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认知战”扰台防疫 趁火打劫还是庸人自扰(图)

6Park 时事 6 days, 3 hours



台湾陆军33化学兵群执行台北街头消毒作业(台湾军闻社提供)

台湾疫情日趋严重,台湾当局表示,国安单位已掌握中国对台再度发动认知作战之情资,指出中国企图藉由疫情升温扰乱民心。而日前网民竟踢爆亲执政党的网络写手在网络论坛PTT中“反串”亲中人士攻击执政党,造成社会对认知战的真实性议论纷纷。
台湾自5月下旬开始疫情愈发严重,社会也随之动荡不安。台湾府院皆表示,国安单位证实,中国趁台湾疫情升温,再度启动对台认知作战。不过,一些网民查出亲执政党的网络写手在网络论坛PTT中假扮成大陆网军,针对疫情发表偏激言论,攻击台湾政府,甚至鼓动人们移除或封锁台湾卫生福利部疾病管理署的账号。当事者还到脸书上发文指控PTT充斥着亲中卖台者。这些不禁让各界思考所谓“中共对台认知作战”的背景可能没有外表看得那么简单。

“疾管家之乱”被踢爆反串

5月中旬台湾疫情开始升温时,总统府副秘书长李俊俋与行政院发言人罗秉成几乎同时表示,国安单位证实,中共对台认知作战再度启动,目的在于利用疫情深化台湾内部矛盾,延迟疫情和缓速度,并打击政府威信等。之后,5月24日,台湾卫福部拥有700多万用户的官方防疫平台“疾管家”的LINE官方账号贴出澄清通知,呼吁民众小心假讯息,并且贴出几则假讯息的案例示警。随后,台湾著名网络讨论区 PTT的八卦版涌现出大量关于疾管家声明的负面贴文,质疑疾管家自导自演制造假讯息,并呼吁民众将其移除。

当日,政治媒体人林玮丰在个人脸书上撰文,质疑PTT上这些贴文者的用心,并发出PTT网页截图,证实那些问题贴文已经被PTT删除。林玮丰这则脸书贴文被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引用,王定宇认定,这就是中国对卫福部平台进行的认知作战。他认为,中共是在利用台湾疫情制造假讯息,并在PTT、脸书等社群平台要求大家封锁疾管家。他呼吁政府动用重典,“依照2019年新修订的国安法2-1、2-2、5-1最重可罚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科罚金最高一亿”。

经网民查证,林玮丰之妻是民进党网络社群中心政务副主任。他本人政治立场亲执政党,曾多次在PTT上“反串”在野党支持者,这些事实被网民起底后引起的激烈讨论至今未歇。所谓“中共认知战”的实例再度被社会检视。林玮丰点出的这些对官方不利的网络言论是民间焦虑与恐慌的自然反应,还是境外势力有计划的认知作战所致,或者是台湾当局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专家们众说纷纭。

“认知战”最初乃西方学界词汇

在台湾,“认知战”一词起源于2020年蔡英文就职总统演说。她在演说中提出“认知战”是国防事务改革的重要方向。根据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在2020年12月发布的《2020中共年报》,其中《中共政军发展评估报告》之“中共认知作战”的小结中指出:“认知作战可视为灰色地带冲突,难以区别平时与战时,具有可否认性而难以溯源追究,民主国家应积极投入资源设置事实查核澄清机制,避免敌意国家或团体运用民主多元分裂性质制造混乱,进一步消耗民主社会资源”。2021年3月台湾国防部发表的“四年期国防总检讨”报告更明确解释中共对台认知战的定义、内容及反制作为。

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竞则提出反论。他认为,台湾国内所说的“认知战”是西方学界的词汇,其本质就是谋略、欺敌与宣传三项传统作战思维,以“旧酒装新瓶”手法,配合现代网络工艺发展,结合信息流通及社交网络传播样态,重新包装后另行登场。

张竞对美国之音说:“但是直到目前为止,此等理论思维并未成为正统军事体系所能接受之准则规范,只能在媒体报导与网络论坛上四处流窜,因此国内学者呼应附和,其实未见得能够掌握理论架构全貌,只是希望能够与西方同行使用相同语汇,所以宁可拾人牙慧,也顾不得北京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此等理论思维架构。”

张竞表示,尽管台湾国安高层与相关机构宣称的北京对台之“认知作战”受到了安全专家以及政界人士的积极呼应,但是,中国本身并没有此等理论思维,“认知战”是被强行加在中共政权头上的。

他说:“虽然各方绘声绘影指称,北京对台或是对美进行认知战,但没有任何政府、媒体、智库或是学者专家,能够拿出大陆党政文件或是官媒党媒曾经使用过‘认知战'用辞,此种‘自己扎个稻草人狠揍'的作法,到头来很可能会自误误人。”

“反串”造成信用伤害


分析人士指出,行政部门不但无法证实所谓进行认知战的中国账号,反而被网民搜出亲执政党的写手“反串”的事实,势必引起台湾社会的强烈质疑。人们不禁会问,所谓“中共对台认知作战”会不会是当权者有系统性的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从加害者、指控者到被害者,这一切会不会都是执政者自己当家作乱,目的是制造社会动荡与纷争,渲染外敌攻击,从而掩饰内政处理不当呢?

