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揭秘饭圈幕后黑手,偶像只是卖笑的商品(组图)

6Park 娱乐 3 days, 21 hours

这两天吴某凡背后的疯狂饭圈遭官方起底,‍ 中纪委发文: 整顿饭圈并不是整顿粉丝,而是其背后的产业链。



在这个当口,网上有很多人追问,既然都查到宣称“连夜解救凡凡”的粉丝群了,怎么还不抓人?

其实事情没有这么这么简单,饭圈粉丝现在成了妖魔化的名词。

似乎是青少年追星,才造成了明星艺人倒塌、饭圈整顿。



当粉丝成了绝对“疯癫”、“不理智”的代名词时,很少有人追问,粉丝到底在做什么?为何为偶像做到这种程度?他们受了什么影响?

简单的指责饭圈固然简单,难的是找到其背后的潜规则。

那么,所幸从另一位偶像粉丝的个人经历出发,谈谈她在饭圈的往事,或许能给我们不一样的启发。

01 饭圈是个游戏场


网络游戏让人上瘾的全部原因,其实只有一个: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我想不出有什么东西,比成为一个神更能让人上瘾的了。

——凯文·凯利《失控》

当下,饭圈已经进化成了一场大型网络游戏,其流程非常吸引人。

作为最核心的游戏角色,偶像的外形人设应有尽有,不管是高冷男神还是温暖少年,总有适合你的那款。

在选定角色后,游戏玩家粉丝登场,他们不断氪金,为角色购买各种装备,接着拧成一股劲儿,把喜欢的角色送上排行榜顶端。



作为这场游戏的资深玩家,盘子已经是12年老粉了。

“SJ,SJ……”

嘴唇上下轻轻碰触,吐出压在心底的字母,哪怕只是提到这几名字,她都能激动地握拳跺脚,然后兴奋地仰起头,大声说我追的就是他。

如果是别人提到了这个名字,她的反应更加明显,捂住嘴巴后仰笑着,险些从椅子仰出去。说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的老公被认可了一样。

盘子还记得离偶像最近的那天,她因为意外没能去现场,当时双方的距离仅有十公里。她直到现在都感叹,连老天爷不让自己追星,这甚至成了是她这12年来最大的遗憾。



盘子这种沉迷偶像的状态,让人感觉匪夷所思。大家通常认为粉丝是在被人蒙骗,又懵懂无知的状态下,才会为明星掏钱的。

但是从盘子的自述来看,说不定粉丝比外人都明白,偶像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盘子对粉丝的定义很明确:什么叫粉丝,对他有爱,喜欢他,还给他花过钱,才叫粉丝。没花过钱的,甚至连一张专辑都没买,那能叫粉丝吗?



盘子说这种人在圈内叫“白嫖”,是一种不花钱只享受,被所有粉丝瞧不起的行为。

但从这两个字也能看出,盘子明白粉丝跟偶像只有一种关系,那就是买卖关系。

她从头到尾地把偶像这个职业梳理了一遍。

最早在日韩,偶像是广大少女的情人,可能在欧美文化中,偶像是自由完整的个体,但是在东亚文化里,偶像不是人,不存在人身自由。

如果你歌唱的好,那就去做歌手,演技好那就做演员,当然你也可以是艺术家,但是这些词汇跟偶像没任何关系, 因为偶像只是一个卖笑的商品。



所以,偶像跟粉丝之间,有着相当撕扯的一幕。

粉丝绝不允许偶像谈恋爱,更不接受偶像秀恩爱。在鹿晗跟关晓彤公布恋情的那天,微博瘫痪了几个小时,几十万粉丝宣布脱粉。



公开谈恋爱,是偶像对粉丝的背叛,是两方之间一场彻头彻尾的决裂。

正如盘子所说,你需要我的供养,需要我给你花钱,然后你还拿着我的钱泡其他妞,我能愿意吗?

