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成亚洲首个大麻合法化国家 政府免费发放?(组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3 weeks

这个月,泰国公共卫生部发布公告。

“大麻和大麻制品,从国家第5类毒品清单中正式删除的。”

这项法令在今年2月份获得泰国内阁批准,虽然有很多争议,但最后还是宣布将在120天后的6月9日生效。

这意味着,泰国不再将大麻视为毒品,成为亚洲第一个将大麻种植消费合法化的国家。



这事,其实早有端倪。

泰国卫生部长阿努丁·查恩维拉库尔,是一个坚定的大麻支持者。

他是泰国联合政府中“自豪党”的领袖,而早在2019年,他就在大选中承诺:

“我会将大麻生产合法化。”

他声称自己的目标是帮助农民创造就业机会和收入,也推动各方能够充分利用大麻在各个方面的价值。



他自己是卫生部长,于是泰国就开始从医疗方面入手。

2018年,泰国发布了规定,批准允许大麻合法用于医疗研究和发展医学成果,并可以用于疾病的治疗,成为亚洲第一个将药用大麻合法化的国家。

大麻在某些疾病中的确被视为药物的一种,这个规定本身或许无可指摘,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泰国的国家态度。

和阿努丁一样,他们愿意推动大麻合法化。



2020年,泰国又在“大麻合法化”上更进一步:

他们将大麻的叶子、纤维、根部和茎部从管制名单中移除。

推动大麻合法化的人声称:既然大麻有“医用价值”,那提取之后剩下的东西也不应该浪费嘛,最大化经济利益,也是情理之中。



再然后,就是这一次的法令,彻底解除消费和种植大麻的限制。

从这个月开始,咖啡厅和餐馆往食物里面加大麻不犯法了。

泰国各地大小医疗机构,可以随意将大麻作为治疗手段。

泰国企业和农民,也可以无限制地在自己的地里种植数量不限的大麻——只要是用于医疗或者食品行业。

不论是新鲜的大麻叶子,还是干燥大麻制品,都不违法。



当然,将大麻用于“娱乐化”用途,也就是吸食大麻,名义上仍然是被禁止的。

只是,这种“禁止”形同虚设。

泰国国家警察局副局长罗伊中校表示:警方将不会逮捕任何在家吸食大麻的人。



根据英国媒体报道:

目前,泰国议会正在审议一项影响范围更广泛的大麻管制法案。

也就是说,在未来几年,泰国可能会进一步放宽对于大麻的管制——也就是包括吸食大麻在内的“彻底合法化”。

从6月9日大麻合法化以来,泰国掀起了一股大麻热。

合法化的第二天,为了推动人们种植大麻,政府向民众赠送了100万株大麻幼苗。



在合法化的那天上午,泰国官方发布的用于大麻注册的手机app在几个小时内被下载了5万多次,超过15万人注册、完成大麻种植登记申请。

而网站系统则被浏览了超过800万次,甚至因为使用的用户过多,超过负荷而一度崩溃,逼得泰国食药监局不得不另外增加了新的网站供民众注册使用。



而泰国民间对于大麻的热衷,更是超过人们的想象。

街头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大麻制品——在冰淇淋中、经典泰式菜肴中,甚至在冰沙食谱之中。

泰式大麻鸡饭、大麻牛肉面、加料的东炎汤青咖喱红咖喱成为人们最心仪的大麻菜品,叻抛区一家商店外,购买大麻的民众排起长队。



咖啡馆和小摊开始公开出售各种大麻饮料,装着大麻的管子像是炫耀一样地摆在最显眼的位置。

而咖啡厅内的饮品,也变得越来越“魔幻”起来,从“泡泡糖”、“紫色阿富汗尼”到“不明飞行物”,就像是连起名都“嗨”起来了。

24岁青年在咖啡馆大声喊着:“以后我不用再为吸食大麻而东躲西藏,可以大声告诉别人我是一名大麻吸食者了!”



