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重组病毒溯源专家组:武汉早期血样检测刻不容缓

6Park 时事 2 weeks

周三,世卫组织宣布了新病原体起源科学咨询小组的成员名单,该小组负责就制定一个全球框架向世卫组织提供咨询意见,以系统研究具有大流行潜力的未来新兴病原体的出现,包括新冠病毒的起源。这26位专家是从700多份申请中选出的,在为期两周的公示期内,世卫组织将收集公众对小组成员的反馈。

世卫重新组建病毒溯源专家组,武汉早期血样检测刻不容缓

世卫组织周三提出建议,要求组建一个由26名专家组成的新冠病毒溯源科学顾问组(SAGO),其中包括几名曾经参加武汉病毒溯源调查的专家。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10月13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了解新冠病毒的来源对于预防未来爆发流行病和大流疫至关重要,这需要广泛的专业知识。”

谭德塞表示,世卫对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顾问组专家的素质感到“非常满意”。

组建这个专家组是世卫组织为病毒溯源作出的一次新的努力。9个月前,世卫专家组前往中国新冠疫情最早爆发地武汉进行病毒溯源调查,但其调查工作受到无法获取原始资料及地缘政治和美中对抗的影响,其调查报告受到公众舆论的严厉批评,认为这个报告明显在为中共宣传背书。

不过,世卫组织还没有透露新的顾问组是否会再次前往中国进行调查。

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中国国家卫健委的一名官员透露,中国准备对武汉市血液中心储放的20万个血液样本进行测试,看是否能够从中发现对病毒溯源有益的证据。

专家称,这些血液样本中有些是在2019年最后几个月收集到的,可以帮助确定病毒首次传染给人类的时间和地点。世卫专家组在上次的调查中曾经向中国当局申请对这些样本进行分析,但遭到了拒绝。

中国国家卫健委规定,血液样本必须保存两年,以备法庭需要。这些样本距离失效期接近两年,因此对这些样本进行检测的任务刻不容缓。

CNN说,专家们要求中国允许外界专家参加或观察有关检测工作,如果没有外界的参与,中国方面单独的研究成果将会缺少必要的公信力。

CNN引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副教授米勒(Maureen Miller)的话说,这些样本 “绝对会包含重要线索”。她敦促中国允许外国专家观看整个过程。她说,“除非至少有合格的观察员,否则没有人会相信中国报告的任何结果”。

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部传染病科医师威廉-沙夫纳(William Schaffner)表示,这些样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机会,让人们能回过头来看看,到底这种病毒是从哪个月开始感染中国人”。

中共对病毒溯源调查一直非常紧张。它虽然一再表示病毒溯源是一个“科学问题”,应该由科学家通过调查得出结论,但是却拒绝世卫组织对武汉这个新冠大流疫最早爆发地进行调查,更是通过各种方式转移外界对武汉的关注,声称病毒来自美国、印度、挪威、意大利等,试图把这场祸及全球的大流疫界定为一场在世界多地同时爆发的疫情。

中国对呼吁展开国际病毒溯源调查的澳大利亚进行严厉的经济报复,对许多澳大利亚的出口产品进行抵制。

对于世卫组织前往武汉进行调查的努力,北京方面先是通过限制签证阻止专家组入境,后来在他们入境后,又对专家组的活动实施全程控制,甚至强迫专家组按照中方的意见撰写调查报告。

Jamie Metzl:我们必须追踪病毒的来源

纽约时报与华盛顿邮报近日都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发表文章,呼吁国际社会必须对此展开深入调查,纽约时报文章披露,世卫组织将在本周宣布新病毒溯源调查小组名单,新调查小组将由大约24人组成,其中包括病毒学专家,基因学专家,以及生物实验室安全方面的专家,这是为了回应外界对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泄露方面的担忧。不过,华盛顿独立公共卫生专家向记者表示,世卫组织无论施展何等法术,也无法获得中国政府的合作,因为这又将被中方当作是对中方的攻击。正在巴黎的参加学术讨论会的世卫组织顾问,积极推动病毒溯源工作的美国学者Jamie Metzl就此接受了法广的专访。



中国政府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对每个中国人构成威胁

法广:中国政府拒绝接受调查,并且多次质疑在同样的背景下美国政府是否会敞开大门接受国际调查团前往美国的实验室进行调查,您以为呢?

