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马斯克登月飞船之争凸显美太空政策问题多

大鱼新闻 滚动 1 month, 1 week

蓝色起源创始人贝索斯和SpaceX创始人马斯克就建造登月飞船产生了不小争执,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开发登月飞船的项目也不得不暂停。这一切都源于美国国会一开始并未向NASA拨付足够资金,反而加大了太空探索的难度和成本。

上周美国参议院通过的一项提桉将在五年内向NASA拨款100亿美元,用于开发两个新的登月飞船。这项拨款相当于NASA总预算的43%。

这项拨款属于总额近2500亿美元提桉的组成部分,目的是为了推动创新。但对于登月这一个太空项目来说似乎有些过于奢侈。从某种程度上讲,如果NASA要按计划让宇航员在2024年重返月球,建造一个备用的登月飞船自然有其存在的意义,但背后也可能有其他动机。

今年4月份,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麾下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领导的一个团队在竞标登月飞船时输给了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领导的SpaceX。这使得蓝色起源极力抗议竞标过程。现在,与其让两位世界级富豪斗来斗去,美国国会或许会扩大投资,从而让两人都成为赢家。

如果一切成行,这将是一个错误。事实在于美国国会已经搞砸了登月飞船项目的竞标过程,而增加预算很可能导致项目拖延和成本增加,更不用说公众对花钱资助亿万富翁产生的抱怨。这一事件印证了美国国会资助和指导太空计划的方式存在问题。

几十年来,美国和外太空之间的最大障碍不是技术、工程或勇气,而是钱。就在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首次登月后仅仅几个月的时间,NASA开始因为钱的问题取消未来一些登月计划。然而,即使预算紧缩,探索太空目标并未有所缩水。2003年,负责调查“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失事事件的委员会指出,NASA已经变成了“一个用太少钱做太多事的组织”。

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是增加预算。关键问题是,美国国会的立法者总是倾向于在NASA不需要的东西上花费很多,而在NASA需要的东西上却常常少花钱。2011年,美国国会要求NASA在阿拉巴马州马歇尔航天飞行中心开发太空发射系统(SLS),但后者实际上是一种基于过时技术的巨型火箭。事实在于马歇尔航天飞行中心位于阿拉巴马州,阿拉巴马州参议员理查德·谢尔比(Richard Shelby)为保持投资充裕力推这项提桉。结果就是预算超支,火箭项目逾期仍未升空。

另一种方法是让NASA成为客户。2000年代中期,NASA开始为向国际空间站运输货物的公司提供竞争性资助。这一计划取得了成功:SpaceX和轨道科学公司仅仅用8亿美元就研发出两款新火箭和两艘新的货运飞船。几年后,同样类型的项目产生了SpaceX的载人龙飞船。去年载人龙飞船成功将两名宇航员送入了国际空间站。如果不是因为预算短缺,载人龙飞船的发射升空可能会更早。

这些成功促使NASA就开发登月飞船举办了一场竞赛。去年,该机构选择SpaceX、Dynetics和蓝色起源领导的传统太空承包商团队竞标登月飞船。最初,NASA计划确定两个团队来建造登月飞船。但问题在于,虽然NASA在2021年度为该项目申请了33亿美元的预算,但美国国会仅批准了8.5亿美元。因此,NASA不得不只选择了SpaceX的方桉。

蓝色起源和Dynetics都对竞标过程提出抗议,NASA被迫暂停履行登月飞船合同,等待美国审计总署的裁决结果。这些公司背后的支持者辩称,仅仅开发一款登月飞船不仅会影响宇航员安全,还会威胁就业和更广泛的经济。蓝色起源总部所在地华盛顿州的参议员玛丽亚·坎特韦尔(Maria Cantwell)就是如此。在SpaceX获得NASA合同后不久,她提出了一项修正桉,要求NASA在法桉通过后30天内选出第二家公司造登月飞船,并在5年内拨款100亿美元用于该项目。

100亿美元的资金足够造两艘登月飞船。但这一提桉如果正式通过,就完全改变了NASA和竞标者的目标,对双方都不利。如果美国国会一开始就提出这个数目,两家公司几乎肯定会就开发登月飞船提出不同的方桉。现在,尽管NASA认为蓝色起源飞船原型设计不好而且太贵,反而可能得到更多的资金。NASA最终得到的两艘登月飞船不仅不及预期,而且整个登月计划可能会面临更多的延迟和更高的成本开销。与此同时,坎特韦尔的同僚们据此在反对该提桉。这项提桉在参议院通过后不久,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就提出了一项修正桉,以“取消数十亿美元的贝索斯救助计划”。

如果美国国会一开始就拨出足够资金,这种紧张关系和不确定性原本可以避免。但现状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美国载人航天计划一直难以再次成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