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阜外医院千人被围困:洪水漫过一楼 信号失联(组图)

大鱼新闻 滚动 4 days

刘畅后悔没在暴雨之前把妻子接回家来。

7月21日上午11点,郑州的雨早停了,他的妻子电话断联却已经4小时。刘畅一着急,一脚油门,开车直奔郑州东部的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简称阜外医院)而去。那是继郑大一附院之后又一所千人被洪水围困、断水断电的医院,医院里有老人也有孕妇。而他的妻子康欣,是阜外医院的医生。

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唐门路附近被水淹没的景象

刘畅一路上了高架。

积水退得真快,有些地面甚至已经干了。但暴雨仍旧留下了痕迹,一些低地势道路被冲毁,路边就那么扔着许多被水泡透了的小汽车。高架桥上除了机动车,还有许多人骑着小电瓶和自行车前行。路人不多也不少,不限行、不抓拍,一路畅通,刘畅顺利地从城南开往郑州地势最低的城东,去接妻子回家来。

没想到车子刚出了东三环,还没到东四环,这位丈夫就被交警拦住了:禁止通行。阜外医院是重灾区。

刘畅真的着急了,但他只能返回。

迟来的呼救

阜外医院的呼救来得有些迟。

但7月21日上午一出现,就上了热搜,阜外医院对外传出的危情格外令人揪心。

阜外医院是一家专科医院,早前的求助信息显示,不少心脏病患者困在里面,但因为断电断网带来的失联,呼声没有及时传递出去,而其地处郊区、道路阻塞,外部救援的力量无法抵达。

一夜之间,阜外医院彷佛成为“孤岛”。

洪水中的阜外医院

一位医院患者的家属元芳告诉南风窗记者,她的奶奶和母亲被困在医院中。奶奶在医院做手术、住院两天,但从7月20日下午起,她无法与她们取得联系。事实上,住在郑州西边金水区的元芳,手机的信号也是时断时续。

21日中午时分,元芳终于打通了母亲的电话,但她没得到好消息,“妈妈说她们还是受困,当时仍然没看见救援队过来。”

尽管元芳担心不已,但随后的通信又断开了。

物资的匮乏影响到了被困人员安危。一位求助的人员介绍,阜外医院地处偏远,附近没什么商超饭店。医院的食堂设在负一楼,但倒灌的雨水淹没了物资。

更让人担忧的是,阜外医院的地势低,且就在贾鲁河边。

贾鲁河西起于常庄水库,据河南中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20日消息,常庄水库出现险情。据中牟县政府办公室消息,截至21日凌晨1时,贾鲁河中牟部分区域漫堤,全县干部职工全员在岗做好抢险准备,这是一道必须保卫的生命线,一旦溃堤将损失惨重。

阜外医院就在水情危险的中牟段附近。

而在贾鲁河边,受灾的也不只是阜外医院,河南省委党校在附近的校区发出求助。截至2021年7月21日下午5点,校区在职研究生仍然被困500余人,这个校区离贾鲁河仅有两公里。

同阜外医院一样,该校区的通讯信号几乎断绝。

求助人王女士告诉南风窗记者,她的丈夫就在被困的500人中。在7月20日下午,郑州暴雨转为凶勐之际,他们只能选择留在那里,然后就走不了了。丈夫告诉他,被困的人员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极度缺乏物资。同时,他们很难与外界联系,“要到5楼去,到处走各个角落,才能偶尔连上一丝信号”。

地理偏僻、通讯隔绝,再加上贾鲁河存在的险情,每一项都增加了救援难度。

21日下午5时许,一位参与阜外医院救援行动的人员告诉南风窗记者,一旦进入受灾范围内,信号就完全失联,“急死我了”。

穿过城市去救你

早知道暴雨要来,医生康欣提前做足了准备。她住在职工宿舍里,下班之后把瓶瓶罐罐都接满了水,还把衣服都打包好,以防万一要转移。

20日晚上9点40分左右,阜外医院的微信群里也做好了安排:院区一共四道门能堵水,每道门都安排了两到三个领导,立刻带着医生们防洪。各门口还分成了两组,轮班执勤。

微信群里,医生们众志成城,“坚决防止洪水进入院区!”

但次日凌晨1点20分,康欣还是给丈夫刘畅发信息:“我们地下车库已经失守了,堵不住了。”

“老公,现在听到的都不是雨声了,是楼下地下室灌水的声音,哗哗的。”她还在黑暗中专门录了一段5秒钟的小视频,问刘畅,“能听见不?”

