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照、宣誓书、朱利安尼作证:川普调查新进展(组图)

6Park 时事 1 month, 1 week

“我会给你一生中最好的免费法律建议——找一个刑事辩护律师。”



2022年8月9日,川普的支持者Eric He(左)和Li HaoHao站在海湖庄园附近。


周一(8月15日),川普声称自己的三本护照在一周前联邦调查局(FBI)特工搜索自己的海湖庄园时“被偷”。事后,川普团队自己公布的电子邮件记录显示,在川普发帖子约半个小时前,司法部国家安全司联系川普团队,表示发现了护照,特工们确定这些旅行文件与8月8日搜索的机密文件无关,并约定了领取时间。

护照纠纷发生之际,有关搜索的问题正在加剧。司法部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公布更多的细节和对前总统住宅进行搜查的理由。国会委员会要求了解川普保守“机密”和“绝密”记录可能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

与此同时,对川普及其最亲密的盟友面临的法律压力也进一步加大。周一,检察官表示,川普的前私人律师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W. Giuliani)是一项针对干预乔治亚州选举的大范围刑事调查的目标。周二《纽约时报》引述两位消息人士的话称,曾在川普领导下的白宫工作的律师埃里克·赫斯曼(Eric Herschmann)收到了一个大陪审团的传票,该陪审团正在调查与1月6日国会山袭击案有关的活动。

以下是川普面临刑事、民事和国会调查的最新进展。



三本护照已归还

美东时间周一下午1点30分左右,川普在他的社交媒体平台Truth Social上发帖称,FBI在上周搜查海湖庄园时“偷走”了三本护照,其中一本已经过期。

“这是对政治对手的攻击,其程度在我国前所未见,”他写道。“第三世界!”

几个小时后,川普的发言人泰勒·布多维奇(Taylor Budowich)在Twitter上分享了前总统的律师从司法部高级官员杰伊·布拉特(Jay Bratt)那里收到的一封电子邮件,邮件通知他们护照将被归还。

“我们了解到,过滤特工查获了川普总统的三本护照,其中两本过期,另一本是他的有效外交护照。我们正在把它们交还,将于今天下午2点在WFO准备好,”布拉特写道,WFO指的是该局的华盛顿办事处。“过滤特工”指的是一群联邦调查人员,他们在执行搜查令时筛选获得的材料,确保联邦检察官不会接触到搜查令范围之外的材料。

川普团队提供的司法部方面有关护照的邮件。
这封电子邮件是在美东时间周一下午12点49分发给川普的律师的,执法部门的消息人士证实了布拉特邮件的准确性。布拉特是司法部反间谍和出口管制科的负责人。

从时间上来看,川普的律师收到了确认护照下落的邮件在先,川普指控自己的护照“被偷”的帖子在后;从护照细节来看,官方表示获得了川普的三本护照,其中两本过期,川普在其后的指控中声称一本过期。

联邦调查局在周一晚间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声明没有提到具体的护照问题,而是更广泛地介绍了其流程,称在执行搜查令时,该局“遵循法院下令的搜查和扣押程序,然后返还不需要为执法目的而保留的物品”。

华盛顿政府监督组织“公民责任与道德”的研究主管罗伯特·马奎尔在推特上写道:“正如猜测的那样,这个故事和川普说的完全不一样。其中两本护照过期了。一本是外交护照。司法部在过滤小组发现后通知了他。这不是故意的。”

前联邦检察官安德鲁·韦斯曼曾在特别检察官鲍勃·穆勒的团队中任职,他指责川普把矛头指向联邦调查局,试图转移公众对他的文件丑闻的注意力。

“唐纳德·川普非常擅长制造干扰,让我们离题太远。他到现在仍没有回答为什么他会把文件放在那里?他为什么不归还文件呢?他打算拿它们做什么?相反,他在谈论护照,”韦斯曼告诉MSNBC。

根据佛罗里达州一名联邦地方法官周五公布的搜查令和财产收据,在上周搜查海湖庄园的过程中,联邦调查局特工查获了11套机密文件,其中包括标有“机密”、“绝密”、“秘密”和“机密/TS/SCI”的记录,即最高机密/敏感信息。