网络作战研究者李旻臻对美国之音表示,由于“敌方在暗处,我方在明处”,找到直接证据很困难。她说:“在我看到的这些线索中,我们没有办法100%地直指它跟中国官方媒体有金钱往来,或是有100%的互动或连系,或是它有办法直接从党媒那里听取到任何指令。所以在作认知战研究的时候,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瓶颈。”

李旻臻认为,林玮丰的“反串”事件不仅对反中共认知战的研究与社会观感造成伤害,还给反对方炒作提供契机。她说:“因为既然我们不能100%归因,反对方理所当然会说这一切都是自导自演,若真如此,会不会全部有关中国认知战的研究都是假的,或是自己脑补太多了? 现在很多的社群媒体、网络、名嘴带风向时,都有一点在趁火打劫的感觉。”

用词不同但异曲同工

但是,另外一些分析人士强调,文字修辞只是其次,政策实质才是重点。抛开西方学术研究早已存在的“认知作战”(cognitive warfare)不说,中共传统上一直有所谓“三战”之说。2003 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政治工作条例》便将“心理战、舆论战和法律战”列为未来作战的重要选项,此“三战”亦见于2021年最新版的《军队政治工作条例》。三者当中的心理战与舆论战,似乎和西方学界“认知战”的论述,有异曲同工之妙。


台湾亚太和平研究基金会执行长董立文强调,虽然各方用词不同,但这并不改变中共对台认知战的存在的事实。

他说: “根据我国国防部的定义,所谓的‘认知战’是以影响对方的心理意志与改变思维为目标,而中共则是综合运用其心理战、舆论战或法律战这三战的行为,散播不易分辨的假讯息,以企图造成我国内部的矛盾。根据中共的定义,这个(认知战)里面也包括了传统的中共对台三战。大家的称呼不太一样,实际上则是大同小异”。

中共藉疫情扰台足迹可见

董立文表示,一年多来,中共持续对台发动认知作战,指控台湾执政党“以疫谋独”。因为台湾最先关闭对中航线,加之口罩管制问题,中共不断发布否定与打击台湾官方的每一项防疫措施的言论。

他指出,今年5月台湾出现防疫破口,中共更是抓住机会大量制造假讯息,例如台湾的河流上有浮尸、政府购买外国疫苗有莫大的价差以意指贪污、染疫者有高额补助、政府的街道消毒剂有毒等,意图让人民对政府的防疫动机与能力产生怀疑,更要瘫痪防疫指挥中心的能量。而从假讯息的细节可以很容易判定来自中国所为。

董立文说:“这造成我们台湾的疫情指挥中心除了每天要说明疫情与防疫措施之外,还要澄清各种假消息。根据我们的情治单位的报告可以发现,第一是许多假消息是来自于国外的IP,第二是其书写方式有很多简体字,甚至是中国的惯用语,从这一些我们都可以顺藤摸瓜,摸得出来这一些都是中国对台湾发动大规模的假消息战,或者说是认知战。”

民主无关对象体现法治精神


董立文认为,林玮丰事件证明了民主社会的开放与透明。检调单位对此事件依法展开调查,也正好体现了民主制度下的法治精神。

他说:“在我们台湾的媒体,或是网络世界,无论是谁触犯法规,重点是谁在网络上散布假消息,谁就必须被究责。我们(台湾)的媒体与网络环境有清楚的规范,有清楚的界线存在。因为我们台湾是法治的社会,在台湾的网络上是有相对的透明性存在的,也是有迹可循的。所以在网络上每一个人的发言、每一个人的转传,每一个人都要负责任。”

李旻臻也提到民主国家可以用透明信息的优点,积极与人民沟通,持续累积政府的信用。她说:“因为民主国家的特点就是透明,应该要利用这个优势把错误的信息直接稀释掉。我觉得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而攻击就是要超前布署,也就是配套和信息都要趁早释出。针对这件事情(疫情)应该怎么做,人民应该知道什么样的讯息,以及人民又要做什么,都直接藉由脸书、直播、或是下午两点的疫情报告,都要直接让人民知道。”

分析人士指出,总体来说,民主政体自有其优势,其政治、言论以及媒体自由,使得信息大量流通,无论是上下沟通,还是纵向协调,都比威权政体更透明且具有效率。因此,民主政体对威权政体的渗透和认知作战,自有相当的抵抗力,因此无须过度风声鹤唳。

相关新闻