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平面上升 新加坡正面临着什么样的危机?(组图)

大鱼新闻 科技 1 month, 2 weeks

“新加坡沿岸会不会有一天也出现大批难民潮,因为海平面上升而涌到这里来?”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面对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时,给出的回答是:“是我们会涌到别人的岸上。

海平面只要上升一两米,你就会发现我们要失去多少土地。武吉知马山其实也不算太高。”正如李光耀先生所说,气候变暖所带来的海平面上升是新加坡面临的不小的危机。本文将从此危机形成的原因,以及新加坡如何应对此危机,来进行分析。

海平面上升会成为新加坡的危机

第一、新加坡的国情。新加坡是处于地球赤道位置的一个弹丸岛国,国土面积728.3平方公里,长住人口569万,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7813人,是全球人口密度第二高的国家,仅排摩纳哥之后。新加坡有30%左右的国土是处于海平面5米以下。对于一个完全没有内陆的、超高人口密度的低海拔弹丸岛国,任何因气候问题而带来的海平面的上升对于国家来说都是直接和紧迫的威协。研究显示,海平面每上升一米,就可能迫使全球1.45亿人口迁徙。

新加坡处于热带地区, 研究预计热带地区将遭遇最多高过全球平均水平30%的海平面上升。跟世界绝大多数区域的一样(图一),新加坡国土附近的海域是在上升的,从近15年的数据来看,其海平面年平均上升3毫米。新加坡气候专家班雅明·霍顿教授(Benjamin Horton)说:“新加坡是四面环海的低洼岛屿,一旦海面上升,岛国近三分之一的地区可能被水淹,若岛国被淹没,人们将无法逃往高处。”


地球各区域海平面变化情况。(1993年至2019年)

地球海平面上升的原因,最主要是来源是气候变暖。一方面气候变暖加快了冰川融化,融化的水增加了海水量。另一方面气候变暖使海水在热胀冷缩的物理反应下体积增大。还有一个次要的原因是,陆地上的水,如地下水、湖泊、河流等,也会被转移成海水,这里面最为重要的例子是人们对于地下水的抽取与使用。而对于新加坡来说,1980年以来,气温每十年平均上升0.2-0.3℃。最近的2010年-2019年这十年,是历年来最热的十年,年平均气温达到27.95℃,降雨量和降雨频率也相应有所增加。

第二、国际的气候变化情况。温室效应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所以新加坡所面临的这个危机的解决最终是靠全人类的集体行动。那么,岂今为止人类在这个问题上做得如何呢?科学界近来一直在呼吁人类对于全球变暖问题的紧急行动。据世界气象组织(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公布的信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和平均气温在2020年都有所增高,使这一年成为历来最热的年份之一,气温的升高直接带来了频繁的极端气候现象,联合国环境署预测,如果人们不为此采取行动的话,全球的气温会在本世纪内上升至少3℃。而《巴黎协定》所制定的目标是1.5℃和2℃。

新加坡为解决危机所采用的措施

不管是从内部的国情还是外部的全球变暖的国际形势, 新加坡都面临着因为海平面上升所带来的巨大的生存危机。那么新加坡采取了什么样的方式方法来面对这一危机呢?

第一、把对海平面上升的适应性措施的重要性放在首位。就如李光耀所说:“无论世界怎么样,新加坡都得去接受它,因为它实在小得无法改变世界。”这个理念也体现在了应对全球变暖的问题上。因此,最为重要的措施,就是在最坏的情况发生时,新加坡能拥有足够的适应能力。

2020年3月31日,新加坡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提交了国家自主贡献(NATIONAL DETERMINED CONTRIBUTION ,NDC),其中在“新加坡适应工作的相关资料”里提及,海平面上升对新加坡构成生存挑战,对新加坡的未来构成威胁。

新加坡已采取措施保护其基础设施和生活环境免受海平面上升的影响。自2011年以来,新填海造地项目的最低平台高度已提高到比海平面高4米。新的关键基础设施,如大士港和樟宜机场5号航站楼,将平台高度升得更高,至少高出海平面5 米。新加坡也在70% 以上的沿海地区安排了海岸保护措施以管理海岸被侵蚀的风险。

新加坡还制定了一项全国性的全岛计划,以保护自己免受海平面上升的影响。新加坡也在积极探索沿海保护措施的创新方法,其中包括了综合的传统工程解决方案,如海墙、潮闸和泵站,以及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

