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如决河倾 法新社:为什么中国的洪灾屡破纪录(组图)

6Park 时事 4 days, 5 hours



郑州气象官方微博7月19日发布消息称:“今天夜里到明天白天郑州地区有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天气,大家出行请避开低洼、积水路段,注意行车安全。”纵然天气预报已为暴雨来袭打下预防针,但雨势仍令一些郑州市民措手不及。

郑州市媒体工作者汪小姐(化名)7月20日对美国之音说,她觉得这场大雨太过突然。她说:“本来前两天还没什么,昨天是下雨了,但是没有停,到今天也没有停。现在城市路面都是积水。”

“这场雨下了一年中三分之一还是三分之二的量,这是巨量的降雨,” 汪小姐说。

她还表示,目前城市交通已经瘫痪,她说:“我就是下午没当回事,其实中午的时候路面已经开始积水了......我们小区地下车库的车已经全部移到院子里了,本来院子里是不过车的。还有一些路段积水比较严重的,车就漂走了。基本就是洪水内涝的感觉。”

汪小姐被困公司,虽然尚未停水停电,但是网络并不稳定。她说:“我只关心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河南省郑州市一名交通警察用一条绳子帮助居民过洪水湍急的街道。 (2021年7月20日)

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的视频显示,郑州市的地铁站内全是湍急的水流,而在地铁车厢内,灌入的积水已经漫至乘客腰部。

在另一条视频中,郑州市东四环七里河南道积水颇深,已至行人大腿乃至腰部,道路上的一些井盖亦被水冲走。

暴雨还导致许多市民被困家中。一位微博网友发文说:“我真的好害怕,停电,自己在家,手机要没电了,阳台还漏水,难过的坐在地上哭了出来。”还有一些网友则是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家中孕妇羊水已破,即刻分娩,在家中等120派不出车,求助附近产科大夫及医院。”

郑州市中原区一位早餐店老板当地时间21日早晨表示,雨还在下,路上的积水目前基本有一、两厘米深。

这位老板说,20日晚上整个店都泡在水里,一楼积了半米深的水,“我们昨天收拾了一晚上”。他还提到,整个小区都已停水,他们购买了纯净水,这样餐厅可以正常开门营业,让让小区里的人吃上饭。



河南省郑州市一名男子背着一名女子趟过满是洪水的街道。 (2021年7月21日)

截至21日中午左右,郑州市的雨已经停了。汪小姐表示,郑州暂时是不下雨了,但其他一些城市还在下雨。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郑州曾投入巨资建设“海绵城市”,希望让这座城市成为具有蓄水、吸水等功能的海绵体,但一场暴雨似乎打破了这个神话。

报道说,一些公众在网络上发出了质疑声,例如官方预警暴雨是否及时,各个部门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地铁有哪些相关备案,救援系统上的应急弹性是否不足等等。

郑州市气象服务中心官微发文说,暴雨预报预警属于世界性难题。就暴雨而言,它是不同时间尺度、不同空间尺度影响系统相互作用的结果,不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范围内,对与暴雨有关的各方面条件和资料进行全面和综合分析,很难得出正确的预报结论。

不只郑州,不只河南

除河南省省会城市郑州外,还有多座城市遭遇了暴雨袭击。路透社报道说,在郑州西南的汝州市,洪水冲走了街道上的汽车和其他车辆。



暴雨冲击后的郑州城市街道上汽车撞成一堆。 (2021年7月21日)

报道还说,水位上涨的伊水可能会冲击龙门石窟。龙门石窟位于河南省洛阳市,是世界上造像最多、规模最大的石刻艺术宝库之一,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此外,位于登封市的少林寺也已暂时关闭。

路透社还说,河南省的铁路服务已暂停,许多高速公路关闭,航班亦延误或取消,使得该省9400万人的日常生活已经被交通瘫痪所扰乱。

中国官媒新华社称,针对河南省防汛抢险救灾工作,中国国家防总已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国家防总河南工作组已紧急赶赴现场协助开展抗洪抢险工作。

