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拿下重镇红利曼 什么战术让俄军捷报频传?(组图)

大鱼新闻 军事 4 weeks, 1 day

现在是北京时间5月27日,俄乌军事冲突已开始92天,昨天:根据顿涅茨克领导人普希林的说法,俄军部队继5月23日向红利曼发起总攻以来,经过三天的战斗,已基本拿下红利曼全城,并在红利曼市政厅、拉达大楼上升起了俄罗斯国旗、顿涅茨克旗帜和胜利旗。

俄军在红利曼市政府升起胜利旗、俄罗斯国旗、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国旗。



普希林同时宣布,2014年以后,乌克兰政府将“红色利曼”改名为“利曼”是历史虚无主义的倒行逆施,为此,顿涅茨克方面将取消乌克兰政府规定的“利曼”称呼,将该城的名字改回“红色利曼”。



伴随着红利曼战斗结束,俄军获得了如下几个战术优势:

一是基本扫清了北顿涅茨克河北岸、左岸的所有乌军。拿下了伊久姆左翼到克雷缅纳亚的三角地带,此地之前被部分人认为地形复杂、易守难攻,“三个月也别想拿下来”;

二是从左翼逼近斯拉维扬斯克城市接近地。红利曼以南的北顿涅茨克河,离斯拉维扬斯克仅17千米左右,俄军炮火可直接威胁斯拉维扬斯克全城;

三是可从侧后威胁伊久姆右翼方向、作为斯拉维扬斯克远接近地防御核心阵地的克雷梅涅茨山,与从多夫根克南下的俄军部队实施夹击;

四是解放出更多的机动部队参与进攻,毕竟红利曼一线,俄军和顿涅茨克人民军的群众基础雄厚,人民群众对俄军和顿涅茨克人民军非常欢迎。甚至是不少顿涅茨克人民军战士的老家,让顿涅茨克民兵预备役、俄国民近卫军和紧急情况部进驻后,其余部队可以继续前进了。‍



‍同时,在红利曼战斗中,结合我们观察到的战场情况、乌军拍摄的视频透露出的信息,俄军的“标准战术”已经初见端倪:不强调进攻速度,而是利用自己的炮兵优势,在无人侦察机的支援下,对作战地幅进行长时间的侦察监视,一旦发现目标,则使用炮火围歼。同时综合使用航空兵、炮兵或步兵力量,对敌方防御地幅实施遮断,切割对方的防御体系,截断对方的补给线路,从而把“一整块”敌人给成功“切”下来一块,红利曼就是被“切”下来的这一块。



待反复炮击、将对手的实力消耗到一定程度后,再派出坦克和摩步分队,一举奠定胜局。这导致我们从本月中,看到的战场图景,是俄军总在红利曼附近转来转去,就是不见对城镇进攻,而一旦进攻,乌军三天就被彻底打崩了。



当然,目前俄军要选择下一阶段进攻方向,也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我们之前就一再强调,北顿涅茨克河南岸地形破碎复杂,易守难渡。且乌军坦17旅的炮兵单位似乎战斗力较强,曾在5月11日成功挫败过俄军近坦90师某团战斗队在比洛戈里夫卡的渡河行动。到目前,俄军部队也没有渡河成功。



当然,随着俄军拿下红利曼,渡河的进攻正面也更宽,可选择的渡河点更多,这也是战术优势。使俄军可在下一阶段战役行动中,继续在北顿涅茨克河一线实施多点强渡。当然了,这需要更细致的作战准备,侦察兵侦察和炮兵反炮,俄军和卢甘斯克人民军在南线的压迫性进攻也要继续加大进攻强度。



东线主要战场

说完了红利曼,我们的目光要转向东线。在5月7日俄军和卢甘斯克人民军攻克波帕斯纳亚后,战役进展相当迅猛。以至于在俄罗斯国内媒体上被称为“盛开的波帕斯纳亚之花”,就连著名大喷子斯特列科夫见此情况,也不得不承认,说俄军部队给乌军“造成了惨重伤亡”,只是“还没有发展成战役突破”。



截至目前,俄军摩步150师两个团战斗群,太平洋舰队海军步兵155旅,瓦格纳雇佣兵战斗群,近坦90师某团战斗群,北方舰队摩步200旅,卢甘斯克人民军摩步2旅,摩步4旅,哥萨克6团,哥萨克7团,车臣“阿赫玛特”战斗群等,正在波帕斯纳亚-北顿涅茨克战役地幅周边到处开花:



北顿涅茨克方向,俄军在前段时间已经炸毁了北顿涅茨克到利西昌斯克的几座桥梁,完全切割了北顿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没错,有点眼熟,跟红利曼一样的操作,把北顿涅茨克从乌军防御体系中“切”了下来。根据乌克兰总参谋部的消息,俄军部队已经开始进攻城市围廓,城北的汽车总站已经发生战斗,而根据北顿涅茨克城市居民的说法,俄军部队甚至已经快打到市中心了,乌军将主要力量集中在了城南的化工厂地带固守。



