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对中国大放厥词的伯恩斯,怕当不上驻华大使?

6Park 时事 1 month, 2 weeks

两个月前,美国白宫宣布提名前副国务卿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出任驻华大使这一重要职务,中方也希望他能为双边关系“发挥建设性的作用”,不过,从昨天(10月20日)的表现来看,伯恩斯显然没有把中方的建议听进去。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当地时间年8月20日,美国白宫发布声明称,美国总统拜登决定提名尼古拉斯·伯恩斯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

当地时间10月20日,伯恩斯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参加了提名确认听证会。据路透社、彭博社等外媒当地时间10月20日报道,在这场事关自己能否取得“上岗资格”的听证会上,伯恩斯在对于中国的态度上采取了强硬的立场,宣称中国是美国“最危险的竞争对手”(most dangerous competitor),并和美国部分“反华政客”一样,继续在涉疆、涉藏、涉港以及台湾问题等方面对中国进行无理指责和攻击。

此外,他当天还谈到了有关新冠病毒溯源、核武器问题、经贸问题、5G技术等多个议题,也称赞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时期的部分政策。媒体预计并指出,伯恩斯有望轻松通过提名确认,因为他的表现赢得了国内跨党派议员的赞许。



▲据路透社报道,10月20日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在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就与中国打交道采取了强硬立场,称"新疆的种族灭绝"、"西藏的暴行和对台湾的欺凌必须停止。

据报道,在当天的听证会上,伯恩斯数度提及事关中国内政事务的议题,且言辞十分激烈。伯恩斯宣称,中国在新疆的“种族灭绝”、在西藏的“虐待行为”、在香港“扼杀自治和自由”以及对台湾的“欺凌”都是不公正的,必须马上停止。

特别是台湾问题上,现年65岁的伯恩斯表示,美国坚持一个中国政策是正确的,但他同时宣称,美国反对中国(大陆)破坏台海地区现状的行动也是正确的。他对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表示,对于美国而言,最重要的威慑是保持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地位,国会和行政部门完全有权“将武器供应扩大到台湾”。

对于近期解放军军机进入台湾“西南空域”进行巡航的正常之举,伯恩斯又是一番指责,称此举“极为恶劣”。“我们的责任是让台湾成为一块难啃的骨头(Our responsibility is to make Taiwan a tough nut to crack)。”他表示,美国需要加倍努力,防止台湾被收回。



▲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左)

对于中美关系,伯恩斯认为,因为有美国自身实力和盟友帮助的“加持”,美国在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关系中“具有关键性优势”。“北京认为东方正在崛起,西方正在衰落。我对我们自己的国家有信心。”他补充称,美国的军事、外交和教育体系比中国更有优势,美国的盟友网络也是在与中国竞争时的最大优势之一。

除此之外,伯恩斯还提到了其他许多议题领域。他声称,中国在与日本、越南和菲律宾等国的关系中一直扮演着“侵略者”的角色。他还表示,自己对于中国在5G技术等问题上的意图抱持怀疑态度,并宣称,世界应对中国的核武器问题感到担忧。

按照伯恩斯的理解,他认为虽然中国有着巨大优势,但在国际社会上朋友很少。“中国太咄咄逼人了,他们激起了很多人的反对。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夸大他们的力量,也不应该低估美国的实力。”他宣称,中国一直在新冠病毒起源问题上“使绊子”,中国需要回答这一问题。

伯恩斯还称,与冷战时期不同,美国与中国的竞争将围绕在经济和科技实力上,而非军事能力。



他表示,美国要求中国履行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是正确的,并敦促国会通过与中国有关的立法,为美国在半导体等关键行业的国内竞争力提供资金。他补充称,美国应当同欧洲和其他地区的盟友一道合作,以建立经济影响力。

据彭博社介绍,尽管伯恩斯也在听证会上提到了美国和中国保持接触并寻求共同利益的重要性,但他对两国冲突领域的关注,很快赢得了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中两党议员的赞赏。路透社更是预计,他有望轻松通过提名确认程序。

该委员会的共和党领袖詹姆斯·里施(James Risch)说:“我认为,任命伯恩斯担任这一大使职务是恰当的。”另一名共和党籍参议员托德·杨(Todd Young),则数度祝福伯恩斯在提名确认进程中好运。民主党籍参议员克里斯·孔斯(Chris Coons)同样认为,伯恩斯是这个职位的合适人选。



▲詹姆斯·里施(James Risch)资料图

综合路透社、美联社等介绍以及此前媒体报道,伯恩斯是一名已退休的职业外交官,同时也是苏联问题专家,曾于2005年至2008年间担任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也曾担任美国驻希腊大使、驻北约大使。现在则是阿斯彭战略集团和阿斯彭安全论坛的执行董事,同时兼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

伯恩斯的对华立场也十分容易引发关注。今年5月,有外媒报道指出,伯恩斯没有任何在中国工作的经验,在谈到中国时经常使用“对抗(stand up to)”一词,立场偏向“鹰派”。不过,他此前在接受德媒访问时也曾表示,中美关系正来到一个关键时刻,“经济脱钩”不是现实选项,美欧日应联手“制衡”中国,并在特定领域与中国合作。

路透社此前分析指出,若提名获参议院批准,伯恩斯将填补前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布兰斯塔德辞任后留下的空缺。目前,中美关系正处于数十年来的最低点,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在贸易、技术、新冠疫情、台海以及南海军事活动等多个问题上都有摩擦,不断相互指责对方。



同时,任命伯恩斯为新的美国驻华大使,也标志着这一职位在角色上的转变。过去10年,美国驻华大使都由政客担任,而非经验丰富的外交官。虽然伯恩斯并不被认为是中国政策专家,但在他之前的四任美国驻华大使,也都不是中国政策专家。

今年8月23日,在美国总统拜登提名伯恩斯为新任美国驻华大使之后,有记者曾在当天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就此事提问。

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注意到美国总统拜登提名前副国务卿伯恩斯担任驻华大使的报道。中方希望新任的美国驻华大使致力于促进中美两国的友好合作,为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发挥建设性的作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