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银行莫名扣除客户1600元 拒不透露原因!(图)

大鱼新闻 生活 6 days, 2 hours

Angel Pui住在温哥华,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在疫情期间开展了一项新生意:在网上销售奢侈品手袋。当她的生意在韩国卖的不错的时候,她很开心。

在圣诞节前夕,她在卖手袋时,查看了自己在加拿大丰业银行网上子公司Tangerine的银行账户,确认她的客户转账了1600元。然后,她就把这款Gucci手袋寄了出去,当时她觉得一切都很好。但今年1月,Angel Pui查看了自己的银行对账单,发现钱不翼而飞了!Pui说,当她给Tangerine打电话时,她只被告知这笔钱被韩国的一家银行收回了。

Pui记得自己当时说道:“等一下,我少了1600元,然后你什么也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很愤怒,”她说。“我当时想……你怎么能不经我同意就这么做?这是我的钱。”

Pui随后发了一封邮件,询问银行这笔钱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她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加拿大独立企业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执行副主席Laura Jones说,在疫情中,随着越来越多的交易转移到网上进行,小企业主越来越多地面临这个问题。

Jones说:“当你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取钱时,那真是令人非常沮丧。而且大多数人会说,这根本无法通过任何形式的公平测试。”

在Go Public介入后,Tangerine为“表达善意”,把1600元存回了Pui的账户,但拒绝说明原因和究竟发生了什么。

Tangerine拒绝接受采访。在Go Public的一份声明中,一位发言人表示,她无法对另一家金融机构的资金召回请求置评,但该银行在收到这些请求时,会考虑“多种因素后再做出决定”。该公司拒绝具体说明这些因素是什么。

感到震惊

“我只是感到震惊”

尽管Pui的生意才开了不到一年,但她说自己在那段时间里已经卖出了很多奢侈手袋,以前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她创建了一个网站,让人们可以买卖奢侈手袋——这当中还包括她花大价钱买的稀有手袋,希望能够从中盈利。据她讲述,不久之后,便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咨询:“奢侈品手袋最受欢迎的地方是亚洲——中国大陆、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但实际上(这些东西)在全世界都很受欢迎。”

因此,Pui收到来自韩国的关于Gucci手袋的询问,并被问及是否可以通过电子转账(electronic funds transfer (EFT))付款时,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寻常。值得一提的是,EFT与e-transfer不同,e-transfer是使用电子邮件的电子转账,而EFT是直接将钱从一个人的银行账户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账户,不需要像电汇那样跑一趟银行,也不需要支付相关费用。

Pui说:“我觉得这样很安全,所以就答应了。”“我接受PayPal,(电子)银行转账,电汇,以及所有的选择。我真的很信任别人,以前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果然,这1600元很快就到了Pui的账户里,并且在账户里存了一个月。但后来,她的会计让她下载所有的税单。“就在那时,我注意到有一项叫做‘反向付款’的支出——1600元被从我的银行账户里扣除了,我只是感到震惊。”

她试着联系买家,但几封电子邮件都没有得到回复。

但真正让Pui生气的是,当她想向Tangerine询问并弄清楚自己被扣款的真相时,Tangerine却拒不回复。她说,最初的三封邮件都没有人回复,直到Go Public介入后,她才得到回复。

Tangerine的首席运营官Guaurav Singh表示,银行将偿还她的钱,但补充说,她的账户不是用于商业目的。然而当Go Public反复询问“若换成一个不同的账户,是否会提供更多的保护”时银行方面则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我不满意,因为他们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桉到底发生了什么,”Pui说。“这只会让我更沮丧。”

需要更透明

也许让很多人感到惊讶的是,包括Tangerine在内的大多数金融机构的客户都同意他们的银行将资金转移出账户的条款和条件。这意味着不需要获得授权,甚至不需要提醒客户,就可以将资金移出账户。

银行服务和投资监察专员兼首席执行官Sarah Bradley称:“不是所有的银行协议都是一样的,但它们通常都有(这方面的)说辞,为银行处理这类桉件提供了很大的空间。”

她提到,不通知客户的原因可能包括涉嫌欺诈或洗钱。

Bradley说,在她审查过的桉例中,银行通常会提供理由,但也理解如果他们不提供理由会有多么令人沮丧。

她说,透明度总是需要的,这只是良好客户服务的一部分,她还补充道,无法得到答桉的客户可以把投诉到更高级别的机构内部,如果做不到,也可以向外部调查员投诉。

对此,加拿大独立企业联合会的执行副主席Laura Jones表达了不满,她说,消费者不应该为了弄清他们的钱去了哪而苦苦挣扎:“这些大型金融机构需要大大提高透明度。至少,需要有一些要求,让金融机构回到企业主那里,与他们沟通。”

Jones说,疫情使问题更加复杂。更多的小企业主已经转到网上,他们报告说,这类可疑的欺诈行为有所增加,而且要把钱要回来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大银行必须遵循一系列耗时的流程,才能在最终由内部调查员进行听证之前将投诉升级:“大多数银行或金融机构都有一些内部投诉程序,但是我们还没机会和真正赢得过投诉的企业主进行交谈。”

这件事已经让Pui选择的这家网上银行名誉受损,Pui说:“我选择了Tangerine,因为它看起来真的很方便……现代而简单,但当这种事情发生时……你不能在柜台前排队,要求拿回你的钱。”

目前,她把自己的大部分业务转移到了另一家金融机构,并希望借此表明,像她这样的客户不应该为自己的钱去了哪而担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