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最大医院转移:家属让医护抬病人下楼并录像(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3 weeks

导读:历经苦战,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医院区赢得了这次战斗,但这场战争远未结束。

洪水肆虐过后的河医院区面临着“重建”:

积水需要排出;

损坏的建筑需要重建;

受损的机器需要重修;

更重要的是,需要重新审视如何应急,增强基础设施抗灾韧性。

“终于来水来电了……洗洗发馊的衣服,感恩活着。”7月22日21:40,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位主治医师张新(此处化名)在微博中写到。就在两个小时以前,他还感慨:“全年无休的郑大一附院河医院区停了门诊,熄了灯。”

之所以停业,是受此次大暴雨影响。

7月17日,郑州下起暴雨,到20日,三天降雨量达到617.1mm。7月20日16点到17点,郑州降雨量201.9毫米,超过我国大陆小时降雨量极值。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是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保健、康复为一体的全国三级甲等医院,被网友戏称为“宇宙第一医院”,据官网介绍,郑大一附院总占地面积682亩,拥有河医、郑东和惠济3个院区,院中院12个、临床医技科室95个、病区233个。

由于地势低洼,此次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医院区)随即成为暴雨中心。

7月20日晚上,河医院区突然断电,备用电源无法使用。几十台手术被迫中断,重症ICU病人失去设备支持,普通病房大量病人输氧告急。第二天,全员转院工作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

通过背、抬等方式,经历一夜一昼,河医院区11350名患者从病房楼(最高28楼)被运送下来,安全转移到兄弟医院或者东院区。

张新说,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建院93年来,除了抗战曾经停诊外,(河医院区)第一次因为天灾悲壮停诊。

历经苦战,河医院区赢得了这次战斗,但这场战争远未结束。洪水肆虐过后的河医院区面临着“重建”,积水需要排出,损坏的建筑需要重建,受损的机器需要重修,更重要的是,需要重新审视如何应急,增强基础设施抗灾韧性。

断电停水

7月19日12时28分,郑州市气象台又给市民们发送了暴雨黄色预警信息。

7月19日21时59分,郑州气象台开始发布红色预警信号,郑州市区局部降水量已达50毫米以上,预计未来3小时内,降水持续,积累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

雨一直在下,降水量一天比一天猛,7月20日早上,张新只能穿着拖鞋、短裤去上班。但像很多人一样,都没有意识到未来的几天将是他们一生都难忘的经历。

7月20日17:58,郑州气象发布消息称,经反复核实,郑州16-17时一小时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这个降雨量是什么概念?有人按照公开资料简单换算,这相当于106个杭州西湖的蓄水量。

这强降雨让地面积水越来越深。张新母亲在住院,他要给父母送饭,第二日还有十多台手术没有谈话,于是“硬着头皮”走向医院。一路上,张新扶着马路牙子旁的栏杆走,差点掉进了窨井盖里。

在最后水到腰间的时候,张新赶到了郑大一附院河医院区。而河医院因楼顶破裂,病区大量往下灌水,门诊一层也在往里渗水,很多医生患者都被困门诊,患者、家属们席地而坐,有小孩在哇哇哭。



张新说,受大暴雨影响,7月20日傍晚,郑大一附院河医院区停电,正常电力受到影响后,医院应急供电都会迅速启动,科室正常恢复供电。

但是不到一个小时,医院所有楼层再次陷入黑暗,全部断电,几十台手术被迫中断,重症ICU里600多名病人失去设备支持,普通病房大量病人输氧告急。断电的同时,院区还面临断水、断网、断药以及断粮。

这个信息也被发到网络上,并被大量转发。7月20日晚间11点多有网友发文:心电监护和备用电池全部耗完,急救科室正在全科气囊人工呼吸抢救危重病人,但是坚持不了多久,信息真实准确,请求支援。

7月21日凌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刘章锁称,供电局应急车到位,正在组织恢复供电工作,危重病人的生命体征现在稳定,但危险越来越大,假如供上电了,危机解决就很快了。

在7月21日凌晨3点左右,网上出现很多急需柴油的消息:医院现在发电机柴油已经用完,急需柴油,救病人生命!