搜查令和附带文件还表明,总统正在接受调查,因为他可能违反了三项联邦法律,包括《反间谍法》。



司法部反对公布宣誓书



司法部。

在司法部公布了搜查令和收回物品收据后,这个联邦部门还面临着另一个压力,那就是公开宣誓书,宣誓书的内容要敏感得多,其中包括检方认为有可能在海湖庄园找到犯罪证据的原因和与案件有关的联邦调查局特工提供的证词,通过它可以证明FBI认为有可能导致犯罪的原因。

《纽约时报》和其他新闻机构要求司法部公开宣誓书。司法部的律师表示,他们不反对在调查中公布其他文件,但眼下之所以希望封存宣誓书,一是为了保证正在进行的调查能够继续正常进行,二是保护证人的身份和人身安全。

作为对《纽约时报》等媒体的回应,美国检察官冈萨雷斯(Juan Gonzalez)和司法部反间谍部门负责人布拉特向佛罗里达州南部的一家联邦法院提交了一份13页的答辩状。他们写道,司法部对川普卸任后对政府最机密文件的一些处理方式进行了广泛、密集的调查。

他们写道:“在此时披露支持合理理由的宣誓书将会对正在进行的刑事调查造成重大且不可弥补的损害,一旦公开,这份宣誓书将成为政府正在进行的调查的路线图,提供有关其方向和可能路线的具体细节,这极有可能影响未来的调查步骤。”

司法部对公布潜在信息的另一个担忧是,检察官已经就川普保留材料的调查采访了证人。他们还写道,公布这份文件可能会影响正在进行的调查。

检察官写道:“在这个阶段披露政府的宣誓书,也可能会阻碍未来证人的合作。随着该项调查以及其他备受瞩目的调查取得进展,可能需要寻求证人的协助。鉴于8月8日搜查行动后执法人员受到的威胁被广泛报道,这不仅仅是一个假设的担忧。”

该文件援引新闻报道称,针对联邦调查局特工的威胁有所增加,上周一名武装男子袭击了辛辛那提的联邦调查局大楼。周一,宾夕法尼亚州的检察官公布了对一名男子的指控,该男子被控在川普的财产被搜查后的几天里多次威胁要杀死FBI特工。

监督该案的地方法官布鲁斯·莱因哈特(Bruce Reinhart)不受司法部的约束,司法部也承认,是否以及如何公开宣誓书,都由莱因哈特决定,但司法部表示,如果莱因哈特选择公布宣誓书,司法部将提议对宣誓书进行重大的删改。

早在FBI对川普的海湖庄园执行搜查令之前,这位前总统的极右翼支持者就开始加大威胁。但自从川普上周宣布遭到FBI突袭之后,研究极端主义的专家们在互联网上发现,针对联邦政府,特别是联邦调查局的暴力和仇恨言论激增。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我们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潜在暴力行动,”密歇根大学杰拉尔德·福特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前国土安全部高级反恐官员贾维德·阿里(Javed Ali)说。“这真的令人不安,我从我在FBI的同事那里亲身了解到,他们正在认真对待这件事,这让他们非常不安。”



FBI搜查川普的海湖庄园。



国会要求提供有关搜索的信息


两个国会小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和监督与改革委员会——要求国家安全主任就存储在海湖庄园的文件的潜在风险进行简报。

情报小组负责人、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说。他表示,如果这些文件被披露,可能会“对国家安全造成极其严重的损害”。

共和党议员希望了解更多有关搜寻的理由。

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布莱恩·菲茨帕特里克(Brian Fitzpatrick)他说,这次史无前例的搜查需要前所未有的理由。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迈克·朗斯(Mike Rounds)他说,司法部必须阐明自己的理由,“表明这不仅仅是一次钓鱼调查”。


川普高级顾问面临法律压力加剧

对政府文件处理不当的调查虽然几个月前就已经为人所知,但人们认为,它的重要性不如司法部对国会大厦袭击案的大规模调查,后者正在向川普和他的高级顾问们靠近。

周一,检察官告知他的前私人律师朱利安尼,他是一项针对干预乔治亚选举的大范围刑事调查的目标。
川普和朱利安尼。
同一天,一名联邦法官驳回了川普的另一名关键盟友、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避免在亚特兰大举行的大陪审团特别听证会上作证的请求。

朱利安尼的律师之一罗伯特·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在周一被告知,他的当事人是目标。有这样的身份并不保证一个人会被起诉;它通常意味着检察官认为,根据他们迄今看到的证据,起诉是可能的。