王仙仙在黑暗中录下的地下室灌水的声音

凌晨5点20分,康欣发来“断水断电了。”

再后来,妻子的信息就来得很简短了。

早上6点半左右,她说:“负一负二楼灌满水了。”“一楼也没法走了。”

7点钟起,刘畅便打不通妻子的电话,拨过去提示音永远是: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刘畅赶紧出门去超市抢水和食物,去找康欣。

他买好食物就出发,穿越大半个城市,结果被交警劝返了。

刘畅只能从朋友圈、微信、微博,四处搜寻阜外医院的信息。

他有一个阜外医院的订餐群,里面有人发信息说:“各位老师,大水无情,人家有爱,现有阜外医院的职工与病属被困,物资缺乏,我们现在做好出发的有500份餐左右,水,纸,但是我们已经绕了4个小时的路程,实在是过不去了,请社会各界人士转发,寻求一下皮划艇,小船,或者熟悉当下路况可以帮忙给带过去……”

刘畅又意外在朋友圈看到阜外医院的照片,洪水昏黄,整整漫过了一层楼。

他几个小时前听妻子说一楼没法走了,以为只是淹了水,没想到是几乎大半个一楼都在水里了。

而阜外医院附近的贾鲁河,正是这次泄洪的一个主要位置。军事官微“中部战区”已经认定它有三处管涌,正在抢险。

微博上有人说:阜外医院没下雨,但水位不降反增。

截图自人民网微博

没有一个好消息,刘畅脑子里想什么的都有。

康欣这时来信儿了,她说,“爬到11楼才有信号。”

两个人陆陆续续地用短信沟通。刘畅发过去一条,好一会儿康欣才回过来一条。

大水倒灌之后,阜外医院一楼以下的医疗设备全部被淹,断电断网之后,诸多治疗也已经被迫中断。电梯不开,康欣一层一层往上爬,才找到一点信号给刘畅报平安。

“水有人去救吗?”刘畅问。

康欣说:“很安全,你不用管。”

得到安心回复,后面刘畅就不怎么敢频繁与妻子通信了,他怕信息发多了,电话没电了,就真的联系不上康欣了。

刘畅还怕这情形还有明天,因为郑州东边又开始下雨了。

刘畅继续在群里搜索信息,也四处找人救援阜外医院。

受灾被困数小时后,阜外医院医生对外的求救声才被大规模地传开。

洪水中被困千人,有老人小孩、病人和医生,有人滴水未进,还有五人共饮一瓶矿泉水,这些终于上了热搜。

救援正进行

截至目前(21日晚10点),在阜外医院处已经有多路救援队伍,但是,当地受灾情形仍不是很明朗。

由于通讯不畅,救援信息无法及时发出。

“打电话过去,要么就无法接通,要么就听不清楚,现在什么也不知道”,王女士说。

因为雨水倒灌,阜外医院一楼被淹到一米多高,这就导致车辆无法靠近。此前有患者家属求助说,需要有皮艇的救援队运输物资,但实际上,救援的难度比想象的大。

袁海见目睹了救援现场的艰难。

他告诉南风窗记者,隔着一公里半的距离,他能够看见被困阜外医院的人,但他毫无办法过去支援。

袁海见是“鲜炒居士”的工作人员,距离阜外医院十几公里。他告诉南风窗记者,从7月20日晚间起,公司和员工们一起支援抢险救灾,免费配送食物到各大医院。21日上午10点左右,他们了解到阜外医院被困,决定打开仓库支援食物。

分两批支援阜外医院的盒饭有500多份,但由于道路问题,袁海见和同事们数次改道,花了几个小时绕行高速,最终才接近了医院位置。

最后一关,面对两三米深的积水,他们难再前进。

“大概是下午7点多的时候,我在那里看见了几支救援队在行动,但他们的皮艇很小、不稳,没有办法运输物资”,袁海见说,最后是依靠火箭军的皮艇,才顺利把物资交付了。

这和刘畅提供的图片、信息是完全相符的。

一张前线发来的照片中,阜外医院的大门已经快被淹到顶,一楼的水位线距离原本高高挂起的大厅巨幕电子屏也不远了。

而袁海见,就是去送饭却无奈折返的好心人。

南风窗记者联系到了驰援郑州的火箭军。人民子弟兵今天在受灾区“连轴转”,上午刚刚完成对郑州儿童福利院人员的紧急撤离,下午3时许,该部相关人员告诉南风窗记者,他们正在奔赴当时还在隔绝状态中的阜外医院,但截至目前,由于通讯问题无法联络。

无论如何,阜外医院迎来了救援,不再是半天前的“孤岛状态”了。

另外,贾鲁河的险情程度也得到缓解。21日下午,河南省召开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河南应急管理厅副厅长徐忠介绍,常庄水库20日19时最高水位131.31米,接近设计水位。截至21日14时点,水位128.06米,水库水位正在平稳回落。

但阜外医院的险情尚未解除,令人忧心的是,21日晚间起,郑州部分地区又下起暴雨。

袁海见说,之前他们通行的路,现在也走不通了,加上夜间开车的难度更高,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而刘畅的妻子电话已关机。这位丈夫再也按耐不住,他告诉记者,“明天我一定要开车过去,绕一大圈,开到后方去。”

(文中部分为化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