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火,封城,物价,杀富济贫…加州出走潮:这里不再宜居(组图)

大鱼新闻 时事 1 month, 1 week

加州出走潮・一│高生活成本掀迁居潮 财富再分配呼声迭起

加州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地方。冒险精神与成果共享、贫穷与富有,成为建构加州社会的必要元素。然而,以「宜居」闻名于世的加州沿岸大城巿,逐渐受到高房价、贫富悬殊、山火及极端气候等问题困扰,不少中产族也要另觅生活成本较低的地方居住。在加州人追求财富更公平分配的诉求下,当地政客如何回应他们的呼声?此为「加州出走潮」专题第一篇

Jamie和Yulia两夫妇这天在加州圣塔莫尼卡(Santa

Monica)的漫长海滩旁踱步。这是他们最后一次饭后在这儿散步。之后,他们就要搬到内陆地区、看不见海岸线的河滨市居住了。

他们新购置的河滨巿平房,有六间房,连天台,价值120万美元。这个价格对于整个加州来说,可说是十分相宜了。在此之前,他们在圣塔莫尼卡的475呎工作室公寓(studio

apartment),月租1,680美元。

「我们真的放弃很多东西了。」Jamie说道。他指的是圣塔莫尼卡那片绝美沿岸海景。他们很喜欢每天在这里散步,但奈何,这里的生活难题愈来愈大。搬离沿岸后,两夫妇才可以有更大的空间展开新生活──甚至认真考虑生孩子。

圣塔莫尼卡拥有漫长海岸线,的确是风景怡人的人间天堂,可惜当地房价高涨的程度十分惊人。(Getty Images)

今年8月,加州单户住宅(single-family

homes)楼价中位数上升至破纪录的83万美元,比一年前同样时间上升超过17%。若单论区域计,洛杉矶都会区楼价中位数为83万美元;三藩市湾区高达185万美元;而较偏远的河滨市则为57万美元。

其实,Jamie和Yulia两夫妇可以说是较幸运的一群。这一年来三藩市湾区及洛杉矶大都会区的楼价物价,高涨得令人窒息,甚至很多中低收入普罗加洲家庭,连内陆地区的房价也负担不起,最终选择离开加州,迁移到邻近内华达州(Nevada)、爱达荷州(Idaho)、亚利桑那州(Arizona),甚至更远的德州(Texas)。加州不少城巿居民迁往「内陆帝国」降低生活成本:

疫情期间的「遥距工作」新常态,更大大加速了这批人口迁徙潮,粗略估计约有25万人迁进南加州被称为「内陆帝国」(Inland

Empire)的内陆大都会区,即涵盖圣班纳甸奴(San

Bernardino)、河滨市(Riverside)、安大略(Ontario)等城市的大片区域。

不过,大家都知道,加州的楼价物价倘若继续这样疯狂飙升,很快连「内陆帝国」这片区域也住不下去了。

很多中低收入普罗加洲家庭,连内陆地区的房价也负担不起,最终选择离开加州,迁移到邻近州份。(Getty Images)

矛盾的加州

毗邻太平洋的加州,对一些人来说无疑是一个风景怡人的宜居天堂,但对一些人来说,又是一个充满压迫的生活炼狱。「矛盾」──始终与加州划上等号的最佳形容词。

加州是全美国人口最多而且「最有钱」的州份:2020年,当地閒置资产达到100万或以上的「百万富翁家庭」(millionaire

households)数目高达114万个,为全美国最多,比第二位德州的65万个,要多出接近两倍;同时,该州的贫穷率也是全美50州之中最高:2020年,高达15.4%加州居民生活在美国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所定义的贫穷线以下。

加州是全美国最拥抱冒险创新的地方:苹果、Google、Facebook等无数叱吒全球的科网巨头在硅谷诞生;同时该州也是在社会福利上花费最大、地方税率最高的州份:个人所得税率达到12.3%,若然你年薪超过100万美元,所得税率甚至达到13.3%,全州最富有的3%人负担起约60%的州所得税。

加州向来被视为意识形态相对左倾的州份,沿太平洋海岸的繁庶都会区,即洛杉矶大都会区至三藩市湾区一带,更是传统民主党进步派「票仓」。可能相对而言,加州东部人烟较稀少的内陆乡郊区域的政治意识形态较偏保守,但大体来说,加州自90年代以后,向来都是自由派政治家的摇篮、坚固的「蓝色大本营」。

矛盾,建构了加州现今社会畸形现况。加州至今无疑仍是创新经济动力的集中地,但在贫富悬殊愈趋加剧下,追求财富的更公平分配,渐渐成为加州居民的主流意见。为回应加州人日益上涨的「财富再分配」呼声及诉求。一些民主党人最近想像了应对办法。

