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灯初上2》为何无法让观众上头了?(组图)

大鱼新闻 滚动 4 months, 1 week

去年一部台剧,刷爆了社交平台,这部被称为“红灯区版《小时代》”的剧集,在豆瓣拿下了8.1的高分。

林心如担任制片人,全剧投资2.5亿新台币,光剧本筹备就花了4年时间,《华灯初上》第一季热度高涨,第二部马上就声势浩大地紧跟其后了。

《华灯初上》第二季加入了新角色, 霍建华饰演的 马天华,展露疯狂本性。吴慷仁饰演的宝妈妈,风情万种,性感妖娆。

本以为《华灯初上》第二季的格局会越来越大,剧情也会越发紧张刺激,可遗憾的是,口碑不如预期,豆瓣评分一掉再掉。不禁让观众疑惑,新一季的《华灯初上》,为何没法让观众上头了?

作为一部女性悬疑剧,在第一季开场,《华灯初上》

不是先找凶手,而是先找被害人,剧情从第一集开始,就以一双红色高跟鞋为线索,将所有相关的人物拉入到观众视线。跟随警察的侦查,罗雨侬、苏庆仪、爱子、花子、百合、阿季等

女性群像浮出水面,但故事对死者讳莫如深。

直到《华灯初上》的最后一集,观众才知晓,被害者是已经准备和中村先生结婚,并且马上要前往日本的苏庆仪。《华灯初上》第一季用了8集的时长引导观众寻找受害者,第二季循序渐进,被害者身份明了之后,又给观众抛出了新的悬念:谁是凶手?

《华灯初上》第二季依旧采用

倒叙的叙事方式,详细补充说明了苏庆仪与“光”里面的人物纠葛。开场就足够狗血,剧情回到了高中时代,

苏母为了生存,当

朱文雄的情人。

苏庆仪天生丽质,由于要寄人篱下,性格孤僻,在学校被霸凌,回到家还要被朱文雄骚扰。

作为苏庆仪的邻居,

罗雨侬性格张扬,平时好打抱不平,成为了苏庆仪的救世主。

罗雨侬叛逆,跟着当时的男友离家创业了,而苏庆仪被朱文雄强暴。苏母为了保全自己的身份,却将苏庆仪扫地出门。

苏庆仪得知自己怀孕时已经错过打胎时机,为了保护她的身体,罗雨侬决定收养其孩子,取名

吴子维,视如己出。再后来,苏庆仪进了日式酒店“光”,因为气质出众,又精通人情世故,很快成了妈妈桑。她知恩图报,邀请出狱的罗雨侬共同打理酒店。

单从之前的剧情内容来看,罗雨侬最不可能是凶手。但是苏遇害的事情一出,在第二季几乎所有都嫌疑锁定在

罗雨侬身上。

桉发当晚,两个女人在店里上演姐妹反目,最后摊牌的戏码。原来对罗多年的照顾,一直让她以为是罗在无声的炫耀,罗对于苏心底这个真实想法也大为震惊。

多年对挚友的付出,成为了她憎恨自己的根源。苏即将远嫁日本,临走前罗送了一份大礼——她将自己手上的股份转给店里的小姐,包括阿季、雅雅、花子、百合。

这样一来,罗不再是光最大的股东,没有绝对的话语权,她和其它4位小姐一样,每个人持有20%的股份。面对昔日患难与共的姐妹,罗雨侬十分愤慨,一个烟灰缸砸向苏,而这一幕被门外的何予恩看在眼里,并且加以制止。

此外,罗雨侬指向性却极为明显,所有的栽赃似乎早有预谋。原来,苏庆仪离开条通前,特意交代弟弟

马天华出狱后要举报罗雨侬贩毒,甚至称罗雨侬为此威胁过自己。而马天华出狱后,苏就莫名奇妙死亡,因此罗雨侬的嫌疑是最大。

除了罗雨侬,花子、爱子、阿季都有想杀苏的动机。在

花子遭遇重大事故之后,苏不仅没有安慰她,反而变相赶她离开店;

阿季始终认为苏抢走了中村先生,当她得知苏要远嫁日本的时候,她对苏的恨意达到了极点;

爱子和苏在此前起过几次正面冲突,甚至潜入苏的家,并且起过杀机。

除了光的小姐,剧中的男性也都有嫌疑。与苏庆仪有过一段短暂恋爱的

何予恩,曾在她被害的当天晚上找过她,不仅如此,在他们恋爱的时候,他们有过一个孩子,何予恩碍于学生的身份没有经济条件,最终选择流产。此外,他还亲口表示,发现苏和江瀚在一起的时候,恨不得杀了苏。