这些海岸保护的措施不仅有助于克服海平面上升的挑战,而且提供更多的机会为新加坡人带来更多的新的绿色和蓝色社区空间。据估计,对于这些综合性海岸保护措施,100年的保护工作将耗资1000亿新元。有鉴于此,新加坡政府设立了一个海岸和洪水保护基金,初始资金为50亿新元,用于支持大量资本支出。这些都是以财政可持续的方式建立新加坡抵御气候变化的能力,以保护其未来所需。

第二、以身作责,采取有效的减排措施。在上文提到的新加坡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提交的NDC文件及长期低排放发展战略(LEDS)文件中,NDC规定了绝对排放目标,即在2030年左右达到65MtCO2e(65百万吨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峰值排放量,而 LEDS 则在 NDC 基础上希望到2050年将排放量从峰值减半至33MtCO2e,以尽快在本世纪下半叶实现净零排放。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新加坡采取了一系的政策和措施,以下便是其中最为重要的措施:

(1)加强基础性研究。新加坡意识到必须以稳健的气候科学和最新的气候变化为基础,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但新加坡在东南亚的位置,导致该地区缺乏气候观测数据,因此对当地的气候建模工作在预测方面提出了挑战。

新加坡气候研究中心(CENTRE FOR CLIMATE RESEARCH SINGAPORE, CCRS)于2013年在新加坡成立,是该地区为数不多的专注于研究热带天气和气候的中心之一。近年来CCRS 规模逐渐扩大,其中的一个新的分支机构将推动新加坡制定和实施国家气候科学研究总体规划,并在新加坡构建一个充满活力的气候科研蓝图。

CCRS 还开展了一项国家海平面研究计划,以制定更可靠的海平面上升预测方法,并寻求加强对长期海平面上升及其变异性、区域模式和极端天气事件的了解。鉴于气候科学在不断发展,CCRS 将继续监测变化,完善现有措施并在必要时实施新的措施。

CCRS还将与区域同行合作,进一步研究气候变化如何影响该地区。此外,新加坡气象局和CCRS 将与世界气象组织(WMO)亚洲和西南太平洋区域办事处展开密切合作,在新加坡实施亚洲和西南太平洋的WMO计划和发展倡议。

(2)新加坡在经济和生活中的减排措施。作为一个资源有限的小国,新加坡几乎所有能源都需要进口,而且对可再生能源的选择极其有限——商用风力涡轮机以大约在4.5m/s以上的风速运行,但新加坡的平均风速仅为2m/s左右;新加坡相对狭窄的潮差和平静的海面限制了商业潮汐发电的机会,大部分海域还用于港口、锚地和航道,这限制了海洋能技术的应用;水力发电无法利用,因为新加坡没有全年水流湍急的河流系统;新加坡没有地热能源;新加坡土地的稀缺,高人口密度限制了可持续增长的太阳能和生物质能的潜力,它还限制了新加坡核电安全部署的可能。

在能源的替代和优化方面,新加坡采用的是用液化天然气取代煤炭和石油的办法。自 2000 年以来,新加坡已将用于发电的天然气比例从19%增加到今天超过95%。在所有化石燃料中,天然气每单位电力产生的碳排放量最少,这使新加坡减少了释放到大气中的碳量(图二)。新加坡的燃料组合使其碳密集程度远低于其他许多仍然使用煤炭作为发电重要组成部分的国家。



新加坡历年平均单位产电碳排放量(kg CO2/kWh)。图片来源: 能源市场管理局

新加坡的电力主要是通过燃烧从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输送的天然气产生的。随着裕廊岛液化天然气(Liquefied Natural Gas, LNG)四个接收站的陆续建立,新加坡实现了天然气供应的多元化。截至2020年9月,裕廊岛液化天然气设施的吞吐量从每年600万吨增至1100万吨。这不仅增强了能源安全,而且还使新加坡成为液化天然气相关企业的中心,并有望成在未来为亚太LNG交易中心。

在交通方面,新加坡计划通过改用清洁能源汽车来进一步减少排放。内燃机汽车将在2040年被淘汰。从2030年开始,所有新注册的车辆须为清洁能源车型。为了支持电动汽车的增长,政府计划到2030年在公共停车场和私人停车场部署60,000个充电点。

