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年前的东京奥运会,日本赌对了国运,这次惨了(图)

大鱼新闻 财经 3 days, 21 hours



57年前的奥运会,是日本经济起飞的东风。如今,则是日本在困境中无奈的抗争。

明天(7月23日)晚上,东京奥运会将在东京都新宿的“生命之树”体育馆开幕。

届时,日本德仁天皇将会在下午抵达此处,出席开幕式。日本首相菅义伟、前首相安倍晋三等一众政要也会悉数到场。

只不过,今年的奥运会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要比历史上任何一届奥运会都要“冷清”,门可罗雀。



东京奥运会主场馆

此番遇冷的情形,巨大的压力,很难不让日本民众缅怀57年前的那场奥运会。

同样是在东京,同样是奥运会,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日本赌对了国运。



1964年的10月10日,东京已经步入了深秋。

在裕仁天皇宣布奥运会开幕之后,由小野乔代表参赛运动员宣读了誓言。

这位当时33岁,全盛时期已过的体操名将,此前已经拿下了5枚奥运金牌,将日本体操运动带入了黄金时期。

让他来宣读运动员的誓言,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最后一棒圣火,则由来自广岛,出生在原子弹爆炸当天的大学生坂井义则点燃。

他穿越跑道,点燃圣火的形象,象征着永远不忘战争之苦,不忘历史,期待和平的精神,也成为昭和一代心中精彩的时代符号。



坂井义则点燃圣火


随后,在持续两个星期的赛事中,来自93个国家的5000多名体坛健儿们展开他们的竞技之旅。

这届奥运会,美国首次超越苏联,拿到了奖牌榜第一。

苏联虽然屈居第二,但也首次拿下了游泳项目的第一枚金牌。

作为东道主的日本,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拿下了奖牌榜的第三名。在柔道、举重、体操等领域大放光彩。

大力士三宅义信为日本取得了第一枚举重金牌,此后他25次打破世界纪录,成为日本最伟大的举重运动员。

而在著名教练大松博文的训练下,原本由纺织业女工组成的日本女排也以3:0的比分击败苏联队,拿下了女排冠军,日本女排走向了黄金时代。

这无疑让日本民众感到欢腾,萌发出强烈的自豪感。



三宅义信


在美国“辛科姆3号”卫星的转播下,全世界的观众,都可以在电视上看到运动员们潇洒、矫健的身姿。

从那以后,每一次奥运会都会有电视转播,人们得以抛掉收音机和报纸,得到更完美的观赏体验。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让全世界感到满意的奥运会,也是日本民众难以忘怀的骄傲与成就。

它展现了日本在那个时代的进取与积极,也是战后日本经济崛起的象征。



1964年东京奥运会,对日本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

首先,它是第一次在亚洲举办的夏季奥运会,而在以往,奥运会大多会在欧洲和美国这些西方发达国家举办。

东京能够得到奥运会的主办权,意味着日本的国际形象得到了提升,获得了西方世界的认可。

其次,东京奥运会是战后昭和时代(1945年至1989年)日本经济起飞的缩影。

日本在战后大力进行改革,发展工业,让它逐渐摆脱了战败国贫穷落后的面貌。

而奥运会作为全人类共同的竞技盛宴,是日本展示国家形象和经济建设成果的良机。



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式

为此,日本政府拨款30亿美元用于修建奥运场馆,并对东京的市容市貌进行了整治。新增和改造了东京地铁、东海道新干线、东京都高速公路等一系列工程。

其中,东海道新干线便是日本通车的第一条新干线,它以每小时超过200公里的速度,往返于东京和大阪之间,给外国游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仅如此,日本政府借助奥运会,还对民众提出了包含“注重仪表,不随地吐痰和便溺,为每一个国家的运动员鼓掌,行车礼让”的6项建议,要求民众提升个人素质。

这让不少前往东京的外国人感受到日本的友好与进取,也从国家形象方面提升了日本的软实力。



1964年通车的东海道新干线

尽管东京奥运会并没有给日本直接带来巨额收益,甚至让东京的财政开支一度捉襟见肘。但在奥运会期间的大规模改造和基建大修,为日本的经济增长提供了不小的帮助。

奥运会结束仅仅4年,日本的GDP便超过了联邦德国,位居资本主义世界第二。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经历过奥运会的战后昭和一代人,正是日本经济起飞的缔造者。

即便到了平成年代(1980年至2019年),这些“战后昭和人”依然是日本文化、经济、政治领域的领军者。



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田径比赛



57年后的日本,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与1964年奥运会相比,这次奥运会,日本要失望了。

90年代泡沫经济破灭以来,日本经历了“失去的二十年”,其经济增速放缓,老龄化加重,GDP总量也被中国远远超过。

日本急切地希望通过一场奥运会刺激经济增长,拉动消费。东京申奥成功后,日本社会各界对新一次的东京奥运会充满了期待。

他们都希望再创1964年的辉煌,前首相安倍晋三曾直言:“这是向全世界展现日本力量的一场盛会。”



2021年东京奥运会场馆外的五环标志

为了办好这次奥运会,日本政府投入了高达145亿美元的财政拨款,修建了精美的“生命之树”体育馆,从全世界招募了8万名志愿者。

全世界都在期待东京奥运会能够如期举行,欣赏一场精彩的体育狂欢。

然而,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东京奥运会开启的时间推迟了一年,日本民众对奥运会的热情也大大消减。

日本试图再创上一次东京奥运会的辉煌,靠奥运会拉动经济的想法,落空了。



奥运村的日本警力


造成如今东京奥运会损失惨重的主要原因,当然是新冠疫情。

为了防止疫情扩散,日本政府不得不“自断财路”,谢绝外国游客来访,限制民众现场观看奥运。

而这些措施,必然会影响到东京奥运会的收入。

如今,大量的门票收入只能做退票处理,东京的餐饮和住宿行业因此陷入了深深的失望之中。



晴海奥运村空无一人的住宅


按常理来说,面对如此严重的损失,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及时止损,停办奥运会。

但日本政府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奥运会的得失从来都不只是一场经济账,它与一个国家的形象,与时代的风貌息息相关。

如果日本放弃东京奥运会,日本损失的不只是金钱,其国家信誉也将一落千丈。

更何况,奥运会已经带动了东京周边的GDP增长,贸然停办,日本会输得更多。

57年前的奥运会,是日本经济起飞的东风。如今,则是日本在困境中无奈的抗争。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曾说:“奥运会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

办一场有始有终的奥运会,终究要好过半途而废,至少能保全日本的颜面。

祝愿东京奥运会一切顺利,也祝愿中国奥运健儿们,再创佳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