不仅是何予恩, 江瀚和苏也有着矛盾。在得知江瀚分手后立马有了新的恋情,苏便印了数封江瀚给女星的情书,被投资人大佬看到,从而毁了江瀚的事业。

在苏死前的那个夜晚,有人曾目击江瀚与苏在后巷发生冲突,甚至扬言“你信不信我杀了你?”。而根据警方的调查,事发当晚一辆计程车的行车轨迹,正好也和江瀚对应上了。

除了罗雨侬、江瀚、何予恩,

百合和亨利也是最大的嫌疑人。苏死后不久,亨利借口看房子,让房东太太开门,百合则趁机在屋里翻查毒品的踪迹。二人的嫌疑从第一季延续到第二季,他们可能因为害怕贩毒一事败露,而将苏灭口。

这么一看,《华灯初上2》又浓墨重彩地上演了8集,可惜的是,整部剧并没有将人物塑造得有多立体,刻画得有多深刻,而是出现了很多观众想不到的

意外和狗血。

有专家学者在《纽约时报》里面指出,一部小说剧情的最佳反转次数是三次。简单来说,反转需要更加稀有一点,悬念和意外的效果才会更好,如果剧情一会儿一个反转,读者和观众就会见怪不怪,甚至觉得你这个剧情根本不靠谱。我们应该把观众的意外感当做一种稀缺的资源,如果制造太多意外,那就不叫意外了。

观众对剧的好感不等于刺激,剧作真正的难处不在于是否安排反转,而在于如何让每一次反转都显得真实和自然。显而易见的是,在这方面,《华灯初上》第二季设置的悬念太过于繁多,大量的人物故事不断产生交集,嫌疑的范围虽然在不断扩大,

但是会给观众带来观感的溷乱,有强行设置悬念和“凑时长”之嫌。到头来,观众并不期待谁才是真的凶手。

此外,新一季的《华灯初上》不应该将故事只局限在狗血的四角恋中,这部剧还有更好的拍摄手法,可以通过陪酒女这一类特殊群体,去描摹时代和群像。

或许《华灯初上》第二季不如第一季给观众惊艳,正是源于剧作整体的格局越来越小了,仅仅为了找凶手而找凶手,而没有更宽宏的意境。

去年一部台剧,刷爆了社交平台,这部被称为“红灯区版《小时代》”的剧集,在豆瓣拿下了8.1的高分。

林心如担任制片人,全剧投资2.5亿新台币,光剧本筹备就花了4年时间,《华灯初上》第一季热度高涨,第二部马上就声势浩大地紧跟其后了。

《华灯初上》第二季加入了新角色, 霍建华饰演的 马天华,展露疯狂本性。吴慷仁饰演的宝妈妈,风情万种,性感妖娆。

本以为《华灯初上》第二季的格局会越来越大,剧情也会越发紧张刺激,可遗憾的是,口碑不如预期,豆瓣评分一掉再掉。不禁让观众疑惑,新一季的《华灯初上》,为何没法让观众上头了?

作为一部女性悬疑剧,在第一季开场,《华灯初上》

不是先找凶手,而是先找被害人,剧情从第一集开始,就以一双红色高跟鞋为线索,将所有相关的人物拉入到观众视线。跟随警察的侦查,罗雨侬、苏庆仪、爱子、花子、百合、阿季等

女性群像浮出水面,但故事对死者讳莫如深。

直到《华灯初上》的最后一集,观众才知晓,被害者是已经准备和中村先生结婚,并且马上要前往日本的苏庆仪。《华灯初上》第一季用了8集的时长引导观众寻找受害者,第二季循序渐进,被害者身份明了之后,又给观众抛出了新的悬念:谁是凶手?