河南省位于中国中东部,黄河中下游,黄淮海平原西南部。河南省全省总面积约16.7万平方公里。境内有黄河、淮河、卫河、汉水四大水系,其中淮河流域面积占53%。

历史上,河南曾发生过史称“75·8大洪水”的重大暴雨洪灾,伤亡惨重,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中国气象局说:“中央气象台表示郑州此次极端强降雨最大小时降雨量为201.9毫米已超过‘758特大暴雨’,历史纪录为河南林庄的1小时降雨量纪录(198.5毫米,1975年8月5日)。”



河南省郑州市暴雨后满是洪水的街道。 (2021年7月21日)


据中国媒体新京报报道,自7月16日以来,强降雨造成平顶山、安阳、焦作、三门峡、南阳、信阳、周口、驻马店和济源示范区等所辖17个县区14万余人受灾,救援转移10152人,农作物受灾面积9200余公顷,直接经济损失7200余万元。

除河南外,内蒙古自治区7月18日也遭遇了暴雨和洪水侵袭,连日暴雨导致两座水库溃堤,桥梁及国道被洪水冲垮,车辆被淹,人员被困,村庄田地淹水变成一片汪洋,受灾人口数万。

路透社及雅虎新闻等媒体报道称,内蒙古呼伦贝尔市17日起连降暴雨,当地部分地区出现洪灾。上传到社交媒体上的视频显示,18日下午,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内开放式溢洪道永安水库和新发水库相继溃坝,巨量河水倾泻而下。

北京近日也遭逢暴雨侵袭,山区坍方、小区被淹,市民的生活受到了影响,北京房地产业从业者郭先生(化名)说,北京的这波降雨强度堪比曾经造成数十人死亡的7.21北京特大暴雨。

“有的同事住在北京天通苑,汽车都泡在水里了,水都淹到汽车车轮子了,”他说,“门头沟下安路还发生了塌方。路都封了,山上的落石挺大的的。”

极端天气频次增多?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与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以及华风气象传媒集团上星期共同发布了一项对中国部分主要城市集群区域面临的高温灾害和暴雨灾害进行系统性评估的报告,报告称中国一些城市极端强降水等气候灾害的发生频次和强度都在显著上升。

这项题为《与“洪”共存——中国主要城市区域气候变化风险评估及未来情景预测》的报告指出,全球气候变化已经对城市区域造成了严重的灾害影响。而在中国,以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为代表的主要城市区域的高温热浪和极端强降水等气候灾害的发生频次和强度都在显著上升,而且正面临气候变化带来的系统性风险挑战。

中国国家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这项报告的主要作者任玉玉表示,“对中国主要城市集群的气候变化风险分析揭示了,风险不仅集中在经济社会高度发达的一线和二线城市,中小城市、小城镇区域的气候变化风险也在快速上升。”

任玉玉强调说:“本已匮乏的财政资金,相对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由于人口流动导致的老龄人口等脆弱人群比重上升,这都将导致这些区域脆弱性增加,成为气候变化影响的高风险区。”

这项长达53页的报告建议中国政府相关部门从4个方面入手,促进中国城市区域应对系统性风险挑战,例如整合各部门数据,推进跨学科跨领域研究,打通科学与政策接口;加强国家层面政策框架的灵活性和指导性,加速推进气候风险评估和适应的本地化进程;加强城市气候变化减缓和适应工作协调,完善治理机制;同时提升认知,凝聚共识,建立开放、多元、包容的合作机制。

法新社:为什么中国的洪灾屡破记录?



河南省会郑州以及几十个中国其他城市连日来遭遇极端强降雨袭击,造成地铁系统淹水、水库与河流出现溃坝或溃堤,引发土石流和住房坍塌,导致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法新社发自北京的一篇分析报道指出,中国政府曾经夸耀其大大小小的水坝系统可以抵御每年一度的洪涝灾害,但是近年来的强降雨和洪灾仍然导致成百上千的民众死亡和成千上万的房屋泡汤。

为了了解为什么中国仍然年年洪灾,法新社提出并回答了下列5个问题:

水坝管用吗?

