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澳印四方会谈意在中国?拜登澄清对台政策不变

6Park 时事 1 month

正在东京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话题围绕在俄乌战争,不过拜登前一天有关“愿意武力防卫台湾”的发言仍是焦点。对此,游移在美俄之间的印度、刚刚走马上任的澳大利亚新总理,他们都说了什么?

四方对话现场:项庄舞剑,意在“中国”的声明?


由美、日、澳、印四国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24日于东京召开。四国除就未来持续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达成共识外,也重申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撼动国际秩序根基”。在会后的新闻会上,可以感受到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传达四国共识的谨慎。

位于东京都核心办公区域的霞关,在24日白天起各路线与周边地铁站驻满警力。过去一个国家领袖来访,就必须相当慎重接待,这次四方安全对话召开的四个国家,皆是世界大国,日本绷紧神经,当地的警力投入与现场紧张程度自不在话下,首相官邸外也聚集该四国各大媒体人员与群众。

进入官邸后,可以看见四国元首的礼车与随扈仍在一旁戒备。岸田文雄抵达新闻会现场后,先是重申对话称“自去年9月会议以来,这段期间发生的事恐怕将动摇我们所重视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国际秩序等原有根基”。其中,对于朝鲜在非核化、新冠疫情与绑架日本人一事上,岸田也表示与四国达成一致共识。

其中,岸田文雄特别提及东海、南海议题上恐怕发生单方面想以武力改变现状的举措,以及缅甸的局势不稳等,都是印度太平洋上所面臨到的新议题。特别是岸田提及未来可能发生的农粮缺乏、常态化的天灾以及海上保安等问题,都是四国将一起面对并改善的关键。

非只针对“中国”?

随后,新闻会现场开放媒体提问、日本与外国媒体各2题,日本朝日电视台首先问及,这次的四方会谈针对中国的意味浓厚,在未来就防止中国的扩张上是否有达成最多共识?然而,岸田随后也回应称“这场会谈没有针对特定国家”,并表示各国的状态都在讨论范圍内。

特别是在23日,美国总统拜登被问及若北京攻台,美国是否愿进行军事干预时,拜登曾一度回答:“是的,这是我们做出的承诺”,成为日媒报道头条。不过在24日的四方对话,拜登再度修正说法后,两岸关系也并未出现在最后的声明中。

然而,声明中却也提到纷争地区的军事化速度逐渐逼近、并反对让沿岸警备队及海上民兵等做出“危险的使用行为”、以及在他国的海洋资源上开发等话语,都被认为是针对中国。中国先前在南海开发、以及通过海警法后加大警戒力道、与在日中争议的东海海域上探勘石油等,被认为是该声明中所指的行为。



这次四方安全对话中,较为人所关注的是印度对俄国是否采谴责的态度

对俄国有“温差”

其中,这次四方安全对话中,较为人所关注的是印度对俄国是否采谴责的态度,但是24日早上的会谈时,印度总理莫迪就没有特别提及俄罗斯的行径,被认为跟其他三国有“温差”。反倒是澳大利亚新总理阿尔巴尼斯,虽然仅就任不过一天,就立刻飞来日本,并跟各国表示该国的外交政策未变。

当岸田在被外媒问及各国“温差”这项议题的时候,岸田起初是眉头一皱,随后也说“各国都有各自的历史跟脉络,当然是不会有一定一致的(看法)”,但他认为,四国首脑相聚,重要的是找到大共识,就可以顺利地持续进行下去。

另一方面,中国在太平洋岛国的战略持续加大深度,包括外交部长王毅将出访8个南太平洋岛国等,被认为是突破“欧美日包围”,也成为外媒追问焦点。岸田则认为,南太平洋岛国素来跟日美都很友好,加上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等都是该区域相当重要的国家,相信会扮演好角色。

然而,澳大利亚新总理在新官上任的空窗期,就面对中国外长来大洋洲访问,如何应对势必也是各国关注焦点。



拜登5月23日在东京宣布正式启动“印太经济架构”

各组织各司其职

中日媒体提问时也表示,未来在成立“印太经济架构”(IPEF)后,能否与各国在各项议题上达到准确分工。岸田认为,好比“跨太平洋夥伴协定”(CPTPP)是高强度的经济同盟、AUKUS是军事上的同盟、IPEF则是专注在数码资讯、犯罪合作与半导体供应链等,认为只要大家都重视国际秩序、扮好角色,都可以各司其职。

让各国各司其职,拥有自己的角色。也可以让人逐渐体认到,未来在偏民主国家阵营等国际组织,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分工,而不是过去专属在单一的大经济组织中,形成大国带领小国的现象。