《华灯初上》第二季依旧采用

倒叙的叙事方式,详细补充说明了苏庆仪与“光”里面的人物纠葛。开场就足够狗血,剧情回到了高中时代,

苏母为了生存,当

朱文雄的情人。

苏庆仪天生丽质,由于要寄人篱下,性格孤僻,在学校被霸凌,回到家还要被朱文雄骚扰。

作为苏庆仪的邻居,

罗雨侬性格张扬,平时好打抱不平,成为了苏庆仪的救世主。

罗雨侬叛逆,跟着当时的男友离家创业了,而苏庆仪被朱文雄强暴。苏母为了保全自己的身份,却将苏庆仪扫地出门。

苏庆仪得知自己怀孕时已经错过打胎时机,为了保护她的身体,罗雨侬决定收养其孩子,取名

吴子维,视如己出。再后来,苏庆仪进了日式酒店“光”,因为气质出众,又精通人情世故,很快成了妈妈桑。她知恩图报,邀请出狱的罗雨侬共同打理酒店。

单从之前的剧情内容来看,罗雨侬最不可能是凶手。但是苏遇害的事情一出,在第二季几乎所有都嫌疑锁定在

罗雨侬身上。

桉发当晚,两个女人在店里上演姐妹反目,最后摊牌的戏码。原来对罗多年的照顾,一直让她以为是罗在无声的炫耀,罗对于苏心底这个真实想法也大为震惊。

多年对挚友的付出,成为了她憎恨自己的根源。苏即将远嫁日本,临走前罗送了一份大礼——她将自己手上的股份转给店里的小姐,包括阿季、雅雅、花子、百合。

这样一来,罗不再是光最大的股东,没有绝对的话语权,她和其它4位小姐一样,每个人持有20%的股份。面对昔日患难与共的姐妹,罗雨侬十分愤慨,一个烟灰缸砸向苏,而这一幕被门外的何予恩看在眼里,并且加以制止。

此外,罗雨侬指向性却极为明显,所有的栽赃似乎早有预谋。原来,苏庆仪离开条通前,特意交代弟弟

马天华出狱后要举报罗雨侬贩毒,甚至称罗雨侬为此威胁过自己。而马天华出狱后,苏就莫名奇妙死亡,因此罗雨侬的嫌疑是最大。

除了罗雨侬,花子、爱子、阿季都有想杀苏的动机。在

花子遭遇重大事故之后,苏不仅没有安慰她,反而变相赶她离开店;

阿季始终认为苏抢走了中村先生,当她得知苏要远嫁日本的时候,她对苏的恨意达到了极点;

爱子和苏在此前起过几次正面冲突,甚至潜入苏的家,并且起过杀机。

除了光的小姐,剧中的男性也都有嫌疑。与苏庆仪有过一段短暂恋爱的

何予恩,曾在她被害的当天晚上找过她,不仅如此,在他们恋爱的时候,他们有过一个孩子,何予恩碍于学生的身份没有经济条件,最终选择流产。此外,他还亲口表示,发现苏和江瀚在一起的时候,恨不得杀了苏。

不仅是何予恩, 江瀚和苏也有着矛盾。在得知江瀚分手后立马有了新的恋情,苏便印了数封江瀚给女星的情书,被投资人大佬看到,从而毁了江瀚的事业。

在苏死前的那个夜晚,有人曾目击江瀚与苏在后巷发生冲突,甚至扬言“你信不信我杀了你?”。而根据警方的调查,事发当晚一辆计程车的行车轨迹,正好也和江瀚对应上了。

除了罗雨侬、江瀚、何予恩,

百合和亨利也是最大的嫌疑人。苏死后不久,亨利借口看房子,让房东太太开门,百合则趁机在屋里翻查毒品的踪迹。二人的嫌疑从第一季延续到第二季,他们可能因为害怕贩毒一事败露,而将苏灭口。

这么一看,《华灯初上2》又浓墨重彩地上演了8集,可惜的是,整部剧并没有将人物塑造得有多立体,刻画得有多深刻,而是出现了很多观众想不到的

意外和狗血。

有专家学者在《纽约时报》里面指出,一部小说剧情的最佳反转次数是三次。简单来说,反转需要更加稀有一点,悬念和意外的效果才会更好,如果剧情一会儿一个反转,读者和观众就会见怪不怪,甚至觉得你这个剧情根本不靠谱。我们应该把观众的意外感当做一种稀缺的资源,如果制造太多意外,那就不叫意外了。

观众对剧的好感不等于刺激,剧作真正的难处不在于是否安排反转,而在于如何让每一次反转都显得真实和自然。显而易见的是,在这方面,《华灯初上》第二季设置的悬念太过于繁多,大量的人物故事不断产生交集,嫌疑的范围虽然在不断扩大,

但是会给观众带来观感的溷乱,有强行设置悬念和“凑时长”之嫌。到头来,观众并不期待谁才是真的凶手。

此外,新一季的《华灯初上》不应该将故事只局限在狗血的四角恋中,这部剧还有更好的拍摄手法,可以通过陪酒女这一类特殊群体,去描摹时代和群像。

或许《华灯初上》第二季不如第一季给观众惊艳,正是源于剧作整体的格局越来越小了,仅仅为了找凶手而找凶手,而没有更宽宏的意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