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约科维奇签证“闹剧”落幕:规则、特权与争议(图)

6Park 生活 4 months, 1 week



周日,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在前往澳大利亚墨尔本法庭听证的路上。最终法庭维持了政府撤销其签证的决定。 JAMES ROSS/AUSTRALIAN ASSOCIATED PRESS, VIA ASSOCIATED PRESS

澳大利亚悉尼——在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开始的前一天,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网球运动员诺瓦克·德约科维奇遇到了一群无论多少天赋、训练、金钱或意志都无法战胜的坚定对手。

周日,他输掉了争取留在澳大利亚的终审案,一个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维持了政府撤销其签证的决定。

更广泛地说,他输给了一个决意让他成为不接种疫苗的名人特权象征的政府;输给了赋予边境执法部门上帝般权力的移民法;输给了在这个崇尚规则的国家里,公众对德约科维奇被广泛视为不顾他人安危行为的强烈抗议,他此前曾说,自己在上个月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仍与两名记者碰面。

“到这个时候,这已是关于社会规范以及为了战胜疫情让人们继续朝着共同方向前进而执行这些规范的问题,”墨尔本大学社会心理学教授布罗克·巴斯蒂安说。“在这个文化中,在这个国家里,这些规范突然遭到颠覆的感觉有着巨大的政治和社会代价。”

只有在新冠疫情使人恼怒的第三年,一名个体的疫苗接种情况才会被赋予如此重大的意义。一周多来,全世界都在紧盯着这场以一名有争议的网球选手为中心的冲突,它充满了法律细节和戏剧性起伏。



周日,墨尔本的澳大利亚联邦法庭外,诺瓦克·德约科维奇的支持者们。 ALANA HOLMBER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澳大利亚时间周日上午,超过8.4万人观看了联邦法院听证的直播,其中很多人可能是在其他国家收看的。

他们见证的是这个事件极其怪诞的最终法庭听证场景:六个屏幕的视频会议,与会者分别坐在浅色木头装饰的不同房间里,对移民局局长在行使拘留和驱逐权时是否理性进行冗长的辩论。

快到下午6点时,首席法官詹姆斯·奥尔索普宣布了法庭裁决,他在宣布前解释说,法庭的裁决不是基于德约科维奇本身的情况,也不是基于政府关于他可能会影响他人拒绝接种疫苗或违抗公共卫生命令的说法是否正确。法院只是认为,在这种可能性的基础上,移民局局长有权第二次撤销这位网球明星的签证。

仅仅几天前,德约科维奇的律师们曾为他赢得了恢复签证的案子,他的签证第一次被撤销是在他1月5日抵达墨尔本机场几个小时后。到上周五上午时,他似乎已经踏上了争夺第10个澳网冠军和争夺破纪录的第21个大满贯的征程。但最初的案子从未超出程序,关注的是德约科维奇在机场被边境官员扣留了一整夜时受到的待遇。

在对签证第二次被撤销的上诉中,他的律师团队提出理由说,政府坚称让他们的当事人留在澳大利亚会激励反疫苗团体,并对公众健康构成威胁的说法存在逻辑错误。他们辩称,实际上,驱逐德约科维奇才会加剧反疫苗情绪,并引用了他的签证第一次被撤销后引发抗议的例子。

“移民局局长是在抓救命稻草,”德约科维奇的律师之一尼古拉斯·伍德说。伍德坚称,移民局局长“没有考虑”另一种情况,即驱逐德约科维奇出境反而会激励反疫苗者。



上周六,记者聚集在德约科维奇律师团队的办公室外。一周多来,全世界都在紧盯着这场充满了法律细节和戏剧性起伏的冲突。 LOREN ELLIOTT/REUTERS

伍德还驳斥了政府将现年34岁的德约科维奇称为知名的反疫苗支持者的说法。伍德说,政府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中引用的唯一证据来自2020年4月,当时疫苗还没有研发出来。