然而在另一方面,偶像也成了粉丝想象中的恋爱对象,以至于在明星见面会上,常常出现戏剧性的情况。

有的粉丝边哭边追,有的粉丝挤丢了鞋子。在西华师范大学,一条“王俊凯来了”的谣言,都能引起全校学生轰动。



在饭圈这个游戏游戏场里,粉丝看似控制着偶像的一切,可是也有来自偶像自身的反抗。

02 饭圈的形成

饭圈,指的是各类粉丝共同形成的圈层,它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文化,里面的人有着共同的身份,与外面的人产生了明显的行为和心理区分。

盘子是追星少女的典型形象, 但是在饭圈,这样沉迷的粉丝不止她一个。

这些人形成了一整套严密的偶像应援体系,也组建了类似NGO(非营利性民间组织)的后援会。



朴灿烈后援会因账务问题崩盘


去年11月,杨芸晴后援会发布了财务组负责人的招聘标准,要求跟互联网大厂差不多。

应聘者得是唯粉老粉,有稳定的单位职业,税后收入60万以上,还得毕业于211以上院校或者海外知名大学,在公司里有管钱20万以上的经验。



很多人都想不通,年薪60万的人,谁愿意去服务爱豆?

不过这种事情真的有可能发生,从在竞聘另一位明星任嘉伦后援会的应聘者中,就能看出只要粉丝喜欢偶像,那几乎什么工作都可以做。

在这些应聘者中,有37岁的广告行业高级执行,有从本科复旦、硕士香港科技大学的商务管理,还有从事互联网媒体行业的策划。



从后援会专业的管理人员,到底层的普通粉丝, 后援会内部分工合理,传递速递极快。

后援会往往下设宣传组、物料组、财务组、控评反黑组等,在老粉的带领下,完全可以组织起粉丝们,为偶像进行控评、打投、反黑等日常运营操作。



于是,从粉丝到偶像的商业链条形成了。当这群粉丝共同为偶像做贡献的时候,以流量数据为准的商业模式,就成了偶像的通行证。

新粉丝会参加很多新人任务,他们要给爱豆打榜或者养小号,按要求转赞评爱豆微博,以及在微博、寻艺等平台的大小榜单上进行打榜。

氪金粉成为饭圈的中坚力量,包揽线下大屏应援,买代言晒单,录节目给媒体送礼。才艺粉进行同人文、视频、照片等周边产出。普通粉丝可以做数据,在所有粉丝全方位助推下,偶像的发展也越来越好。



在游戏领域有个面包屑原则,指的是玩家追逐某个目标的过程中,要设定细致的小目标,来分解整个过程,让玩家不会觉得最终目标不切实际,前进起来也更有动力。

就像一个人在地上扔了面包屑,引导着后来的饥饿者一点点往前走,粉丝们在后援会的带领下,看着偶像明星成长为顶流,他们供养着爱豆的演艺之路,成为明星的塑造者、维护者。



在饭圈中,有无数个同类的粉丝后援会组织,他们跟海量的散粉、 明星艺人、娱乐经济公司,一起连成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张网罗了人设包装、话题炒作、资金回流的大网正式铺开。

03 饭圈乱象

饭圈名言:一档节目后,站姐喜提海景房。

饭圈是资金最集中的地方,在大粉的花式洗脑下,粉丝们心甘情愿地奉上口袋里的零花钱。

如何把粉丝口袋里的钱,转移到明星身上,就成了整个商业链条上最重要的环节。

拿时代峰峻的时代少年团来说,他们就有13万高级会员,会员费用至少进账3874万。官方售卖的周边如写真集、明信片等,也给了付不起会员费的粉丝花钱机会。



之前《山河令》播出后,经济公司就开始拍卖影视剧周边,温客行在剧里穿的的红衣,被粉丝拍成22万的天价。

讽刺的是,当时粉丝没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只是认为买了份心意,除非价格在100万以上,她才会觉得有些离谱。



