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民众抗议讨钱 地方政府不救恒大 拟派专家审查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中国恒大集团位于深圳的总部2021年9月13日被抗议的投资民众围堵

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龙头之一恒大集团的财务危机,会是中国经济爆发系统性风险的开端吗?恒大旗下的恒大财富已传出违约、延迟兑付,中国多地都有民众到恒大旗下公司抗议,却遭警方驱离。恒大资金链出问题,中国官方则雨天收伞,广东省9月13日开了第一枪,已有地级政府发公文,要停止发放恒大地产当地项目的贷款。

“我要拿回我的本金!”拿着扩音器的女士在恒大集团深圳总部楼下哭喊著。大楼外,还有恒大员工试图跳天桥轻生。恒大员工在公司设定硬指标要求下,买了自家集团旗下的金融理财产品,但高达百分之七以上的年化利率,现在不只泡沫破裂,可能连本金都拿不回来。他们中很多人走上街头、围堵恒大总部和在各地的分公司。

“恒大还钱!恒大还钱!”上百人喊着口号,手里还拿着写上“恒大诈骗”的纸牌。这是四川成都出现的场景。在东北吉林省的恒大分公司,抗议民众则赌著门口、坐下不走,要恒大集团还钱。

多家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早就示警,债务超过三千亿美元的恒大集团,迟早将宣布破产、展开债务重组。

然而,恒大集团13日发出新闻稿,声明“网络上近日出现的有关恒大破产重组的言论‘完全失实’。”

公告还指出,恒大确实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但会全力以赴“保交楼”,想尽一切办法恢复正常经营,保障客户合法权益。

长期关注中国经济发展的美国独立研究机构中国褐皮书国际公司(China Beige Book International)执行董事谢扎德·卡齐(Shehzad Qazi)就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恒大迟早还要面对现实,而残酷的事实就是,有些人的钱要不回来:“(恒大)显然赶上了最坏的时机,中国整个房地产行业正面临来自官方政策的压力,要遏制过度投机与去杠杆化,而我们势必会看到一些恒大的债权人血本无归。”

卡齐认为,对中国经济来说,恒大的爆雷会是个巨大的挑战,但他不认为恒大会像美国当年的雷曼兄弟公司一样,引爆中国的金融危机,因为中国官方早就看到房地产行业的高杠杆,另一方面,中国银行业也早就对地产行业的无序扩张有所准备。

如卡齐所说,中国官方面对恒大债务危机的地雷,切割保护金融稳定的第一枪,已在广东响起。


中国恒大集团标志(路透社图片)

佛山南海住建局:暂停恒大当地楼盘贷款

中国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13日引述广东佛山南海区住建局的公文指出,为加强南海区恒大地产项目“风险防控”,请相关单位即日起暂停受理恒大地产项目公司在南海区的不动产抵押登记业务。也就是说,恒大地产在当地的项目公司,不能把房产抵押给银行申请贷款,而市民想买恒大当地九个项目的房子,则申请不了银行房贷。

事实上,恒大集团创办人许家印今年八月就已经不再担任旗下恒大地产的董事长。

外界解读,许家印早已经知道政策的风向,开始进行业务分拆与切割套现。


中国恒大集团创办人许家印(百度百科)

皮带哥许家印:恒大一切都归党和国家

在香港上市的恒大集团,1996年成立后赶上中国地产界风生水起的年代,目前在中国280多个城市拥有1300多个房地产项目,员工20万人,号称是世界500强企业之一。

身为中国全国政协委员的许家印,更因为穿戴奢侈品牌爱马仕的皮带开两会,而拥有“皮带哥”的称号。在恒大的辉煌岁月中,许家印还跨界卖过瓶装水,短暂涉足养猪业,拥有恒大职业足球队,而近年来他还跨足电动车行业,但一直不见产品推出。

许家印曾说:恒大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那他欠在的债,党会负责吗?

