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首富2个月就"塌了",最惨中国首富真是大忽悠?(组图)

大鱼新闻 滚动 1 month, 2 weeks

曾经从无到有,1967年的广东人李河君农村出身,创建全球最大的私有民营水电站、最大的硅基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20年时间创造出3000亿汉能帝国。

然而,大厦倒塌只要一瞬。

从身价千亿首富,再到深陷千亿债务困局,仅用了两个月时间,李河君便从神坛陨落,经历大起大落,一代首富为何沦落至此?

1989年,还在大学读研究生的李河君,一心想着创业。

跟老师借了5万块钱,李河君卖过矿泉水、玩具,还炒过房地产,最终还真赚到了钱。

1994年,有了第一桶金后,李河君发现水电行业的暴利,决定以1000万收购家乡水电站,李河君也是豪气冲天,一口气签下6座水电站,总装机规模达2300多万千瓦。

但彼时没有一家民营企业可以进入百万千瓦的业务,光百亿的投资额就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但胆大的李河君,直接将发改委告上法庭。最终,李河君获胜,拿到了装机量达30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电站。

金安桥所需投资高达200亿,为了筹措资金,李河君将手上优质水电项目全部卖掉,几乎把全部身家赌在金安桥水电站。

李河君的all in没有白费,水电站建成后日入账1000万元,一年下来赚二三十亿没问题,就这样,靠着金安桥,李河君春风得意。

在金安桥上尝到了甜头,2009年,李河君将目光投向比水电更赚钱的光伏产业,500亿进军薄膜太阳能。

有了“提款机”金安桥水电站托底,李河君也有了背书,汉能第一个210亿的项目在老家河源,李河君拉着政府、银行一起,各出资三分之一,而汉能的部分,也是通过银行贷款而来,说到底,李河君其实玩的是“空手套白狼”游戏。

2012年,汉能官网宣称,预计各基地总产能将达到200万千瓦。这意味着汉能将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硅基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

与此同时,李河君加速扩展,不断增加产能,又签了400万千瓦的太阳能电站建设协议,问题是,生产这么多薄膜,能卖得出去吗?李河君自有主张。

2012年年底,汉能薄膜借壳成功登陆港股市场,谜底揭开,原来,彼时汉能薄膜100%的产品,都卖给了汉能集团,汉能集团不仅是汉能薄膜的控股股东,还是其最大客户。

2015年3月,汉能市值超3000亿港元,李河君也以1655亿元的身价成为新任中国首富。

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游戏,终有一天会被揭穿。

戏剧性的是,汉能市值创新高还不过两个月,2015年5月,汉能遭做空机构精准打击,市值一天蒸发1442亿港元,李河君的身家瞬间蒸发近1000亿港元。

随后,汉能被紧急临停,因关联交易、操纵股价而被香港证监会调查,陷入长时间停牌。与此同时,向来为汉能输血的银行,也开始停止贷款,汉能的资金链彻底断裂。

对于李河君来说,2015年是个难忘的一年。这一年,他成为首富,屁股还没坐热,2个月后就跌落首富神坛。

汉能不是没有想过自救。

薄膜不行,那就做汽车。2016年,李河君把目光盯上了太阳能汽车,带着四辆太阳能汽车高调回归,声称比马斯克还强,不耗油、不用电,全靠太阳能。结果放在市场一点水花也没有,还被不少媒体嘲讽为“黄粱一梦”。

2018年,汉能系又想了歪招:在公司内部发行理财产品,员工被强制认购上亿理财产品:不出资会被开除,与此同时,汉能又开启了大裁员,财报显示,汉能控股集团将从总部、事业部及各区域公司大幅裁员2千人。

但种种自救并没有效果。经过4年挣扎的汉能薄膜复牌无望,仍然避不开惨澹退市的命运。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李河君的种种项目也相继翻车,2011年建成的金安桥水电站身陷百亿债务,惨遭拍卖,降价到27亿也无人接盘。汉能移动能源更是早在2020年7月就接受法院的破产审查。

如今,李河君已被列为被执行人次数超70次,被执行金额高达120.75亿。如果没有当初那么贪心,李河君也许不会沦落到此命运。昔日富豪变负豪,李河君还能东山再起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