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性堕胎权战争的背后其实是“驴象之争”(组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3 weeks



▎ 美最高法院判决引发争议

据报道,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2022年6月24日裁定,推翻在1973年作出的、把堕胎确立为宪法权利的“罗伊诉韦德案”判决,重新把堕胎的立法权留给各州。这一裁决在美国引发广泛争议。“罗伊诉韦德案”判决的推翻究竟意味着什么?美国女性是不是真的失去了事实上的堕胎权?此事对于美国中期选举和两党之争有多大影响? 针对这些问题,凤凰网《凤凰大参考》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进行解读。

《凤凰大参考》:刁老师,首先想请您解读一下,“罗伊诉韦德案”判决的推翻究竟意味着什么?美国女性是不是真的失去了事实上的堕胎权?

刁大明:其实也并不意味着美国女性完全失去了“选择权”,而是这种选择权被大打折扣了。1973年“罗伊诉韦德”的这个判例,事实上是因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民权运动高涨,比如说1964年“民权法案”,1965年“投票权法案”,推动了当时美国民权的发展。现在我们也知道这些法案治标不治本,没有在本质上改变,比如说少数族裔的权利,但至少在当时来看,至少在法律上有所推进。1973年这个判例本身,其实也是民权运动的一部分,在美国性别平权的抗争历史中还是有重要意义的。

但事实上我们也知道,1973年,虽然在联邦层次上实现了“选择权”合法化,但其实在实施过程中遭遇了很大的阻力,比如说共和党主导的、保守派长期盘踞的一些州,虽然它们不去挑战“罗伊诉韦德”这个判例在联邦层次上给予“选择权”合法化的顶层立场,但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设置了很多障碍,比如“选择权”是否要被医疗补助计划覆盖等,以至于这些州虽然名义上尊重“选择权”的合法性,但也没有办法有效的实施。这种情况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是非常常见的。

此次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 ,意味着完全把这个权利在联邦层次推翻,认为这个权利本身并不由联邦层次决定,而是各州层次决定。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对于那些原本就在实施过程当中设置了很多细节来延宕“选择权”的保守州而言,就有更加充分的判例依据,来彻底改变各州内部的州法,让“选择权”彻底无法实施。所以,这并不是说就彻底剥夺了这种权利,而是由各州各自决定,同时在本质上讲,当然也是对包括性别平权在内的美国民众权利与基本人权的极大否定。这是在极化政治意义上向前走一步,堂而皇之的来把这个权利“党争化”,但显然是历史意义上的倒退。



▎ 在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6名是保守派,3名自由派,保守派现在具有碾压性优势

《凤凰大参考》:您认为此事对于美国中期选举和两党之争有多大影响?

刁大明:长期来看,该事件显然会继续激化党争、撕裂社会。虽然这个议题从70年代到今天,一直都有争议,但是对于大多数美国民众来说,它就是一个既定的判例。这样一个判例也可以被推翻,那就意味着这个议题又重新回到了可以党争的不确定的情况下,可以进行争论,可以被推翻,甚至也可以再次被重置,那么这个议题就成为一个被激活的党争议题了。

但短期内,对中期选举的影响还是比较有限的。一方面,我们看到,从5月2号曝出这个消息将近八周了。到这周二为止,已经有28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完成了中期选举的初选。我们发现民主党的年轻选民在初选里的活跃度并不高,同比来说甚至更低。

确实有民调显示,“选择权”这个议题会对民主党有一定的刺激效果,有助于其动员选民。但事实上,这种积极参与本身,到底会不会有助于民主党逆转目前被认为的中期选举整体上不利的判断呢?可能未必。因为选举不是静态的,选举是互比的过程。虽然民主党有更多选民站出来,但共和党也不会坐以待毙,它也会进行动员,那就会有更多选民站出来捍卫这个所谓的“生命权”,水涨船高。这样看的话,虽然可能会在某些特定的选区,比如人口结构比较年轻或者女性选民居多的选区增加民主党的胜算,但是坦率讲,这些选区也是民主党比较安全的选区,其实也没有太大影响。



▎ 美国民众举行保护堕胎权游行 图源:澎湃影像

此外,《今日美国报》在 6月22号的民调显示,多数美国民众并不认为“生命权”或“选择权”是决定选票最重要的议题,66%的人还是认为经济状况是决定选票最重要的因素,把“生命权”与“选择权”当最重要议题的人大概也就只有五分之一。





对于民主党来说,如果经济议题最重要,显然是不利的。除非民主党人在未来有限的几个月里,能够设置一个新的阐释框架,把捍卫“选择权”和解决通胀联系起来,让选民相信,维护了“选择权”就能解决通胀问题,这显然很难。坦率来讲,这种价值观议题对于选民的动员,相对于经济议题、就业议题是有局限性的。所以到目前来看,也不会明显影响到整体选情的发展、很难逆转民主党相对不理想的中选前景。

说到“罗伊诉韦德案”,还有一件事值得注意。“罗伊诉韦德案”的原告“罗伊”,本名叫做麦科维。这个案子是1973年判的,但她当时要求执行“选择权”是在1969年,也就是说,这个案例判决的时候,“罗伊”的权利看似得到了维护,但是被化名“罗伊”的麦科维本人,孩子也生完了、都送人了,已与这个案子无关了。所以,两党政治人物到今天还要对“罗伊诉韦德”这个案子进行争夺的时候,他们真正关注的是“罗伊”的权利吗?显然不是。

《凤凰大参考》:这已经是一个政治问题。



▎ 左:麦科维,右:她的律师

刁大明: 美国历史上很多判例都是这样,美国普通民众的名字出现在判例里的时候,这个判例本身就已经与这个普通人无关了。两党政治精英争夺的是他们的政治理念,这是这些理念背后所代表的党争私益,但他们真的关注这些美国普通人的权益吗?“罗伊”因为这个案件而出名,但她个人境遇并不顺利。在2017年去世之前,“罗伊”曾长期支持共和党、甚至要求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上演了“罗伊反对罗伊”讽刺情节。我想,这种讽刺指向的当然是两党的政客,他们都是口口声声捍卫权利,但其实都只是党争的借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