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确诊男子因疫情轨迹被称"海王" 疑当事人回应(组图)

大鱼新闻 时事 新冠疫情 1 month, 1 week

目前,国内疫情呈多点散发态势,全国10多个城市有本土病例出现。

疫情公布后,各个城市都会发布流调。这几天,湖北武汉和荆州的两个流调内容,因为轨迹公布内容比较细,被很多人讨论,甚至有人调侃:“千万人口的武汉市全城核酸检测,同时荆州市城区全员检测,始作俑者总结起来就是“武汉出轨事故与荆州爱情故事”:三个人的爱情,一座城的核酸;两个人的异地,一座城的隔离。”

微博上还出现了“武汉海王”这样的话题词。

先是湖北荆州爆出不到20岁小情侣的活动轨迹,流调中写明了两人的男女朋友关系,每个行程具体到几点几分,骑共享电动车去超市买水、购物、去药房购买生活用品等细节。通过轨迹,有网友算出了他们在留在客栈的时间……

再是武汉爆出确诊病例。淮安某旅行团从张家界旅游后,乘D3078次列车返回。而D3078次列车,曾在湖北荆州高铁站停留。在排查中发现,一位名叫唐某的外来务工人员,曾于27日在荆州高铁站和淮安旅游团的活动轨迹出现了重迭。8月2日中午,武汉市将疫情情况对外界通报。

此后,唐某的活动轨迹也被通报,也是具体到几点几分的行程,包括他停留过的小区门牌号,并用了“留宿”等词语。后来又有一个女子的流调信息被公布,写明为唐某的密接者,并写了和唐某的行程。网友又通过这些流调,推测唐某有2个女朋友,第一天在前女友处过夜,第二天和现女友去吃螺狮粉……

刚刚,疑似当事人辟谣回应:“我和唐某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虽然有吃瓜网友,但更多网友指出:流调完全可以用“朋友”一词代替流调报告里的“前女友”、“现女友”。发布流调信息时候,应该对个人信息作脱敏处理。

去年成都市确诊女孩曾因流调被网暴

当流调报告信息泄露,并经社交媒体平台广泛传播后,涉及的确诊患者遭遇了来自网络、电话、短信等多种形式的攻击与指责。

去年12月9日,成都市确诊女孩通过今日头条平台认证账号发文向成都市民道歉,称:“给大家带来麻烦,打破了大家原本平静的生活。”

文中另称:“我的身份被曝光后,每天都有人给我打电话,多的时候一分钟就有六个电话,导致疫情防控工作人员打过来也都占线,我尽量没有去看网上的负面评论,但是一直有人给我发短信,对我人身攻击。”

新华社随即发表题为《姑娘,该道歉的不是你!》的时评,称女孩第一时间配合防疫部门做流调,如实上报自己的行踪,后续在医院积极治疗、隔离,理应得到民众关心、帮助。真正需要道歉的是网络暴力和谣言的制造者。

隐私保护不妨参照上海模式

今天武汉的事件,有网友评论:“学学上海…”

在今年年初,上海的疫情流调通报模式就被点赞过一波。

自今年1月22日起,上海市在通报确诊病例流调信息时,并未披露患者年龄、性别等信息,也未详细通报其行动轨迹,只公布了病例所涉的公共区域和场所情况,赢得舆论广泛好评。

这项政策,不再让个人信息“裸奔”,也是提醒大家:我们的共同敌人是疫情,而不是那些不幸的感染者。

向社会公布流行病学调查的信息,是相关机构的义务,但这也是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详实充分的流调,有助于公众及时进行自我排查,有助于防控工作高效进行,但在公布相关信息时也必须让公众明白:病例的私生活不是公共话题,疫情防治才是。

有网友开玩笑说:今天我高高兴兴吃人家的瓜,哪天轮到我可能也架不住人家吃我的瓜。还有网友说:流调不是给你们调爱情的……

光明日报评:只提地点不提人,弱化病例的压力,尊重人的隐私,这是文明社会该有的基本素养,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之义,应该向上海学习。

延伸阅读

武汉确诊男子被指“海王”,女当事人回应

8月2日,武汉公布了7例关联淮安病例的活动轨迹,其中确诊男子唐某7月27日在荆州高铁站候车时,与淮安某旅游团存在交集。

随后各路网络消息称,唐某在27日至28日两天时间里,跑遍了武汉三镇,期间还约见了两名女子。网传信息还称,这两名女子分别为唐某的“前女友”和“现女友”。

8月5日,该事件进一步发酵,唐某被部分网友戏称为“武汉海王”,此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当天下午5时许,网传的唐某“现女友”双女士发布微博回应称,自己与唐某仅为普通朋友,当天只是见了一面。

8月5日晚,极目新闻记者独家对话了当事人双女士。

与唐某只是普通朋友

极目新闻记者(以下简称“记”):请问你跟唐某究竟是什么关系?

双女士(以下简称“双”):我跟唐某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之前我们通过兼职认识。

记:7月28日当天,你们去江汉路是做什么?

双:当天我们下午2时30分左右在江汉路碰头,唐某没吃午饭,我便陪他去吃了一碗螺蛳粉。随后我们就打算回家,但是江汉路这片区比较大,我们花了很久的时间找地铁站,在大概下午4时40分左右进的地铁。

记:网传信息说,唐某去你们学校接的你?

双:是的,当天唐某确实去了我们学校,但是当时我不在学校,于是我们就约在了江汉路见面。

逛江汉路全程戴着口罩

记:在江汉路还去过其他地方吗?

双:没有,我就陪着唐某吃了一碗螺蛳粉,我没有吃,并且跟他相处的时间里,我全程戴着口罩。

记:谣言出现的当天,您看到了吗?

双:有,当时很多朋友看到后第一时间转发给了我,那天刚好我被通知为密切接触者。

记:8月2日当天几点被通知为密接者的?

双:大概中午11点接到的疾控中心电话,随后我便被救护车拉到了隔离点。

并无男朋友在常青南园

记:看你微博说,从2日开始你就开始被电话短信骚扰了?

双:是的,2日下午5时许,我开始接到第一个电话还有短信。

记:当时最多的时候能接到多少电话或短信?

双:当天1分钟就能收到2至3条短信,于是我就把电话开启了免打扰,不过如果对方连续拨打3次还是可以打进来。

记:你会跟这些人说什么?

双:我会耐心地跟打电话进来的网友解释,我跟唐某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也有网友说我确诊了,我也有跟他们解释,目前我只是密切接触者,并没有确诊。4日开始,又有一个谣言,说我有个男朋友在常青南园,我也会向他们辟谣。事实上,在我的流调信息里,根本没有出现常青南园这个地方。

对造谣者会进行起诉

记:面对骚扰你是怎么想的?

双:其实我想的是,这些都不是很重要,只要把谣言理清,大家能够安心防疫就好了。而且,也有网友会给我发来鼓励的短信或电话,在他们的鼓励下我也变得更加坚强了。

记:对造谣者有什么想说的吗?

双:后期会选择对造谣者进行上报、起诉,跟我对接的民警也是这么建议的。

记:现在还跟唐某有联系吗?

双:有,其实他的压力比我更多,我每天都在安慰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