资深媒体人王剑就以1999年广东省背书的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破产,成为中国第一家、也是至今唯一一家破产关门的金融机构为例告诉本台,“中国官方不救恒大,不是为了尊重市场,他只是不想背责任。中共在十九大开始,就有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要防范系统性的风险,其实指的就是这个。但是防了这么多年,风险给他们防到发生了。”


据《经济学人》报道,最新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在280多个城市拥有房地产项目的恒大负债高达3040亿美元(约人民币2万亿元)。(路透社图片)



近六十家房地产开发商融资亮红灯

王剑认为,恒大会对中国金融行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但卡齐认为,“恒大确实给中国的其他房地产开发商和行业带来危机效应,他们也得检视自己的情况,但我不认为恒大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会导致整个中国金融行业产生系统性的风险。”

早在去年中,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就颁布新规控制房地产企业有息债务的增长,设下了融资的“三道红线”,也就是一、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百分之七十;二、净负债率大于百分之百;三、现金短债比小于一倍。

当时,《21世纪经济报道》还特别制表整理出将近六十家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是“三条红线全踩满”,恒大当时就榜上有名。

恒大此后就无法向银行借钱,只能动自己旗下公司的脑筋,这也就是抗议民众抱怨的:“恒大财富就是给恒大地产融资输血的。”

谁是下一个恒大?中国金融监管防范金融行业发生系统性的风险之际,又是谁给恒大这个地产商开绿灯卖互联网P2P金融理财产品与保险?谁来给中国民众一个交代?

中国据报拟安排会计法律专家审查恒大财务状况

据彭博社9月14日报导,中国政府正在组建一个会计和法律专家小组,审查恒大集团的财务状况。报导称,这可能是当局对这一世界上负债最多的房地产开发商进行重组的前奏。

报导引述两位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称,广东的监管部门上个月从金杜律师事务所派出了一个团队,该律师事务所的专长包括债务重组。其中一位匿名消息人士说,在中国政府的敦促下,广东省官员还将派出更多的财务顾问和会计人员来对恒大集团进行评估。

9月13日晚间,恒大集团发表声明称,网络上近日出现的有关恒大破产重组的言论完全失实。公司目前确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但公司坚决履行企业主体责任,全力以赴复工复产,保交楼,想尽一切办法恢复正常经营,全力保障客户的合法权益。

此前,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10日在恒大财富专题会上表示,要确保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一分钱都不能少。他宣称,“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恒大财富的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

恒大危机:中国房地产巨头遭投资者围堵总部逼债前后发生了什么



抗议僵持一整天之后,恒大深圳总部大楼出动保安员封锁入口,驱赶媒体。

中国恒大集团遭投资者围堵总部抗议后,承认正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并称这是由“对本集团的持续负面新闻报道”所导致。

恒大集团星期二(9月14日)向香港交易所提交公告,证实集团过去三个月物业销售成绩持续恶化,并已聘请财物顾问研究解决方案。该集团在另一份声明中否认正破产重组。恒大集团在香港上市的相关股票当天普遍暴跌,其中中国恒大星期二收盘下跌11.87%,恒大汽车跌24.66%,恒大物业跌12.01%。

约100名投资者星期一(13日)包围恒大在广东深圳的总部大楼,有人声称购买了恒大的投资产品,要求赎回。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着相关照片,但主流媒体未见报道此事。

恒大两周前公布2021年上半年财报,确认其负债总额高达1.9665万亿元人民币(3050.07亿美元),分析人士担忧恒大债务问题对整个中国金融系统构成风险。

恒大总部遭遇了什么?

星期一围堵深圳市南山区恒大集团总部的讨债者当中,许多人情绪激动。从路透社电视新闻拍摄的视频所见,他们喊着“恒大还钱”等口号。中国财新网报道称,示威者星期天(12日)晚间已开始聚集,“投资者采取了线下行动,参与者包括恒大财富自己的员工”。

一些网上流传的照片显示,部分示威者举着或在胸前贴着“恒大还我血汗钱”、“老板盘满钵满,员工倾家荡产”等标语牌。

据报道,示威者的目标是恒大集团旗下恒大财富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杜亮。他在星期一凌晨向围堵恒大总部的群众宣读了一份兑付方案。财新网称,杜亮提到,恒大难以在瞬间拨款400亿元人民币兑付到期理财产品。





恒大财富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杜亮(中)瘫坐在一位晕倒的女士旁边。据报道,他一直在现场与抗议群众交涉。

一位自称是恒大员工的王先生对路透社说,他个人投资了10万元,亲戚合共投上了100万元。“他们说要两年时间才能兑付完,可那没有实际保证,我担心公司到年底就要破产了。”