当地从业者建立起“大麻餐车”,来到酒吧一条街贩售不同浓度、不同价格的大麻制品,随顾客要求自由选择,颇受欢迎,甚至有一群咯咯笑着的泰国老奶奶尝试着绿色的大麻饮料。



虽然泰国规定,不允许在公共场合吸食大麻,禁止向青少年、孕妇、哺乳期母亲出售大麻。

但实际上,没有人在乎这条禁令。

泰国教育部签署公文,要求大学和辖下单位要开课教导学生和邻近社区居民如何正确使用大麻。

而人们更是在曼谷白沙海滩公开举办超过3000人的“大麻节”,来庆祝大麻合法化。



在沙滩上,乐队在高歌演奏,而下面的人就在吞云吐雾。

几乎每一个摊位上都摆着大麻制品、吸食工具、种植用的器皿和肥料,甚至还有免费大麻发放。



来参加大麻节的每一个人,都毫无疑问地把大麻用在了“娱乐用途”,但没有任何警察前来。

整个国家,都默认了大麻的存在。



可是,令人觉得讽刺的是——其实就在几年之前,泰国还是坚定的禁毒国家。

泰国被联合国《世界毒品问题报告》中评为世界毒品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但之前却从未停止过与毒品的抗争。

他们也曾经发起过声势浩大、近乎全民参与的禁毒战争。

只可惜,这场战争,却未能达到他们的愿望……



泰国的毒品问题,是个历史问题。

当年英国为了倾销鸦片,将泰国、缅甸、老挝交界的金三角地区设置为鸦片种植生产基地。

后来,这里又在西方毒品需求泛滥时成为了世界毒品生产中心之一,几乎全亚洲的毒品都来自这里。

而泰国,也因为毒品泛滥深受其害,政府和人民都对成为西方的毒品后花园深恶痛绝。



因此,泰国禁毒力度曾经非常大,仅次于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甚至曾经因为“刑法过严”而被欧美各国诟病。

2001年,泰国曾经动用边防军队对贩毒村进行扫荡,所有被抓捕的毒贩都从严处理,被判死刑的都要在60天内处死,甚至包括外籍毒贩。

他们也有专门的有缉毒委员会,缉毒警抱着自我牺牲的决心和贩毒者进行一代又一代、长达几十年的战争。



对于那些泰国的缉毒警来说,或许他们也是明白的。

国际政治因素、毒品行业的暴利,让完全剿灭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但如果只要多一份力,就能够让毒品少荼毒一些人。

但是最终的“背刺”,却也偏偏来自发誓与毒品作斗争的政府。

2016年,泰国军事司法部长Paiboon Kumchaya将军宣布禁毒战争失败,他们将会采取一种“惩罚性较小”的方式来对待毒品滥用。



而掌管经济的人,更是对大麻开放了国门。

大麻的种植,会带来暴利。

通过如此迅速、如此彻底地放宽法律,泰国政府希望抢占邻国的先机,让部分欧美游客在亚洲国家中优先选择泰国,而非其他以旅游业为支柱产业的国家。

这将带来诱人的经济利益——也同时意味着,之前所有为缉毒流下的血,付之一炬。



泰国惩教部门表示,已经释放4000名因为触犯与大麻相关法律的罪犯。

而在不到一周时间中,泰国已经出现了多起因为大麻使用过量而不得不送医治疗的症状。

其中,一名51岁男性过量吸食大麻后死于心绞痛及心脏衰竭。

之前数十年打下的“禁毒基础”,在放开后,显得不堪一击。



对于推动大麻合法化的泰国高官来说,这是一个刺激经济发展的妙招。

卫生部长说“大麻会给泰国医疗带来好处”,商业部长说“大麻是泰国未来的经济作物”,泰国农民理事会也公开支持用大麻增加农民的收入。

但是,谁都知道,合法化大麻后,人们会因为吸食大麻,而去接触更可怕的毒品。

如果人们因为吸食大麻而降低了对毒品的戒备,或者大麻在人群中打下了坚固的基础——那么,再接触更“嗨”的毒品,也变成了一条很容易的道路。

本来不会触碰毒品的人,也很可能会因为大麻合法化,而走上瘾君子的道路。

受众增加,毒品行业自然水涨船高,人们对于禁毒的意愿也会降低。

而到时候,不仅泰国会受到影响,整个亚洲的禁毒事业也都会受到危害。

这究竟是聚宝盆,还是潘多拉的魔盒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