太空领域也有多重优势,包括全球盟友的合作,私营部门的创新和优质的太空人才。

“美国正在做的另一件事,可能也是接下来十年最重要的优先事项是关注韧性,确保我们不仅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卫星,而且也可以抵御威胁,并且利用好与商业和国际伙伴的关系。”

美中登月技术谁家强?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因技术故障将原定8月29日进行的“阿尔忒弥斯1号”登月火箭发射任务推迟到9月3日。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发文称美国重返月球“举步维艰”,并批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局长在宣传此次发射计划时污蔑和诋毁中国航天事业。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纳尔逊(Bill Nelson)今年7月警告中国恐登月后“占领月球”。在8月28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采访中,纳尔逊批评中国在太空领域的做法是秘密的、非合作性的,并且建立在偷窃技术的基础上。

多位太空专家对美国之音表示,与美国相比,中国目前在包括登月技术在内的太空探索相比差距较大。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关注太空安全的国家安全事务副教授戴维·布尔巴赫(David Burbach)指出(注: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海军),中国目前是世界第二大太空强国,领先于俄罗斯、欧盟或日本,但能力远逊于美国。

“中国几十年来快速进步,与美国的差距正在缩小。尽管如此,如果中国到 2032 年全面成为第一号太空强国,我会感到惊讶。SpaceX和许多其他美国公司正在开发令人兴奋的新型火箭发射器,而美国在一些更重要的领域的更为领先——卫星内部的电子设备和计算机软件。”

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防研究高级研究员、负责编辑《太空工业基础现状》报告的彼得·加勒森(Peter Garretson)对美国之音表示(注: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政府),美国不太可能在月球竞赛中输给中国。

“美国可以比作冬眠的熊。时势好,没有威胁的时候,美国就会失去竞争活力,醒悟迟缓,缺乏活力和效率。但一旦苏醒,美国拥有着深厚的能量和创新储备,特别是美国私营部门的实力卓著。正如斯普特尼克(Sputnik)和中国最近的成就导致美国有更多的太空参与,中国为实现其2045年目标所采取的每一步,都将使美国投入更大的精力,以确保在太空领域拥有光明的自由未来。”

他指出,中国目前的优势在于其对月球竞赛的清晰愿景,正如《太空工业基础现状》报告中美国业界对政策制定者的主要反馈之一:美国应该专注于实现太空经济发展的愿景。

“所有迹象都表明中国认识到月球对工业和经济发展具有地缘战略和地缘经济重要性。美国有太多人继续错误地认为这是一场关于声望的竞赛,错误的关注点导致我们的太空努力使用错误的指标,瞄准错误的目标。”

2019年,嫦娥四号探测器自主在月球南极软着陆,中国成为全球首个登陆月球背面的国家。2020年,中俄两国确定了国际月球科研站的合作。中国新一代载人运载火箭将在2030年左右具备将中国人送上月球的能力。

研究太空政策与地缘政治的独立学者南拉塔·戈斯瓦米(Namrata Goswami)对美国之音提醒说,美中太空能力在某些方面可以相提并论,两国现在都有能力通过空间站在低地球轨道建立永久性存在,中国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并派出漫游车的能力领先于美国。

“美国希望在周六(9 月 3 日)或之后通过太空发射系统(SLS)发射无人驾驶的猎户座太空舱,但目前还赶不上中国目前正在利用嫦娥四号任务探测月球背面的计划,还用嫦娥五号任务带回了月球样本。中国计划在 2024 年之前带回月球南极的样本。鉴于美国在截止期限上落后(SLS 人类登陆时间从 2024 年推迟到 2028 年)并且缺乏与中国相同的利用月球资源的目标,美国的月球计划仅限于太空探索的目标。中国和俄罗斯如果到 2036 年在月球上建立一个永久性研究站,将控制月球这个资源丰富的战略区域。”

美国需警惕中国发动“珍珠港突袭”,将太空武器化

雷蒙德上将在本周三的座谈会上还谈及美国面临一系列令人担忧的太空威胁,包括从 GPS 卫星和通信卫星的可逆干扰到定向能量威胁,还有中国和俄罗斯都从地面发射导弹,然后炸毁卫星,进入太空变成大量碎片。

据美国《国防新闻周刊》报道,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下周将在五角大楼针对中俄追求的新型太空武器举行闭门高层会议,集中讨论两国在分数轨道轰炸系统(fractional orbital bombardment systems)和空对地武器(space-to-ground weapons)方面的潜在发展将如何影响美国的战略稳定等等。

8月28日,中国官媒《中国日报》发文称《太空工业基础现状》报告是捕风捉影,中国发展航天工业是为了和平目的,而不是军备竞赛。

加勒森指出,尽管中国公开宣传要防止太空军备竞赛(arms race in space),但中国以最广泛的反卫星能力威胁全球太空安全。

他说,中国是第一个建立服务级别的太空部队(service-level space force)的国家,而且最近测试了空对地武器(在分数轨道轰炸系统中),“中国虽然公开支持防止外空军备竞赛,但实际上是在领导这一竞赛。”

