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玄学如何脑控硅谷精英?已成西方社交货币(组图)

大鱼新闻 文化 2 weeks

在这个物质与科技极其发达的时代,人们对科技的崇拜已经达到了巅峰,我们朝拜着一代又一代的苹果手机与英伟达显卡,我们沉浸在由VR技术、智能音箱、Vtuber编织的虚拟幻梦中。

基因编辑技术通过对DNA的重新编织,也可以解决大部分的疑难杂症。



我们相信科技的喧嚣和狂热就是时代的浪潮,但在另一面,宗教、神明、精神世界的领域,多数人保持着一个模糊的态度。



可西方社会的上流人士们,却追求起了冥想。



2015年,《华盛顿邮报》一篇标题名为“汇聚在印度佛庙内的科技大佬们”的报道引起了不少猎奇人士的注意。









在欧美上流的名人圈子里,“冥想”,已经成为填补物质世界的精神必需品。



这些当代的好莱坞明星、科技大佬们,都有过冥想体验,在他们眼中,冥想带着某种神秘东方主义的魔力。



他们坚信的理由,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数学题,因为自哥白尼于1543年出版《天体运行论》开始,欧洲踏入科学革命时代,距离现在478年,但佛教在公元前6世纪就已经出现了,距今有2600多年的历史,这其中不间断的灵能研究,个中神秘引起了西方世界强烈的兴趣。



·冥想是怎么影响硅谷领袖的



冥想影响最大的地区,在硅谷,在过去的近20年里,超过450名MBA商业精英以及350名的公司高管都参与过瑜伽练习。





·正在办公室顶上冥想的硅谷精英们



钢铁侠撑腰。





奥普拉打坐。





而且冥想(Meditation)这个词的英文单词词根与“医药(Medical)”和“医治(Medicated)”很接近,因此总有人认为冥想是这些上流人士试图获得永生的途径之一。



但实际上,通过各类宗教的“冥想”,这些名流们悟道创业,保持平静,激发创作灵感,甚至可以帮助亲属亡魂解脱。



1974年,年轻的乔布斯出现在旧金山机场,没有人知道他早已从里德学院退学,刚刚从印度回来。





·电影《乔布斯传》中年轻的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走在印度的街道上



在印度寻找开悟的青年乔布斯接触到了印度教传奇宗师Neem Karoli Baba的事迹,而在当地,很多信徒都称这位大师是印度教神猴哈努曼的化身。





·宗师Neem Karoli Baba





·神猴哈奴曼,有四脸八手,小时候以为太阳是一个水果,就飞过去把它摘下来吃了,印度版孙悟空



年轻的乔布斯和伙伴沃兹尼亚克花了几个月时间在印度学习了当地冥想后,回到湾区,脑洞大开,决定大干一场。



于是经历过冥想学习的乔布斯坚定决心,在两年后的1976年与伙伴沃兹尼亚克共同创立了苹果公司。







无独有偶,2000年初,作为后辈的扎克伯格正处于人生的低迷期,Facebook虽然赚到了流量却赚不到钱,于是,在前辈乔布斯的建议下,扎克伯格也踏上了印度之旅,追寻精神导师Neem Karoli Baba的足迹,想要获得创业的三头六臂。



当年,这位年轻的美国人穿着一件T恤和一条破牛仔裤,独自一人来到了印度北部山区的 Kainchi Dham修行所,当时还没有一个人认识他。





,时长00:23

通过印度教古老的瑜伽冥想,彻悟后的扎克伯格也建立了全球最大的在线社交媒体——脸书。



全球顶尖科技大佬们对来自东方的“冥想灵修”并没有抱一种冰冷的理性主义态度,反而是持一种学习的心态。



而“冥想”对于从事体育以及创作的顶流明星们来说,更多是一种情绪、比赛与身体上的强力辅助。







就像当你和你的好兄弟聊起NBA已故巨星,人称“黑曼巴”的传奇球员科比·布莱恩特,你们会列举他球涯中的各种高光时刻,其中肯定有狂砍81分的那一场比赛。







但是,你一定从未看过身着东方衣袍,盘腿而坐,闭目冥想的科比。







在外人看来,科比的成功离不开他的“凌晨4点”洛杉矶;但实际上,科比之所以可以成为这一时代的篮球传说,除了艰苦的特训以外,还有就是精神与身体上的调节。



在日常的冥想训练下,科比的睡眠质量有了很大提高,并且在每一场比赛前,科比都会短暂冥想,放松身体,集中注意力。







“冥想”能缓解科比比赛前的心理压力,也能在日常生活和备赛过程中给予他有力的支持。



除此之外,东方宗教中的“冥想灵修”甚至帮助一位好莱坞动作巨星解决了超自然问题。



出演《洛奇》《第一滴血》的巨星史泰龙的儿子英年早逝,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史泰龙一直被儿子的亡魂所困扰。