中国自古以来就依赖水坝、河堤和水库来控制水流。中国应急管理部曾表示,去年长江上的水坝和水库拦截了大约300亿立方米的洪水,从而缓解了包括上海在内的下游地区的洪水泛滥。但是中国庞大的水道管理机制还不足以管控所有的洪水,而且几十年前修建的水坝能否继续抵御洪水也存在疑问。

星期二(7月20日)晚,中国军方曾发出警报,河南省的伊河滩拦水坝“在破纪录的强降雨袭击下随时可能坍塌”。随后士兵对拦水坝实施爆破泄洪,同时用沙包对其他沿岸护坡进行加固。

去年,华东安徽省政府被迫炸毁滁河上的两座水坝,以便将暴涨的滁河水泄入农田之中。

而对三峡大坝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水利工程的结构质量的担心时不时都会出现在人们的脑海中。三项大坝建筑在长江上游一个地震断层密集的地段。

气候变化有什么影响?

中国水坝承受的负担会因为气候变化导致极端天气越来越常见而加重。

新加坡地球观测研究所所长本杰明∙霍顿(Benjamin Horton)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随着地球大气变暖,它就会酝存更多的水汽,这将使强降雨更加剧烈。

根据中国水利部的数据,去年中国有53条河流水位达到历史新高,而且当局也曾警告三峡大坝面临自2003年启用以来最大的洪峰。

中国官员表示,在这次洪涝灾害最严重的郑州,三天下了平常一年的降雨量。

绿色和平组织东亚区全球政策高级顾问李硕向法新社表示,洪灾“是向中国发出的警告,即气候变化已经出现在这里”。

“海绵城市”会有助益吗?

中国的快速发展和迅速的城市化进程也加剧了洪灾的诱发。

城市的扩大使得越来越多的土地铺上了不透水的水泥,这在下大雨时加剧了水流在水泥地面上的迅速囤积,而且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让水流走。

新加坡的霍顿还补充说,中国一些大湖都已经戏剧化地变小了。

政府应对的措施之一就是始于2014年的“海绵城市”计划。

该计划试图用带微孔的材料取代城市地面不透水的水泥,建设透水的人行道、更多的绿地、下水地带以及水库,以防止水流在地面囤积。

新加坡国立大学水政策研究员塞西莉亚∙托塔加达(Cecilia Tortajada)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雨水流入下水道或绿地,从而较少影响已有建筑的地方”。

洪水让谁受灾最重?

但是海绵城市并不能让那些处于泄洪下游的农村社区有任何受益,因为他们在泄洪区的房屋和农田会遭受严重的伤害。

绿色和平组织的李硕说,“虽然中国超级大城市的居民基本上免于水位上升的影响,长江沿岸很多的穷乡僻壤却被置于洪水冲击的第一线。”

整个的村庄常常在人员撤离之后被泄洪的洪水淹掉,以保护人口密度超高的城市。

新华社的报道说,在郑州周边的农村地区,大约有两万公顷的农田连带田里的庄稼遭到雨水重创,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100万美元。

还能做什么?

中国以增加洪水观测和将居民提前撤离的方式来降低洪灾给人带来的伤害。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安徽省安庆市除了使用常规的天气监测技术外,还使用与河水监测照相机相连的虚拟实景眼镜,通过5G网络将影像传输给监查员。

中国应急管理部去年指出,去年夏天6月到8月因夏季洪灾而死亡或失联的人数下降到219人,这比过去5年的平均数减少了一半多。但是,经济损失却上涨了15%,达到1790亿元人民币(约合260亿美元)。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托塔加达表示,归根结底,预防洪灾也需要针对气候变化的全球行动。

“虽然各个国家的准备工作都做得更好了,但是世界作为一个整体却没有怎么准备,”她向法新社表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