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e Metzl:我们必须追踪病毒的来源

大鱼新闻 时事 2 weeks

Jamie Metzl:我们必须追踪病毒的来源 pic.twitter.com/3baXkKkc7E

— RFI 华语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RFI_Cn) October 13, 2021

纽约时报与华盛顿邮报近日都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发表文章,呼吁国际社会必须对此展开深入调查,纽约时报文章披露,世卫组织将在本周宣布新病毒溯源调查小组名单,新调查小组将由大约24人组成,其中包括病毒学专家,基因学专家,以及生物实验室安全方面的专家,这是为了回应外界对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泄露方面的担忧。不过,华盛顿独立公共卫生专家向记者表示,世卫组织无论施展何等法术,也无法获得中国政府的合作,因为这又将被中方当作是对中方的攻击。正在巴黎的参加学术讨论会的世卫组织顾问,积极推动病毒溯源工作的美国学者Jamie Metzl就此接受了法广的专访。

中国政府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对每个中国人构成威胁

法广:中国政府拒绝接受调查,并且多次质疑在同样的背景下美国政府是否会敞开大门接受国际调查团前往美国的实验室进行调查,您以为呢?

Jamie Metzl:一定会, 美国一定会接受,我们可以举例说,比如说,美国在蒙泰纳州的军事实验室出了来自蝙蝠的冠状病毒的问题,但是,蒙泰纳州并没有蝙蝠,而在德克萨斯州才有蝙蝠,我们当然也会对德克萨斯进行调查。倘若因此而造成了数百万人的死亡,我们不仅会要求美国政府展开调查,而且还会要求国际调查团展开调查。再比如说,美国人倘若失误发射了核弹,核弹坠落在世界别的地区,比如说坠落在武汉,造成了数千万人的死亡,难道我们可以说这是我们美国国内的问题,他国无法干涉吗?那全世界都会感到愤慨,都会说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所以中国政府的行为不仅令他国政府难以接受,令他国的民众难以接受,而且,也应该使每个中国人难于接受,因为每一个中国人都受到中国政府的高度不负责任的行为的威胁。

法广: 您提到澳大利亚总理莫利森最早有勇气地提出必须追踪新冠病毒的来源,有评论认为澳大利亚获得了中国国内官员提供的有关病毒的信息,评论甚至认为中国前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的下台或许与向外界披露疫情信息有关。此前也有传闻说有中国官员携带情报投奔美国,您作为美国白宫前政府官员以及世卫组织顾问,与各国政府与国际学术界关系紧密,您听说过上述传闻?

Jamie Metzl:我对此并没有具体的了解,但是,我坚信在中国国内有数十个或者数百位中国的官员与学者拥有有关疫情的珍贵的资料,但是,他们十分恐惧,不敢与外界分享。所以,我们必须对可能站出来的吹哨者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至于是否有中国官方向美国提供信息,我也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不幸的是,中国政府制定了十分严厉的规章,禁止中国学者公布任何有关疫情的信息。我们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与新冠疫情息息相关,都有权利了解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并不意味着仅仅追究中国政府究竟出现了哪些失误,在美国也同样如此,美国政府在应对疫情方面也存在巨大的失误,造成许多无辜的人的死亡,这些我们都必须追究责任。我们必须追究任何人,包括我们自己在内,并不是为了互相谴责,而是因为只有首先指出问题,我们才能够解决问题。

法广:美国情报部门八月底公布的有关新冠病毒溯源的调查报告内容十分肤浅,相比之下,美国国会此前公布的报告内容却更为翔实,您对此感到失望吗?您觉得美国拜登政府是否有彻底追踪新冠病毒来源的政治意愿?

Jamie Metzl:就我个人而言,我对美国情报部门的调查报告十分失望,因为报告的内容甚至都没有我们自己的调查组,巴黎小组以及Drastic等网络民间组织获得的信息更多。我相信拜登政府有调查病毒来源的愿望,但是,我也猜测拜登政府高层有外交官员认为必须仔细掂量对中国施压的力度。倘若拜登政府能够有把握确定溯源工作一定会导致新的调查结果,那么,他们或许会更加咄咄逼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从国际层面进行合作,必须从政府层面,从民间展开国际合作,这并不仅仅是中美之间的事情。当然,我呼吁拜登政府积极推动溯源调查,要求美国情报部门继续努力,要求美国组建国会两党调查小组,对新冠病毒以及疫情应对等情况召开调查,我相信拜登政府可以也应该继续工作,我也认为欧盟委员会,欧盟成员国政府也可以作出许多努力,因为这并不仅仅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对抗,而是全世界都应该联合起来,彻底理清病毒的来源,疫情如何爆发等等,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应对挑战。

法广:最后,倘若最终的调查结果是:病毒的源头是一个经过增功能基因改造(GOF)之后从武汉实验室泄露而出,那么,今天我们已经知道,武汉实验室GOF试验的技术来自美国,资金也同样来自美国,武汉实验室是由法国帮助修建,那么,最终的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呢?

Jamie Metzl:这就要看调查结果了,关键要看这一GOF病毒基因的功能究竟是在哪一个实验室完成的,究竟是武汉P4实验室,还是在武汉CDC实验室。之后还必须了解武汉实验室与美国科研机构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武汉的技术究竟是由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所提供的还是来自中国军队自己通过对GOF技术的研究自己研发的技术,这一切都必须水落石出之后我们才能够究责,我们必须仔细认真地诚实地挖掘,找出问题的根源,或许问题在于中国,或许也在于美国与法国,或许大家都有责任,但是,我们必须诚实地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桉。

感谢世卫组织顾问Jamie Metzl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