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敏感技术输往中国 参议员吁美商务部速列清单(图)

大鱼新闻 滚动 1 month, 1 week

美国十位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星期二(6月15日)联名致信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敦促她指导商务部尽快认定一旦出口中国就可能遭到中方“滥用”的美国新技术。

由来自阿肯色州的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联络其他九位共和党籍同僚共同起草的这封信要求美国商务部根据2018年通过的一项法律,尽快认定不应或不能向中国出口的“新兴和基础性”的美国技术。

这封联名信指出,“我们持续对美国企业将敏感技术出口给表面上是民营的中国公司或接受这些公司的投资,从而让这些公司立即将这项技术转手提供给中国军方或情报机构的情况感到关切。”

联名信认为,美国商务部迄今为止“只制定了一套有限的新兴技术清单”,而“只要这些清单技术罗列不全或使用不够多,联邦政府就是缺乏一个正常运作的出口管制机制和外国投资审查程序。”联名信强调,“这将使美国在中国的经济掠夺面前呈现出不可接受的脆弱。”

美国国会下属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6月早些时候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商务部在保护国家安全、防止敏感技术落入中国军方之手方面表现不彰,而且在制定出口中国前必须审查的敏感技术清单方面也进展缓慢。

美国商务部星期二当天在对参议员的联名信做回应时表示,“发明创新不是静止的,而且引发国家安全关切的技术也需要时间来演变。确认这些技术的目标将会是持续进行中的努力,而不是一个‘结束’或‘完成’的目标”。

商务部指出,它已经就新兴技术的管控制定出四套规则,而且更多的规则还将出台。商务部表示,它已经扩充了有关军方最终用户的规定,而且把华为和杭州海康威视这样的公司添加到限制美国供应商出售技术的实体清单中。

2018年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收紧敏感技术出口以及加强外国投资审查程序的法桉,要求商务部制定一份所谓“基础性”技术的清单。当年11月,商务部发布了45个新兴技术的桉例,其中包括人脸和声音识别技术,但是商务部从未确定新兴技术的最终目录,也没有按照法律的要求,推出一份“基础性”技术清单。

国会当时之所以通过收紧敏感技术出口的法桉,是因为中国公司试图获取敏感的美国技术,并将民用技术转用于军事目的。国会通过的法桉要求美国商务部与其他部委合作,确认制造像半导体这样关键设备所需的新兴或前沿技术以及所谓的基础性技术的种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