Jamie Metzl:一定会, 美国一定会接受,我们可以举例说,比如说,美国在蒙泰纳州的军事实验室出了来自蝙蝠的冠状病毒的问题,但是,蒙泰纳州并没有蝙蝠,而在德克萨斯州才有蝙蝠,我们当然也会对德克萨斯进行调查。倘若因此而造成了数百万人的死亡,我们不仅会要求美国政府展开调查,而且还会要求国际调查团展开调查。再比如说,美国人倘若失误发射了核弹,核弹坠落在世界别的地区,比如说坠落在武汉,造成了数千万人的死亡,难道我们可以说这是我们美国国内的问题,他国无法干涉吗?那全世界都会感到愤慨,都会说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所以中国政府的行为不仅令他国政府难以接受,令他国的民众难以接受,而且,也应该使每个中国人难于接受,因为每一个中国人都受到中国政府的高度不负责任的行为的威胁。

法广: 您提到澳大利亚总理莫利森最早有勇气地提出必须追踪新冠病毒的来源,有评论认为澳大利亚获得了中国国内官员提供的有关病毒的信息,评论甚至认为中国前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的下台或许与向外界披露疫情信息有关。此前也有传闻说有中国官员携带情报投奔美国,您作为美国白宫前政府官员以及世卫组织顾问,与各国政府与国际学术界关系紧密,您听说过上述传闻?

Jamie Metzl:我对此并没有具体的了解,但是,我坚信在中国国内有数十个或者数百位中国的官员与学者拥有有关疫情的珍贵的资料,但是,他们十分恐惧,不敢与外界分享。所以,我们必须对可能站出来的吹哨者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至于是否有中国官方向美国提供信息,我也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不幸的是,中国政府制定了十分严厉的规章,禁止中国学者公布任何有关疫情的信息。我们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与新冠疫情息息相关,都有权利了解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并不意味着仅仅追究中国政府究竟出现了哪些失误,在美国也同样如此,美国政府在应对疫情方面也存在巨大的失误,造成许多无辜的人的死亡,这些我们都必须追究责任。我们必须追究任何人,包括我们自己在内,并不是为了互相谴责,而是因为只有首先指出问题,我们才能够解决问题。

法广:美国情报部门八月底公布的有关新冠病毒溯源的调查报告内容十分肤浅,相比之下,美国国会此前公布的报告内容却更为翔实,您对此感到失望吗?您觉得美国拜登政府是否有彻底追踪新冠病毒来源的政治意愿?

Jamie Metzl:就我个人而言,我对美国情报部门的调查报告十分失望,因为报告的内容甚至都没有我们自己的调查组,巴黎小组以及Drastic等网络民间组织获得的信息更多。我相信拜登政府有调查病毒来源的愿望,但是,我也猜测拜登政府高层有外交官员认为必须仔细掂量对中国施压的力度。倘若拜登政府能够有把握确定溯源工作一定会导致新的调查结果,那么,他们或许会更加咄咄逼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从国际层面进行合作,必须从政府层面,从民间展开国际合作,这并不仅仅是中美之间的事情。当然,我呼吁拜登政府积极推动溯源调查,要求美国情报部门继续努力,要求美国组建国会两党调查小组,对新冠病毒以及疫情应对等情况召开调查,我相信拜登政府可以也应该继续工作,我也认为欧盟委员会,欧盟成员国政府也可以作出许多努力,因为这并不仅仅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对抗,而是全世界都应该联合起来,彻底理清病毒的来源,疫情如何爆发等等,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应对挑战。

法广:最后,倘若最终的调查结果是:病毒的源头是一个经过增功能基因改造(GOF)之后从武汉实验室泄露而出,那么,今天我们已经知道,武汉实验室GOF试验的技术来自美国,资金也同样来自美国,武汉实验室是由法国帮助修建,那么,最终的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呢?

Jamie Metzl:这就要看调查结果了,关键要看这一GOF病毒基因的功能究竟是在哪一个实验室完成的,究竟是武汉P4实验室,还是在武汉CDC实验室。之后还必须了解武汉实验室与美国科研机构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武汉的技术究竟是由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所提供的还是来自中国军队自己通过对GOF技术的研究自己研发的技术,这一切都必须水落石出之后我们才能够究责,我们必须仔细认真地诚实地挖掘,找出问题的根源,或许问题在于中国,或许也在于美国与法国,或许大家都有责任,但是,我们必须诚实地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感谢世卫组织顾问Jamie Metzl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