苹果、Google、Facebook等无数叱吒全球的科网巨头在加州硅谷诞生。(Getty Images)

全民基本资本

加州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民主党的赫茨伯格(Robert

Hertzberg)今年曾提议,利用州财政盈馀,以及由科网企业和慈善家捐助下,为加州每名年满18岁的公民开设「全民基本资本」(universal

basic

capital)的基金,将基金资本投资在科网巨企,甚至是具潜力的初创科技公司,从而藉助基金投资回报用以为加州公民提供退休保障、医疗保险、大学学费等支出。这样一来,可以在不用大幅提高税率的前题下,同时为社会普罗及低下阶层人士提供日常生活必需保障,以及精英教育等向上流动的机会。

和应赫茨伯格这项倡议的人,包括Google前执行长施密特(Eric Schmidt)、Snapchat创办人斯皮格(Evan

Spiegel)等加州硅谷传奇人物。

《金融时报》评论编辑Rana

Foroohar认为,这种做法与传统财富再分配(redistribution)不同,它是以资本的投资收益来支援公共发展和社会福利开支,故她形容此做法为财富的「预先分配」(pre-distribution)。

「全民基本资本」(universal basic

capital)被形容为财富的「预先分配」(pre-distribution)。

「在这个时代,网络效应和无形资产将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更甚是集中在极少数企业手中,这些企业得以利用更少的员工而产生巨大收益。这让『预先分配』原则更为适合这个时代、成为(政府)一种新的收入来源。」Rana

Foroohar说道。

她想像说:现时来自加州的上市公司总市值大约是13万亿美元。若然加州政府在十多年前早着先机,投资部分顶尖硅谷科技企业的股票,现在便已然获得优厚回报,而且能更好地协调私人企业的庞大商业收益和公众获利诱因。

其实,早在州政府层面,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已在2021至2022年度财政预算桉,提议将本年度的州政府财政盈馀,加上联邦政府拨予的1亿美元疫情纾困援助,为该州每名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一年级大学生开设基金帐户,投资储备以用作补助其未来学费所需。这一做法,已被视为「预先分配」的先行试验。

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早前提议将州政府财政盈馀,为该州每名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一年级大学生开设基金帐户。(Getty

Images)

杀富济贫?

「预先分配」的确某程度上试图糅合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财富再分配元素。为了回应普罗大众对缩窄州内贫富悬殊的诉求,州政府这项设想,通过「预先分配」来实现「共同富裕」,这会是出路吗?

可以想像到,最大阻力也是会来自当地企业家。着重创新,视加州为「机遇之地」的企业家、冒险家,对这类被视为「杀富济贫」(「全民基本资本」始终需要有人先愿意付出一笔起始基金,这肯定是来自企业捐献和税收)、有着「大政府」倾向的政治操作,早已有诸多不满。

过去一两年已有许多硅谷巨商、超高年薪的技术精英因为州政府的「左倾」而选择「逃离」加州。虽然「全民基本资本」算是一种折冲,但它当中的政府介入元素,仍然为不少企业家嗤之以鼻。

无可置疑的是,这些企业精英、科网大亨偏偏却是加州赖以致富的基础──加州如何在回应民间进步左翼风潮的呼声下,同时又以留着这班精英的头脑和财富之间拿捏平衡?本系列下篇文章将继续深入探讨。

加州出走潮・二│山火、封城、物价飞涨──黄金州不再「宜居」

「加州向有『黄金州』美誉,如今却像卸妆后的美女,不是雀斑、疤痕而已,而几乎是嘴歪眼斜、样样缺点毕现。」北美最大中文报纸《世界日报》于今年七月,如此形容加州的情况,「加州出走潮」(Exodus

California)在疫情下正成为热门话题,而且今年挑战来得特别巨大:山火下缺水连连、新冠疫情封城不绝、治安恶化及抢劫频繁,当然还少不了全美最高的住屋开支,与及通胀加剧下的物价负担。此为「加州出走潮」专题第二篇

气候怡人、拥有灿烂阳光及全长1352公里海岸线的加州,自是淘金热时期以来已为美国人口主要的聚居地,改写了美国西部的社会经济发展;受惠于二战后的航宇及国防产业,以至1980至1990年初期硅谷科网业的大爆发,加州至今仍为最富庶、人口最多的美国州份。

然而,近年加州浮现出各种社会问题,「黄金州」似乎不再闪闪发光。由5月至9月,一共发生152宗山火,全年至今烧毁124万公顷土地。加州又面临史上罕见枯水期,乾燥缺水问题已持续第三年,近半加州居民受到紧急旱灾灾害影响,奶农生产亦受严重打击,州长纽森(Gavin

