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证如山!虐打华裔女生的加拿大女骑警拒绝认罪(图)

6Park 生活 4 months, 1 week



最新消息!虐打华裔的女骑警拒绝认罪!

相信大家还记得2020年女骑警武力伤害华裔女生王莫娜(Mona Wang)的事件吧?这事当时引起加拿大全国民众的关注,引起无数华人的谴责与声讨。

然而,据Global News报道,涉事的BC省内陆基隆拿(Kelowna)女骑警布朗宁(Lacy Browning)却不打算在即将进行的审讯中认罪!



好家伙,在如此明显的视频证据下,她竟然不认罪?何来的底气?

咱们先回顾一下该事件的来龙去脉吧。

2020年1月20日,卑诗大学(UBC)内陆奥卡纳根(Okanagan)校区护理系学生王莫娜的前男友打电话给加拿大皇家骑警,声称其前女友出现精神状况,并请求警方对她进行健康检查后。涉事女骑警接报后奔赴现场。



不曾想,健康检查演变成武力虐打事件。

谁虐谁?

布朗宁生动形象地描述到,当她进入公寓时,王莫娜正躺上地板上,身旁放着零散的空酒瓶和药丸瓶,手持利器并伴有自残痕迹。

见到Browning,王莫娜突然就变得暴力了,竟试图攻击对方。见鬼了?

好一个Browning,只见其运劲挥出几下“如来神掌”之后,王莫娜被制服了。

当真?



王莫娜所住的公寓楼监控录像带看不过眼了,将这一切默默地记录在心头:只见牛高马大的布朗宁像拎小鸡般的将半昏迷的王莫娜拖到家门,然后一直从走廊拖到公寓大门。



可怜的王莫娜躺在地板上,一丝不动。

装死?凶猛女警继续拉扯其头发,伸出“天残脚”猛踩着其头部,仿佛在她脚底下只不过是一滩烂泥。







折磨一番,最后像拖死狗一般把她拖出大楼。

好家伙,这还没完。

到达医院,布朗宁一副词严义正的腔调,误导医生,谎称王莫娜服用了甲基苯丙胺。

嗯,甲基苯丙胺,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冰毒”。

靠北!意思是说王莫娜服用了冰毒,产生了幻觉及冲动行为,进而攻击牛高马大的布朗宁?

还好,事实胜于诬蔑。

医院的毒理学家后来证明,王莫娜的身体中从未存在任何非法药物。

再次打脸布朗宁的荒唐谎言!



这毫无人性的行为,岂可容忍?

清醒后,受虐受诬的王莫娜拿起来法律的武器

王莫娜对皇家骑警提出了民事诉讼,并要求解除布朗宁的职务!

同时,在布朗宁被正式控告之前,控告联邦检察总长、省公共安全及法务厅长!

同年度的8月23日,加拿大BC省检控署(BC Prosecution Service)正式宣布,将正式以一项袭击罪名批准控告布朗宁!

解气!



不过,让人不解的是,去年6月,王莫娜已与皇家骑警达成和解,民事诉讼终止。与讼双方皆没有透露和解协议内容。

个中原因,惟有当事人清楚。

顺便科普一下,有些事件,可牵涉民事和刑事两方面,例如殴打至伤。伤者可以报警,如警方调查后决定控告行凶者,该案将由检控官起诉,传讯被告人到刑事法庭接受审判。在报警之后,事主在整个案件的审判过程中,便只限于做控方证人。另一方面,被殴打至伤者所蒙受的损害,如因伤不能工作在经济上的损失,身体的和精神上的痛楚,都可以用民事起诉来索取赔偿。

在刑事诉讼的程序中,事主没有操纵控诉权。当事人无权取消控诉,若事主拒绝被检控官传讯出庭作证,可以被判藐视法庭罪。如上文的BC省检控署控告布朗宁一案。

在民事诉讼中,事主可以影响控诉的进程。若被告愿意私下作出合理的赔偿,原告可以撤消控诉。如上文王莫娜对警察局提出民事诉讼,最后双方和解,撤销控诉。



时至如今,布朗宁将于近期受审。

纵使其死撑不认罪,但相信,她一定会受到法律的惩罚!

让人疑惑的是,面对确凿的证据,布朗宁竟坚决不认罪,她的底气从哪里来?!

或许,另一警察暴力对待受害人的事件能略见一斑。

同年,BC省Nanaimo再有一名女子投诉,5月时遭骑警殴打,令她的鼻子骨折。

任职私人教练、做过消防员、育有4个孩子的Shanna Blanchard称,在疫情期间由于失业感到沮丧,情绪低落。

5月26日在家与21岁儿子发生争执后,将自己锁在浴室哭泣,拒绝出门,儿子便报警求助。

警察到场,劝说她离开浴室。

她清楚表明情况,致电911是一个错误,她无意自杀。

其后,Blanchard听从警察的劝说,走出了浴室。

天啊,家里竟站着5个警员。

她举起双手,告诉警员,她没有武器、没有受伤、没有嗑药。

然而,一警员表示,会根据《精神健康法》拘留她。

她感到不可思议,立即站起来,说“不可以”。

想不到,话音未落,警员一拳重重的打在她脸上,鼻梁断了,牙齿飞落,肋骨瘀伤。

这警员真猛!难不成是觉得她站起来是要作出攻击行为?

还没完。

Blanchard在被带下楼梯时跌倒,脸部也撞到栅栏处。

跌倒?还是受外力影响?不得而知。

最后,Blanchard被用袋子套住脸部,带上了4辆警车中的一辆。

Blanchard痛苦地表示,之所以在事发后一个月才说出她的故事,是因为她认为警察不应该是处理精神健康求助的人。

可谁想到呢?任何人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不就是警察等执法部门吗?有谁想到不但没受到保护,反而遭受了伤害?

当然,加拿大的警察部门算是正义之师,绝大部分的警察具备高度的职业精神,尽心尽力为人民维护正义的,但总有那么一小部分害群之马。

联系到这一点,好像有点明白了。布朗宁之所以不认罪,是因为她觉得,她不是一个人。

嗯,别误会,意思是并不是只有她一位警员有暴力行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