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私校PK公校人脉圈!50多位大佬就读的学校名单公布!他们这样说…(组图)

大鱼新闻 滚动 1 month, 1 week

在对待子女的教育问题上,全世界的妈妈都一样焦虑。

中国家长最为关心就是孩子的成绩问题,而澳洲家长更为关心以下几点:

1)私立学校高额收费;

2)阶级隔离;

3)进入好学区;

4)就业;

5)起跑线竞争:

他们所承受的教育压力并不少,有的为了让孩子上更好的公立学校,斥巨资买学区房;

有的则凭借全力送孩子上收费高昂的私立学校。

而且,澳洲是世界上接受私立教育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他们争前恐后地让孩子上私立学校,真的有意外收获吗?

01

前沿

公校出身的大佬

这样说

回忆自己十几岁的岁月时,赛车、橄榄球联盟老板Peter V’Landys说,他离私立学校最近距离的时候,“就是从其学校门口路过”。

如今,他为自己在悉尼North Wollongong地区的Keira Boys High School就读的母校感到自豪,并相信这让他变得更加坚韧和坚定。

而这两种品质则帮助他在新冠疫情最糟糕的时候,凭一己之力将联赛重新推回到赛场上。

但他错过了一件事:一个强大的社交网络。

这位大佬说:

“上私立学校的人,不管喜欢与否,都是未来的决策者。”

“这就是上私校的好处-收获人脉。”

“我从来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

02

不可忽视的

学校人脉

一直以来,悉尼人最喜欢问的问题之一就是

“你在哪里上学?”

在这样一个庞大、浮华、有人说是肤浅的城市里,

一个你新认识的人所曾经就读的学校,

被认为是他们社会资本、人脉和价值观的缩影。

毕业于当地顶尖公立学校的优秀学生,比如Macquarie University的校长、Dubbo High School的毕业生Bruce Dowton,很有可能就是在获得支持和资源较少的情况下取得成功的桉例之一。

悉尼最有权势的两人人物,澳总理莫里森和新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都曾接受过公立教育,他们分别就读于

Sydney Boys’ High

Peter Board High

仍在幕后拥有重要影响力的前总理John Howard,也曾在Canterbury Boys’ High School接受过公立精英教育。

但在他们周围的人脉网络中 -

决策者、捐赠者、影响力传播者 - 老校友关系最为明显。

03

悉尼众多大佬

就读私校

《Sun-Herald》对50多名悉尼政治掮客(影响城市政治、商业和文化的人)就读的学校进行了分析,发现

近10%的人就读于同一所学校St Ignatius

这是一所耶稣会天主教男校。

杰出校友包括悉尼天主教大主教Anthony Fisher,他可以给总理莫里森和新州州长Berejiklian女士打电话;

有影响力的广播员Ben Fordham;

最高法院首席法官Tom Bathurst

以及悉尼科技大学UTS的校长Attila Brungs

和另一位前总理Tony Abbott

紧随其后的就是位于Bellevue Hill地区Cranbrook

以及位于Wahroonga的Knox Grammar

这些学校的优秀毕业生包括:

悉尼大学校长Mark Scott

博彩业大亨James Packer,他的新赌场改变了整个悉尼城市的天际线

以及一位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科技大亨Mike Cannon-Brookes

在Sun Herald的名单里,

悉尼有23个最有政经势力的人曾经就读于老牌男校,

几乎占了整个名单的一半,

这些收取高的学费费用(不少学校每年近4万澳元),只有最富有的家庭,或者中产阶级父母在省吃俭用的情况下,才能负担学费。

名单里有权势的人物,几乎三分之二的人就读于私立学校。

男性的比例更高,四分之三的人上私立学校,

而女性只有大约一半。

与此同时,

名单里有五分之四的人

就读于公立和私立的单性别学校。

这些最具权势的人物是在与Sun-Herald的课题专家协商后选出的,之后才去确认他们曾经就读的学校。

那些在不同州上过不同中学的人,比如副总理John Barilaro,不包括在内。

04

私校

复制关系人脉

来自昆士兰大学AIBE性别平等中心的Terry Fitzsimmons说,高收费的私立学校鼓励学生把目标定得更高。

或者,正如私校St Aloysius的校训所说的那样,

“为伟大的事物而生”。

这位专家说:“人们期望你能成为领袖,尤其是在男校。”

“它们向学生传递的消息是,你们是这个国家未来的领导人。如果这是你最早期记忆中的一部分,它当然会渗透到你内心。”

“而且你确实在私校里创造了资本和人际关系。因为在这里你可以接触到那些将来可以赞助你事业的人。

“在这里,我们建立了一个自我复制人脉关系的体系。”