琢磨了各种给哥哥花钱的方式后,粉丝们把集资当成了最主要的应援方式。

在偶像比赛期间这种情况更加疯狂,《创造营2021》在4月份还没被叫停时,桃叭APP上决赛圈的选手集资总额就高达1.5亿,平均每位选手613万。

看似数字惊人,但是钱流向了哪里?给谁花了?怎么花的?都是普通粉丝无法得知的问题。



甚至很多时候,连粉丝都无法获得应有的回报。

2020年9月,时代少年团推出了新专打歌舞台《少年On Fire》,官方以其合作舞台为名进行网络投票,承诺投票前三名的粉丝,会获得相应的奖励。

但是粉丝投票的第二名“SV”奖励,始终没能做出来。背后粉丝投入的超过550万人民币,相当于打了水漂。



在缺乏管制的情况下,饭圈呈现频频乱象。

幕后的后援会管理人员很难抵抗得住诱惑, 2021年8月,广西某法院审理了一场“粉头卷钱案”。

韦某作为迪玛希后援会工作人员、筹款平台的提现账户绑定者,把粉丝集资来的153万挪到了自己名下,始终没能归还,后来直接人间蒸发。



都知道粉圈的钱好赚,普通粉丝的钱早就被各路人盯上了。

有网友发布视频谴责集资,说她正读初中的侄女,在一个月里被粉头教唆应援10次,孩子为了省钱每个月只能吃方便面。



上海检察官黄冰洁透露,曾经有位16岁女生,假称自己得能搞到偶像生日会门票,骗了了十几名粉丝17万元,导致其中1名被害少女自杀。

粉丝们用真金白银购买了偶像们的出道梦想,可是在饭圈,像肥肉一样被人盯上的还是粉丝。

04 饭圈之外

饭圈自有一条秘而不宣的潜规则。

除非是通稿“宣传”,在聊天时或在社交媒体上发信息,不可以带各路爱豆的大名。

在聊天吐槽的时候更是这样,否则很容易被粉丝找来,引来新一轮的骂战或者是网络暴力。



因此饭圈产生了一套缩写黑话,除了明面上的爱豆名字要缩写外,从简单的zqsg(真情实感)、xswl(笑死我了),到xmly(喜马拉雅,形容档次差得远)、yjgj(有句讲句),万物皆可用缩写。

甚至影响到了所有互联网文本,现在如果有人不懂yyds(永远的神)是啥意思,可能会被认为跟不上时代。



不只是语言影响的范围广,饭圈化也扩散到了其他领域,比如体育、电竞、漫画、网红等等,粉丝们把粉偶像时互撕的那套,原封不动地搬到了其他领域。

前段时间奥运会期间,射击运动员王璐瑶因为预赛失利,在网上贴出了一张自拍,被人过分解读“输了还有脸发自拍”。微博文学博主“中东欧诗歌bot”被粉丝骂到退博。清华教授颜宁也因为粉丝之间的纠纷,上了热搜引起争议。



好像无论什么都逃不开饭圈文化的影响,如今饭圈遭到全方位的抵制,并不是因为它的存在本身,而是因为它给很多领域,带来了一种非理性的,非黑即白极端思考方式。

饭圈文化是偶像时代的隐喻,是人群情绪压力的出口。

但是当一条“金融资本—偶像—粉丝—商业平台—娱乐经纪—营销机构—广告商—厂家”的产业链条,通过经纪公司后援会,影响到足够多的粉丝,甚至影响到部分未成年人时,这种纾解的功能就变了。

有位网友讲述了身边的追星案例。一个 浙师大毕业的女生,在某高中担任语文老师,当马嘉祺事件出来后,她批评这不光是态度问题,能力肯定也不行。几天后班里的几名女同学跟另一位班主任告状,认为语文老师不配当老师,还让他离那位语文老师远一点儿。

饭圈文化蔓延到学生身上,把情绪挤压成另一种怪兽,其 背后的商业链条却隐形了。

这时,再思考饭圈,就不能只怪粉丝无知,更要追问饭圈背后的东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