在垃圾处理和废物利用方面,新加坡的整体废物管理策略旨在通过3R: REDUCED(减少)、 REUSED(再利用)和RECYLED(回收), 以及在“废物转化为能源工厂(WAST TO ENERGY)”中焚烧剩余废物来减少废物排放。焚烧比填埋更可取,因为直接掩埋废物会产生温室气体甲烷。政府的目标是通过研究减少排放的不同方法,到2030年将目前的回收率从59%提高至70%。这包括回收更多塑料废物而不是焚烧的政策。

在税收方面,新加坡也实施了碳税,从2019年1月起,向所有年排放量超过25ktCO2的企业征收碳税,税率为S$5/tCO2, 这项碳税的实施覆盖到了全新加坡80%的碳排放。

在危机中寻找发展机会

在积极应对危机的过程中,新加坡意识到了危机所带来的新的发展机会。气候变化和快速城市化正在推动各国部署更清洁、更可持续的能源解决方案。虽然气候变化显然构成了重大的全球挑战,但它也为创业、研发和创造性解决问题提供了强有力的激励。

新加坡想要把握住危机中的很多机会发展成为为世界提供绿色解决方案的绿色增长中心。这一方面能让自己在新的绿色产业中占据高位;另一方面,也能提升自己在这方面的国际影响力,因为如上所述,新加坡所面临的海平面上升的危机是需要全球范围内所有人类的共同努力的。

新加坡已将清洁能源产业确定为战略增长领域,并设计了全面发展该产业的蓝图。在清洁技术(cleantech)领域,新加坡在高价值制造、生物燃料、研发和地区总部建立方面获得了多项关键投资。例如,REC(Renewable Energy Corporation)在新加坡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光伏制造综合体之一,该公司在其第一阶段的扩张中投资了约25亿新元,并将生产800兆瓦(MW)的太阳能光伏组件。

中国企业英利绿色能源是全球最大的垂直一体化光伏制造商之一,也在新加坡设立区域总部和研发中心,以支持其向全球市场的扩张。在生物燃料领域,耐斯特石油公司于2010年投资5.5亿欧元(9.4 亿新元),在新加坡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生物燃料厂,产能为80万吨。2018年底,耐斯特石油投入14亿欧元扩建此新加坡厂,这将使耐斯特石油公司的可再生能源产能每年增加130万吨。

另一方面,新加坡政府也积极在全球范围投资相应领域领先科技。例如,2020年5月26日,由淡马锡控股领投,对美国新能源初创公司(COMMONWEALTH FUSION SYSTEMS)进行A2轮8400万美元投资。这间公司致力于聚变能源的商业化,通过设计和制造聚变设备,向世界提供无限的清洁聚变能源,来应对气候变化。公司计划利用这次融资继续开发聚变技术,并在未来为客户提供聚变发电厂、聚变工程和高温超导磁体等技术和服务。

2021年2月2日,由淡马锡控股领投,对加拿大碳捕获技术公司SVANTE进行了7500万美元的D轮股权投资,这是全球点源碳捕获领域迄今最大规模的私有融资。SVANTE拥有的突破性固体吸附技术为碳排放密集型行业提供了具有商业可行业的解决方案。

该技术从现有基础设施中捕获大量二氧化碳,并将其安全储存,或在闭环中用于其他工业用途。这些资金将被用于支持SVANTE在未来三年内的系列举措,包括推动商用碳捕获设施以应对由水泥制造、蓝氢生产、天然气锅炉燃烧等难以减排的工作活动造成的碳排放。

另外,现阶段由新加坡政府引导的,在低碳技术方面积极研究和开发的前沿科技领域有:水上浮动太阳光板应用、氢气进口和下游应用研究和碳捕集、利用和封存技术研究和应用等等。

如上所述,海平面上升是新加坡必须面对的国家危机。新加坡总体来说,把此危机看作是长期的挑战,但也是机遇。他们运用长期的政策和规划进行积极地应对,希望通过良好的制度、资本投入和技术研发应用,将危机转化为机遇,未来会怎么样呢?我们拭目以待。

文|谢娜



这一次中国的“大招”和韩国完全不同 | 新京智库

断电、断网之后,现代都市该怎样面对灾难 | 新京智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