最近几周,朱利安尼成为乔治亚州富尔顿县地方检察官范尼·威利斯(Fani T. Willis)进行的调查的核心人物。今年夏天早些时候,检察官在特别大陪审团面前就朱利安尼在2020年12月出席州立法委员会听证会的情况向证人提问,当时他花了几个小时兜售虚假的阴谋论,说他掌握了装有民主党选票的秘密手提箱和有问题的投票机。

在川普第一次弹劾和审判期间担任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特别检察官的律师诺曼·艾森(Norman Eisen)表示,他认为,将朱利安尼确定为目标可能意味着川普最终也会成为目标。

“不可能出现朱利安尼成为地方检察官调查的目标,而川普不会成为目标的情况,”艾森周一接受采访时说。“他们试图利用假选举人和其他手段推翻乔治亚的选举结果,这在事实和法律上都极度纠缠不清。”

朱利安尼一直在回避在大陪审团面前作证。朱利安尼的律师说,一名医生建议朱利安尼不要乘飞机出行,因为他在7月初接受了心脏支架植入手术,他们还试图推迟他的作证时间,或者让他通过视频会议作证,但地方检察官办公室拒绝了这一建议。富尔顿县高等法院法官罗伯特·麦克伯尼(Robert C.I. McBurney)上周表示,如果朱利安尼坐不了飞机,他可以“乘坐火车、巴士或优步”前往亚特兰大,并将日期定在本周三,要求他出现在亚特兰大市中心的一家法院,面对特别大陪审团进行作证。

周一,有记者问朱利安尼的律师科斯特洛,朱利安尼将坐乘坐什么交通工具从纽约去亚特兰大。

“无可奉告,”科斯特洛说。

同样需要作证的还有格雷厄姆参议员,亚特兰大联邦地区法院法官雷·马丁·梅(Leigh Martin May)的书面命令拒绝了这位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避免作证的努力。格雷厄姆将于8月23日作证。

法官发现,检察官已经表明,“特别需要格雷厄姆先生就涉嫌试图影响或破坏乔治亚2022年选举的合法管理的相关问题提供证词”。

格雷厄姆的律师表示,检察官告诉他,他是证人,而不是目标。

检察官要求他作证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包括了格雷厄姆在2020年大选后给乔治亚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打去的两通电话,格雷厄姆询问如何帮助川普,将某些邮寄选票作废。

另据两名知情人士向《纽约时报》透露,曾参与有关推翻2020年选举计划高层讨论的律师埃里克·赫斯曼收到了一个大陪审团的传票,该陪审团正在调查与1月6日国会山袭击案有关的活动。这是司法部加大调查力度的最新迹象。

目前还不清楚两个联邦大陪审团中,是哪个向他发出了传票:一个陪审团关注的是1月6日的袭击事件本身,另一个陪审团一直在调查与川普竞选团队有关的一个阴谋,该阴谋试图利用虚假的选举人名单推翻选举结果。

最近几周,随着1月6日调查委员会使用了大量赫斯曼在该委员会上的闭门证词,赫斯曼的知名度有所上升。赫斯曼以反击试图推翻选举的最极端计划而闻名,其中包括在2020年12月18日的椭圆形办公室一场疯狂的会议上,三名外部顾问试图让总统指示国防部长没收投票机,以寻找欺诈行为,并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以可能指控犯罪的人。

赫斯曼在录像证词中对委员会说:“当时人人都在尖叫,我觉得他们的提议太疯狂了。”

赫斯曼说,他还质问了司法部雇员杰弗里·克拉克(Jeffrey Clark),后者为了让川普继续掌权,曾密谋将代理司法部长赶下台,让自己担任该机构的最高职务。

“恭喜你,”赫斯曼回忆自己对克拉克说。“你刚刚承认,作为司法部长,你要采取的第一步将是犯下重罪。”

1月6日之后的一天,赫斯曼说他意外地接到了保守派律师约翰·伊士曼(John Eastman)的电话,伊士曼一直在努力让川普留任。让赫斯曼感到意外的是,即使在这场致命的骚乱之后,伊士曼仍在为选举结果而努力。

赫斯曼打断了他。

“我会给你一生中最好的免费法律建议——找一个刑事辩护律师,”他回忆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