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危机将大学生逼入绝境,有的找不到兼职付学费被迫退学(组图)

大鱼新闻 滚动 新冠疫情 1 month, 1 week

据日经新闻6月15日报道,新冠疫情正在给代表着日本未来的年轻人教育蒙上一层阴影。这反过来又可能在中长期内增加经济成本。

新冠疫情危机的爆发迫使餐馆和其他兼职岗位停工或缩短工作时间,并削减工资,致使学生收入降低。如果付不起学费的学生人数继续增加,后果将不堪设想。

日本教育部门对大学和高等专业学校的一项调查发现,2020财年有57,913名(占比1.95%)学生退学,低于前一年的74,129名(占比2.5%),这要归功于学费减免和收费推迟。

但政府资助是有条件的,比如家庭收入上限。中京大学的教授大内广和说,应该扩大援助对象的范围,因为目前只有约10%的学生有资格。

一位独自居住在东京埼玉县的大三学生说:“我靠购买超市的打折商品维持生活。”他曾经在一家拉面馆上夜班,每月收入6至7万日元(约合3487至4068元人民币),但在3月份餐馆缩短了营业时间,导致他失去了工作。

由于疫情影响,学生兼职岗位急剧下降,一反之前15至24岁学生就业上升的趋势。根据总务省的劳动力调查,2020年7月至9月期间,从事兼职工作的学生人数比上一年减少了24万人。

这一降幅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2011年日本东北地区发生的毁灭性地震和海啸所造成的影响还要大。

在2021年第一季度,平均每月有171万名学生就业,比去年同期减少17万。

据日本人才招聘网站HRog分析显示,那些严重依赖学生劳动力的行业,工资下降得特别厉害。在食品服务行业,1月至3月期间的平均时薪为991日元(约合57元人民币),比前一年下降了14日元(约合0.8元人民币)。一位餐饮连锁店的主管说,餐饮连锁店设法维持了东京市中心分店的工资,但削减了埼玉等郊区分店的工资。

酒店业和服务业的平均时薪为1,030日元(约合59元人民币),而休闲和娱乐业的平均工资为1,183日元(约合68元人民币),分别比上年下降29日元(约合1.6元人民币)和21日元(约合1.2元人民币)。

在日本,许多学生通过兼职来支付他们的学费和生活费。食品和饮料等服务行业通常雇用了许多学生,他们是一个庞大而灵活的劳动力储备池。

学生就业率下降的问题,如果不加以解决,可能会导致更多的学生辍学或搁置学业。

日本的公共教育支出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对大学的补贴和其他资助计划仅占日本政府支出的1.6%,而OECD的平均支出为2.9%,日本在38个OECD国家中排名第35位。

对教育的低公共支出导致了高昂的学费。根据OECD的数据,日本的国立和公立大学每年平均收取5,090美元(约合32559元人民币)的学费,在接受调查的大约30个国家中排名第五。日本的大学升学率比OECD的平均水平高一些,为49.6%。然而,在日本,收入差距与教育程度的差异密切相关。

由于日本的出生率不断下降,预计日本的劳动力将萎缩,对学生的资助,包括疫情之后的援助项目,都是不可或缺的。问题是,在疫情推高财政赤字的情况下,日本政府还有没有余力帮年轻人满足他们的教育需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