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孙大午因妨害公务罪等八罪名 被判刑18年

6Park 时事 1 month, 2 weeks


中国企业家孙大午因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等八个罪名,被中国河北高碑店市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徒刑18年。

孙大午一直被外界视为敢言企业家,他曾在公司网站刊登悼念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文章,并在2015年中国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时为律师发声。2003年,他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孙大午案的律师团随即发布声明,表示“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法律审判”,并“恳请关注中国民营企业的生存发展环境,关注中国的人权法治状况”。

获刑18年

中国高碑店市人民法院7月15日起开始公开审理孙大午案。在历时14日庭审后,今天(28日)当庭宣判。 根据法院的公告称,一审判决孙大午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机关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强迫交易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非法吸取公众存款罪等八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刑18年,并处罚金311万元人民币。

除孙大午之外,与他同案的十九名河北大午农牧集团的员工,也被判处缓刑或1年至12年不等的刑期,并处以罚款。其中他的儿子和两个弟弟,分别被判处12年、12年和9年。 据律师公布,大午集团被处罚金3亿余元,并被追缴14亿元。

河北保定高碑店市公安局4月26日通报,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人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侦查终结,移送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根据逮捕通知书,高碑店市公安局于2021年4月21日19时逮捕孙大午,指其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寻衅滋事、非法采矿、聚众冲击国家机关、非法占用农用地、强迫交易、破坏生产经营、妨害公务罪、诈骗罪等九个罪名。

高碑店法院7月15日开始开庭,经过14日庭审后,当庭宣判,定罪八项,仅涉嫌的诈骗罪未被定罪。

孙大午的律师团在法院宣布结果后,随即发布公开声明,表示“从公安侦查队孙大午等人的非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到法院受理案件后就基于强推案件进程,到连续14天大部分天数的庭审时间均超过12小时的高强度疲劳审判,再到面对九个罪名二十余其事实的复杂案件的当庭宣判,无不显示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法律审判。”

此案在海内外都有一定影响力,孙大午的多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多日在社交媒体上接力发声。但关于案件的信息披露和关于孙大午为何被逮捕的公共讨论被严格审查,微信和其他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消息都遭迅速删除。

判决消息出来后,有网友说:“又是一个十八年”, 意指此前亦备受关注的中国房地产大亨任志强也是因言论而激怒北京,被以贪污受贿等四项罪名获刑18年。




孙大午

去年11月11日,高碑店公安局曾称,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

中国媒体《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警方11月11日抓捕了28人,包括孙大午夫妇、孙大午的儿子、儿媳以及一些公司高管。

报道称,大午集团此次涉案可能与一起土地纠纷有关。2020年6月21日和8月4日,大午集团人员和一家国营农场因土地确认问题发生两次冲突。

敢言企业家

今年67岁的孙大午是中国著名的草根企业家,靠养鸡养猪起家。他1985年创立大午集团,大午集团涉及种植、养殖、民办教育、医疗养老等多个领域。

2003年,孙大午曾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被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河北省徐水县人民法院称,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经孙大午决策,于2000年1月至2003年5月间,以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率、承诺不交利息税等方式,出具名为“借款凭证”或“借据”实为存单的制式凭证,向社会公众变相吸收存款1627单,共计人民币1308.3161万元。

这起案件在当年曾引发争议。不少人认为孙大午是“因言获罪”,孙大午的律师认为,孙大午的行为符合内地法律,是一种民间借贷,不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2003年评论此案称,以“非法融资”指控孙大午是“恶法治国”。

刘晓波认为,孙大午这样的农民企业家,既鄙视权钱交易,又有敢于直言的勇气,既有经济资源和组织能力,又从争取农民权利角度提出摆脱贫困的思路,从宪政民主的角度呼吁政治改革,将在政治上对现行体制构成巨大挑战,很可能成为新型的农民领袖,所以当局必然要利用模糊的法律进行整治。




孙大午

孙大午一直被外界视为敢言企业家,与中国学术思想界名人有诸多交往。2003年4月,孙大午曾在大午集团网站发表悼念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李慎之的文章,被控严重损害国家机关形象,被罚款,网站也被要求停业整顿。

此外,孙大午曾赞扬2003年为他辩护的维权律师许志永。许志永去年2月在广州被警方带走,并于去年6月被批准逮捕。

2015年中国当局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时,孙大午也为维权律师发声,撰文称抓捕律师给社会带来了恐怖氛围。

“即使个别律师有问题,也不能几十、上百地抓捕,而且被抓的这些律师大都是为弱势群体说话,或是为敏感事件出来发声的人。”文章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