托什基夫卡方向,车臣“阿赫玛特”特种部队和卢甘斯克人民军完全控制了托什基夫卡、科米舒瓦哈,完全切断了泽勒特、戈尔斯克耶和利西昌斯克之间的道路联系。没错,又是有点眼熟,跟红利曼一样的操作,把泽勒特和戈尔斯克耶从乌军利西昌斯克以南的防御体系里“切”了下来,接下来估计这一区域剩下来的乌军小集团要好好吃一段时间的炮弹了。

乌军的反攻夺回苏勒达尔,俄军撤离至 Nahirne 与 Bilohorivka 村。



阿特木斯克方向,俄军部队分为两翼,右翼部队向北进攻,指向苏勒达尔,并一度在纳戈尔诺建立了防御阵地。但乌军坦17旅后续似乎发起了一次反冲锋,俄军立足未稳,又被逐退回了瓦西里夫卡。俄军部队也暂时没有向苏勒达尔发起进攻,可能是遭遇到了乌军新的防线;



而左翼部队向南进攻,在未经激烈战斗即夺取了斯维特洛达尔西克后,攻击箭头转向北方,连续攻城拔寨,拿下了伊洛瓦伊斯克等地。据说俄军的前锋,已经抵达了距阿特木斯克仅有不到10千米的城市近接近地,这一区域的乌军防御,应当十分薄弱。



如何评价俄军近日来的行动

俄军在北顿涅茨克-波帕斯纳亚-阿特木斯克战役地幅上的作战行动,大伊万认为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吃着碗里的,切着桌上的,看着锅里的。

顿巴斯包围圈里的乌军:第24机械化旅、第30机械化旅、第17坦克旅、第81空突旅、第25空降旅。

“吃着碗里的”,北顿涅茨克市、泽勒特的两个乌军集团,接下来必然是俄军优先的打击目标。打击方式估计跟红利曼差不多,无人机侦察,炮火拔点,充分消耗后再用坦克和摩步分队上。这两处地方的乌军几乎已经没有炮兵力量了,在俄军的猛轰下,被迟早吃掉是没啥问题的。

利西昌斯克——阿特木斯克的公路(T1302)和泽勒特——利西昌斯克的公路(T66)都将面临被切断。

“切着桌上的”,接下来不排除俄军要切割更多的乌军部队,尤其是对利西昌斯克的西撤道路进行遮断。遮断路线有几条:一是夺取苏勒达尔,这条路进攻距离最短,但是不清楚乌军防御强度如何;二是从瓦西里夫卡往北进攻,先后控制纳戈尔诺,最终控制塞弗尔斯克。这条路进攻距离较长,且由于是横向切割乌军交通线,可能会给乌军坦17旅那个要命的炮兵团以发挥的机会;三是从瓦西里夫卡和弗鲁比夫卡往北,去夺占上卡米扬卡的炼油厂。这条路进攻距离不长,遮断利西昌斯克的效果最好,但是炼油厂厂区情况复杂,乌军的防御可能会比较强固,俄军要打下来不是那么容易。



因此,以大伊万的观点,俄军对“切着桌上的”,可能会和“看着锅里的”综合起来展开战役布势:在苏勒达尔和伊洛瓦伊斯克两线,同步投入第二梯队,夺取苏勒达尔,两翼钳击阿特木斯克,并视情况决定是否夺取阿特木斯克;同时,分出一部分力量继续北进,突破目标指向上卡米扬卡。而卢甘斯克人民军和车臣部队在打完泽勒特的乌军后也继续北进,突破目标同样指向上卡米扬卡。这样,能够在两翼先后完成遮断利西昌斯克的任务;此外,不排除俄军在拿下红利曼、南线俄军部队步步紧逼的同时,在北顿涅茨克河再次渡河,从而给整个利西昌斯克和其以西防御地幅的乌军造成更大的压力。

乌军士兵拍摄的俄军9M22S铝热剂燃烧弹投下的“死亡流星雨”



总之,俄军部队在未来一个月左右,作战目标将集中在北顿涅茨克地区。当然如果伊久姆以南的战线能够继续前推,拿下克雷梅涅茨山那情况更好,就算是拿不下来也没什么,俄军需要集中精力先解决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一线的乌军部队。等到这一区域的乌军被围歼后,俄军部队可以以雷霆之势从东方压向斯拉维扬斯克,这样就真的势不可挡了。

外网社交平台上大火的一段视频:红利曼方向,一辆乌军的BTR装甲车在俄军炮火中逃亡,但士兵的样子似乎还有点兴奋。甚至还在比“耶”的手势,逃亡过程中还不忘顺便把躲在树林里的几个乌军士兵拉上了车!



至于顿涅茨克周边的乌军部队,目前顿涅茨克人民军似乎还没有想明白到底应该怎么打。顿涅茨克民兵的发言人巴苏林一会儿说要强攻阿夫杰耶夫卡,一会儿又说要围困阿夫杰耶夫卡,就是这种状态的证明。不过这也不是个着急的事情,目前战局的焦点集中在顿涅茨克北部,等到顿涅茨克北部打完后,南部的乌军不战自溃都有可能。

视频爆火后,外国网友吐槽:“我们给了他们 540 亿美元就是让他们逃跑的?”



北顿涅茨克战役的大幕,已经徐徐拉开,未来一个月俄军战役行动,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