这次的四方安全对话,主要内容围绕在强化合作,从乌克兰局势、新冠疫情到远期的资讯安全、海洋安全、宇宙开发与气候等,范圍相当广泛。

然而,就军事扩张行径上的谴责与加强防卫等,或许仍需要调整脚步,调整同时“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态度,也势必会引发中俄反弹,实际成效为何,只能留待时间验证。



四方会谈聚焦俄乌 拜登澄清对台政策不变



四方对话领袖谈乌克兰局势,台湾议题也成焦点。

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周二(5月24日)在东京登场,台湾议题成为焦点。美国总统拜登澄清表示,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战略模糊”政策并未改变。前一天,他才指若中国犯台,愿意武力防卫台湾,被外界认为是美国近年来对台湾最明确的支持表态。

路透社报道称,拜登在进行一轮会谈后,被问及美国对台湾政策是否有任何变化时,他回答:“没有,政策根本没有改变,我在昨天发表声明时已经说明这一点。”

事实上,台湾并不是“四方安全对话”议程上的正式项目,拜登更多地谈到了乌克兰,谴责俄罗斯的入侵是一个全球问题。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攻击只会提高国际秩序基本原则目标、以及领土完整和主权的重要性。(我们)必须捍卫国际法及人权,无论它们在世界何处受到侵犯。”拜登说。

拜登说,美国将与其“亲密的民主夥伴”站在一起,推动建立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前一天,拜登刚刚在东京宣布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以及13个创始成员国,其中不包括中国与台湾。

俄乌战争为会议焦点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对拜登的讲话表示赞同,并谴责俄罗斯,称其入侵行为 “动摇了国际秩序的基础”,是对联合国原则的直接挑战。

“我们不应该允许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印太地区发生,”他说。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泡茶款待美国总统拜登。

至于印度总理莫迪则在会议开场演说时提及乌克兰,但未谈及俄罗斯或中国。俄乌战争以来,美国对印度的态度频感失望,认为印度对美国的支持不足,不仅不支持由美国主导的对俄制裁,也不谴责俄罗斯的入侵行为。

虽然印度近年来与美国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并且是旨在反击中国的四国集团(Quad)的重要组成之一,但它也与俄罗斯有著长期的关系。俄罗斯是印度国防设备和石油供应的主要供应商。

关于印度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一位美国官员透露,拜登将与莫迪于周二稍晚举行双边会谈。

日前才刚刚宣誓就职澳大利雅总理的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则在会后对记者说,俄罗斯对乌克兰人民的“单边”攻击是“令人愤怒”的行为。

当被问及美国总统拜登本周关于台湾问题的评论时,阿尔巴尼斯说,拜登对台湾问题的评论是有争议的。他说,澳大利亚对台湾的立场“没有改变”,并称“不应单方面改变现状”。

他表示说,他的目标与四国集团的优先事项一致,并告诉其他领导人,他希望他们都能在对抗气候变迁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台湾问题上拜登为何反复改口?美国“一中政策”改变了吗?朱锋解读

核心提要:

1. 拜登屡次高调声称美国对台“军事义务”,一是因为随着美国对华政策改变,其台湾政策也在改变;二是因为台湾问题已经成为拜登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执政地位和形象的重要筹码。

2. 拜登自己无法改变美国的“一中政策”,因为这是中美关系的正常化的基本条件,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支持和尊重“一个中国原则”。如果因台湾问题彻底摧毁中美关系,对两国人民和世界绝对是灾难。

3. 当前美国把台湾问题变成要挟中国最廉价的一张牌,美国的反华右派就是想把台湾问题“乌克兰化”。中国必须头脑清醒,绝不能被美国“牵着鼻子走”。美国真的愿意为了所谓“台湾独立”和中国大陆拼命吗?这里面外交和政治的空间还很大。

4. 对美国涉台政策的未来走势,我们仍需保持高度的警惕,但也不要随意地“闻鸡起舞”,当前管控台海问题相关争议,需要美国不断澄清其基本意图。只要中国保持崛起的战略态势和坚持两岸关系和平统一的诚意,台湾问题的“天”是塌不下来的。



5月23日,拜登在记者会上声称“愿意武力保护台湾”

《凤凰大参考》:台湾问题是中美之间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您可能也看到,拜登提到他愿意在军事上保卫台湾,但是马上白宫又来澄清说其实和之前立场没有变化。您怎么看待这一表态的微妙含义?日本媒媒体说他超越了历届政府的模糊战略,他是否超越了呢?这个承诺到底有什么样的分量?