在急救消息发布的同时,也有很多热心人士在网上表示,可以提供发电机、柴油等设备及相关的需求支持。

国网郑州供电公司官方微博7月21日6时42分许发布消息称,凌晨5点,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ICU已恢复供电,抢修还在继续。

医院必须持续供电,尤其需要靠仪器维持生命的重症病人,对紧急供电的要求是毫秒级的。

国家一级建造师孙永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医院项目在设计时,按规定应安排两路独立电源,同时配备独立的柴油发电机和UPS(不间断电源)。若有特殊情况,平时处于充电状态的UPS则会迅速开始供电,将保证手术室、制氧设备等维持生命系统的重要设施供电。

另据了解,ICU内的仪器设备都有内置的电池,同时,它还有独立的UPS。但在停电后,这些备用电源无法维持太久,一般或可支撑半个小时,但时间久了,充电和蓄电能力是会下降的;医院配置的柴油发电机,在停电时可以向重要部门如手术室、ICU提供一段相对更长时间的供电,根据常见的医院柴油储备的供电模式一般可以坚持两个小时。

大转移

实际上,除了用电危机,因为暴雨缘故,河医院区药房库房也进水,虽然经过极力抢救,但也受到一定影响;在其一层以及负一层放着贵重设备、精密仪器,包括CT、核磁、DR、彩超、PET—CT、直线加速器、伽马刀、高压氧仓、配电室、控制系统、安防系统、计算机房等,这些设备也受到影响。

GE医疗相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河医院区也有其相关设备,他们工程师在随时待命,具体需要看医院的安排情况。

对于河医院区来说,危机始终没有最终解决,转移,成为最后没有选择的选择。

据了解,在停电后,河医院区近3000名坚守岗位的医护人员,就将600多名重症病人,积极协调向外转运。

7月21号清晨,河医院区开始全面转移病人,但电梯全面瘫痪,有限电量要给保证ICU的正常运转。重症病人、骨伤科病人、手术后病人,大量患者都只能通过人工搬运。



7月21日12:12,张新发了一条报平安的微博。他说:“从前一日断电断水,没有信号,到刚刚通电,偶尔会有信号,目前正在积极顽强地自救中,不知道信息能否发出去,报个平安!”

张新也加入到帮助患者的转运队伍中,在帮助患者转运完成后,他感慨道:老了,胳膊腿经历了扛、搬、抬病人后酸痛……

九州通郑州医院事业部常务副总张军及其团队也参与到帮助患者转移中,他们与医务人员一起徒步转移患者,从20层楼到1层,再开车将患者转运至郑大一附院新院区。

实际上,患者搬运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没有电梯,对一些行动不便的患者,医护人员需要和患者家属一起抬着患者下楼。在这过程中还要保证患者在转运过程中的安全,处理各种突发情况,比如有些病人需要吸氧气,搬运病人的时候还需要有人抬氧气罐,转运过程中有可能出现意外都要及时处理。

但在这个过程,一些患者家属的做法也让张新及其同事们感到“无力”:患者家属让医护人员将患者抬下去,自己不管,说这是医护人员的事情,还全程录像。

转运完最后一个病人,护士长突然拉着张新哭着说:你今晚不要跟着去东区啦,明天一早去我们家看看孩儿跟老人(她父亲还瘫痪在床,两口都是他们医院的医护人员),电梯还不能用,如果缺东西,你先买点送过去,我今晚要去东区再安顿一下病人……

“心情难以平静,看到我们护士长泪流满面,我也没忍住,眼泪流了下来……我们不易,大难面前实际需要更多的相互理解。” 张新说。

实际上,张新的母亲也在医院住院,他没空去转运。在医院将近忙了快48小时的张新,衣服从来没有干过,到家衣服已经发馊,两腿因为来回爬楼梯、抬轮椅、抬担架已经走不动。

7月22日凌晨1点多,张新写道:躺在床上,想想这场人生中永远都不会忘却的经历,泪流满面,在家没出门、没看到我们经历的、不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员,永远体会不到我们这次的心酸和不易。2021年7月20日、7月21日,永远不会忘记,但也永远不想再经历。

驰援、应急、重建


在张新及所有医护人员和社会各界力量的共同努力下,据了解,河医院区11350名患者已经全部转运至郑大一附院新院等。

虽然这意味着河医院区这场史无前例的大转运战斗顺利结束,但这场与暴雨“抗争”的战争远远未结束,后续仍有多场战斗等着他们,包括解决医患物资短缺、院区重修重建等。

据了解,河医院区也有部分患者转运到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具体人数没有对外公布。

