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命运共同体"建不成?中国在国际发展上仍落后

大鱼新闻 时事 3 days, 20 hours

华盛顿 —

根据华盛顿智库的一份最新报告,尽管中国在国际发展上有大规模的投入,尤其是在非洲的投资以及“一带一路”项目,但是中国在全球发展方面的表现仍远落后于美国及其他世界大国。专家表示,透明度不足和中国要求援助项目需由中国承包商来做,都阻碍了中国国际发展的效率。

自2017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后,国际发展俨然成为北京对外合作的重心。今年初北京发布中国国际发展白皮书,以“国际发展合作”取代“对外援助”的提法,并将对外援助和“一带一路”作为未来中国国际发展实践的两个主要支柱。然而,中国的国际发展努力似乎还是无法得到世界多数国家的共鸣。

美智库:发展承诺指数排名,中国倒数

总部位在华盛顿的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星期二(9月14日)发布的《2021年度发展承诺指数》(Commitment to Development Index 2021)对40个世界最主要发达和中等收入国家在国际发展方面所做的贡献进行评估和排位,瑞典、法国和挪威位居前三,美国排在第22位,而中国只排在第36位。

报告从八个领域考察了各国政策与实践如何支持中低收入国家构建繁荣、善治和安全。这些领域包括发展融资、投资、贸易、移民、人口迁移、健康、安全和科技。

报告说,中国在科技领域表现较好,尤其是在与发展中国家的双边贸易中,对知识产权的限制较低,让技术能够转移至低收入国家。但是中国在发展融资等其他领域都排在倒数,拉低了综合名次。

报告作者之一、全球发展中心高级政策研究员伊恩·米歇尔(Ian Mitchell)说,人们也许会认为,中国目前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发展援助的主要国家之一,中国应该在融资和投资领域表现不错,但是他指出,中国发展融资的质量不高。

他对美国之音说:“一个是透明度问题。即便是对合作国来说,也很难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方面就是,几乎所有的中国援助都要求由中国承包商来做。从长期来看,这阻碍了发展的有效性。”

他指出,即便从量上来看,相较于中国庞大的经济规模,中国提供的发展援助,和其他国家比起来,也算不上慷慨,而且中国援外资金的优惠成分较低,商业贷款比例较高。

美国威廉·玛丽学院下属的分析全球发展融资活动的研究机构援助数据(AidData)在2017年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中国政府在2000年到2014年的援外资金总额超过3500亿美元,但是这些资金中只有不到25%是赠款或低息贷款等传统意义上的发展援助。

中国的国际发展合作

德国莫卡托中国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研究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的陈懋修(Matt Ferchen)认为,国际发展在西方通常与发达国家政府、多边金融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向低收入和发展中国家提供发展援助相联系,但对于中国来说,发展并不主要是援助。

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北京的国际发展叙事和政策包含广泛的通常是背后有国家支持的商业交流,从贸易到投资到放贷。”

中国一直强调其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有别于西方国家的发展援助,称中国的援助建立在“平等、互惠”基础上,不像西方国家“附加政治条件”。

中国政府在今年1月发布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际发展合作》白皮书中说,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开展国际发展合作是发展中国家间的互助,属于南南合作范畴,与南北合作有着本质区别。除了无偿援助、低息和优惠贷款等对外援助之外,白皮书还将共建“一带一路”定义为中国开展国际发展合作的重要平台。

德国海德堡大学研究中国与国际发展的汉学家卢玛丽(Marina Rudyak)说,在欧美语境中,发展通常被认为是一个包含政治、经济、社会、环境和文化维度的多维度社会经济进程,其中的政治维度,尤其是民主,被认为是实现其他维度的关键,但中国的国际发展观念则“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国内发展议程的外化”。

她说,中国将发展视为以科技为中心的现代化进程,认为通过对交通、能源、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投入所带来的经济发展是社会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的前提。因此,在国际发展合作上,西方国家更加注重促进善治和制度建设,而中国更多的则是开展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在最新的白皮书中例举了很多基础设施建设、培训以及援助项目。白皮书说,2013年到2018年,中国向122个国家和20个多边组织提供超过2700亿元人民币的援助,包括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受援国主要集中在非洲和亚洲最不发达国家和中低收入国家。在此期间,中国共建设420多个基础设施和农业等成套项目,完成400多个技术合作项目,举办7000多场人力资源开发合作活动。

白皮书说,中国坚持奉行“受援国提出、受援国同意、受援国主导”原则,以受援国欢迎不欢迎、同意不同意、满意不满意作为衡量标准。

全球发展中心高级政策研究员伊恩·米歇尔表示,虽然中国宣称尊重受援国独立选择发展道路和模式的权利,但是他们的评估显示,在接受中国发展融资的国家中,认为中国援助与受援国国家优先议程相一致的项目比例,略低于平均水平。

卢玛丽认为,中国的基础设施发展项目可以带给发展中国家好处,比如道路、桥梁和电力设施的建设,但是中国提供贷款的基建项目通常都是以中方建设、运营数十年然后移交给东道国政府这种模式开展,如果项目不盈利,东道国无力偿还贷款,就会导致问题,“可能要涉及到其他抵押物了。”

这也是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中国发展援助引发质疑的原因之一。一些专家警告说,中国的贷款项目可能会让借债国陷入“债务陷阱”,使得这些国家不得不将战略资产的控制权交给中国。

斯里兰卡的汉班托港是引发外界关注的例子之一。2017年12月,斯里兰卡因无力偿还债务,将该港口出租给中方经营99年。

全球发展中心2018年的一份报告曾列出8个可能陷入中国债务陷阱的高风险国家,包括吉布提、马尔代夫、老挝、黑山、蒙古、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巴基斯坦。

中国在最新的白皮书中提出了义利观的概念,称“恪守互利共赢原则,在对发展中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时,重视和照顾其他国家的利益需求,重义轻利、舍利取义。”

但卢玛丽表示,这将会如何真正体现在中国的援助项目中,还有待观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