朱锋: 拜登5月23日在东京记者招待会上就台湾政策的表态,并不令人奇怪。他本人已经不止一次在白宫新闻发表会上称“要保卫台湾”,随后白宫新闻处和美国国务院官员很快出面“辟谣”,强调美国的“一中政策”政策并没有实质性变化。这次在东京他提到,如果中国大陆武力收台,美国“有必要要进行军事干预”。这和前几次拜登在公开场合谈论台湾问题时的“脱口而出”似乎完全一致。他说了这话之后,美国白宫官员迅速再度“辟谣”,强调美国的“一中政策”和传统在两岸发生军事冲突时美国迄今所宣示的“战略模糊”政策并没有变化。

但为什么拜登屡屡高调要强调美国涉台的所谓“军事义务”? 背后原因一是因为美国今天的中国政策变了,美国的台湾政策确实也在变。其次,台湾问题已经成为拜登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执政地位和形象的重要筹码。高调宣示美国的所谓“护台责任”是他心目中的“得分点”。

前几天美联社(AP)刚刚公布拜登最新民意调查,他的支持率已经下降到了2021年1月执政以来的最低点。在台湾问题上保持强硬,其实已经成为拜登政府屈指可数的几个“亮点”。



美联社发起的调查显示,拜登的支持率下降到了39%

更具有戏剧性的是,5月24日在东京“四边安全机制”峰会后的记者招待会,有记者当面询问拜登是否美国的涉台“战略模糊”政策已经结束。这次拜登脑子似乎很清楚了,他果断地回答“没有”。

美国的“一中政策”是43年前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基本条件,是两国关系稳定和健康发展的政治保障,更是美国对华关系曾经多次正式承诺、并列入两国关系公报的重要政治承诺。 即便美国想要掏空“一中政策”,美国的所谓军事干预、所谓要保卫台湾,到底在多大程度、什么环境下、什么条件下,会变成美国政府新的政策内容?拜登本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措辞激烈、但事后补救,却真实地反映出:即便今天在美国的政策界,美国究竟如何看待和处理台湾问题,仍然存在争议。

最近,基辛格博士就曾公开提醒美国政府,台湾问题不应该成为美国处理与中国关系的颠覆性话题。但对美国涉台政策的未来走势,我们仍需保持高度的警惕。但也不要随意地“闻鸡起舞”。只要中国保持崛起的战略态势和坚持两岸关系和平统一的诚意,台湾问题的“天”是塌不下来的。



1978年12月17日《人民日报》刊载的中美建交公报,公报开宗明义提到“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凤凰大参考》:还有一个现象,就是美国国务院最近在官网上否定中方“一中原则”,引发了很多争议。那么您认为美方不断空心化“一中政策”,或者说否认“一中原则”,他们这些表态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

朱锋: 美国想要不断掏空“一中政策”,但是问题就在于(改变)“一中政策”不是美国想要篡改这些说辞就可以做得到的。我们有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所载明的处理原则、我们也有从卡特政府到今天美国历届政府的基本承诺。

尽管拜登政府想要在对华战略竞争中打“台湾牌”、想要通过篡改台湾问题的基本性质来突显美国对台湾人民自由与民主的“捍卫”、更想要通过台湾问题强化美国今天涉华战略中的“民主国家阵营对抗专制国家阵营”的意识形态划线。

但是问题就在于美国真的想要在台湾问题上和中国大陆完全走向决裂吗?两岸关系问题上的“一中政策”不仅是美国政府的承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支持和尊重“一个中国原则”。美国想要完全改变“一中政策”,将会成为整个亚太地区最大的冲突制造者,最拙劣的国际准则的颠覆者和挑衅者。

在中国力量发展的现实面前,美国真的愿意为了所谓“台湾独立”和中国大陆拼命吗?这里面外交和政治的空间还很大。所以我们现在也不能简单化的认定美国的“一中政策”就完全变了。

而且美国把台湾问题变成要挟中国最廉价的一张牌,美国的反华右派就是想把台湾问题“乌克兰化”。中国必须头脑清醒,绝不能被美国“牵着鼻子走”。

《凤凰大参考》:您觉得在管控台海风险方面有什么比较具体的建议吗?

朱锋: 管控争议首先第一个就是我们确实要对美沟通,需要美国不断澄清其基本意图。

3月18日,拜登总统和习主席通电话,他还提出“四不一无意”( 不寻求与中国打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持“台独”及无意与中国发生冲突。——编者注 )其中强调就美国不会支持“台湾独立”,但是今天又说要对两岸出现冲突状态进行军事干预,我们说是此一时彼一时,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拜登政府现在中国政策上捉襟见肘的窘态。



美军演习现场。资料图

他一方面想要阻止中国大陆对台湾“使用武力”,但是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对华要“对抗、竞争”之外还有第三个概念“合作”。如果台湾问题彻底摧毁中美关系,对两国人民和世界绝对是灾难。

我们可以看到,拜登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在台湾问题上,应该说是擦着这个红线游走、上蹿下跳,不断地为自己寻找得分的机会。但是我还是很坚信,美国政府的台湾政策想要彻底发生所谓变化,从而支持台湾独立,美国人也很清楚他会付出多大的代价,那么他甘愿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