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溯源: 科学家们为何要压制实验室泄密理论?

大鱼新闻 生活 新冠疫情 2 days, 19 hours

新冠溯源: 科学家们为何要压制实验室泄密理论? pic.twitter.com/gr9F03xvR6

— RFI 华语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RFI_Cn) January 14, 2022

美国国会众议院近日公布的美国卫生部门官员与国际病毒学家的往来电邮显示,新冠疫情爆发初期,大多数专家都曾经怀疑病毒的出现与武汉病毒实验室有关,美国卫生部长的官员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和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也从疫情爆发的初期就得知专家们的上述疑问。美国国会反对党则呼吁对福奇等人展开全面调查,调查当初是否对美国政府隐瞒有关病毒的信息,从而影响美国政府对疫情的评估以及防治政策。而国际舆论关注的是:为何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从一开始就被排除?是什么原因使对病毒来源持有怀疑的专家对外公开声称病毒一定是自然来源?

美国国会公布的邮件真实性是否可靠?

美国媒体华盛顿邮报等几个月前已经公布了部分内容被删除的不完全的邮件记录,共和党国会议员新近公布的邮件资料更加全面,而且,邮件的发送与接收者均为对其真实性提出质疑。而且英国预防专家惠普基金会负责人Jeremy Farrar在他的书中早已确认在武汉被封锁之后一周,2020年的2月1日,召开了一个由十多名专家举行的电话会议,包括他本人在内,参加会议的大多数专家都怀疑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据他记载,他自己就认为该病毒有50%的可能性是经过设计的,而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认为有60%-70%的可能性,悉尼大学的埃迪-霍姆斯认为有80%。

专家为何一开始就怀疑病毒来自实验室?

根据法拉尔的一份在2月2日星期日发给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和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的电子邮件的记载,杜兰大学的罗伯特-加里(Robert Garry )和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迈克尔-法赞-的关注点集中在SARS-CoV-2基因组的一个特征上,这个特征以前从未在任何其他类似SARS的冠状病毒中出现过:插入了一个12个字母的基因序列(与蝙蝠中最接近的病毒相比),创造了一个叫做furin酶切入点使得病毒的传染性大大增强。Farzan认为,"在实验室外很难解释这个问题",Garry "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自然情景......想不出这在自然界是如何完成的"。Farrar自己认为,在那个星期天,'一个可能的解释可能是一些简单的事情,如在人类细胞系的组织培养中(在BSL-2下)长时间通过类似SARS的CoVs,意外地创造出一种病毒,通过获得furin位点(来自组织培养)和通过反复通过适应人类ACE2受体而在人类之间快速传播。翻译过来就是:在实验室里的人体细胞中反复培养病毒,会通过自然选择改变其基因组,使其适应人类宿主。微生物学家Andrew Rambaut 也认为从微生物演变的角度来看,病毒酶切入点的出现是“十分不寻常的”!并且暗示只有武汉病毒学者才能够作出解释。

实验室泄露论如何被排除?

从最新公布的邮件上可以看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从第一时间便警告专家不应该公开讨论病毒来自实验室的理论,因为这会对科学研究,尤其是中国的科学研究造成攻击。这也是为何福奇本人曾经十多次强调病毒只能是自然来源,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更是将实验室泄露理论定性为荒谬。

2020年3月17日自然杂志发表的标题为“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的文章对病毒来源问题一锤定音,文章虽然也对病毒基因序列组成与furin酶切入点提出疑问,但认为可以在自然演变中完成。

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被彻底排除在外,文章的签名者中就包括微生物学家Andrew Rambaut 与病毒学家罗伯特-加里(Robert Garry )等对病毒持有极大怀疑的专家,究竟是何等原因使他们在一个月内改变看法呢?罗伯特-加里日前向美国拦截组织The Intercept.表示他当初对酶切入点的印象使错误的,他说科学就是如此逐渐走向进步的,无人故意要愚弄公众,他今天依然认为他们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是有关新冠病毒的最完美的分析文章。

为何实验室泄露论受到压制?

有两大解读:一种原因是由于利益冲突,美国共和党是此一观点的主要支持者,共和党认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自身以及他旗下的卫生组织生态联盟与武汉病毒实验室之间密切的合作关系是其中原因,尤其是2018年4月,生态联盟组织向美国政府申请一个经费为1400万美元的研究项目,该项目的中心是通过引入适合人类的切入点来评估物种交叉的风险,该项目计划在改变基因的老鼠身上做试验,武汉实验室曾经被列入实施计划的实验室名单;另一种原因,则是科学与政治原因,福奇及其支持者认为压制实验室泄露理论有利于降低美中之间的紧张气氛,尤其是前总统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法使多位专家担心病毒实验室论太具有爆炸性。

又是什么原因使原先支持实验室泄露论的学者突然改弦易辙?

英国Spiked网络杂志1月12刊登英国科学作家马特·雷德利(Matt Ridley)的文章,标题是: 科学家们为什么要压制实验室泄密理论?。Matt Ridley去年11月与加拿大亚裔分子生物学家曾昱嘉(Alina Chan)共同推出有关新冠病毒溯源的最为完整的新书:《病毒:寻找COVID-19的起源》。

他在文章中介绍说: “本周公布的电子邮件显示,根本没有任何好的科学理由来解释为什么这些领先的病毒学家改变了他们的想法,这一切都发生在2020年2月的短短几天里。没有新的数据,没有新的论据。但他们确实非常清楚地揭示了这种转变的政治原因。据他披露,2020年8月,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和罗伯特-加里是获得890万美元研究新出现的传染病的主要调查人员之一,这笔资金来自安东尼-福奇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是弗朗西斯-柯林斯的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一部分。

此外,英国每日电邮1月12日署名IAN BIRRELL的文章也对科学界为何要将主张实验室泄露论者闭嘴提供了一系列解释:IAN BIRRELL:为什么科学机构如此努力地让那些担心Covid从中国实验室泄漏的人闭嘴?

文章指出,作为新冠疫情爆发之后系列事件的关键人物,惠普基金会总裁法拉尔不仅继续从事指导如此多关键医学研究的工作,甚至去年的年薪还增加了2.8万英镑,达到51.2万英镑,这似乎令人难以置信。

法拉尔和惠康基金会其他专家在《柳叶刀》等医学杂志上签署声明,驳斥实验室泄密理论,赞扬中国为解决这一疾病所做的努力,其中一些杂志与中国有广泛的商业联系。

中国重金资助国际科学杂志

此外,民间新冠溯源组织Drastic成员Rodolphe de Maistre and Gilles Demaneuf早在2021年二月就对国际科学杂志与中国之间的资源援助展开了调查,调查的对象是Springer Nature and Elsevier,作者认为上述两家杂志都在新冠病毒来源问题上发表有利于中国政府的文章。

根据公开资料的综合分析显示,来自中国的援助经费都位居首位,而施普林格-自然和爱思唯尔的战略也是进入有前景的中国市场,以及促进与中国科学家更好的国际合作,以造福科学。同时,中国希望得到国际认可。因此,双方进行了很好的匹配,达成了许多合同协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