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年轻的海归女博士被逼的走投无路

大鱼新闻 时事 1 month, 1 week

今天有一位年轻的大学老师找我私聊,说她也和姜有类似的遭遇,但我听她说完,觉得她的遭遇更为恶劣。征得她的同意,我隐去个人信息和细节把有关内容发出来,我也想问一下大家的意见。

她在海外一所不错的学校读的博士。国内高校对这些海归博士的套路都是类似的:先以优厚的条件承诺,然后翻脸不认。她几年前去现在工作的学校,承诺说是有编制,工作很稳定,比非升即走好多了。她当时也想,虽然学校一般(普通211,非一二线城市),工资也不是很高,但是稳定也很好,至少多一些空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入职不到一年,学院领导就说,要有考核指标,要求两年内发四篇学科核心,一篇三大刊抵两篇核心,一篇中国社会科学抵所有。除此之外,还有课题。学校原来说让做在职博后,可是他们自己又出新政策,又不让做在职博后。后来去年到考核时,他们逼她辞职,说这是“人性化的考虑”,说比直接解聘好。然后又抛出另一个方桉,让她改签三年内非升即走的合同。但第一批正式签订非升即走的人,近两年内会陆续到期,如果严格执行,她所在的学院,只有极少数能完成,因为他们把副教授条件调得很高。

除了这些制度层面的诱骗和压榨,领导PUA老师也是常态:院长逼她时,在办公室向讯问犯罪嫌疑人一样,问她是不是价值观有问题,凭什么就不能接受给资历更深的人服务干活儿,说他年轻时就是这样过来的,她必须要给别人当垫脚,别人才有理由拉她一把。

有一次有国外相关学科的研究人员来访问和旁听,学院需要找既懂专业英文又流利的老师去做翻译,找到了她。当天翻译时,院长两次公开发难说她翻译错了。她解释说,那个词翻译的没有问题,国外学术界通用的术语就是那样,用他所说的是指另外一种制度。当天晚上,晚餐时,他又强迫她和另外一个单身到底女老师喝白酒和唱歌。他还特意要求一定要有女老师坐在每个来访男老师的旁边。

这里面还有些细节涉嫌职场性骚扰:她刚去的时候,有一次晚上接到电话,说还想再请她吃饭。她纳闷,前几天不是吃过午餐聊过工作计划了嘛,今天怎么又吃饭,而且都过饭点了。她就说她吃过了。院长又说,他儿子学校放假,他太太带孩子回老家什么的,有时间。这让她感到十分莫名其妙,我甚至怀疑这和后来对她的态度有直接的关系。

院长去年逼她辞职时,她去和学校据理力争,最后又逼她签一个按照新的在职博后出站的新要求考核的合同。但是新要求和她入职时的要求已截然不同,高出很多。

因为这些反反复复的破事,她这几年状态很不好。专着不怎么认,所以也懒得出。论文只要不是认可的那几种期刊都不行,即使是decent的peer review的期刊也不行,所以她也觉得没什么动力。再加上收入带来的生活压力和焦虑,她感到相当绝望。领导威胁她,不要去闹,闹大了,她以后就不会有别的学校要了。我感觉现在青椒的维权难度是不是还比不上民工?不能闹,闹了就没别的单位要,现在的私企老板都不敢这样威胁人。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朋友有过类似的遭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