加勒森举例说,中国开发并部署了直升式反卫星导弹,违反了武装冲突法中的区分原则(principle of discrimination),其使用将破坏地球轨道并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不负责任的测试方式更是违反了《外层空间条约》中的义务(即在适当考虑其他国家的情况下开展活动,提前通知对宇航员健康的危险,并在任何可能造成有害干扰的活动之前进行协商)。

“中国制造的长久的太空碎片严重损害所有国家的使用和进入自由,相当于安装了 3000 个不受控制的高超音速地雷,威胁到轨道的多样性,也为俄罗斯最近的不负责任试验树立了榜样。”

他补充说,中国还追求反卫星网络作战、干扰作战、炫目作战,并且测试了跟踪卫星的双重用途能力,后者让其他航天大国感到震惊,以至于法国和印度等国家感到有必要发展自己的威慑力量。

著有《赢在太空》(Winning Space: How America Remains a Superpower)一书的美国太空安全专家布兰登・魏克特(Brandon Weichert)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不仅试图将太空军事化,而是将太空武器化(weaponization)。

“与美国不同,中俄制定了在太空部署力量以对抗美国的实际战略。现在美国理论上有能力,但还没有形成这样的理论(doctrine)关于在太空战争中到底需要做什么以及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还未真正建立起一种全政府(all-of-government)的理解。我们拥有的一切都是反应式的。谁在太空中打响第一枪,谁就有可能赢得太空战争。中国正在发展在太空中打响第一枪的能力,以获得珍珠港时刻,从而在太空轨道上为美国制造一连串的失败。”

美中太空竞赛,技术比拼VS价值之争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与苏联展开了激烈的太空竞赛。1969年美国阿波罗任务首次将人类送上月球,最终在这场竞赛中胜出。然而,关于目前美中是否新一轮太空竞赛,仍未有公论。
1969 年 7 月 20 日,美国飞行员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在阿波罗 11 号任务中在月球表面行走。
1969 年 7 月 20 日,美国飞行员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在阿波罗 11 号任务中在月球表面行走。

“这是一场竞争,而不是竞赛,没有终点线。美国在这场竞争中仍然领先,但在竞争中可以有不止一个领导者。”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空间政策研究所荣休教授约翰·罗格斯顿(John Logsdon)告诉美国之音。

然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商业空间运输咨询委员会(COMSTAC)安全工作组主席安一鸣(Greg Autry)则对美国之音表示,“美中绝对是在进行太空竞赛,老实说,我们绝对是处于冷战中。那并不是坏事,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和苏联的太空计划所取得的伟大成就都来自那场竞赛,没有人受伤害。如果有强烈的民族主义努力来做伟大的事,就像奥运会一样,我们都可能取得伟大的成就。”

“我绝对有信心,美国不仅在这场太空竞赛中领先,而且只要继续支持我们的阿耳忒弥斯Artemis项目和创新的商业公司,中国将远远落后。”他说。

乔治华盛顿大学空间政策研究所所长斯科特·佩斯(Scott Pace)也认为,美中太空合作不能脱离政治环境和价值观的根本差异。

“当年我就反对和苏联人一起去火星,因为我对在火星上建立更多的集中营不感兴趣。这不仅关乎科学,还关乎价值观、人权、民主等等。” 佩斯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28日举办的讨论会上说。

魏克特(Brandon Weichert)对此表示认同,“在其他斗争之外,这次太空竞赛还是一场道德斗争,这是我们相对自由的市场、民主制度与欧亚大陆封闭的中央集权制度之间的斗争。”

“不幸的是,我认为美国没有 10 年的时间,幸运的话可能还有5-7年,当中国在一些关键领域击败我们之前。”

他认为,美国未必胜券在握,由于缺乏那种自上而下, 覆盖全社会、全政府层面、与私营部门的协调方式;中国有一个目的和手段相结合的专门太空战略,以跃升绝对主导地位、占领太空战略高地,不仅是在地球轨道,还有拉格朗日点和月球本身。

加勒森(Peter Garretson)警告说,许多美国人继续低估中国工业部门的人才、能力和创新力,最终会危及自身。他说:“如果美国打算竞争,它必须全力以赴。”

他认为,美国前总统肯尼迪(John F. Kennedy)1962年旨在说服美国人民支持阿波罗计划时发表的“月球演讲”—“为了如今仰望太空,注视月球和遥看繁星的人们,我们发誓,决不允许太空被那些敌对的征服旗帜所征服,我们会看到自由与和平的旗帜在飘扬”仍然适用于眼前的历史节点。

“我们希望让自由太空的未来成为可能,不希望人类在太空的未来陷落于我们在香港和新疆看到的镇压,或者台湾受到的侵略。” 加勒森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