·史泰龙的儿子Sage曾经出演《洛奇4、5》



在友人的推荐下,史泰龙在印度请了印度教的法师做了一个叫作“Śrāddha”的仪式,“Śrāddha”在印度的意思是祭祀。



在这场仪式里,史泰龙需要在老师的带领下准备16天的食物。这些食物一部分是供奉给主持仪式的老师(婆罗门),让他做法让已故的亡魂安息,另一部分则是用来喂给象征先祖的乌鸦。





·印度教重要典籍《瑜伽瓦西斯塔》中记载,乌鸦象征着已故的先祖



仪式中,史泰龙参加了冥想。经历了这一古老的印度教仪式后,这位硬汉终于恢复了正常生活。

根据美国疾病防控中心(CDC)的一份调查问卷显示,越来越多的成年美国民众开始进行冥想。





·2012年,4.1%的美国人会进行冥想,到了2017年,这一数据就增长到了14.2%



冥想在美国卷起的风潮,不是这几年形成的,可以说这是一部由历史撰写,跨度近百年的“冥想东游记”。





那些移民来到北美大陆的最早一批清教徒们,怀揣着信仰在新世界建立起了上帝的教堂,但他们不曾预想现在这片土地上却有着诸多宗教的布道场。





·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PRRI在2020年的研究报告,诸多信仰汇聚



在美国和冥想有关的宗教,最主流的两个是印度瑜伽和日本禅宗。



美国的印度教徒虽然是少数,但是受教育程度和家庭收入在所有宗教社区中最高,离婚率最低。



在印度教的典籍里,经典《奥义书》的主旨是“梵我合一”(Moksha),主张梵即“我”,我即梵,这是最深密的奥义。





印度教徒相信,通过瑜伽冥想则是达到梵我合一,在冥想中让自己的意识与宇宙合二为一,实现意识飞升,并且脱离苦海。



假如你身处美国加州硅谷湾区,打开谷歌地图,搜索“mediation”,你会发现上面有不下30家冥想瑜伽馆。







想要达到“梵我合一”的境界,在印度教中,需要长期修炼冥想。





·英国警察乐队的主唱Sting接触了Jivamukti 瑜伽后,开始长期冥想。



汤因比曾经说过,“20世纪最伟大的事情,是佛教传到西方”。



佛教虽然源于印度教,但是在美国佛教(主要是日本禅宗)曾经一度辉煌。



而禅宗的发展要追溯到1893年,芝加哥举办世界宗教大会,东方的宗教正式出现在以美国为主的西方社会,这也是禅宗第一次进入美国。







直到50年代左右,禅宗逐渐在美国开枝散叶。来自日本本土的铃木大拙禅师担任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传播禅宗。



而在60年代,禅宗在美国迎来研究热潮,禅师铃木俊龙和前泉泰山尤其有影响力,分别在旧金山和洛杉矶修建了大型的修炼中心。





·左为洛杉矶修禅中心,右边为旧金山修禅中心



有一个纪录片叫《Zen in America》,讲述了那段时间里禅宗成为最火的外来修行活动,火爆程度丝毫不亚于中国当年的气功热潮。







学员们白天起来,开始坐禅修行,上早课。







平时,这些美国年轻僧侣们也会在野外行走感悟禅。







还有一些学员会利用一些极限的方式感受“禅”。







从崖壁上盘腿跳入冰冷的河水里。



当时,美国正值外部越战,国内嬉皮士盛行的年代,这些反叛的年轻人们开始沉迷于一部分东方宗教,也正因为他们的带头,禅宗才得以在美国社会推广开来。



可以说,禅宗对当时美国社会的影响深远,人人都在参禅,而真正悟道的可能只有苹果创始人乔布斯。



美国禅宗最有影响力的禅师之一乙川弘文,在乔布斯的纪录片中出现过,他讲述了年轻的乔布斯从印度回来后如何接触了禅宗。







因为在当时,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可以去日本修行,继续追寻个人生命的真谛。二是留在硅谷与沃兹一起打造心目中的未来。但是乙川弘文劝他留在硅谷,去改变世界。





