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爆笑韩剧!笑着笑着就哭了(组图)

大鱼新闻 滚动 4 months, 1 week

1月15日,医疗喜剧《内科朴院长》于韩国首播。剧集由李瑞镇、罗美兰两大实力派演员主演,两者都具有极为强烈的喜剧天赋,同框飙戏时戏剧张力十足;故事方面则采用情景剧的叙事模式,在无厘头剧情中将“主角朴医生开医院”过程中的欢笑与眼泪娓娓道来,在爆笑中引发观众的思考。

无厘头恶搞医疗情景剧

最开始,对于医疗剧观众心中只有两个印象,那便是惊险和温暖。《浪漫医生金师傅》中医生们和时间赛跑,从死神手中夺回患者性命;《机智医生生活》系列世事无常与温暖医者仁心并存,就算是告别死亡这样残酷的元素也带着治愈基调。

再后来医疗剧中加入“黑色元素”,从《Life》中对医院内波橘云诡权势斗争的真实呈现,再到《囚犯医生》中以医生这一人物形象为主角的以恶制恶,都带着与传统医疗剧不同的强烈戏剧冲突和爽感。

此次上线《内科朴院长》也是不同于以往传统医疗题材韩剧,不是以“呈现医生救死扶伤过程”为主基调,而是走“无厘头恶搞情景剧路线”,用伪纪录片形式拍摄主角朴医生开医院过程中各种爆笑事件,给予观众欢乐观剧体验。

开篇第一集,展示“自立门户开医院”的风险。因选址不佳朴院长迟迟未迎来患者,整整一天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如静止画面一般看着门口,期盼会有患者推门进来。画面中朴医生的眼神有多炽热和渴望,所呈现出来的喜剧效果便有多浓厚。

察觉到可能是自己经营方式有问题后,朴院长不耻下问向周围其他医院医生寻求经验,但得到的答桉并非想象中那么“正面”。有医生伪装成病人在网络上大肆赞扬自己,以此形成医术精湛的假象成功吸引大量顾客;有医生诈骗式看诊,知晓女性不喜欢男医生看妇科的顾忌,所以直接将自己名字改成女性化的名字,由此招揽诸多生意。

画面中,其他医生们传授经验时的头头是道,和前来取经的朴院长生无可恋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满满笑点。

医生们不靠谱之余,前来找朴院长治疗的患者也自带“戏精属性”,或喋喋不休唠嗑半小时但就是不讲述自己哪里不舒服,或以看病的名义推销产品,想象中的专业诊疗变成浪费时间。

上一秒朴院长被护士“要按时吃饭”话语感动到语无伦次,下一秒故事氛围又直转急下,原来护士并非关心朴院长是否想要吃饭,而是因为护士想吃部队锅店必须两份起送,才找借口拉朴院长凑人头。

剧集中随处可见这样无厘头爆笑情节,为观众带来另类医疗故事,在一个又一个贴近生活的情节中呈现另一种“机智医生生活”,为让医院生意更好而向其他医生取经,因没有患者事而整日发愁。为呈现戏剧冲突有一定恶搞成份没错,但更多的还是极具人情味的生活烟火气息。

隐藏在喜剧故事下的中年危机

剧集中,朴院长这一人物形象的设置很有意思。多年医学院寒窗苦读,而后获得脱发、高血脂、痛风的回报,镜头前摘下假发露出“地中海”发型时的喜剧张力,成功赢得弹幕满屏哈哈哈。

朴院长和妻子史慕琳之间感情非常深厚,互相扶持互相依靠。所以即使是负债开医院的情况下,也宠溺满足妻子各种买买买的要求。妻子亦是十分在乎朴院长,在医院开业时将自己装扮成寓意为赚大钱的猪头,中年人甜而不腻的爱情瞬间溢出屏幕。

表面上看起来是喜剧,但实际上故事底色是残酷的中年危机。在朴院长为省钱不在医院内装wifi而让护士偷隔壁商铺网的细节中呈现出经济窘迫,在朴医生与妻子打电话时“没事你放心花钱医院里患者很多”的逞强话语中构建出中年创业者强烈的自尊心。

钱包日渐消瘦背景下,朴院长开始思考可以削减医院中哪些不必要的开支。还没削减成功,又因为开放儿科后医院人手不够而增加预算,新招进一名男护士,致力将最佳服务给到病患们。

剧集中诸如此类细节描述非常多,细致而又真实呈现出中年危机的残酷和困扰,看点十足。

独属于医疗题材的温情感

说到底《内科朴院长》定位是医疗剧,这一背景设定下和“医患相处”有关故事必不可少。对此剧集采用过去现在双线并行手法,从过去时空中发生的故事出发,告诉观众为什么朴院长会变成现在“就算医院亏损也要继续开下去”的坚持模样。

过去时空中,朴院长曾犯下严重错误,在治疗婴儿过程中犯困打瞌睡差一点导致婴儿死亡。虽说是因为工作任务太重而打瞌睡,但这仍旧让朴院长十分自责。尤其是在婴儿母亲误以为是自己救了孩子之后,更加后悔而愧疚,发誓再也不犯这样的错误,要做一名为患者付出一切的好医生。

后续实习过程中,朴院长更是被身患急性白血病但仍旧积极治疗病患“强烈的求生意识”而感染,终于明白身为医生的神圣使命,以及病患家属投向于医生的目光有多么沉重。

过去和生死所打过的交道,和患者与患者家属的信任让朴院长变成“心甘情愿为病患”付出一切的好医生。所以即使剧集中出现朴院长为病患奶奶剪脚趾甲的情节也不显奇怪了,因为其本质便是这么善良。

这些发生在过去时空中“医生与病患之间温暖故事”亦是构建出一副治愈而温情的医疗群像,呈现出医生这一职业的崇高与负责。

现实与理想的终极议题

最后回到“朴院长中年创业开医院”这件事情。韩国医疗体系中私立医院利润非常可观,医生从公立医院中跳脱出来自创门户是一件非常常见的事情。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利益与医者仁心之间的取舍,以及现实与理想的终极议题。

故事中除却朴院长之外还有很多其他医生,有人坚守着作为医生的职责,也有人因利益而违背初心。就算病患得症状不那么严重,也用夸张语气让病患变得紧张而过度治疗。两相对比形成强烈反差。

利益与医者仁心之间,朴院长选择后者,就算是负债累累也要给病患最佳治疗环境和诊疗体验。

遗憾的是这样为患者着想的行为并未给医院带来好生意,反倒是因为朴院长善良的性格,使得病患家属愈发得寸进尺。开放儿童内科后家长放任熊孩子们在医院内大吵大闹,甚至于在看完大儿子疾病之后厚脸皮提出“希望善良朴院长顺便帮自己小儿子也看看”的要求,看病式买一送一荒诞到极致。

对比后显而易见,朴院长所经营医院经营状况不佳最大原因,其实是朴院长“善良的性格”,太过理想主义化意图在早已利益化的私立医院中坚守初心。反过头看那些早已抛弃原则的医生们,都过得十分滋润。

但这并不意味着朴院长的选择是错误,更不代表着朴院长无法同时选择理想和现实。喜剧风格设定下,后续故事中势必还会出现更多意料之外的无厘头情节发展,是现实取得胜利,还是理想将现实收为“小弟”,还都说不定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