随着富有的公立学校毕业生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

这一体系延续了几代人。

比如Atlassian的创始人Scott Farquhar曾就读于一所公立精英学校-James Ruse Agricultural High。

但他却选择把孩子们送到了他的Point Piper海滨豪宅附近的一所东部郊区的私立学校,并且还为其捐钱。

在V’Landys先生的圈子里,政治、商业和体育交织在一起,而私立学校的老同学关系人脉网很常见。

“私立学校有一点令我很钦佩,那就毕业生对私立学校的忠诚度和奉献精神,这与公立学校不同。他们会对自己的母校感到非常自豪,在我看来,这是他们一生的信念。”

05

私校和公校

毕业生主导不同领域

与其他领域相比,某些领域的毕业生更多地来自收费较高的私立学校。

比如政治和法律专业的私立学校毕业生最多。

Fitzsimmons博士说:“法律是一个古老而传统的领域。”

“当面对一种有着深厚传统的文化时,对于一个非传统的群体来说,可能很难在这些传统行业获得成功。”

橄榄球联合会主要由GPS学校主导 - 澳大利亚橄榄球协会的老板和许多董事会成员都曾经就读于Shore School - 但其他运动项目则没有这种情况。

在酒店、艺术、体育甚至商业领域,

来自公立学校的学生占据了更突出的位置。

Olympics老板John Coates曾与住房贷款巨头John Symond和评论员Gordon Bray一起在Homebush Boys' High Schook就读,他们现在仍有校友聚会。

明星大厨Neil Perry在Athletics Association of Great Public Schools)上学直到10年级,后来又转学去了Drummoyne Boys’ High School。

目前,他和这两所学校的同学都没有联系。这位明星大厨说:

“我们这个行业是完全平等的。”

“我想说的是,餐馆通常更多地建立在顾客和餐馆老板之间的关系上。这就是人们成为商业投资者的方式。”

Powerhouse Museum的老板Lisa Havilah曾就读于Nowra北郊的Bomaderry High,该高中也培养出了代表Julian Assange的人权律师Jennifer Robinson。

Havilah女士说她是一个“彻底的学校失败者”,是TAFE激发了她对艺术的热情。

“我非常支持公共教育,但有时候在公立教育中,你不会受到很高的期望。”

她没有注意到艺术领域的校友人脉关系。

“我认为可能会更加多样化。”

“和所有行业一样,它仍然是关于关联、人脉和生态的,但它没有那么被封闭。”

媒体也是多样化的;

新闻集团(News Corporation)执行董事长Michael Miller上的是Knox Grammar,

九号新闻集团(Nine)首席执行官Mike Sneesby上的是Shoalhaven High,

ABC主席Ita Buttrose上的是Dover Heights Home Science School(现已不复存在)。

名单上的女性大佬较少,这或许反映了社会最高层的玻璃天花板,

和男性比,她们中更多的人来自公立学校。

Fitzsimmons博士说:“私立学校男生的社交人脉网络远比女生强大。这是因为他们的赞助商地位更高。”

反对党教育发言人和前副领导人Tanya Plibersek就读于Jannali Girls High School。

悉尼不同行业大佬所上的学校名单,具体如下所示:

艺术行业大佬

所就读的学校

商业大佬

所就读的学校

.com

明星

所就读的学校

政治界大佬

所就读的学校

餐饮行业大佬

所就读的学校

律师界大佬

所就读的学校

媒体界大佬

所就读的学校

慈善界大佬

所就读的学校

富人大佬

所就读的学校

体育界大佬

所就读的学校

大学教育界大佬

所就读的学校

06

专家建议

媒体大佬Fordham先生是St Ignatius的毕业生,他说他从不向员工询问他们出身学校的情况。

“媒体取决于你怎么做,你愿意付出多大努力,以及你是否能在遭遇挫折后东山再起。”

曾为James Packer工作的有影响力的投资银行家Matthew Grounds曾就读于Sutherland Shire的Woolooware High School。

他感谢优秀的数学老师Sneddon先生,他让他对3U和4U数学科目有了深刻的理解,这对物理和化学科目也有帮助。

Grounds先生表示:“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就不可能进入新南威尔士大学攻读商法双学位,然后进入金融领域。所以他对我的职业生涯有很大的影响,我非常感激他提供的教育。”

Plibersek认为,学校里发生的事情比学校外面的社交网络更重要。

她说:“我每天都很感激他们给我的精彩教育,我认为与来自不同背景和不同人生计划的孩子们相处对我来说真的很好。”

“这也给了我一种感觉,如果你有一个目标,并且努力学习,你可以做到任何事情。”

Plibersek女士表示,

她支持家长有权选择最适合自己孩子的学校,

但希望家长们不要那么焦虑。

“令我感到担忧的是,一些父母认为,如果他们不在孩子的教育上花很多钱,他们的孩子就会得到二流教育。”

“我是不认同这种说法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