·纪录片《乔布斯》



乙川弘文作为乔布斯的精神导师,他告诉乔布斯要在生活中悟禅。乔布斯性格暴躁,一方面,他从禅宗中寻求宁静;另一方面,他秉承禅宗的内核“无”,将其哲学应用到了苹果设计中。



iPad本身就是禅的一种隐喻:消灭了键盘、鼠标等一切附属,你可以在一个纯粹的屏幕上工作学习。



乙川弘文与乔布斯两人的关系亦师亦友,乔布斯的婚礼也是由乙川禅师主持的。







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在他的乔布斯传记中写道:“乔布斯回到旧金山后,几乎每隔几个月就会进行一次冥想静修。 ”



在美国,虽然以印度瑜伽、日本禅宗为主要练习方式,但乔布斯和扎克伯格对于不同宗教的派别是保持兼并的态度。



2016年,扎克伯格现身中国西安城墙马拉松大赛,在闲暇时间专门来到西安大慈恩寺佛塔(大雁塔)祈福。





·扎克伯格妻子是佛教徒



但是,名流们仅仅只是把冥想作为一种缓解压力、提高注意力的生活方式吗?我并不这么认为。





在老美眼中,中国气功也是一种冥想,所以不管是印度瑜伽中的冥想,还是佛家禅宗的坐禅,本质其实就是一种放空大脑的呼吸法。



几十年来,“冥想”融入许多美国人的日常生活里,原本是宗教中的修炼方式,但在欧美社会中,“冥想”被抽丝剥茧,逐渐演变成了一种哲学,也变成了欧美名流们和中产以上阶级的特殊社交方式。



在美国富人之间,还有一种叫作超验冥想(Transcendmental Meditation)的瑜伽术,是由玛赫西·马赫什瑜伽大师参透了印度典籍《吠陀经》所创的冥想,玛赫西也和披头士乐队有过交集。







然而就在2005年,这样一份内部商业企划书流出,内部人士称超验冥想瑜伽术是邪教,其中包括全球的超验冥想培训机构的投资、通过上层运作来获得更多资金支持、研究浮空术。





·上个世纪美国超验冥想海报上宣传的“超能力大师”



在曼哈顿下城的金融大厦里,一群西装笔挺的富人精英在和一个瑜伽大师练习浮空术;这个场面仿佛现代与原始的碰撞。



·
油管上有关超验冥想的浮空术练习方法



瑜伽大师玛赫西·马赫什后被英国《泰晤士报》发文称其喜欢与富豪名人交往、具有超强的商业头脑。



好莱坞、体育界、科技行业、精英们纷纷打坐、呼吸、瑜伽,将自己的精神导师介绍给其他行业大佬。这些大师真不见得会超能力,但是钞能力是有的。



开头我们提到了《华盛顿邮报》的那篇文章——《汇聚在印度佛庙内的科技大佬们》,当乔布斯推荐给扎克伯格时,这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的交流。



这种生活方式上的交流不是东北罗马洗浴中心池子里中年大哥的家长里短、国际形势,本质是一种资源互换,而且是顶级人际交往。



而硅谷湾区每年都有一场叫作智慧2.0的小规模全球发展研讨会,研讨会的标志是一个太极图案,会场里挂满了奇怪的几何图形,大佬们侃侃而谈,交换着有用信息。







在冥想这件事背后,我感到了一种割裂。



普通人皈依某些超自然力量,大多是为了死后不再受苦,多的是未果寻病终的荒唐故事。



精英阶层热衷于冥想,却是一种机敏的实用主义,追求当世眼下的突破和升级。



想想什么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宗教、神学、统一场论或者什么坚硬的社会规律,往往框住的是万千“凡夫俗子”。



人类中的一部分先机者、资源掌握者、内幕消息持有者,在这些条条框框中游刃有余,寻找着能带来最大收益的因果律。



这才是他们的宗教与哲学。



冥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冥想的目的。而一切成功冥想的前提,是要先忘记所有的目的。真是一个幽默的逻辑。



我就像寺外的信徒们依然恪守着无形的法则,而会场(庙)里的硅谷巨头们一手冥想,一手科技。



这个时刻,我恍惚间觉得他们可能真的圣光附体、灵能升腾,因为他们看起来确实比其他同类更高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