Newsom)呼吁州内民众减少用水15%。

2020年9月9日美国加州三藩市,西雅图水手(Seattle Mariners)对三藩市巨人(San Francisco

Giants)赛前热身练习,甲骨文体育馆(Oracle Park)上方天空因加州山火染成橙红色。(AP)

另一方面,疫情以来,民主党领导的加州为其中一个最早实施封城、口罩令、局部强制接种疫苗的州份。然而,过于严厉的防疫措施在州内渐渐惹来强烈反弹,部份城镇推出反制措施,较保守的北部城镇Oroville于十月更自行宣布成为「共和立宪制」,有权拒绝执行州长的防疫措施。在疫情大举限制经济活动之下,失业及工资不涨问题困扰居民,州内治安亦恶化。《世界日报》报道指出,华人密集地区的超巿及广场在大白天都遇到抢劫,破门入屋抢劫常见,疫情后歧视亚裔的情况无处不在,很多华裔因此都跟着移民外州。

「出走潮」走的是谁?

素来,宜居而且机会处处的加州吸引美国及世界各地的人来追逐「加州梦」,由1850至2010年,加州的每十年的人口淨增长都达10%,不过,单计2000至2020这20年间,加州迁移往外州的人口高达260万,人口增长都主要来自外国移民及自然增长(出生人口)。不过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外国移民大幅减少,出生率亦维持跌势,2020年该州下跌18.2万人,虽然只是4000万人口的0.46%,但人口相等于两个圣巴巴拉巿(Santa

Barbara),「加州出走潮」的情况因而格外明显。

而迁移潮的最主要原因是,加州已经变得非常昂贵,自置居所比率(homeownership

rate)已达至1940年代以来最低,也是美国最低的州份之一;加州的平均房价达683,996美元,在50州中仅次夏威夷。过去一年,高楼价及生活成本高涨的情况更加明显,连中产阶层也深感压力。

拉丁裔Martin(化名)作为一名三藩市的现居民,跟记者表示也在考虑搬迁。Martin是土生土长的加州人,在三藩市的一间工会担任工会代表,自认为属中产阶级,租住在市中心外围一栋两层的联排别墅内,周边环境安逸、还有些许植被,驱车到Martin的办公室也只要30分钟左右。

2018年三藩市街景。根据全国低收入住房联盟(National Low Income Housing

Coalition)的今年的一项调查,三藩市在全国房租价格排行全国第一,租客需有每小时60美元的时薪才付得起三藩市市内的一个两居室。(Getty)

他和丈夫在三年前有了孩子,「我们希望他有个后院玩耍」。本来还没有孩子的时候,Martin和丈夫生活还算富裕、正计划存款买房,但这三年来积蓄很快花光。

加州查普曼大学(Chapman University)教授Joel

Kotkin认为,加州正面临一种新型的「封建化」,只有超级富豪越富,其他人都受害。

从年轻、向上的家庭看来,加州是不可能(居住)的,除非你有有钱的父母、去抢劫银行,或者开公司成功上巿。

Joel Kotkin

对于打工仔而言,加州也许不是一个十分理想的居住地,该州的个人所得税(income

tax)达13.3%,为全美最高,而且还另加上联邦税,再扣各类社保及保险,实际到手的工资可能只剩一半。近年,不少外移的加州人都选择德州作为目的地,德州不徵收个人所得税,但徵收较高的物业税以及有徵收销售税,然而实购买力仍远胜加州。

美国加州州长纽瑟姆不久前面临罢免州长投票,其在去年推行严格的封城防疫政策,其后本人违反社交隔离规定更是让选民非常不满。(AP)

「没有哪里像加州一样」

对于Martin来说,房价的负担尚未严重到他必须搬离加州的地步。诚然,愈发频繁和严重的山火、前些年笼罩三藩市街头的烟雾、可负担且适合一家三口居住的房子,这些因素都在把Martin推离这个地方,但Martin说:「确实,我正在考虑离湾区,三藩市,但你知道,除了加州,我唯一想去的地方是华盛顿州....但我不是因为加州而离开,而是湾区(的问题)。」

在Martin心中,加州是家乡,出生并成长于族裔多样、70多种方言溷杂的地方,这种多样性构成了Martin的心理舒适区和归属感。「我因为公事也走过美国的很多城市,没有哪个地方像加州一样。」

但不得不承认,身为中产的他所拥有的机遇和话语权并非所有加州居民所共有的:「我们能(更容易的)换工作、但处于劳动力底层的人却没有这种能力。」Martin认为,疫情进一步恶化了这一群体的处境:「这让我很担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