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要涨工资了,企业却联合反对!暴露一个大问题(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近日,原本应在4月敲定的越南最低工资上调方案,正因行业团体的不满面临摇摆。 据越通社报道,4月上旬,越南政府和劳资双方组成的全国工资理事会在经过第二轮谈判后,决定从7月1日起将各类地区最低工资标准平均上调6%,涨幅在18万越盾(约合人民币51.71元)到26万越盾(约合人民币74.69元)之间。

5月20日,越南劳动、荣军和社会事务部开始就上调最低工资规范草案征求29个部委、机构和协会的意见,并指出这种调整有利于共享和协调工人和企业的利益,改善职工生活,保障企业生产经营的维护、恢复和发展。越通社称,预计此次调整将维持18个月。



越通社报道截图

通常情况下,越南的地区最低工资标准会在每年年初进行调整,提高5-7%,但自2020年初疫情发生以来,越南已将此事推迟了两年多。这也是越南近13年来首次在年中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该方案一经发布便遭到多家企业协会的联合反对。

日本在越企业协会、越南水产加工出口协会、越南纺织协会、越南电子企业协会等八家单位代表越南企业界上月联名“上书”政府总理范明政,以疫情对企业经营造成严重影响为由,建议政府将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时间推迟至2023年1月1日。越南工商会副主席黄光防也罕见表明不满称,“这个决定并未体现经济界的共同态度”。

越南工会组织则认为不能再继续推迟各地工人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时间。其指出,过去这段时间,工人已为企业分担了非常多的压力,特别是疫情期间,工人坚持“三就地”原则,克服重重困难坚守岗位开展生产。

越南劳动总联合会副主席吴维晓表示,企业界建议推迟涨薪的做法并不新鲜,但政府总理最终都会基于国家工资委员会的建议作出决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具有重要的动员意义,在激励工人的同时也能为企业复苏和发展增添动力,相信政府会作出明智决定。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越南曾经实施严格的新冠防控政策。以最大城市胡志明市所在的南部为中心,2021年严格维持了数个月的“工厂隔离”,员工在工厂内住宿和工作,这导致制造业遭受沉重打击,很多大型零部件厂商表示“没有余力大幅提高工资”。

占据越南7成出口的外资企业也密切关注着加薪相关事态。今年1-4月,在越外企的直接投资同比减少12%,表现低迷。

报道指出,越南总理范明政拥有推翻全国工资理事会决定的权限,其应对正受到关注

越南要涨工资了,却暴露一个大问题



如果不能破局,就只能被死死锁在全球产业分工的最底层。

越南,今年的经济表现太亮眼了。

想必大家应该已经看过一些文章。我简单罗列几个数字:今年前3个月,越南GDP增长5.03%,有预测今年全年有可能会高达7.5%。

特别是,今年一季度,越南进出口总额、出口额两个指标超越中国改革最前沿的深圳。

我们不少人的确有点被惊到:

越南,要势不可挡了吗?



越南、深圳的出口额比较


这个问题,没法简单、草率地回答。

我们先来说这个事情:涨工资。

前段时间,越南宣布,从今年7月1日开始,把全国最低工资标准上调6%。

目前,越南在最低工资标准方面,把全国划分为一、二、三、四等4类地区,这次分别会增长18~26万越南盾。

调整后,工人最低月薪,一类地区是468万越南盾,二类地区416万越南盾,三类地区364万越南盾,四类地区325万越南盾。

大家可能没有概念。1万越南盾是多少钱?差不多是3块钱人民币。

再来一个参照物。

下面这样一个汉堡套餐是6.9万越南盾。



麦当劳越南官网截图


看过后,最直观的感受是:

越南的人工,真的好便宜!

我查了下我们国家,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是上海2590元/月,最低的是安徽1340元/月(安徽最低工资标准最低,可能出乎很多人意料)。

如果直接算下,越南最低工资标准最低的只有975元。

哪怕是胡志明市这样最发达的地区,也不过1404元人民币,只比安徽、云南最低档地区的工资标准高一点点。



中国大陆各地最低工资标准

当然,最低工资可能没有普遍意义。

我们就看下平均工资。根据越南官方数据,越南平均工资最高的是胡志明市,大概是800万越南盾(也就是2400元人民币),全国平均只有520万越南盾(也就是1560元人民币)。

这个数字,我们就很熟悉了。

哪怕是在中国的一个县城,找个月入3000块的工作,也不是太难的事情,但就是这个收入,比越南最发达的胡志明市赚得都要多。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越南的确是有点可怕。

因为,他们的人工成本优势太明显了。

而且,越南还真“狠”,把工资定得足够低。

做个比较,柬埔寨是越南的邻国,比越南还落后,但柬埔寨规定,制衣制鞋业工人最低工资标准是194美元(将近1300块人民币)。

所以,越南对劳动密集型产业,当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现实也是这样,越南现在大量出口的产品,集中在电子、纺织品、电器加工、制鞋、箱包等产业。



越南的出口结构


就是这么低的工资,竟然还有人反对涨工资。

真是搞笑,又辛酸。

越南全国工资理事会放风涨工资后,越南很多企业就表示反对。

最后不得不进行了两轮谈判,才决定把最低工资标准上调6%。

这个事情原本已经板上钉钉。

但是,日本在越企业协会、越南水产加工出口协会、越南纺织协会、越南电子企业协会等8家工商团体,立马公开表示反对。

他们还联名“上书”越南政府总理范明政诉苦:

说上调工资,没有体现“经济界的共同态度”,不满意。现在,根本没有余力给工人涨工资。

越南商工总会也表示,上调最低工资的时间希望能延迟到2023年,并且涨幅下调到5%以下。



越南胡志明市的一家服装厂


实际上,拿着这样微薄的收入进厂的,是越南农民工。

2019年时,越南有个统计数字,越南农民工,加上他们随迁的子女,高达640万,超过总人口的7%。

其中,20~30岁的青壮年最多,超过360万,而他们大部分在工厂、建筑工地或者各种餐饮店等服务行业就业。

但微薄的收入,根本没法让这几百万农民工得到基本的生活保障。

但也不能光骂资本家心黑,这里面还有更复杂的原因。

比如,越南产业配套差,很多上游产品需要从中国进口,然后加工一下再卖给欧美国家。它在产业链中,就不占优势。

再比如,越南基础设施配套差,那么,交通运输等成本就高。

还比如,越南的营商环境也不好,缺乏熟练劳动力、高级技工。

前几年,中国台湾媒体做过一个报道,台商在越南的一家企业里,同样是管理人员,薪资却分了三等:

第一等,是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月薪6万新台币,

第二等,是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月薪4万新台币,

第三等,是越南本土的,月薪只有7000新台币。

换句话说,不是资本家心黑,是越南人辛辛苦苦的劳动,就只值那么一点钱。



这也就是越南目前面临的最大困境:

如果不能破局,那么,就只能被死死锁在全球产业分工的最底层。

干着最辛苦的活,拿着最少的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