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变种毒株迅速传播,中国防疫模式还能成功吗?

大鱼新闻 科技 1 month, 1 week



周二,等待核酸检测的武汉民众。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斗争中,很少有地方像中国一样对胜利充满信心。

这个有14亿人口的国家如此迅速地消灭了病毒,在去年春天成为世界上最早重新开放的国家之一。人们摘下口罩,聚集在一起参加泳池派对。近几个月来,政府一直在应对各省的零星暴发,但通过动员成千上万人进行核酸检测和密接追踪,总能迅速将其消灭。

这种模式现在看起来越来越脆弱。

中国正面临着自去年武汉首次病毒暴发以来的最大的挑战:高度传染性的德尔塔变异毒株正在全国迅速传播。中国官员承认,由于该变种的传播速度快且且很多感染者无症状,遏制此次疫情的暴发将比更为困难。

这些新的疫情——发生在南京、武汉、扬州和张家界等城市——展示了中国对新冠病毒零容忍办法的局限性。它们还可能削弱执政的共产党的论调,即其威权主义风格在疫情中取得了无可置疑的成功。



上周,在最近德尔塔毒株疫情暴发地南京,用于核酸检测的临时实验室。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尽管政府6月刚在广东消除了一次的德尔塔毒株暴发,但当局这次要应对的是更大规模的传播。自目前的德尔塔毒株疫情于7月21日开始以来,病例数已上升至483例,超过了今年前五个月的感染病例总和。截至周二下午,在中国的31个省和自治区中,该病毒已传播至15个。

“一旦蔓延到这么多省份,就很难缓解,”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副教授陈希说。“我认为这会让世界其他地方感到惊讶和震惊。这样一个强大的政府已经被德尔塔攻破。这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训——我们不能放松警惕。”

上周,中国副总理孙春兰将德尔塔毒株疫情归咎于“思想上的松懈”,并敦促官员加强预防工作。孙春兰说:“一刻都不能放松。”

中国的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表示,现在是中国重新考虑其新冠战略的时候了。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为中国政府处理新冠病毒提供建议的张文宏提出了遵循类似于以色列和英国模式的想法,在这些模式下,疫苗接种率很高,人们愿意与病毒共存。



去年夏天,在中国消除病毒后,武汉的一个泳池派对。 REUTERS

目前,中国坚持与此前一样严格的战术。在全国范围内,政府已指示人们非必要不旅行。在张家界市和株洲市,有540万人被禁止离家。在7月发生了致命洪水、人口约1300万的郑州,民众从上周末开始,不得不排队接受核酸检测。

在这波疫情最早出现病例的南京,数百万民众不得不参加四轮核酸检测。

“就是折腾群众 ,”南京居民姜若玲说,她在过去三周内接受了四次检测。在房地产行业工作的姜若玲说,她理解检测的必要性,但仍然批评官员未能控制最新的疫情。她说:“其实就是领导在浪费资源又浪费大家时间。”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表示,中国的“以遏制为基础”的战略从长远来看是行不通的,尤其是在新的变种不断出现的情况下。他说:“维持这种方法的成本将变得非常高。”



6月,武汉接种疫苗的民众。北京面临的部分挑战是,中国制造的疫苗在对抗德尔塔变异毒株方面不够有效。 GETTY IMAGES

然而中国似乎不愿意冒险。在武汉,在仅发现三例德尔塔变体病例后,当局于周二开始对所有1200万居民进行检测。三门峡和珠海等城市也开始了大规模检测。在有五例感染病例的北京,23个城市的进京火车票已经停售。

目前的德尔塔病例与7月10日从莫斯科起飞、降落南京的航班有关。该航班上的七名乘客感染了该变种。7月20日,九名机场清洁工检测呈阳性。他们感染的病毒在进入这个主要交通枢纽机场的人群中迅速传播。

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资深对华政策专家、流行病学家黃志环表示,即使采取严格控制,中国官员将这些最新病例降至零可能也不现实。黃博士说:“我认为他们可能必须让人们做好准备,更加容忍新冠。”

北京面临的部分挑战是,用来为该国免疫的国产疫苗对德尔塔变异毒株的效果不如其他疫苗。政府表示已经接种了大约16.9亿剂。卫生官员现在正在考虑给免疫系统受损的人和老年人注射加强针。



在近期疫情中,扬州的一个限制出入的小区。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高级流行病学家钟南山表示,中国的疫苗对由德尔塔毒株引起的重症有100%的保护作用,对无症状病例的有效率为63.2%。他表示,有信心在10至14天内控制住这次新疫情,在此期间,官员希望在南京和江苏省其他几个城市进行广泛的密接追踪。

在南京机场清洁工检测呈阳性的三天前,一对母女和一名12岁女孩在南京转机逗留两小时后飞往张家界。张家界是中国最受欢迎的旅游胜地之一,三人都去看了少数民族歌舞表演《魅力湘西》。大约有2000人挤在剧院观看演出。

有三名游客离开张家界后前往中部城市常德,在一条河上与其他数十人一起乘坐游船。至少有六个地方的大约27起感染与乘船有关。

病例也在扬州的棋牌室传播——许多年长的客人聚集在通风不良的空间里打麻将、下棋和打牌。对于发现并举报曾进入这些房间者的举报人,地方官员提供数千元人民币的奖励。



周三,高峰时段的北京地铁。官员允许人们在德尔塔疫情期间继续使用公共交通。 NOEL CELI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情况尚未见底,”江苏省省长吴政隆在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防控形势十分严峻复杂。”

23岁的南京居民韩晓怡(音)说,她对政府最初处理南京德尔塔毒株疫情的方式感到愤怒。她说,官员们允许人们继续在拥挤的地铁和公共汽车上通勤。

从事销售工作的韩晓怡最近几天不得不请假排队几个小时接受四次检测。“刚开始那时候确实很绝望,因为一开始觉得疫情离我很远,”她说。“突然感觉就在身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