财新报道说,据信是杜亮的一位男士彻夜在恒大总部大楼地面大堂留守至星期一,他瘫坐在一面墙下,显得精疲力尽。后来,数十名保安员驱散在场采访记者,把人群挡在门外。路透拍摄的视频中也出现了这位男士。

据法新社报道,恒大集团深圳总部的抗议活动星期二仍在继续,一些被拖欠付款的承包商加入到示威群众中来。信息公开网站“自由微博”显示,多条讨论恒大总部示威的帖文遭审查屏蔽。

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投资调研企业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估算,截至2021年6月底,恒大正承建140万个商品房单位,总值1.3万亿元人民币(约2000亿美元)。

恒大官方有何说法?

恒大集团首先于星期一晚间在其官方网站发布简短声明称:“网络上近日出现的万有关恒大破产重组的言论完全失实。”

“公司目前确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但公司坚决履行企业主体责任,全力以赴复工复产,保交楼,想尽一切办法恢复正常经营,全力保障客户的合法权益。”

到星期二,恒大集团以主席许家印名义向香港交易所提交公告,当中没有再提及破产重组传言,而是首先承认其物业合约(房地产合同)销售自2021年6月起呈下降趋势,预期9月份也将“持续大幅下跌”。

公告称:“9月通常是中国房地产行业物业合约销售高峰,然而由于对本集团的持续负面新闻报道严重影响潜在购房者信心,本公司预期9月销售持续大幅下降,导致本集团销售回款持续恶化,进一步对现金流及流动性造成巨大压力。”




许家印在1996年创办恒大。





位于香港湾仔的中国恒大中心是恒大集团正设法甩卖的房产之一。

公告续称,恒大集团“正积极接触潜在投资者”出售资产,包括恒大新能源汽车和恒大物业的部分股份,以及位于香港湾仔的中国恒大中心办公楼,同时确认恒大旗下两家子公司没能履行“为第三方发行理财产品提供的担保义务”,涉及债务9.34亿元人民币。

恒大集团宣布委任两家财物顾问,“探索所有可行方案以缓解目前的流动性问题,争取尽快完成对所有利益相关方最优的解决方案”。

凯投宏观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对法新社说:“恒大倒下将是中国金融体系许多年来要面对的最大考验。”

威廉姆斯说,目前恒大残局的最佳出路,将是让其它房地产发展商接管恒大尚未建成的项目,让恒大从其土地储备中以地抵债。

恒大与“三条红线”

许家印在1996年创办恒大,其后的房地产热使集团业务迅速在中国各大城市发展。2009年,恒大在香港首次公开招股,成功集资90亿美元。

2010年,许家印收购广州一家足球俱乐部,改名广州恒大,并大洒金钱罗致球员加盟,其后屡获佳绩。2021年中国足协要求球队剥离企业冠名,再次改称广州队。

2018年,恒大透过旗下子公司对外并购,开展新能源汽车业务,2020年8月发表首批概念车款,但至今仍未上市。9月3日,恒大公布其新能源汽车刚完成了新一轮测试。

在金融方面,恒大集团旗下拥有“以财富管理咨询为基础、社区金融为特色”的恒大金融财富,以及恒大集团收购中新大东方人寿保险公司50%股权更名而来的恒大人寿。





恒大设计的新能源汽车尚未到投产阶段。




据估算,恒大尚要交付140万个商品房单位,总值1.3万亿元人民币。

2020年8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北京召开重点房地产企业座谈会,为房地产融资划定“三条红线”,即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一倍。“三条红线”全碰,企业即不得融资。在此背景下,恒大被迫割价甩卖房产。

美国顾问公司“透视中国”(SinoInsider)认为,北京当局“不会让恒大破产”,但凯投宏观的威廉姆斯认为,恒大已成为“过度杠杆的典型”,中国决策者巴不得加以管束,因此中国政府不可能出手拯救恒大。

金融分析企业Reorg不良债务分析员James Shi对路透社评论说,恒大的公告代表其重组迈出了第一步,这通常会涉及延迟支付利息、免除利息,甚至是债券估值打折兼延期兑付。只有重组失败,才会陷入破产局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