7月22日晚上6点左右,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发出“接受防汛应急物资捐赠公告”称:近日来,河南省持续暴雨,郑州市城区严重内涝,汛情严重。为保障在院患者、医务人员生活急需,依法合规接受瓶装饮用水捐赠。

实际上,在洪水过后,确保饮用水安全是最重要的防疫措施之一。

近几日张军及其团队也一直在支援各大医院患者转运、防洪等工作。7月22日晚,得到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需要饮用水的需求后,九州通河南分公司也开始积极组织水源、安排车辆及人员组织成员分组行动。

7月22日23点多,张军他们的团队从公司出发,分三组行动。期间,有路不通的地方,他们就绕路而走;在取货点装车的时候,凌晨又下起了雨,他们就冒雨装车。

7月23日凌晨3点10分,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批饮用水捐赠物资2750件,已装车完毕送往医院。凌晨5点15分,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批饮用水捐赠物资2750件,卸车完毕。



实际上,除了郑大一附院、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外,郑州还有很多医院深陷困境,如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河南省人民医院心脏中心)依然被困在洪水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7月22日下午该医院外水位还很高,因为水太深,社会救助很难,运输物资需要用船。



而河医院区转移完病人后,还面临着停诊问题。

由于门诊大楼受暴雨影响严重,7月21日,河医院院区就在门诊楼的玻璃上张贴了多张停诊通知,通知上写着因汛情原因,该院区暂停门诊,开诊时间另行通知,如有需求请自行前往郑东及其它院区就诊。

据媒体报道,7月22日下午,河医院区,在经历了积水暴涨、停电、转运病人、抢修等重重困难后,开始抓紧进行清理。

中建八局和中建三局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不断地将门诊广场、车库入口等处积水往外排。早在三天前,他们就在医院开始了抽水工作,但因积水量较大,目前还未能完全抽干积水,水位目前下降到了门诊大楼内负一楼处。

除了门诊部大楼积水较为严重外,河医院区在建的临床教学科研楼项目工地内也可以看到非常深的积水,施工现场内还有一些来不及撤出的施工器械被泡在水里,只露出了机器的顶部在外面。

对此,张新说,第一附属医院建院93年来,除了抗战曾经停诊外,(河医院区)第一次因为天灾悲壮停诊。

实际上,停诊后,河医院区也没有更多“闲暇”时间,除了重建,还有很多反思。

关注医疗运营管理的上海健贤学院创始人罗念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JCI或者等级医院评审标准管理体系会对这种紧急情况的处理有帮助,目前看医院的救治都很积极,这种特殊天气引起的情况需要政府及相关机构共同应对。

就停电供应事宜,也有业内人士以2019年17级“利马”台风下,浙江台州医院在2米多深洪水中医院还能正常运作举例,认为相应的容灾系统值得本次郑大一附院等医院借鉴。

彼时台州医院院长陈海啸给出了答案:我们有二组自备发电机,三组城市供电来自三个变电站,灾情最严重时,自备机一直正常,地下室严防死守,城市电三路均有断电出现,但其中一路基本正常,另二路一直至今没电。

关键是各路电要院外真正独立又在院内并网。

自备发电也在二个大楼,一个在地下室,一个在地面一层。

而对于医院大型设备等被淹事宜,认证微博为慈毅医疗基金创始人章滨云在微博上指出:“医院的大型设备,考虑到承重,空间利用率,患者使用方便性等,大都在医院一楼或者负一楼,牵涉到辐射防护,设备超重等,也确实无法太高楼层。这次郑州洪灾,直接一楼大淹水,负一楼的核磁21台、CT22台、DSA24台全部泡在水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水抽干,机器还能不能用?维保管不管?如果不能用就损失很大了!其他医院真的要引以为鉴,地下坚决不能进水!”

有业内人士保守估计,上述设备等直接损失估计高达10亿以上,河医院区诊疗能力,至少数月才能恢复。

中国国际救援队原行动队长刘刚说,应该将应急预案做得更全面,从政府部门、应急专业队伍,到民间应急力量(包括企事业单位、学校、地方团体等),应该有针对各类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