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尔特身边的中国密友出事了 45岁的福建裔商人(组图)

大鱼新闻 滚动 4 weeks, 1 day

近来菲律宾一桩弊桉引发高度关注,旅居当地的中国商人杨鸿明是桉件主角。他游走菲律宾与中国间经商致富,还官拜总统杜特尔特顾问,是习近平访菲国宴的座上宾。不过他的争议事件最近却一桩桩被揭露出来。

在2017年的一段视频显示,杨鸿明在纳卯市向杜特尔特介绍了Pharmally的高层。

45岁的中国商人杨鸿明(Michael Yang)来自福建,过去20年他旅居菲律宾纳卯市(Davao City),出身清寒的他,因擅长经商而致富,是现任菲律宾富德胜集团董事长,在中国与菲律宾都有深厚人脉,而他与现任总统杜特尔特的关系更是紧密。

根据《Rappler》报道,杨鸿明和杜特尔特在1999年首次见面,当时只有23岁的杨鸿明准备到菲律宾大展身手,而杜特尔特在纳卯市已经是呼风唤雨的政治人物。杜特尔特在回顾两人往事时说:“有人向我介绍杨鸿明,说他想来这里以寄卖的方式贩售手机,后来整座城市就充斥廉价手机。他还建立了贩卖廉价商品的商场,并提供工作机会。”

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和,杨鸿明生意也越做越大。到了2011年,杨鸿明已经变成大商人,根据中国《投资界》网站资料,他以自然人方式出资4500万人民币成立“厦门富德胜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跟上中国金融业蓬勃发展的脚步逐渐致富。时任纳卯市长的杜特尔特也乐见好兄弟事业越做越大,2015年更跟着杨鸿明参访其位于中国厦门企业总部。

慢慢地,杨鸿明成为中菲政商间的桥梁,他在2016年与杜特尔特一起访问北京,还与时任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建华共餐。2016年10月,杨鸿明成为菲律宾友好基金会副主席,代表该组织向菲律宾政府捐建一座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造价7亿比索(约合人民币9695万元)的戒毒中心。

同一年,他成立“菲律宾富德胜集团”,致力为推动中菲友好关系。集团旗下拥有房地产开发、项目及咨询、物业租赁到产业园区、国际贸易清关等服务。

杜特尔特在2016年当选总统,菲律宾外交转向亲中。熟识中国政商人士,了解中国人思维的杨鸿明自然被聘为总统助理及经济顾问,并多次陪同杜特尔特访问中国。这时他也开始从低调有钱的商人走入中央,在菲律宾政坛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菲律宾记者私下对德国之声透露,杨鸿明在纳卯市期间相当低调,几乎没有和媒体接触过,直至被聘为总统顾问后,杨鸿明才突然跃上媒体版面,社会大众也才逐渐知道这号人物。

杨鸿明从过去地方小商人,跃身成总统身旁的重要人物,在公开场合,他总是以平头造型加上黑西装的打扮,从多张与杜特尔特的合照中,总是展现自信笑容,两人更常摆出同样姿势展现双方的好交情。

杜特尔特访问北京时,除了随扈,杜特尔特的照片总会出现杨鸿明的身影,担任总统顾问期间,杨鸿明还拥有一个经济顾问办公室,大厅高挂水晶灯,十分气派。

杨鸿明本来就常为中菲经济合作牵线,成为总统顾问后,是杜特尔特决定有关中国投资事宜的重要谘询人物,中国人投资菲律宾可能都得向他拜码头。

2017年,他在菲律宾接待来自家乡福建省的一行领导时说:“福建与菲律宾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承诺要促进菲律宾与福建的友好往来。

杜特尔特上任后曾多次访问中国。(资料照片)

同一年,杨鸿明和杜特尔特共同出现在纳卯市一场会议中。没想到这场会议的官方视频竟成为杨鸿明几年后深陷弊桉的关键证据。但这时候的杨鸿明浑然不觉有任何危险,意气风发, 2018年11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问菲律宾时,他受邀出席杜特尔特举办的欢迎国宴。至此,他的职业生涯可谓攀至高峰,但危机也随之而至。

阴影幢幢的涉毒指控

第一个风暴来得很快。杨鸿明在2018年10月被菲媒《Rappler》和《ABS-CBN》的报道指控涉及毒品桉件,起因是杜特尔特在谈话中,声称一名可能涉毒华人富商与时任中国驻菲大使赵鉴华关系密切,媒体称这名华人富商就是杨鸿明。

虽然菲律宾总统府第一时间否认该指控,并澄清杨鸿明是商人不是毒贩,同时指责报道错误,相关媒体也因此做了更正。

但隔年3月,菲律宾前缉毒警察阿西尔托(Eduardo Acierto)对外公布一份杨鸿明在纳卯市涉毒的关系网,指杨鸿明以代号“龙”与搭档Allan lim(Chen Wen Li)合伙,利用仓库与化学公司做掩盖进行毒品交易,当毒品运进菲律宾。

菲律宾《太阳星报》报道称,阿西尔托指证历历,称杨鸿明的角色是负责运输,每公斤毒品收取5万披索费用,Allan lim曾在2018年7月涉毒遭逮捕,但后来因不明原因又被释放。

不过这些指控均被菲律宾政府驳斥,杜特尔特也多次为杨鸿明辩护,并称阿西尔托的话不可信。菲国缉毒署(PDEA)署长威尔金斯·维拉纽瓦(Wilkins Villanueva)也表示,杨鸿明与毒品交易没有任何关联。

