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副外长称中共不像苏共 潜台词:不会像苏共解体

6Park 时事 1 month, 1 week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在建党百年前夕与各国驻华使节在一场端午节的活动上宣称,“中国共产党不仅同世界上的资产阶级政党不同,而且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共产党也不完全相同。中共不是又一个苏共。”分析指,这是对期待中国和平演变、像苏共一样解体的西方世界说,“死了这条心吧!”

根据中国外交部网站所发出的消息,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12日邀请北美洲、大洋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国家驻华使节共度端午节并发表谈话,谢锋向各国使节夸示,“中国的政党制度既不是多党制或两党制,也不是一党制,而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新型政党制度。决策过程既严谨又高效,没有陷入 ‘为反对而反对’的政党游戏和无休止内耗。”

谢锋还强调,“中国共产党不仅同世界上的资产阶级政党不同,而且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共产党也不完全相同。中共不是又一个苏共。”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法新社)

台北医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教授张国城接受本台访问时解读,中共本来就希望全世界国家能够喜欢中国共产党最好,如果你不喜欢也在他意料之中。但是中共的逻辑是,“你们不喜欢我,却需要我、怕我,这最重要。”对中共而言,喜不喜欢他能做就做,不能做他们也不意外,早有应对之方。而“中共不像苏共”是要对世界传递一个重要讯息。

张国城:“他警告不会像苏共一样的解体,西方国家、海外民运这些人希望我们被和平演变,像苏共一样解体,你们都死了这条心吧!”

中国要塑造“可爱”形象甩锅“苏共” 企图安西方世界的心

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提及,日前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要重新调整战狼外交,要让中国形象变成“可敬、可爱、可信”,今天就是第一炮,谢锋谈话的切入点就是想要,重新用比较软的外交用语与世界做沟通。

苏紫云:“第一先甩锅,把中共跟苏共分开,想要安西方民主国家的心。想让西方国家认为他们跟苏联不同,不要用冷战时期苏联的威胁来看中国,想要装’可爱’!第二形容中国一党加“多党”的制度,是比较适合人类,不会有政党之争想装’可信’;最后又表明中国不称霸、不扩张等,就是要装“可敬”。我觉得这是中国大外宣的第一次,把他们宣传调性传新调整的做法。”

苏紫云说,中共自称是“一党与其他多党联合”,只是一种包装,在政治学早就界定是“寡头政治”、“一党专政”。他们声称的“民主派的多党”都只是中国共产党下妆点的附庸。

对于谢锋称“中国共产党将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永远不称霸、不扩张、不谋求势力范围,不仅自己不搞胁迫,也反对其他国家搞胁迫。”苏紫云说,中国模式的输出,其实是西方国家很在意的威胁。“包括‘数位威权’的统治方法,之前有输出委内瑞拉还有中东某些国家,欧盟做过研究中国输出数位威权去强化王室对人民的威胁跟统治,对中东的区域安全跟稳定会造成间接影响。”

资料图片:北京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 周年展览。(路透社)

中共建党百年 民主减少、集中变多

谢锋在谈话中提到,中国能够提出“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又拒绝走资本主义道路或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前陆委会主委办公室主任施威全认为,谢锋谈话是传统那种中共意识形态教条的说法,连中国大陆很多人民都不相信,而且这些教条的内容也与现实不同,现实上他们国家发展走的是国家资本主义。党内所谓的民主集中制、“民主减少、集中变多,在此时说与苏共不同,没有现实的意义。

施威全:“共产主义有好几个面向,有权力运作的面向、有对于经济制度、社会发展、人权面向。他们现在存的是权力的面向,更往权力集中靠拢。他又要搞发展、又要搞资本主义,同时又搞权力集中。他的资本主义在中国大陆发展,某种程度是靠着官僚资本、跟国家资本发展出来,这样的发展过程更强化金钱跟权力的集中。”

施威全说中国这个共产党是一个很特别,也不能用过去的既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去诠释它的一个共产党。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社会,所谓的“有效率的管理”,他们可能觉得得意而且光荣这样的统治成绩。

施威全:“我个人是担忧的,因为这样的统治型态是薄弱的,建立在特定的精英、基层的垄断权力上,对于社会文化发展,或是经济发展有没有另外的可能与走向,反而会扼杀机会。

发展的重点不在效率、不在GDP,发展应该是全面性的生活、文化的提升,步调未必要这么快,但是发展过程要百家争鸣,大家共同参与发展的方向。”

2021年4月15日,山东省青州举行的国家安全教育日期间,游客们站在一个新成立的国家安全教育基地附近,宣传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路透社图片)

中共忧步上苏共之路 穷尽力量研究苏联解体原因

回顾中华人民共和国前身,中国共产党是在共产国际的支援下于中国大陆所建立的一个政党,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于1931年11月7日。中国共产党执政72年,也是目前全世界执政最久的共产党政权。

张国城分析,苏联解体给了中共很大的教训,中共擅长反思与总结教训,所以直到现在仍每年派大量的学者、研究人员到俄罗斯,也请俄罗斯的学者赴中国去探讨苏联解体前最后发生什么事,为何会发生。

张国城:“一切对于苏共那几年发生了什么样的事,只要愿意讲的人他们都非常有兴趣。他们极大量、不惜资源地研究也请苏联的人过来讲。他也尽一切的力量在搜集苏共最后解体那段时间的一切。他们能找到的历史资料、相关回忆录、各种文件等。只要俄罗斯公布的,他们能拿得到都不惜一切去拿,因为他们要去拼凑出图像,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让苏共解体。”

张国城提出,现在中国的学者只要申请项目研究苏共如何解体,有办法提出一套说法,都能争取到不错的资源。他举了个例子说,最近看到一个研究指出,因为苏共高层领导人理论修养不够,最后导致他解体。张国城说,这听在海外华人尤其是民主派耳里会笑破肚皮,但是这么可笑的理论也拿到项目,由此可见中共有多在意苏联解体对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影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