德约科维奇的律师补充说,那之后,德约科维奇一直很谨慎,对自己的疫苗接种状况缄口不言,只是在申请澳大利亚医疗豁免的文书中证实了未打疫苗。

“移民局局长没有呈交表明德约科维奇敦促过他人不接种疫苗的证据,”他的律师在周日听证前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中写道。“实际上,如果说德约科维在一段时间里的行为表明了什么的话,那就是他在极其认真地保护自己的隐私,而不是在做任何倡导。”

不过,此案的最终焦点是移民局局长亚历克斯·霍克和他的个人观点。奥尔索普法官在法庭上指出,澳大利亚移民法给予移民局局长广泛的授权:证据可以只包括决策者的“感知和常识”。

为政府一方辩护的律师斯蒂芬·劳埃德在法庭上说,移民局局长对“高调的不接种疫苗者”造成影响的担心是完全合理的,这样的人现在本可以已经完成疫苗接种,却没有这样做。

劳埃德补充说,对德约科维奇影响的担心不只是疫苗接种,他指出,德约科维奇在表示自己12月中旬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没有进行隔离,而是在贝尔格莱德见了两名记者。劳埃德说,政府担心,如果准许他留在澳大利亚,国人会效仿他无视防疫规定的做法。



德约科维奇上周五在墨尔本公园练球。许多澳大利亚人认为,他本来就不应该在不接种疫苗的情况下被允许来澳大利亚。 DANIEL POCKETT/GETTY IMAGES

“不管他想还是不想要这种联系,他与反疫苗事业的联系依然存在,”劳埃德说。“让他留在澳大利亚被视为构成巨大风险,这是移民局局长做决定的动机。”

法院宣布了支持政府一方的判决结果,但没有马上解释判决的详细理由。

尽管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对法院的判决表示欢迎(他说,“牢固的边界对澳大利亚的生活方式至关重要”),但一些法律学者说,这个判决结果以及之前的反反复复,应该让澳大利亚感到羞愧。

悉尼大学国际法教授本·索尔说,“这件事暴露了澳大利亚的制度中许多长期存在的失衡和不公:入境规过于严格、繁琐和不可预测,但与之矛盾的,又存在对富人和名人进行豁免给予他们特殊待遇。”

索尔补充说,此案表明,移民局局长“上帝般的权力”本质上“让法庭无法审核”,而且常常导致“对外国人进行不必要的、过分的和残忍的拘留”。

人权律师暗示,在应对最新一波新冠疫情上困难重重的政府,在即将进入白热化的大选年做出撤销签证的决定,其背后的理由甚至以后会导致对言论自由的压制。

德约科维奇说,他对法院的裁决“非常失望”,但会遵守裁决,离开该国。

澳大利亚法院的裁决在塞尔维亚引发了又一轮嘲讽。

“澳大利亚政府对待他的做法极为可耻,”武克·耶雷米奇在电子邮件中写道,他曾在2007年至2012年间任塞尔维亚外交部长,后来还担任过联合国大会主席。

耶雷米奇将整个案子称为带有政治色彩的骚扰例证。“诺瓦克是无耻的民粹主义者边缘政策的受害者,他们完全受临时民意调查的驱动。”

的确,最近的民调显示,大多数澳大利亚人支持驱逐德约科维奇出境。就连一些最铁杆的体育粉丝们也表示,这名世界顶级男选手本来就不应该在不接种疫苗的情况下被允许来澳大利亚。

但从许多方面来看,这场对州和联邦管辖权争吵不休、公开赛组织者沟通失误不断、澳大利亚普通老百姓在药房里找不到家用新冠病毒检测盒,却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一个明星身上的德约科维奇闹剧,让几乎所有参与者看上去很受伤,也很愚蠢。

网球运动员和球迷们现在都想知道,今年的网球公开赛将给人们留下什么样的记忆:是关于网球的,还是关于“德约科维奇事件”的?

“我们让自己陷入了一个棘手状态,”社会心理学家巴斯蒂安说。“我们的国家认同中有很强的体育精神,如何在世界上展示这部分的身份认同,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如果这个名声受损,那将引起我们的关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