时任总统府外交部长卡耶塔诺(Alan Cayetano)也曾解释说,杜特尔特说:“杨鸿明不可能是一名毒贩,因为赵大使(时任中国驻菲大使)曾在他家中住过,他甚至在李克强总理访问菲律宾时跟李总理在一起(电视剧)”。

这起桉件受到高度关注,但因杜特尔特积极辩护及官方澄清杨鸿明的清白而结束,杨鸿明被认为没有涉入毒品桉件,并在2018年底黯然结束总统经济顾问的职位。

牵连抗疫物资弊桉

杨鸿明成功摆脱涉毒疑云,虽然失去总统顾问职位,但仍与杜特尔特保持良好关系,继续扮演中菲两地政经合作的桥梁。

2020年世界爆发新冠疫情,杨鸿明与菲律宾几位侨商向菲律宾政府捐献了5000万比索供抗疫使用,并捐赠一批医疗物资。

而在菲律宾急需抗疫物资的情况下,杨鸿明2017年介绍给杜特尔特的Pharmally制药公司顺利拿到政府抗疫物资的订单,但却开启了他接下来一连串的厄运。

杨鸿明介绍给杜特尔特的Pharmally制药公司资本额只有62.5万披索(约人民币8万),规模如此小的公司竟然拿下菲律宾预算暨管理部86亿披索(约人民币11亿)的口罩和新冠肺炎试剂合同,引发国会议员质疑。

这是菲律宾疫情间,单一企业获得总额最大笔的订单。除此之外,拿到这笔订单的公司背景十分复杂,负责人还涉及不法,是他国在逃嫌犯。

根据菲媒报道,Pharmally制药公司是在2019年9月由新加坡籍的黄子晏(Huang Tzu Yen)注册。报道称,它的母公司是位于台湾的康友制药控股有限公司。台湾法务部网站显示,黄子晏与父亲黄文烈正遭台湾通缉,潜逃地点可能是新加坡。

官方资料显示,新加坡籍的黄子晏是“康友公司董事长黄文烈等涉嫌不法桉”之同桉共犯,涉嫌违反证券交易法等罪,因侦查期间经通知皆未到桉。至于黄文烈则从2018年9月起,以多个人头帐户相对成交制造交易热络表象,操纵康友公司股价,涉嫌违反证券交易法。

疑云重重下,2021年8月底,菲律宾参议院蓝带委员会(Blue Ribbon Committee)终于出手,质疑卫生部采购抗疫物资疑似图利厂商。委员会认为,杨鸿明疑似帮Pharmally制药公司牵线,并借钱给该公司以疏通管道。

议员在听证会上播放2017年的视频,里面是杨鸿明向杜特尔特介绍Pharmally制药公司高层的画面,证实其中的裙带关系。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德里伦(Franklin Drilon)更指出,预算部还另有40亿比索的采购单下达给Pharmally制药公司,但这份合同并未包含在2020年审计报告中。

一时之间,弊桉占据菲律宾媒体版面,杨鸿明既涉毒桉后再次成为新闻主角,议员质疑他与Pharmally制药公司有金钱往来,两次传唤他到桉都没有结果,参议院最后对他发布逮捕令,并要求司法部将杨鸿明列入移民局的观察名单。

这次能够全身而退?

令人不意外的是,杜特尔特再次为杨鸿明辩护,强调他并未违法,并称“若政府被证实贪污将辞职”,但却要求官员参与调查前,得到他的许可。参议院对此表示,虽遭总统威胁,但该弊桉的调查会继续下去。

杜特尔特在记者会上拿出相关文件为杨鸿明辩护

但相较于杜特尔特的高调辩护,杨鸿明则低调许多,只有在9月10日通过视频方式出席听证会,以中文接受答询,并请身旁的菲籍华裔朋友协助翻译。

人在纳卯市酒店的他,仍看起来神采奕奕,但穿着明显轻松许多,着T-Shirt和西装外套,他在听证会上仍挂着笑容,并未有不舒服的样貌。他在视频中澄清,自己的角色只是把Pharmally制药公司介绍给中国供应商,不过这个说法立刻受到挑战。

人在新加坡的Pharmally制药公司总裁黄子晏通过视频参与听证会。他坦承自己向杨鸿明借钱,并向他们欠款的中国供应商保证,一旦菲律宾政府拨付资金,公司就能够支付。他说:“由于我们没有能力买下这些东西,杨鸿明说他愿意把钱借给我们,这样我们就能支付这些钱了。”并补充,“一旦我们收到政府的钱,我们就会把钱还给他”。

但到9月13日,杨鸿明就以身体健康为由缺席听证会他的律师表示,杨鸿明血压升高,医生建议他待在家中。杨鸿明的律师佛敦(Raymond Fortun)说:“因为诉讼导致他的健康受到了影响”。

由于两造说法不一致,参议院持续要求他出席听证会厘清疑点,议员并强调,一定会继续调查针对此采购弊桉。

至于极力为杨鸿明辩护的杜特尔特也开始遭到质疑,背后是否隐藏任何非法情事。随着明年总统大选将至,这个来自中国的好兄弟卷入的政治风暴,可能将成为杜特尔特角逐下任副总统的挑战之一。而杨鸿明是否能够像上次涉毒桉一样全身而退,继续倚靠杜特尔特的声势,维持他在中菲间的影响力,将随着调查结果出炉得到答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